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蔣介石逝世,毛主席得知其臨終遺言,沉思許久後隻說瞭三個字

前言

圖|毛主席

1975年毛主席得知蔣介石的臨終遺言後,久久陷入瞭沉思之中……

蔣介石唯一一次去延安,連發三問:為何

1945年,日本投降後,蔣介石便主動向毛主席發起邀約,請他到重慶進行和談,面對蔣介石的三次邀約,毛主席最後決定單刀赴會,於是,他在重慶和蔣介石進行瞭為期一個月的談判,最後簽訂瞭《雙十協定》。

可在1946年6月,蔣介石卻單方面公開撕毀《雙十協定》,並開始對解放軍進行猛烈攻擊,發動全面內戰時,蔣介石曾聲稱“隻需三個月到六個月就可以取得勝利”,然而現實回饋給他的卻是一記“耳光”。

從1946年7月至1947年2月,人民解放軍殲滅國民黨軍隊約有71萬人,平均每個月殲滅敵人8個旅。雖然國民黨軍隊占領瞭解放區105座城池,但國民黨用於守備的兵力大增而用於進攻的機動兵力也開始大幅銳減。

1947年,蔣介石決定調整戰略部署,決定徹底與中國共產黨“撕破臉”,這年春天,國共關系徹底破裂。

在軍事上,蔣介石決定改對解放區的全面進攻為集中兵力向陜甘寧邊區、山東解放區實施重點進攻。

圖|蔣介石

這次向陜甘寧解放區的重點進攻,蔣介石是經過精心策劃的,為達到消滅西北人民解放軍、把中共中央首腦機關驅逐出延安的戰略目標,蔣介石集中瞭胡宗南等部34個旅25萬兵力,從南、西、北三面發起進攻。

而此時,中國共產黨在陜北地區能夠迎擊胡宗南進攻的軍隊隻有6個旅2.6萬人,兵力隻有敵人的十分之一。

面對這一形勢,陜甘寧邊區的軍民決心誓死保衛延安,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其他解放區的軍民也紛紛打電報給黨中央,請求支援陜甘寧,但毛主席卻審時度勢,他提出:主動放棄延安,全部撤出,留下一座空城。

3月18日,毛主席在離開延安的當天,特別囑咐彭德懷說:“這次撤出延安時,一定要把房屋打掃得幹幹凈凈,傢具一點也不要破壞,因為我們還要回來。”

圖|毛主席

1947年3月底,國民黨占領瞭中共中央主動放棄的延安這座空城後,胡宗南當即決定電令蔣介石,說自己已經攻占瞭延安。

對於輕而易舉得到延安這座名城,蔣介石感到萬分欣喜,因為毛主席已經被他的得意門生胡宗南“趕”出瞭延安,並“趕”到瞭陜北北端的黃河邊,而他的十萬精兵,已經分路進行“圍剿”。

在蔣介石看來,這一戰最壞的結局,也會將毛主席趕過黃河,至於全殲陜北共軍彭德懷部隊也是很有可能。

於是,蔣介石決定在8月上旬前去巡視延安,這不僅是給陜北戰場上的國民黨將士帶去鼓舞,更重要的是他向老對手毛主席“登門取經”。

八月的延安,烈日當空酷暑難耐,蔣介石在部下的簇擁下視察瞭楊傢嶺、棗園、王傢坪等地,他看得十分仔細,提出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問題來,而這些問題更是讓胡宗南常常回答不上來。

在來到抗大舊址的時候,蔣介石說:“這就是共產黨的‘黃埔軍校’瞭。”他看見共產黨的黃埔軍校隻不過是一排簡陋的窯洞教室,標準配備是每人發個小凳子,他拿過一個小凳子坐瞭一下,但這小凳子太矮,蔣介石險些坐在地上。

共產黨的軍事訓練場地上的訓練器材更是一些自制的,當蔣介石得知大多數共產黨高級將領都在這裡學習過的時候,他沉默瞭好久才感嘆道:“若論設備,我黃埔軍校和中央軍校不知道比這強多少倍,可是會打仗的人反倒越來越少,你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圖|蔣介石在延安

蔣介石的這一句話讓他的部下無言以對。

在王傢坪,蔣介石,走進瞭毛主席住過的窯洞,他看著窯洞裡陳設簡陋,炕上鋪瞭一張木板,書桌也是舊的,桌子上有個炮彈殼自制的煙灰缸,裡面還有些煙蒂,他又把目光停留在瞭窯洞裡僅有的一把舊椅子上,他知道這是毛主席的座位,他甚至能想象出毛主席就是坐在這裡批改文件發佈命令,許多同他針鋒相對的指示都是坐在這把舊椅子上完成的。

就在這一刻,蔣介石從內心敬佩自己的老對手,驚嘆於他的實力和毅力。

這時,一個被嚇得發抖的村民被帶瞭進來,蔣介石和顏悅色的詢問瞭一些關於毛主席的問題,比如毛主席穿什麼衣服、鞋子,平時喜歡和百姓打交道嗎,晚上幾點睡覺等等,而他所得到的回答都是毛主席十分正面且平易近人的回答。

當村民走後,蔣介石走出窯洞,他望著夕陽神情悵然,若有所失,低下頭不自覺喃喃道:“為何,為何,這是為何?”

圖|蔣介石與胡宗南

這時,胡宗南低聲向他請示,請回城裡官邸用晚餐,但蔣介石隻是搖搖頭,語氣淡淡地說:“今晚我不走瞭,就住在這裡。”

這一夜,蔣介石下榻王傢坪原共產黨中央軍委大院窯洞,一夜無眠,他想瞭許多許多,除瞭老對手毛主席外,更讓他為之感嘆的就是延安之旅的所見所聞。

在延安呆瞭幾天,蔣介石便匆匆返回南京,這是他第一次來延安,也是最後一次。

因為歷史完全按照毛主席在撤離延安時,同彭德懷所說的那樣發展,1948年4月,解放軍重新收復瞭延安。

毛主席致信蔣介石,蔣介石讀完後沉吟良久

1949年4月25日,蔣介石定都的南京被解放軍占領,為此,蔣介石不得不選擇離開南京。在離開南京的當天,蔣介石沒有立即前往臺灣,而是回到瞭寧波奉化,這一天,蔣介石帶著傢人來到自傢的祖墳前。

剛到祖墳前,蔣介石便直接跪倒在地,他不斷撫摸著母親的墳墓,眼淚也止不住地落瞭下來,他說:“今天我敗給瞭毛澤東,日後我還要卷土重來,可是,咱傢的祖墳怎麼辦?這麼多年,他一定恨死我瞭,我挖瞭他的祖墳,他也一定會來挖咱傢的祖墳,母親,兒子不孝啊,不能保護你…..”

圖|蔣介石

蔣介石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在1932年湖南軍閥何鍵決定鏟平毛主席的祖墳時,曾請示過蔣介石,蔣介石本就是一個迷信的人,在他看來,毛主席之所以能贏得勝利,無非就是祖墳風水好,於是,他十分贊成鏟平毛主席祖墳。

但當時何鍵的這一舉動,被韶山的鄉親們看穿瞭,便將毛主席傢的祖墳藏瞭起來。

在之後的歲月裡,蔣介石因敗給毛主席,十分生氣,他也曾幾次派人再去挖毛主席的祖墳,可就算是這樣,毛主席依舊贏得瞭民心。

當毛主席得知蔣介石幾次三番挖瞭自己的祖墳,他曾說:

“蔣介石挖我的祖墳,這就是失民心嘛,失民心者失天下,靠偷挖祖墳來掣肘共產黨的發展壯大復核革命事業的進步勝利,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嘛!”

而在面對同一件事的時候,毛主席卻做出瞭令人意想不到的做法……

1949年5月,在解放浙江的過程中,解放軍騎兵團21軍61師占領瞭奉化,很快他們便把蔣介石的傢和祖墳包圍瞭起來。

如何處理,沒有人敢妄自決定,很快,大傢便開始請示上級,層層遞進,一路匯報到瞭毛主席的耳中。

對此,毛主席向部隊下達這樣一道命令:

“在占領奉化時,不要破壞蔣介石的住宅、祠堂及其他建築物。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才是我們的目的,他的列祖列宗,我們就別驚動瞭。”

圖|毛主席

保護蔣氏墓、宅意義重大,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也越來越能顯示出毛主席的遠見卓識,中國共產黨的這一舉措更是贏得瞭國內外輿論的好評,而且在以後的歷史發展中,更是得到瞭意想不到的效果,當然,這一切也都是後話瞭。

來到臺灣的蔣介石,心裡一直擔心毛主席會派人對他傢的祖墳和故居進行破壞,直到1956年,蔣介石的秘書許孝炎給他送來一封信,才打消瞭他心中近6年來的擔憂。

蔣介石打開信件後,看到署名是“毛澤東”,他心裡頓生警覺,毛主席寫給他的這封信並不長,但是蔣介石卻來來回回看來有半個小時,久久地琢磨著,眼淚竟也不自覺在眼眶中打轉。

看到最後,蔣介石握著信的手也不自覺有些顫抖,他輕聲地讀著這樣一句話:“奉化之墓廬依然,溪口之花草無恙,歡迎蔣先生在祖國統一後,回傢鄉看看。”

圖|蔣介石故居

毛主席信中的這句話,讓蔣介石沉吟良久,在這封信中,蔣介石註意到,毛主席在信中不再稱他是“頭號戰爭罪犯”。也沒有要求他“投降”之類的語言,而且要知道,一直以來,蔣介石都渴望落葉歸根,雖然他人在臺灣,但是他一心想回到大陸,如今他知道毛主席不僅沒有把他們傢的祖墳和故居給破壞,反而還保護瞭起來,心中自然有說不出的感激和觸動。

當然,毛主席寫這封信的主要目的主要是希望能實現兩岸統一,也希望蔣介石可以重新回到大陸。

蔣介石在看完信後,曾與兒子蔣經國進行商議,決定與中共展開接觸,以摸清其真實意圖。

於是,他們派出瞭曹聚仁擔任特使,與中共進行交流、溝通,1956年10月,毛主席在接見曹聚仁的時候,還特意同他說:“我知道我的老朋友蔣先生很惦記他的傢鄉和他在大陸的一些房產,你可以到處走一走,順便去那些地方看一看。”

曹聚仁聽瞭毛主席的話,去瞭蔣介石的老傢奉化,看瞭他的故居和祖墳,覺得被保護的很好,還為蔣介石拍下瞭照片,寄給瞭蔣介石,蔣介石在收到後,感慨萬千,在給曹聚仁的回信中,蔣介石讓曹聚仁替他向毛主席表達他的感謝。

10月3日,曹聚仁再次進京,毛主席在中南海懷仁堂再次接見瞭他,在閑談的過程中,毛主席說:“如果臺灣回歸祖國,‘一切照舊’……蔣介石當然不要做地方長官,將來總要在中央安排,臺灣依舊歸他所管。”

圖|毛主席

無論是毛主席的“奉化之墓廬依然,溪口之花草無恙”還是“蔣介石將來總要在中央安排”的想法,都體現出瞭他希望能與蔣介石進行和談的心願。

蔣介石去世留遺言,毛主席得知後陷入深思

在之後的歲月裡,毛主席更是多次在不同場合向蔣介石傳遞兩岸和平統一的善意。

1965年,曹聚仁蔣經國邀請曹聚仁來臺灣商量要事,曹聚仁得知後,連忙到北京面見瞭周總理,商討談判的大綱。

7月20日,蔣介石由蔣經國陪同接見瞭曹聚仁,曹聚仁在見到蔣介石後,出示瞭中共中央寫給蔣介石的信,信上還附贈上瞭毛主席寫給蔣介石的一首《臨江仙》詞,其中的“明月依然在,何日彩雲歸”,道出瞭毛主席“國共再攜手,一笑泯恩仇”的誠意。

在與蔣介石的會談中,曹聚仁介紹瞭中共方面的條件,蔣介石也提出瞭自己的意見,之後,曹聚仁多次往返於兩岸之間進行協商,最終雙方達成瞭“六項協議”,但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蔣介石動搖瞭決心,中斷瞭與大陸的聯系。

直到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談話中毛主席稱蔣介石為“老朋友”,當時年事已高的蔣介石得知毛主席稱呼自己為老朋友後,他打算繼續與中共深入接觸,探索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行性。

圖|毛主席與蔣介石

蔣介石原本想通過曹聚仁再次與中國共產黨進行聯系,可無奈這年曹聚仁病重,7月23日在澳門病逝瞭。

當蔣介石為派誰同大陸連線而苦惱的時候,毛主席早已派章士釗踏上瞭與臺灣取得聯系的道路。

經過雙方的積極工作,國共和談的希望重現,章士釗非常樂觀的派女兒章含之回北京,轉告毛主席,頂多三個月即可完成任務,可是不幸的是,年事已高的章士釗因過度勞累,7月1日與世長辭瞭,就這樣,國共溝通再次落空。

1975年,中共特赦瞭國民黨數百名戰犯和特務,還給其中的一些人安排瞭工作,願意去臺灣或香港的,任其選擇,此事被蔣介石得知後,他十分佩服毛主席的博大胸懷。

或許是對中共多次和他談邀請的回應,或許是思鄉情切,垂暮之年的蔣介石希望與大陸加快溝通的步伐。

1975年春節期間,蔣介石向國民黨元老陳立夫交代,讓他以“總統府資政”的名義秘密邀請毛主席訪問臺灣。

毛主席得知這一消息後十分高興,但是那時毛主席的身體很不好,周總理更是病重在身,於是,毛主席思慮良久後,把鄧小平叫到瞭身邊,請他代表自己去臺灣。

圖|毛主席

可就在一切都準備就緒的時候,蔣介石因病於當年4月5日去世瞭,他逝世前曾囑托:“我死後,請把我的靈柩朝北京擺放,我要向毛澤東請罪,日後光復大陸,中正生於斯長於斯,要將遺體移返南京,葬於中山先生之側。”

蔣介石去世的消息很快便傳回瞭大陸,當毛主席得知蔣介石的臨終遺言後,臉色十分凝重,沉默良久後,才緩緩地嘆瞭一口氣說:“知道瞭。”

此時此刻,沒有人能理解毛主席內心的復雜情感,更令人沒想到的是,毛主席私下為蔣介石舉行瞭一場個人追悼儀式。

那天,毛主席隻吃瞭一點東西,沉默莊嚴地把張元幹的送別詞《賀新郎》的演唱錄音放瞭一天,這首詞隻有幾分鐘長,反復播放便形成瞭一種葬禮的氣氛,可哪怕是在為蔣介石送葬幾天後,毛主席仍舊無法釋懷。

圖|蔣介石去世

在蔣介石去世一年後,1976年9月9日,毛主席在北京去世,享年83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