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爆全球的《魷魚遊戲》揭露出的職場遊戲規則,你看懂瞭嗎?

圖源:韓劇《魷魚遊戲》

職場遊戲 & “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講述瞭數百名為生活所困的人,為瞭幾百億韓元的獎金參加6個真實的生死逃殺遊戲。

簡單粗暴的遊戲規則,緊張刺激的相互試探,揭示人性的黑色隱喻。

很多人說看瞭這個劇之後,不再相信人性,但我認為看清人性的惡,才更能珍惜人性的善。

而且,相比較同樣一旦輸掉就送命的《饑餓遊戲》,這部劇更像是一場殘酷的職場極端生存遊戲。

比如,穿紅衣服,臉上有“圓形、三角、方形”的人,就是一種隱喻,比喻一條潛藏於社會的管理鏈:

靠占有他人資源和機會獲取生存空間的普通民眾 → 層層分級隻知執行規則的管理層 → 決定所謂公平與資源分配的最高決策者;

再比如:男主是總是吃虧的老好人,曾是學霸卻落得被追債的反派尚宇則是不擇手段的精英;

還有天真的打工人、強勢兇殘的頭頭、為公司奉獻瞭一輩子,滿肚子經驗卻被放任自生自滅的老人……

上位者運籌帷幄,一邊默許著廝殺,一邊以各種手段在旁維持著這個生態圈的穩定與平衡。

懸掛在空中的金錢罐,就像老板畫的大餅,看似觸手可及,卻永遠不可觸及。

而下位者則為瞭利益與生存,弱肉強食,惡性競爭。

劇裡所有發生的劇情,在現實中的職場都會在不同的場景,以不同的形式出現,隻不過大部分情況下,輸瞭隻是出局而已,不會涉及生死。

因為咱們誰也不是因為欠瞭血債才來上班的,不過就是還個房貸而已,不需要把命都賭進去。

但仔細想想,生活本就是一場溫水煮青蛙式的、不會輕易死去的魷魚遊戲。

如何在有限的規則中,創造無限的可能,才是我們需要思考的。

圖源:韓劇《魷魚遊戲》

努力地工作 vs. 聰明地工作

《魷魚遊戲》的第一關,是一個我們小時候都玩過的 “一二三 木頭人”遊戲。

有些人聽到口令什麼不顧,就知道往前沖,結果跑得最快,死得也最快。

在現實生活中,也有類似的:拿到任務以後,連規則都沒搞明白就一頭紮進去做。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幹活倒是很不惜力,但似乎總也幹不到點兒上。

我曾經給一傢500強公司的銷售的高管團隊做過一次戶外的團建。當時的遊戲規則是去村裡找糧食,找到最多的組獲勝。

宣佈完遊戲規則,話音兒還沒落,就隻見所有人撒丫子就跑,隻有一個隊按兵不動。隊長帶著大傢席地而坐,先討論戰略,然後再分頭去找。

最後,就這一組找回來的糧食最多。 

圖源:韓劇《魷魚遊戲》

步步高集團董事長段永平有句名言:“真正的高手都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 

什麼意思呢?就是不要以為事情做的多,做的快你就贏瞭,把時間花在正確的事上,才是真正的高手。

所以,衡量一個職場人是否成熟的一個標準就是:知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該花多少力氣,

不要在不該花力氣的地方死磕,又在該花心思的地方隨意。

這就是 Work Hard vs. Work Smart(努力地工作 vs. 聰明地工作) 的區別。 

在《魷魚遊戲》的第二關,參與者需要用一根繡花針完整無缺地剔出糖的形狀,一不小心摳破瞭,就game over瞭。但事實上,無論再怎麼小心翼翼的扣,糖餅也有可能碎掉。

很多人在職場上待人接物總是小心翼翼的,以為隻要自己不走錯,就一定可以勝出。

其實,魯莽不能讓你獲勝,單純的謹慎也不行。

因為你很有可能根本沒有掌握遊戲的規則,不過是謹小慎微地走在一個錯誤的方向上。

我的一個朋友前一陣剛被提拔成瞭一傢500強企業的全球執行副總裁,負責全球的市場部。消息一宣佈,他的美國同事都驚呆瞭。

要知道市場部是一個對語言和文化要求很高的職位,大傢沒想到原來的美國老板退休之後,這個職位竟然被一個中國同事坐上瞭。 

外人看起來肯定覺得他很“幸運”,但我聽他講自己是如何跟老板相處的,在過去的幾年又在全球推行瞭什麼重點項目,就能看出來他在做事的同時知道如何刷出自己的存在感,而且每次都刷的很到點兒,根本就是步步為營。

所有的遊戲都有它的遊戲規則,掌握瞭遊戲規則就已經贏瞭一半。 

看不懂規則,就會覺得別人是“幸運”“厚黑”“搞手腕”,其實人傢不過是深諳遊戲規則而已。

而所謂的遊戲規則就是:找準你要解決的到底是什麼問題?

愛因斯坦說過:“如果給我1個小時解答一道決定我生死的問題,我會花55分鐘來界定問題,然後5分鐘解決它。”

就好像《魷魚遊戲》中第二關扣糖餅的遊戲,如果能轉化一下思路,把問題從怎麼把中間的糖餅給摳出來,變成怎麼讓外面的糖餅脫離下來,就會想到男主最後的辦法:用舌頭舔。

我的這個朋友深知他要想走的更遠,不能僅僅把自己負責的部分做好,還必須跳出原來的“眼界”,把自己放在更高的戰略層面,建立戰略性人脈,推進戰略性項目……

然而,職場上大多數人寧願用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

最後的結果就是在錯誤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圖源:韓劇《魷魚遊戲》

打破遊戲規則,才是王者

在《魷魚遊戲》中尚宇在分析出遊戲規則後,猶豫片刻,還是沒有告訴隊友自己知道的遊戲規則。

因為他清楚,這些現在與他交好的隊友,也同樣是自己潛在的對手,在遊戲走向終局時必然狹路相逢,不如現在就不要結交任何朋友。

似曾相識吧?

雖然在職場並沒有劇裡那樣極端的設定:輸=死。但我們都見過一些用不光明的手段獲取資源的人。

這些人雖然也深諳遊戲規則,但他們最終也隻能在這個別人界定的遊戲中不斷的內卷和被內卷。 

因為他們把工作當作瞭一場“有限遊戲”。工作的唯一目標就是“取勝”。

比如:搞定一單生意,獲得一個“頭銜”,公司成功上市等等。

這樣勢必會陷入“你死我活”,“你有我無”的二元對立思維。 

“有限的遊戲發生在世界之中。

它必定在時間、空間和數量上是有限的,這一事實意味著,有某些東西與邊界相對立。

每個有限的遊戲都有它的外部。

除非存在著更廣的空間、更長的時間、更多的可能參與者,否則所謂的有限無從談起。”

——《有限與無限的遊戲》

有限遊戲參與者在界限內,按照別人規定的遊戲規則玩兒;

而無限遊戲參與者玩兒的就是“邊界”(horrizon)。

他們深諳遊戲規則的目的是為瞭最終打破規則,建立新的規則。

所以,如果你把工作當成是一個“無限遊戲”,工作就不再是被動的參與,目的也不是為瞭成為所謂的“贏傢”,而是為瞭不斷為自己,為他人創造新的可能性。

這些不斷產生的可能性會不斷地拓展自己的“邊界”。

工作也就變成瞭不斷完善自我、不斷成長的工具。

圖源:韓劇《魷魚遊戲》

寫在最後

如果把人生看成一個接一個的“有限遊戲”,就會被“財富”“地位”“名氣”而誘惑,陷入疲於奔命的狀態。

你不希望有任何不確定性,一心想要讓自己的人生劇本成為一個“成功故事”。 

而當你把人生看成一個“無限遊戲”,打破邊界、放下對“頭銜”的渴望、接受生活帶來的各種可能性;

這樣的你,更希望自己的人生劇本是一個“成長的故事”。 

無論成敗,都能成為自己故事裡的英雄。

過往不戀、未來不迎、當下不雜 …

P.S.《魷魚遊戲》堪稱當代公司團建的遊戲指南,建議HR和行政人員們反復閱讀。 

作者:高琳,有意思教練CEO,國際教練聯盟認證高管教練、暢銷書《故事力》《職得》作者、英國工商管理博士。

來源:微信公眾號:有意思教練(EmpowerLeaders),一個幫你職場躍遷、人生翻轉的純原創公眾號。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培訓雜志”立場。

投稿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往期文章推薦內訓師工教矛盾如何解決?空降的管理者失敗率高達89%:他們該何去何從瞭?明明有互動,為什麼你的課依舊沉悶?以學促商,如何將培訓打造成獲客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