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 | 沙特油爹制造新土豪?先翻過“三座大山”再說!

抬眼望去,油爹接過的是被至少三座大山壓倒在地直喘粗氣一直呻吟到今天的破落戶,解開大山封印絕非朝夕之功。

好事多磨,沙特油爹收購紐卡斯爾聯一事,耗瞭18個月,成瞭。吃瓜群眾一片喧鬧。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王儲領銜的沙特公共投資基金,資產據稱高達3200億英鎊,頓時成瞭歐洲足壇第一富豪老板,秒瞭曼城老板10倍不止。如此“壕無人性”,令人們展望起“英超七姐妹“圖景,仿佛“六強”格局即將改寫。

網友搞笑P出的紐卡未來陣容。

當年弗格森口中的“東北小破隊”真要鵲上枝頭,飛黃騰達?抬眼望去,油爹接過的是被至少三座大山壓倒在地直喘粗氣一直呻吟到今天的破落戶,解開大山封印絕非朝夕之功。當初,切爾西用瞭一年,曼城用瞭兩三年,便組建出冠軍級陣容,但給紐卡三年,能拿到歐戰資格就足夠慶功。

紐卡陣容實在擺不上臺面。英超時代,紐卡從爭冠球隊、歐冠球隊、歐戰球隊一路下跌,2007年被阿什利收購以來徹底沒落,14年中2次降級,隻有3次躋身英超前10。

如今,紐卡陣容身價不過2億出頭,在英超僅列第16,處在一不小心就要降級的水平。隊中隻有聖馬克西曼等極個別球員算是可造之材,餘者皆不入流。紐卡想挑戰“六強”,基本需要換掉整套陣容才行。

當年切爾西因阿佈駕臨而平步青雲,但彼時藍軍本就屬於僅遜曼聯阿森納的英超第二梯隊,而且頗有獎杯緣分,世紀之交拿瞭多項杯賽冠軍,那套陣容買對幾個人就有英超沖冠實力。巴黎聖日耳曼同樣牌子夠響,加之法甲水平相對遜色,卡塔爾人一來,壟斷法甲不費吹灰之力。曼城起點最低,但起步班底仍比今日紐卡強出一截。阿佈紮比財團的豪購氣概比阿佈更甚,依然等瞭3年才有足總杯,等瞭4年幸運奪得英超。

紐卡也可開啟豪購,惡補速成?這就是制約他們的第二道難關:財政公平法案(FFP)。

三傢土豪先驅都是在FFP正式生效前完成瞭原始積累。按紐卡目前沒資格操心的歐足聯賽事規定,俱樂部3年周期內全部開銷隻能比營收超出3000萬歐元以內。紐卡一年前的營收不過1.53億英鎊,雖仍列英超第八,但隻有老六阿森納的一半不到。

疫情背景下,歐足聯的確準備放寬乃至徹底改革FFP,但不要忘瞭,英超內部仍有至今堅挺的相當於FFP的規定:俱樂部3年總虧損上限為1.05億英鎊,越過這條紅線或將遭受新援禁止註冊、球員禁止續約等重罰。埃弗頓在前幾年做出一定投資後,今夏近乎零投入,主要原因正是被英超版FFP捆住手腳,該隊新帥貝尼特斯哀嘆:“財政公平在這個轉會窗殺死瞭我們。”

好消息是,阿什利常年摳門令紐卡“財政健康”,常有盈利,工資也低,這間接給瞭他們增大開支的資格。過去3年,該隊實現利潤總計3800萬鎊,加上這3年花在硬件設施、青訓等項目的5000萬左右可被FFP算式豁免,即便做好虧損1.05億的準備,粗略算來該隊也隻能燒掉1.9億。

1.9億,大約夠買2個格裡利什或4個本·懷特。給紐卡2個格裡利什或4個本·懷特,夠這隊蹦躂到哪去?

最狂野的美夢中,哪怕通過分期付款等各種手段做好賬目,短期內砸出更多,又夠蹦躂到哪去?阿森納這3年轉會凈投資2.8億,現在蹲在積分榜下半區。槍手是被引援團隊無能所累?那紐卡引援團隊又是什麼水平?認定若埃林通值4000萬的水平?新老板究竟能搭建起什麼素質的管理班子,未來請來什麼樣的教練,一律尚未可知,又都是和投資力度同等重要的課題。

再者,有錢未必肆意砸錢,就像某些財大氣粗的財團玩足球反而奉行理性經營,而鐵公雞阿什利也遠不是英超最窮的主席。

也許沙特油爹終究性質不同,但作為本次交易的主要推動者,獲得10%股份的斯特夫利女士(上圖)在收購完成後,雖對“5到10年內問鼎英超”的問題答瞭一句YES,但強調俱樂部需要耐心,要在FFP框架內行事。而更早些時候,她曾透露,資方的計劃是“未來幾年中投資2.5億”,而且這筆錢包括硬件設施更新等項目。如果此言非虛,人們怕是很難看到紐卡掀起什麼“肆億妄為”的風暴。

即便紐卡品牌價值逐漸提升,各項收入水漲船高,短期內的增幅仍遠不足以支撐多大規模的豪購。“東北小破隊”地理位置先天不利,再受十餘年頹勢拖累,早已不是那個世紀之交能在德勤財富榜列於全歐第5的名門。年輕球迷的概念裡,埃弗頓的檔次便足夠傲視紐卡,令活在舊夢的紐卡球迷老淚縱橫。重塑並升級品牌認知,提高吸金能力,需要時間積累。以現在的超低起點,真正吸引一線球星傾慕,同樣需要時間積累。

對瞭,還有一個前提:本賽季先要保級成功。以7輪3分的開局,沒人敢押上房子賭定紐卡明年還在英超。稍有不慎,土豪就要先從英冠當起瞭。

前兩座大山也許是時間可以移開的,第三座的封印就更加妖邪:命。這不是迷信,而是幾十年來一以貫之的血淋淋的事實。每當人們認為紐卡迎來什麼契機,真相一定會跟你開個玩笑。

1996年紐卡以破世界紀錄的轉會費簽入希勒,這位歐洲第一中鋒豪言,紐卡豈止要奪英超,歐冠大耳杯也在計劃之內。結果?半年工夫,締造“大表演傢”時代的主帥基岡辭職;1年後,紐卡退出爭冠序列,希勒重傷告別巔峰。

後來,古力特頂替達格利什執掌紐卡,高擎“性感足球”大旗踢出狗屁不通的足球。外界期望值跌入谷底後,羅佈森爵士短暫拯救過紐卡,率隊殺回歐冠。

好景不長。聖詹姆斯公園幾萬人迎接歐文時,哪裡知道金童帶著怨氣而來,之後4年會將紐卡當成倒貼錢的療養院?阿什利取代備受指摘的前朝老板,並身著球衣深入群眾把盞言歡時,人們豈曾料到這會是英超史上最混賬的老板?阿什利在歡呼聲中請回基岡時,誰能猜到基岡不到1年便會不負責任地賭氣出走?誰能想象,紐卡首次從英超降級,是過氣教練基岡和菜鳥教練希勒這兩大隊史傳奇聯手鑄就?阿什利突然痛下決心,單季燒錢上億,半道請來隊史最高咖位主帥貝尼特斯,怎成想回報是再次降級?又有誰能想象,貝尼特斯帶瞭紐卡3年,跟阿什利鬥瞭2年半,離開時留下的是比上任時弱得多的陣容?

這支球隊總有一種能力,誓把一切正能量轉負。

也許,薩勒曼王儲能改變這支已然52年無冠球隊的衰命。但現在還有太多待解問號。薩勒曼如此富有,分給別人20%股份究竟是何考慮?為什麼選擇收購隻值3億的紐卡,而不是更知名的球隊?甚至,改變瞭沙特兄終弟及的繼位制度,借助非常手段上臺並鞏固權勢後,王儲殿下未來會不會遇到什麼不可預知的挑戰?

文|向佟

編輯|從心

點擊上方圖片跳轉到特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