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這場聽證會上,他們爭先恐後談中國……| 銳參考

昨天(10月20日),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的議員們很忙。    該委員會官網發佈的日程表顯示,當天上午10點和下午2點,分別舉行瞭兩場對美國駐外大使的提名確認聽證會,雖然下午那場聽證會參與人數更多,包括美國駐中非、斯裡蘭卡和多哥等國大使提名人,但上午那場聽證會卻更受媒體關註——參與作證的分別是美國駐中國、日本和新加坡大使提名人。    如果提名確認通過,此三人將被派往中國及中國周邊國傢,所以這場聽證會的重點非常突出,就兩個字:中國。    單從時間分配上就不難看出這一點,據香港中評社報道,作為美國駐華大使提名人,伯恩斯一個人的聽證時間就占到瞭這場將近4個小時聽證會的一半。    在提交給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的陳述中,伯恩斯采用瞭相當強硬的語氣。他表示認同美國國務卿佈林肯此前關於美中關系是“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的說法,聲稱要同中國在該競爭的領域進行激烈競爭,在該合作的領域進行合作,並強調要在一些領域向中國發起挑戰。    在涉疆、涉藏和涉港等敏感問題上,伯恩斯老生常談,仍在固執重復那些早已被辟謠的虛假信息,而臺灣問題也被他擺在瞭更為顯著的位置。港媒註意到,在涉及臺灣議題時,伯恩斯不斷提到“與臺灣關系法”,偶爾提及“一個中國”,卻沒有提到“三個聯合公報”。▲當地時間2021年10月20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駐華大使提名人伯恩斯在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出席任職聽證會。(人民視覺)    而臺媒重點關註的則是,伯恩斯宣稱美國需要幫助臺灣提升防衛能力,“我們的責任是讓臺灣成為難以撬裂的堅果”。    今年早些時候伯恩斯剛被提名時,就有外媒將他劃為“鷹派”,他在聽證會上的言辭更顯出其“鷹派”色彩,而除瞭伯恩斯,駐日大使提名人伊曼紐爾也在會上對中國大放厥詞。    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官網刊載的文件顯示,在伊曼紐爾所做陳述中,中國是他在美國和日本之外提到的唯一一個其他國傢,當時他很突兀地說道:“中國的目標是通過分裂來征服,美國的戰略是通過團結來保障安全,這種地區團結建立在美日聯盟的基礎上。”    對於上述發言,美國《華爾街日報》總結稱,兩位提名人都表示,強化美國的同盟對於制衡中國至關重要。    駐外大使的角色很重要,但在國與國交往中,大使更多是政策的執行者而非制定者,在拜登四處拉攏盟友、宣稱“美國歸來”的背景下,伯恩斯和伊曼紐爾自然也要著重強調盟友的作用。而反過來看,伯恩斯等人的言論或許也可以代表其背後的政策制定者的想法。    這一點在美國駐新加坡大使提名人卡普蘭的聽證過程中也有體現,在他提交給外交關系委員會的陳述文件中,並沒有出現“中國”二字,但他不提,有人提。    身為外交關系委員會主席的美國民主黨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在對卡普蘭進行聽證前的開場白中表示,新加坡對美國和東南亞及東盟的接觸至為關鍵,而在東南亞的成功對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成功和應對“中國挑戰”至為重要。共和黨籍資深參議員吉姆·裡施的發言更為直白,他說:“在防務領域,新加坡明確表示與美國保持密切關系,但它也尋求與中國進行合作,我們下一任大使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當中國‘試圖施加壓力’時與新加坡合作。”    所以美國彭博社關於這場聽證會的報道也就很好理解瞭,那篇報道指出,伯恩斯雖然也提到應與北京保持接觸並找到共同利益,但他聚焦美中雙方沖突的做法,很快贏得瞭外交委員會共和黨與民主黨議員的稱贊。美國之音也表示,國會兩黨成員都對伯恩斯表示瞭贊揚,預計他的提名將順利得到參議院確認。    但美國參議員們愛聽的這些話,傳到大洋彼岸來卻是非常刺耳的,就連臺灣島內網友都不相信伯恩斯是真心在為臺灣考慮,有網友感慨,“美國又要勒索我們的血汗錢瞭,別再騙瞭”,還有人質問:“一直在搞臺灣,不煩嗎?給瞭我們什麼優惠?沒有嘛!”  ▲網友評論截圖說白瞭,他們在聽證會上大放厥詞,終歸是為瞭自己晉升這一己私利罷瞭,如同一些海外網友所說,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瞭贏得更多票數,好讓提名通過,“為瞭當這個大使,什麼謊言都敢說”。 在今天(10月21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就伯恩斯在聽證會上的言論回應稱,伯恩斯先生的有關言論充滿冷戰零和思維,也與事實嚴重不符,中方對此堅決反對。臺灣、新疆、西藏、香港的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國勢力幹涉。    “我們奉勸伯恩斯先生,認清世界的發展大勢和國際社會的民心所向,客觀瞭解中國的實際情況,理性看待中國的發展和中美關系,不要低估中國人民捍衛自身權利的堅強決心和堅定意志,多說建設性的話,多做建設性的事,為促進中美關系和兩國人民友誼發揮建設性的作用。”汪文斌說。    監制 | 鄧媛審核 | 田欣編輯 | 許海婷熱文推薦點擊下方圖片購買《參考消息》數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