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拼搏奉獻、知重負重攻堅克難的平凡英雄

越是偉大的事業,越是充滿挑戰,越需要知重負重。

圖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七一勛章”頒授儀式上,少先隊員向勛章獲得者獻花,敬禮致意。新華社記者 高潔/攝

“拼搏奉獻,就是把許黨報國、履職盡責作為人生目標,不畏艱險、敢於犧牲,苦幹實幹、不屈不撓,充分展示瞭共產黨人無私無畏的奉獻精神和堅忍不拔的鬥爭精神。”

2021年6月29日,在迎來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向“七一勛章”獲得者頒授勛章並發表重要講話,高度評價功勛黨員為黨和人民作出的傑出貢獻,深情禮贊他們堅定信念、踐行宗旨、拼搏奉獻、廉潔奉公的高尚品質和崇高精神。

“他們的事跡可學可做,他們的精神可追可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隻有千錘百煉的凡人。讓我們向功勛黨員學習,學習他們拼搏奉獻的奮進姿態。致敬,向最閃亮的星!

1949年4月20日,戰鬥在夜間打響,江面被炮火映紅,爆炸聲震耳欲聾。

上圖為馬毛姐送解放軍渡江時所穿的打滿補丁的棉襖;下圖為2021年3月24日,馬毛姐講述渡江戰役的經歷。新華社記者 黃博涵/攝

“敵人在南岸不斷放照明彈,飛機也來回飛,子彈像雨點一樣飛過來。”回憶起百萬雄師橫渡長江的戰鬥,“一等渡江功臣”馬毛姐記憶猶新。

那一晚,子彈拖曳著火光,打爛瞭船帆,擊中馬毛姐的右臂。這位時年14歲的漁傢少女毫無懼意,忍著槍傷一手掌舵、一手劃槳,一夜駕船六渡長江,將三批解放軍送達南岸。

“怕嗎?”如今已是86歲高齡的馬毛姐語氣鏗鏘:“不知道害怕,一心想著送解放軍過江!”

革命年代,先輩們用熱血和生命換來勝利,用拼搏與奉獻樹立起豐碑。

這是“七一勛章”獲得者郭瑞祥(2021年6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攝

1940年5月,在魯西南一個叫肖渠的地方,日寇分兩路發起進攻。

“戰鬥非常激烈,戰士的鮮血染紅瞭溝溝峁峁。”時任新三旅八團一營一連指導員的郭瑞祥,帶領一個排突襲敵人後方。

“戰士架起機槍向日軍掃射,當時留守的日軍連死帶逃,我們乘勝追擊,繳獲瞭十幾匹戰馬、一批騎兵步槍和一挺歪把子。”

面對槍林彈雨,英雄們用血肉之軀築起瞭中華民族不倒的長城。

圖為2021年6月11日,王占山(中)給河南省軍區安陽幹休所官兵和文職人員講黨課。新華社發 戴丹華/攝

1953年7月,抗美援朝金城戰役打響,戰鬥極其慘烈。時任排長的王占山帶領76名戰士堅守陣地4天4夜,唯以野菜充饑。

那次戰鬥,戰士們先後38次打退有飛機支援、有大炮坦克的“聯合國軍”兩個營,殲敵400餘人。渾身是傷的王占山昏迷4天後,才終於闖過瞭“鬼門關”。

王占山先後參加重大戰役戰鬥40餘次,負傷38處,至今腦後還留有一塊彈片。“我用一個個優異的戰績,回報黨給我的第二次生命。”王占山說。

戰火紛飛,他們許黨報國、何曾畏懼;鼓角遠去,他們看淡功績、矢志進取。

70多年前,青春年少的孫景坤剛參加完解放戰爭,又踏上保傢衛國、出國作戰的征程。

抗美援朝老戰士孫景坤在傢中(2020年7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戰場歸來,他收起軍功章,選擇回鄉務農,回到傢鄉遼寧省丹東市元寶區山城村。孫景坤作為村幹部,帶領鄉親們發展生產,治理泛濫的洪水。荒山上種植的板栗、落葉松等經濟林,令山城村一躍成為十裡八鄉有名的富裕村。

默默奉獻的,還有“活著的烈士”柴雲振。

作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一級戰鬥英雄,柴雲振曾在朝鮮戰場率3名戰士殲敵200餘人,後因重傷救治多次轉院與原部隊失聯,原部隊隻得將他認定為烈士。負傷的柴雲振不願成為部隊負擔,隱姓埋名回到傢鄉當起瞭農民。

少先隊員為柴雲振系紅領巾(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60年代初,柴雲振和社員一起研究抗災自救,解決群眾饑荒問題。改革開放時期,他不僅做宣傳員,還帶頭示范,帶領群眾致富。

1984年,當組織最終找到他時,這個“失蹤”的英雄已回鄉務農33載。落實英雄待遇後,柴雲振常常寫建議、作宣講,在晚年繼續發揮著光和熱。

2018年12月26日,柴雲振在四川嶽池安詳離世,享年93歲。

和平年代,平凡英雄腳踏實地埋頭苦幹,知重負重攻堅克難。

紡織機前,靈巧的雙手在紗錠上翻飛——一張黑白照片記錄下第一代勞模黃寶妹的身影。

黃寶妹在上海的傢中翻看自己做紡織女工時的老照片(2021年6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穎/攝

舊社會,黃寶妹在日本人開的棉紗廠當童工,終日不見陽光。新中國成立後,“勞動人民翻身作瞭主人”,“紡紗也是為人民服務,所以我要拼命幹”。她創造的先進操作法,讓上海第十七棉紡織廠為國傢生產出大量優質棉紗。

“我的戰場永遠在這裡。”這是黃寶妹的心聲,也是她拼搏奉獻的寫照。

堅守本職勇挑重擔,是他們的本色。

凡有大案或棘手問題難以突破時,一句“請崔道植來”,成為一線刑警的“定心丸”。

作為我國第一代刑事技術警察,1955年至今,崔道植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瞭7000件,平均每3天鑒定一件。超群的技藝,讓如今已87歲高齡的他,仍堅守在刑偵一線。這些年,他帶頭攻克多項科研難題,主持研究的痕跡圖像處理系統、槍彈痕跡自動識別系統等,填補瞭國內多項技術空白。

在哈爾濱市老年公寓房間中,崔道植在進行痕跡檢驗實驗(2021年6月8日)。新華社記者 王松/攝

“工作是我的樂趣,我覺得每破一個案子,就年輕瞭一次;每攻下一個難題,就年輕瞭一回。”

平凡中鑄就非凡,是他們的選擇。

圖為2021年6月17日,艾愛國(左一)在湖南湘潭湘鋼高級技工學校焊接實習基地檢查學生的焊接作業。新華社記者 薛宇舸/攝

作為湘潭鋼鐵廠的焊工,艾愛國自稱“鋼鐵裁縫”,練就瞭“鋼鐵”般的硬本領。他最擅長的是焊紫銅,焊接時要把整個銅件加熱到七八百攝氏度,高溫挑戰著人的身體極限。在這個讓很多焊工都望而卻步的領域,艾愛國卻選擇勇於面對。50多年來,他以“拼命三郎”的勁頭引領著我國焊接事業不斷發展。

“一定要保持工人本色,當工人就要當一個好工人。”艾愛國說。

更多內容詳見:新華社記者文章《致敬,向最閃亮的星!》


來源:求是網

策劃:何雯雯

制作:徐輝冠

審核:李文閣 閆玉清

監制:李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