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DOTA,被猛獁拱死瞭

點擊上方“遊民星空”關註我們

LGD輸瞭,猛獁贏瞭。

深夜,屏幕中散發著刺眼的光芒,恐怖利刃正在全力拆著LGD的基地。內心深知大勢已去的我,還是緊盯著屏幕,仿佛在期待著什麼。

然而,奇跡終究沒有發生。我不想看到Spirit捧盾的畫面,按掉電源,在黑暗中沉默瞭很久,腦子一片空白。等我回過神來才意識到——

TI10真的結束瞭。

CNDOTA跌跌撞撞的TI10

回顧TI10,失意,仿佛是CNDOTA在這場盛會中,無法逃脫的註腳。

全員新冠的Aster,和拿到TI10最後一張船票的小象,從小組賽開始就一直磕磕碰碰,雙雙落入敗者組,最終,在正賽首日,結束瞭征程。

經歷瞭連續幾年的沖冠失敗,當年的“聖May皇”變成瞭如今的超哥“吳冠超”。天才少年的銳氣似乎也在一點點被磨平。

很多人說:“我不喜歡小象,但我想讓超哥贏一回。”

正如Maybe微博中所說,Aster和小象的失意,實在是“事與願違”。

“為什麼不BAN猛獁?”

年年“硬實力第一”,年年倒在不朽盾腳下的LGD,在今年再次成瞭“全村的希望”。擁有Faith_bian和y隊兩位前Wings隊員的他們,憑借Ban不完的英雄池,優勢可碾壓,逆風能翻盤,讓我們仿佛又看到瞭當年那支“護國神翼”。

而因為前兩屆TI的上頭操作飽受爭議的AME,把ID改為蕭瑟之後也成長瞭許多,變成瞭一個不管優勢多大從來不浪,一心隻為拆掉對面基地的“鐵分奴”。

每當此時,網友們都會說:

在統治級的表現下,LGD一路披荊斬棘,當他們在勝者組決賽中2:0挑翻看起來實力最強的Secret,距離舉盾隻差一戰時人們覺得——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這支LGD瞭。

然而,一匹黑馬的突然殺出,卻讓這場美夢化為泡影——最終從敗者組殺上來的不是預料中的Secret,而是Spirit。

面對這名出乎意料的敵人,LGD顯然沒有做好準備,第一局被奇兵小娜迦捅穿,第二把Collapse百分百勝率的猛獁,又上演瞭一場史詩級“顛勺秀”。

此時,面對手握兩個賽點Spirit,LGD終於睡醒瞭,先是一手拉比克,把猛獁徹底關死,後是先手搶猛獁,從各方面碾壓對方,當比分來到2:2時,CNDOTA的希望又重新被燃瞭起來。

而到瞭決勝局,或許是前兩局對猛獁的應對,讓LGD有些懈怠,在BP環節,他們並沒有選擇針對猛獁,而是選出瞭“小小狼人”體系來硬剛。

而這份自信所帶來的後果,就是猛獁又上演瞭一出“顛勺秀2.0”,在蕭瑟和莫言買活後再次被擊殺時。人們意識到,又到瞭夢醒時分。

賽後,xinQ在微博發文,大意是:對我們威脅最大的不是猛獁,而是對方的三號位,即使BAN瞭猛獁,他們依舊有其他強勢的英雄代替。

而評論區中,依舊是廣大網友的質問——所以,為什麼不BAN猛獁?

騎著猛獁捧盾的Spirit

每年的DOTA2互動指南,都有一個賽事預測功能,往年總有幾個預言帝能完美預測比賽的走向。而今年,在Spirit剛剛進入決賽時,V社就已經宣佈——全部預測正確的人數,是0。

也就是說,幾乎沒有人在賽前認為這五個小夥子能走這麼遠。

這其實也很正常,Spirit平均年齡不過20出頭,今年是自2015年建隊以來第一次沖進TI。而小組賽開局三連敗的他們,沖進勝者組已經被認為是超常發揮。

之後,Spirit“順理成章”的在正賽第一輪,被IG打入敗者組,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會成為強隊晉級的墊腳石。

然而,往後的劇本卻脫離瞭人們的掌控。三號位Collapse的猛獁大放異彩,幹脆利落地把衛冕冠軍OG拱回瞭傢——就在人們嘲笑OG陰溝裡翻船時,沒人意識到這群年輕的小夥子正在不斷蛻變。

VP是Spirit的下一個對手,其是獨聯體賽區當之無愧的老大哥,在本次TI之前,Spirit面對VP的戰績達到瞭慘烈的29連敗。

就在這場比賽開始前,Spirit的核心Yatoro剃瞭光頭,他說自己把頭發獻祭給瞭DOTA之神,可以換取更好的成績,而似乎神也回應瞭這個請求。最終Spirit2:1戰勝瞭自己的“宿命之敵”,昂首挺進前四。

變禿瞭,也變強瞭。

這時,人們終於開始重視Spirit瞭,而在晉級決賽的路上擊敗Secret後,這份重視也演化為擔憂——這支年輕的戰隊,似乎正隨著TI10的進程不斷進化,人均絕活哥、恐怖的視野掌控、基本沒有失誤……他們對LGD已然構成瞭巨大威脅。

故事的結尾,就是我們看到的那樣,五場鏖戰之後,新王登基,幾個年輕的小夥子走上前去,捧起不朽盾。偌大的場館空無一人,隻回蕩著電腦模擬出的歡呼聲。

十年前的TI1上,Navi捧得瞭第一面不朽神盾。十年後,又一支獨聯體賽區的戰隊捧起瞭盾牌,仿佛結束瞭一個輪回。

而見證瞭這一輪回的LGD,又一次倒在瞭不朽盾腳下。

CNDOTA無瞭?

比賽結束後已經接近兩點,但我身邊的人都毫無睡意,各個群聊中一片哀嚎。

而在WINGS在TI6奪冠紀錄片的彈幕中,又多瞭一堆患上“TI10 PTSD”的人。

我無意對各種陰謀論加以渲染揣測,TI到今天,其意義早已超越比賽本身。成為瞭一場DOTA2玩傢們的盛會。每年夏天,被稱為“除瞭客戶端哪都有”的DOTA玩傢們會傾巢出動,一起共度半個月的狂歡。

榮譽與遺憾、堅持與進取,都能在這裡找到最完美的註腳,雖然我們已經長達五年,沒有在這些註腳中找到“CNDOTA舉盾”,但至少我們還熱愛這款遊戲。

德國有一傢足球俱樂部名為柏林聯合,2019年,其建隊百年來第一次升入德甲聯賽,在晉級後的首場比賽中,很多人把已故球迷的照片帶到瞭現場——時隔百年,他們終於實現瞭自己的夢想,即使很多人已經看不到瞭。

競技比賽的殘酷之處在於,永遠隻有一個冠軍,一將功成萬骨枯,總會有人遺憾。

競技比賽的魅力在於,永遠都會有下一個冠軍,希望永遠存在。

這個冠軍,獨聯體等瞭十年,我們等瞭五年。

上海Ti10線下觀戰現場,人山人海

TI8失利後我們安慰自己,他們還年輕,往後還有機會。可轉眼又是三年,總有人正年輕,但終究不會再是我們。

蕭瑟秋風今又是,換瞭人間。

往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