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歲的擁抱

◎ 陳佳佳 科技日報記者 付毅飛 崔爽

95歲的張履謙院士緩步走到100歲的陳敬熊院士的輪椅前,高瘦的他彎下身,深深環抱住老朋友。

“祝你生日快樂呀。”

陳敬熊院士回擁住張履謙院士的雙臂,看著他微笑 ,“謝謝你。”

10月13日,一場“弘揚航天精神 傳承奮鬥品格”百歲院士陳敬熊科學人生座談會,讓平時難得相見的老朋友共聚一堂。看到熟悉的面孔,陳敬熊心緒難平。他想起瞭大傢共同為航天奮鬥的日日夜夜。

1951年,在北京電信技術研究所工作的陳敬熊埋首攻關朝鮮戰場坑道站的天線通信問題。軍委通信部雷達處的張履謙也受命赴中朝邊境,為抗美援朝部隊解決雷達抗幹擾問題。他們未曾想到,6年後,他們會共同踏上航天這條路。

1957年11月,中央批準成立國防部五院二分院,陳敬熊、張履謙等技術人員轉入二分院,成為航天的中堅力量。

剛成為中國第一代航天人,他們就迎來瞭一項大任務,參與研制“1059”導彈。

陳敬熊主要精力集中於導彈天線的研制,同時關註地面橫偏校正系統的天線研制工作。而張履謙則帶領同事突擊橫偏校正系統的波瓣比對電路這一關鍵技術。

可參考的技術資料不充足,他們爭分奪秒緊張工作,擊破各種壁壘。

張履謙說,“我們要自力更生、發奮圖強,早日拿出成果來。”陳敬熊則在研究導彈天線繞射問題時,打破權威專傢的設定,開創性地提出瞭麥克斯韋方程式直接求解法,為“1059”天線的成功研制奠定理論基礎。

1960年11月,這枚被他們稱為“爭氣彈”的導彈在發射場一飛沖天。

1962年2月,國防部五院科技委成立,被錢學森親自提名委員的陳敬熊與其他委員們站在一起合瞭一張影。

陳敬熊站在第三排,張履謙站在第二排,他的左下側。兩位年輕人意氣風發地看著鏡頭微笑。那一年,他們攜手進行“543”(“紅旗一號”)制導雷達站的仿制工作,尋找解決天線系統誤差問題的方案。

多年的航天人生中,他們的足跡不時重疊。

1963年,42歲的陳敬熊和37歲的張履謙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

1965年,44歲的陳敬熊和39歲的張履謙擔任23所副所長。

1995年,74歲的陳敬熊和69歲的張履謙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兩位同樣為航天事業奉獻一生的老人,在散會後的大廳裡,挨坐在一起,聊著彼此關心的事。

張履謙雙手緊緊握住陳敬熊的左手,戴著助聽器的耳朵微微傾側。陳敬熊一口吳儂軟語,時而蹦出幾句普通話,說到趣處,兩人相視一笑。

多年的共同工作,張履謙對陳敬熊的科研作風十分欽佩,他為陳敬熊百歲的科學人生座談會寫下一幅字,“學習陳敬熊同志理論聯系實際的科學作風,把論文寫在中國的國土上。”

不僅是陳敬熊,把論文寫在中國的國土上的還有張履謙,以及和他們一樣躬身向前的千千萬萬科研工作者。

來源:科技日報 文中圖片均來自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二院


編輯:黃磊

審核:王小龍

終審:何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