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心中的“高山流水”丨觸樂

通過放進遊戲裡的全部認知和心意,《王者榮耀》項目組想將古老故事中美好的事物傳承下去。

“有內涵、有意義的東西,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我們想把每個東西都做好,做成經典,讓它可以不斷地流傳下去。”

薑文墨(化名)是《王者榮耀》“高山流水”項目管線組中的一位設計師。在說到“做成經典”之前,她稍微停頓瞭一下,大概是出於謹慎或者羞怯,她說出“我們也想做出值得稱為經典的作品”這樣的願望時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如何做出經典”不是我們對話的主題,在做出經典之前,我們的話題首先談到的是“傳承經典”。

10月底,《王者榮耀》將迎來六周年慶。每年的周年慶,《王者榮耀》都會向玩傢贈送一款周年慶皮膚。通常來說,你很難用“東方”或者“西式”這樣的詞匯來概括《王者榮耀》的遊戲風格和題材,但周年慶的主題總是非常統一而且明顯,每一款皮膚都選擇瞭傳統文化背景。三周年時周年慶的皮膚是敦煌主題的“遇見飛天”,四周年是越劇主題的“梁祝”,五周年則是中國功夫主題的“李小龍”。

今年的周年慶,《王者榮耀》向玩傢贈送的是英雄莊周的皮膚“高山流水”,它以“知音”為主題——又是一個具備中國傳統,且在某些意義上隻有熟悉中國文化的人能夠意會的主題。上周,我來到成都,采訪瞭這款皮膚的制作團隊,聽到瞭它開發過程中的許多趣事。

一款遊戲中的一款皮膚,這看上去不算是件大事,但當你聽說許多人為瞭這件事投入近一年的時間,以遠高於“遊戲制作”的需求去做瞭許多“多餘”的事的時候,就總會生出幾分驚訝。

很大程度上,這是一個自己與自己較勁兒的故事。

莊周“高山流水”皮膚海報

高山流水獻知音

作為歷史典故的“高山流水”眾人皆知,在這個以“伯牙善鼓琴,鐘子期善聽”開頭的故事中,伯牙每每彈琴,鐘子期都能說中琴聲中蘊藏的天地萬象。後來的人們用“知音”一詞形容超乎尋常的友誼,“知音”其實是“知人”“知心”的意思。

“知音首先是伯牙和子期的故事,其次是在我們的設定中,莊周所代表的樂師與琴靈他們也是知音,同時,我們與玩傢之間也是知音。”杜瑤(化名)這樣概括《王者榮耀》項目組選擇本次主題的原因。在這次的皮膚制作中,她負責世界觀設定方面的工作。

今年周年慶皮膚的籌備始於上一個周年慶後。薑文墨告訴我,差不多是在去年11月,《王者榮耀》項目組就開始考慮下一年周年慶皮膚的相關工作。每項具體的工程都會有屬於自己的開發流程,為瞭達到某個設計目標的所有人員、資源和相關工作被統稱為“工作管線”。一般來說,一套皮膚的制作周期差不多是七八個月,甚至長達一年。

首先要確定的是主題。初步的討論中,負責世界觀、美術、運營、技術、市場的同事都會參加,對於同一個主題,每個人都會從不同的角度來討論:負責世界觀工作的同學闡述某個題材背後的故事與可以拓展的空間;負責美術的同學考慮這一題材可以獲得怎樣的視覺表現;負責音樂的同學要考慮音樂音效的創作;負責運營和市場的同學則更多從主題的影響力和合作資源出發;技術話不多,但會對不同的點子作出“能夠支持”或者“無法支持”的判斷。

許多經典的選題被淘汰瞭,“高山流水”從大約20個選題中脫穎而出。參與會議的各部門同事一致認可這個主題的原因在於:它既有豐富而深刻的文化內涵,又與周年慶的節點“高度匹配,有共鳴”。

莊周“高山流水”皮膚海報

但事情才剛剛開始。“定下一個高山流水,不是說我們去畫個山和水就可以瞭……這其中涉及的是知識、韻味乃至情感。這方面的內容,隻有當你瞭解足夠深入之後,你的表達才會更好……我們會請相關的老師給我們上課,去瞭解不同的歷史和典故。”薑文墨說。

皮膚之外

“高山流水”皮膚的籌備開始於去年11月,很多人會對“用一年時間制作一款皮膚”表示驚訝。所有這些時間都化作瞭細微的功夫,直接或間接地體現在遊戲中。“高山流水”的皮膚當然足夠好看,它會讓你在第一時間想到此前不那麼常見的水墨風格,可它的色彩又的確是屬於這個時代的電子遊戲的,放到遊戲中並不突兀。

作為玩傢、受眾,或者媒體,我們隻能談論感覺,而專業的制作者會從完全不同的維度來看待這回事——實際上,即便是專業人士,為瞭做好這次的皮膚也付出瞭聽上去相當艱辛的努力。“高山流水”管線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提到,這份工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課,而且每個人的課程都各不相同。

“高山流水”的授課老師是來自中國藝術研究院的副研究員、國傢級非遺古琴藝術代表性傳承人林晨。中國藝術研究院是我國文藝研究領域最權威的機構之一,正如遊戲需要美術、音樂、文化設定的協作一般,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研究范圍同樣覆蓋多個領域。

“他們會來講課,我們之間也會有密切的討論交流,老師們非常細致,很多時候就直接進行作畫指導,或者直接把琴的指法演示出來。”薑文墨告訴我,她繼續補充:“部分內容,比如說字體,也會請他們來幫我們寫,因為更專業。類似的內容有很多,包括古琴的形制標準、典故,琴曲的特色、指法,國畫的風格……”

莊周皮膚動畫中出鏡的林晨

專業人士的確能起到不可替代的指導作用。李敏(化名)負責皮膚的音樂設計,此前《王者榮耀》使用較多的是管弦樂,音樂音效組也對這方面的技術比較瞭解,但這一次的配樂要將古琴融入其中,問題變得非常復雜。

古琴可以說得上是最中國的樂器之一,它的演奏特色與彈奏它的琴人息息相關。這也體現在它獨特的記譜方法——“減字譜”上。減字譜的每一字塊為由漢字減少筆畫後組合而成的復合字。這種譜式主要記指法動作和弦序、徽位,而不記音高和節奏。不同的琴人對於同一個曲子的演繹天差地別,甚至每一次的彈奏,都會因為環境和心境的變化,出現音色和韻律上的區別。

某種程度上,古琴背後反映的是中國人特有的哲學,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琴聲就是琴人的心聲,也正因為這個特性,知音才會被中國人提升到這樣的高度。

在和制作團隊的對話中,非常務實且技術的細節和一些聽起來形而上的理念經常交替出現,前一刻我們談論的是難以言說的“心境”,但沒過多久,話題隨之跳轉到瞭水墨風格如何出現在CG中,如何用“鳥”或者“樹葉”之類的物象來增強表達力。隨之,她們又會說起某個想法因為技術問題無法實現、古琴之音在現代樂器上的不可復制……這些交談時刻提醒著我,遊戲仍然是一種全新的表達形式。當我們試圖用這種新的東西去講述一些老故事的時候,碰撞之中總是既有交融,也有生澀。

莊周皮膚動畫中的水墨元素

在交談中我瞭解到,薑文墨在工作中做得最多的是用電子設備畫圖,而團隊請到的老師則專攻國畫,二者差別很大,有的時候她覺得,他們之間的交流也“相當於藝術上的交流”。

但藝術之間的相通性也在這種交流中體現出來。在一些瞭解古代繪畫的用戶眼裡,在最後皮膚的呈現上,劉波(中國藝術研究院國傢一級美術師、博士研究生導師)指導下的皮膚局內出場動畫背景中的山水畫卷,“頗具南宋畫傢夏圭《溪山清遠圖》的立意:壁立千仞,高山流水,輕舟短棹,煙雲迷蒙,極目歸鴻,夕陽晚照”。

和自己較勁

許多時候,聽著他們的講述,我總會覺得這實在是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如果你的下一個皮膚是關於敦煌的,你就能夠(並且也需要)去敦煌,如果你的下一個皮膚是關於高山流水的,就找到全國最專業的老師來給你上課……在這種情況下,創作的目標或許也想要比“畫得更好看點兒”和“音樂好聽點兒”更進一步。

杜瑤告訴我一個細節:“古琴有琴銘,琴銘通常刻在琴的背後,體現瞭制琴者的想法……於是我們也做瞭(琴背面的)設計,用伯牙對知音的看法做成瞭琴銘。”

“其實,玩傢在遊戲裡是看不到(琴背面)的。”杜瑤告訴我,“但是我們還是要去做,而且做得很細。比如這個琴背後的字體應該用什麼呢?我們也討論過非常多,也會請藝研院的專傢來幫我們看。”

李敏也對我講述瞭類似的故事,她說:“在遊戲中,莊周演奏的琴的手型是根據真人演奏制作的,是能對上的。”在遊戲中,類似的細節還有不少,在精細程度上,開發者們對“高山流水”下的工夫令人贊嘆。不過,有時候我也忍不住想,這種投入是有必要的嗎?玩傢會感受到,並且真的很在意這些東西嗎?

《王者榮耀》官方發佈的皮膚細節

這些疑問在宣傳視頻發佈後得到瞭解答。玩傢中不乏國樂的愛好者,他們甚至會驚嘆於莊周彈琴的指法竟然能夠對得上,以及減字譜的註釋是準確而有趣的,很多人感嘆“DNA動瞭”“淚目”。

杜瑤告訴我,每當她發現發現精心制作的細節被發現時“都會特別開心”,這讓我忍不住想,也許玩傢們發現這些細節的心情和她在網上確認並驗證自己工作成果的心情多少是相像的。

“如果(玩傢)看到瞭,他就會知道,其實我們真的是很用心在做這個事情的。”杜瑤對我說。

這樣當然不太符合性價比——說他們是以對待藝術品的態度來制作這些皮膚可能有些誇張,但很顯然,在這些皮膚的制作過程中,成本並不需要被優先考慮。歸根結底,在一定程度上,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文化產品甚至藝術作品可以不必從性價比上來考慮,設計者們應該心無旁騖地把所有的力氣用,且隻用到精益求精上。

在一定程度上《王者榮耀》做到瞭這一點,當它已經處於最前列,如果還想進步,就應該,也隻能與自己較勁。讓遊戲更好玩,在看得見、看不見的地方都下工夫,讓它作為一款更棒的遊戲的同時,也努力成為一種更棒的文化現象,承擔起對應的社會責任。

是傳統的,也是現代的

對薑文墨來說,涉及到文創的工作總是要更復雜一些。“它跟別的皮膚管線不太一樣,涉及到很多合作溝通以及考究,有更多的限制和溯源,”她停頓瞭一下,接著說,“但是也有好處,它可以讓你獲取更多的知識。當你把這些知識融入到想要表達的內容裡面,它會更加有意義。”

音樂也是一樣。對於音樂來講,傳統與現代的交匯也是必然的,這一次,《王者榮耀》提出的概念就是“對‘高山流水’古調進行創新型演繹”,我請李敏具體解釋一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又是如何做到的,她是這麼說的:

“我們提取瞭泛音中的一段旋律進行發散改編,在保留以古琴為核心樂器的同時,加入瞭電子音色模擬的流水氛圍和禪意悠遠的鐘磬、手碟等小打擊樂,營造出逍遙自由、飄逸從容的意境。整體結構遵從古琴曲常見的“散—慢—中—快—散”的段落佈局,高潮部分用古琴重復遞進的一段動機加上弦樂配合推起氣勢,呈現出仿佛穿越千山萬樹的畫面感,結尾運用滾拂以及虞山吳派《流水》中的‘索鈴’等技巧,古琴空靈的音色又讓聽者重新回歸到淡泊悠遠、超然物外的心境中。”

團隊用《流水知音》MV演繹瞭自己心目中的“高山流水”

這樣的解釋聽起來有些抽象,“鐘磬”的聲音到底是哪一個呢?古琴曲的常見佈局是哪種呢?“索鈴”又到底是什麼呢?後來我又讀到瞭一篇來自知乎用戶Kevin Hwang的文章,文章中對“高山流水”皮膚做出瞭評論,在作者看來,“高山流水”皮膚“把傳統文化與潮流風尚結合得很好”,尤其是符合瞭傳統文化中註重整體性這一點。

“莊周的新皮膚‘高山流水’中,配色有五色——青赤黃白黑,對應到主題曲中,有五音——角徵宮商羽。它們都對應五行:木火土金水,也對應五方、五臟、五臭、五聲、五情等等。”文章表示,“在一個現代社會中生活與創作,我們不必再因循守舊,但是我們可以讓國風文化與時俱進”,而這一次的合作,“是正經為國風普及做瞭貢獻的”。

事情當然就是這樣。就算不具備專業知識,每個人也依然可以從這套皮膚中得到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哪怕隻是一點點興趣,哪怕隻是一點好奇,當然也可以成為種子。這些種子將在某次契機下成長,當我們談到“文化”“傳承”的時候,很大意義上我們就是在說這些種子和它們成長的土壤。

在某種程度上,這可能也是《王者榮耀》的團隊制作這些皮膚的意義。在千年以後,壁畫剝落、萬物斑駁,古老的故事也逐漸在歷史的長河中被人遺忘,這本來是不可逆轉的自然規律。但他們希望改變這樣的規律,通過遊戲,通過他們放進遊戲裡的全部認知和心意,將這些美好的事物傳承下去,讓它們在新的時代也能放射出同樣奪目的光芒。

遊戲真的能承載這樣的重量嗎?對於一些人而言,這可能是個需要認真考慮的事情,但我倒覺得答案理所應當——遊戲為什麼不能承載這些?如果我們相信文學、音樂、詩歌這些表現形式能夠承載這些,如果我們相信電影、戲劇這些需要多人合作的藝術手法能夠承載這些,那麼遊戲為什麼不可以?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遊戲行業也必須通過自己的行為和成績,通過承擔一定程度的責任來向整個社會表明自己的存在和價值——縱觀歷史,不僅是文化藝術手段,任何新興事物恐怕都要走這樣一條路。這條路可能沒那麼平坦,可能時不時就要遭遇一些不理解的抨擊,但走上這條路又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它通向未來。

遊戲,或者說,具體到這篇文章的主角,《王者榮耀》這款遊戲,它已經一次又一次地向社會展示瞭這種決心和能力。這些決心當然取得瞭成果,哪怕有些成果需要時間才能展現。而很顯然,它不會停下腳步,仍然會繼續前進——對於《王者榮耀》而言,這或許是現在最重要的事。

(文中薑文墨、杜瑤、李敏均為化名。)

觸樂正在招聘文字編輯,歡迎加入我們。


編輯丨祝佳音

編輯,怪話研究者,以及首席廚師。2001年進入遊戲行業,熱衷於報導遊戲行業內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寫出的東西都是有價值的。

丨歡迎在微信關註觸樂,閱讀更多高品質、有價值或有趣的遊戲相關內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