我為什麼花瞭一年還沒通關《寶可夢 劍》

作為一個遊戲玩傢和從業人員,遊戲界的傳奇級IP寶可夢,是一定不能沒玩過的。很久以前我零零散散通關過火紅、黑,但後來忙於學業工作,對於新作隻是看看評測,已經很久沒有親自玩過瞭,十分怠惰。

於是去年我發下宏願:我要通關《寶可夢 劍》。

現在,2021年10月,我的《寶可夢 劍》遊戲時長還停留在1小時,還逗留在木桿鎮的菜鳥訓練師瞭屬於是。

寶可夢真的挺好玩的,雖然它是古早的回合制遊戲,但從零開始收集寶可夢,一點點挑選、培養小傢夥的過程很有成就感,地圖迷宮難度恰到好處,技能屬性系統又有深度。那種少年懷揣夢想冒險的感覺,現在想起來也讓人忍不住想再重玩一次。

(雖然玩過不少高畫質遊戲,但第一次看到飛雲市時,還被它的宏偉震撼到)

唯一的問題是,每當我想打開它的時候,都覺得手指萬分沉重,情緒古井無波,NS的屏幕該擦一擦瞭,追的《入間同學入魔瞭》剛好更新瞭,或者先上《原神》做個日常也不錯,幾個小時後,帶著又沒玩成遊戲的自責開始入睡。

那麼,這一切都是為什麼呢?

說到這裡,可能你會想起那個最近興起的名詞“電子遊戲陽痿癥”。這個詞其實非常實在,意思是說,很多玩傢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打不動遊戲瞭,就算面對已經loading好的遊戲主界面,也沒有start的欲望,簡稱力不從心。

(同事群裡的討論)

為瞭證明我並非罹患此癥,我試圖在國慶做出反擊。

於是我早在9月28日就做好瞭計劃表,把庫裡各種才“4小時”“8小時”的遊戲,全都整整齊齊地下回來安裝在桌面;不顧傢人“也不嫌麻煩”的目光,把手柄和頭戴式耳機都塞到瞭行李箱,嘿,快樂沉浸式國慶遊戲生活正在招手!

七天後,我看著唯一一個被打開過,隻過瞭三層異形之塔,人物等級停留在38級的《破曉傳說》陷入瞭沉思。

明明是悠閑的假期,明明有大量的遊戲,雙倍的快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查瞭查網上“電子遊戲陽痿”的帖子,發現和我的理由都差不多:

因為養成瞭碎片化做事的習慣,一有時間就下意識地幹別的事,反而是小時候一有碎片時間就要打遊戲;

沒有激情,懶得動;

最重要的是,當人大部分精力都耗費在和工作壓力對抗的時候,“必須要玩”也會變成一個有壓力的東西,讓人下意識逃避。

(還有人發散思維進行瞭延伸總結)

好吧,我可能早就“病入膏肓”瞭。這就是我遲遲走不出木桿鎮的原因之一。

我突然想起自己剛工作時陷入的焦慮狀態,其實現在也沒有完全走出來:每次一想到還有那麼多新作沒玩,就覺得不能浪費時間在別的遊戲上。對於已經通關的遊戲比如《神界:原罪》,不敢再用獨狼模式通一遍(那要花至少100小時),也舍不得花3小時鉆研睡袋小技巧;一分鐘掰成120秒用,曾經想一個晚上把《王國保衛戰》打完;照著全流程攻略,難度能選簡單就選簡單。

(遊戲方面的重癥算是齊瞭,就差召喚神龍瞭)

沒有堅持玩《寶可夢 劍》,好像也有這方面的因素。

不僅僅是“玩不動”,而是總是被生活、工作和新遊戲追趕,在焦躁編織成的壓力網中越陷越深。新遊戲來不及好好咀嚼,老遊戲顧不上沉下心品味。越是這樣,越是沒動力打開遊戲,越是陷入惡性循環。

以前很不明白一個事情,為什麼會有那種專門方便上班族單手刷刷刷,策略性薄弱,隻要點點點自動戰鬥就行的遊戲呢?

現在才知道,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就能完成“玩瞭”這件事,給瞭自己“已經得到瞭娛樂”的心理暗示,實在是一本萬利。

我們曾經發過一篇標題為《非典型遊戲玩傢》的文章,作者表示,她曾經是一位肝WOW到半夜的重度遊戲玩傢,下定決心此生不渝。而現在,手機裡最多的是《老農種樹》《企鵝島》這種佛系遊戲,不想肝的時候,每天都就隻打開十分鐘。

但這仍然很讓人快樂。

這麼說來,或許隻是一個簡單的心態問題。在生活的不同階段,對遊戲有著不同的態度和接受能力,實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你可能《英雄聯盟》新出的英雄已經一個都不認識,別人玩《風來之國》你隻有時間看看《大地之子》,沒有辦法強迫自己肝完某個大作,庫裡放著一堆隻開瞭個頭的遊戲。

這時候,也不妨在《英雄聯盟手遊》和朋友來局0-11-1,坐地鐵的時候再推一局消消樂,把手機裡的放置遊戲打到最高級。

然後慢悠悠打開《寶可夢 劍》,努力往前再走一步。

來試試我們全新的微信小程序「Tap新手遊」吧!輕松瞭解手遊資訊,無需打開TapTap就能快速預約遊戲!

點擊下方卡片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