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紮菲被殺十周年……

作者:唐見端(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智庫理事)

來源:上觀新聞

剛剛過去的10月20日,對中東問題關註者來說是一個值得記住的日子。十年前的這一天,北約戰機炸瞭利比亞領導人卡紮菲的車隊,他躲進一個涵洞,很快被聞訊趕來的極端武裝俘獲,在視頻鏡頭前,他被武裝分子虐殺。

“他死瞭”

卡紮菲之死,在當時被西方媒體形容為“阿拉伯之春”一大勝利:獨裁者得到瞭應有的下場,“革命派”在西方支持下開始瞭民主進程。“倒卡”核心人物、美國時任國務卿希拉裡當時自比凱撒,學著後者的口氣說道:“我們來瞭,我們見瞭,他死瞭”。

但利比亞的損失無法估量。此前,利比亞是非洲最富有的國傢,教育免費,住房免費,醫療免費,貸款免息。2010年,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根據教育、住房和收入三個指標得出的結論是,利比亞在非洲排名第1,在全球189個國傢中排名第53。今天,53這個數字被改寫成瞭105。

早有端倪

利比亞10年來的悲慘經歷,早在2002年就初現端倪。這一年,美國推出“中東夥伴計劃”,該計劃核心是,以軍事力量作後盾,在阿拉伯國傢推行美式“民主”改造計劃,而對於那些與美國對著幹的國傢,就實行武力幹預,利比亞就屬於後者。

2003年,在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之後,利比亞成為美國軍方的下一個武力幹預的對象。看到伊拉克慘況,卡紮菲出於自保,在壓力下向美國做出一些讓步。其中包括允許西方財團開發利比亞石油,與美國聯合“反恐”。這一決定給瞭美國直接接觸反對派的機會。從這一年開始,美國人員開始到訪一些反卡紮菲部落,並與政府內部反卡紮菲人士頻繁接觸。

2005年,利比亞反對派組織漸成氣候,一個統一的反對派機構成立,其中最大的反對派組織“利比亞全國拯救陣線”成立於1981年,得到中情局支持。該組織於1984年5月發動政變,企圖暗殺卡紮菲,政變雖以失敗告終,但美國中情局在政變前後均向其提供瞭人員培訓和技術支持。

2010年8月,美國籌劃的阿拉伯政權更迭進入最後階段,奧巴馬發佈瞭“總統研究第11號指令”,要求美國相關機構為即將到來的事變做好準備。據《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傢大衛·伊格納提斯透露,該文件認為,“日益增長的跡象顯示這一地區公民對政權不滿”,並斷言“該地區正在進入一個關鍵的轉型期。”

2011年1月,由美國政府授權、在卡塔爾政府組織實施下,大批武器彈藥、爆炸物、以及約1000臺衛星移動電話被秘密運送至利比亞米蘇拉塔港口,隨後被分發給反對派組織。

除瞭“利比亞全國拯救陣線”之外,參與推翻卡紮菲政權的還有美國培育的另外兩個反對派組織。一個是“利比亞國民軍”,該組織其實是“利比亞全國拯救陣線”下屬的軍事組織,成立於1988年6月。另一個是“利比亞伊斯蘭戰鬥團”,該組織成立於1995年,其兩大目標一個是推翻卡紮菲領導的世俗政府,另一個是在全球范圍內開展“聖戰”,最終在全球實施打著伊斯蘭旗號的極端統治。

美國完全瞭解“利比亞伊斯蘭戰鬥團”的性質,但依然與它聯手,就是看重其戰鬥力。據英國《獨立報》2011年4月報道,美國和歐洲軍事和外交人員以專傢、顧問的身份齊聚由“利比亞伊斯蘭戰鬥團”掌控下的班加西。在北約空軍掩護下,該組織從班加西一路西進打到首都的黎波裡,最後根據西方提供的情報抓獲並虐殺瞭卡紮菲,近一年後又在班加西讓美國大使斯蒂文斯倒斃於火焰中。

正是由於斯蒂文斯被殺,美國借極端勢力消滅卡紮菲的計劃才大白於天下。2014年4月,由美國軍方退役高官、中情局內部人士以及一些智庫組成的“班加西事件公民委員會”發佈調查報道指出,“如果美國此前一年中沒有向利比亞境內‘基地’武裝人員提供武器的話,2012的這起恐怖襲擊事件原本可以避免。”前中情局女情報官克萊爾·洛佩茲指出,在利比亞戰爭發生之前,價值500億美元的武器被運入利比亞,運輸的執行人是卡塔爾,但讓其進入利比亞境內的是美國軍隊,因為“我們的軍隊從空中和海上控制著進入利比亞的通道。”洛佩茲認為,武器輸送的計劃者和監管者是美國,許多部門參與其中,“情報部門參與其中,國務院參與其中,同時這也意味著美國最高領導層、國內安全部門領導層,還可能包括國會——如果他們得到報告的話——都參與瞭其中。”

多重考量

美國必殺卡紮菲的決心來自多重考慮。

從政權更迭的技術層面考慮,由於利比亞不像突尼斯、埃及那樣長期受到美國民主改造的影響,政治反對派力量不夠強大,因此不具備“公民造反”的條件,武力奪權是唯一選擇。由於伊斯蘭武裝分子驍勇善戰,所以是武力奪權的核心力量,而一旦落入他們手中,卡紮菲斷無生路。

另外從維護美國及西方形象出發,也必須讓卡紮菲永遠閉嘴。卡紮菲在2003年後為求自保,曾與西方有過不少交易。如2007年,時任英國首相的佈萊爾在出訪利比亞期間,英國石油公司就與利比亞簽下瞭價值9億美元的勘探協議,而佈萊爾本人則為卡紮菲兒子賽義夫完成瞭學位論文。法國總統薩科齊更是被曝拿過卡紮菲5000萬歐元政治獻金。至於美國,卡紮菲曾應美國要求逮捕瞭大批伊斯蘭極端分子,未料最後竟死在極端分子手中,這事甚至連一些中情局人員都看不過,認為是美國的一種“背叛”行為。一旦卡紮菲活著受審,口若懸河的他還不知將抖出多少內幕。

但美國對卡紮菲起殺心更有深層考慮。

首先,卡紮菲在政治上抵制西方, 以“納賽爾二世”自居。例如,進入新世紀後,歐洲提出建立“地中海聯盟”,把北非囊括其中。但卡紮菲指出,歐盟成立這一組織時並不通知非盟,隻邀請瞭幾個北非國傢,這無疑是割裂非洲,把幾個北非阿拉伯國傢置於西方控制之下。他公開宣揚地中海應該成為沿岸地區的海洋,而不應該成為“西方的內湖”。卡紮菲更刺痛美國的是,他在強調利比亞要與金磚國傢合作的同時,公然把中國與美國比較,並得出結論:中國代表“柔和”力量,美國代表“強硬”力量,而中國“終將勝出,因為她從不幹涉一個主權國傢的內政。”

其次,卡紮菲不願與美國結成軍事同盟,成為美國戰車上的一個零部件。“9·11”之後,美國為瞭軍事控制地中海沿岸地區,便與北約一起於2001年成立一個名為“努力行動”的海上軍事組織。除瞭利比亞和敘利亞之外,所有地中海沿岸國傢都加入該組織。同樣,利比亞和敘利亞也沒有加入北約的“地中海對話”機制,而約旦、埃及、突尼斯、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毛裡塔尼亞這些阿拉伯國傢都是其中一員,此外還有以色列。利比亞和敘利亞的這些舉動在一定程度上決定瞭兩國在“阿拉伯之春”中的命運。

而美國對卡紮菲尤其不滿的是,他拒絕加入“美國—非洲司令部”。由美國控制的這一軍事組織主要功能是控制非洲資源通道,對中國、印度、俄羅斯等新興國傢與非洲經貿合作起到牽制和威懾作用。盡管有49個非洲國傢加入,但卡紮菲領導下的利比亞一直對其退避三舍。

第三,卡紮菲尋求非洲經濟獨立。卡紮菲上臺執政後,計劃從通信技術入手,即通過電話、電視、廣播、以及遠程醫療和遠程教育把整個非洲大陸聯成一體。1993年,卡紮菲決定在利比亞建立一個泛非遠程通信網絡,為此他牽頭45個非洲國傢成立瞭“地區性非洲衛星通信組織”。當時,非洲的衛星通信費用全球最高,因為租用歐洲衛星,非洲國傢每年支付的通信費用高達5億美元。為瞭實現通信衛星本土化這一目標,卡紮菲先後向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出貸款申請,但是對方利息要價過高難以承受。在連續14年談判無果後,卡紮菲最後決定,由利比亞出資3億美元,由非洲發展銀行出資5000萬美元,西非發展銀行出資2700萬美元,建成瞭非洲第一個通信衛星系統,從此擺脫瞭歐洲每年5億美元的高額租金。

第四,卡紮菲尋求非洲金融獨立。卡紮菲認為非洲之所以受到西方剝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沒有自己的金融機構,以至於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面前處處受制。所以,他不但堅持利比亞的銀行國有化,而且著手打造非洲統一貨幣。這一計劃的核心是建立三傢非洲金融機構:“非洲貨幣基金組織”,“非洲中央銀行”和“非洲投資銀行”。利比亞戰亂爆發後,被美國凍結的利比亞300億美元存款就是這三傢銀行的啟動資金, 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非洲隻有250億美元。不難想象,一旦非洲統一貨幣建立,西方金融機構再也難以控制非洲瞭。

由於卡紮菲在政治、經濟、金融、軍事等各領域與美國為首的西方抗衡,因此成為西方的敵人。美國早就動瞭殺念,策動“阿拉伯之春”也為此創造瞭條件。如今利比亞局勢如麻,紛爭不已,市場上居然可以公開買賣奴隸。當年的美國決策者,可有反思?

華語福利

6月30日,蘭德公司官網頭條發佈由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支持的《理解美中戰略競爭中的影響力問題》報告,評估瞭中國在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國傢和地區發揮影響力的行為和機制,美國如何與中國競爭提高全球影響力?華語智庫對該報告進行瞭全文翻譯。關註後在公眾號後臺回復“報告”免費領取完整中文版!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