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體》小說中的那款遊戲會實現嗎?

近日,廣電總局公佈瞭三十四部最新網絡動畫備案公示,其中劉慈欣原作改編動畫《三體》赫然在列。它將分為持劍,破壁,面壁三部分別放送。共18集。除此之外,在8月份《三體》要拍電視劇的消息也著實讓粉絲們興奮瞭一把。多內容方式的展現,讓三體粉就像頭上挨瞭一發炮仗的斧頭幫大佬,頓時就不淡定瞭。眾所周知,科幻小說《三體》三部曲在國內外都有著破圈級的名氣。且不說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都來上門催更,就算在國內知乎平臺上,《三體》現在的討論度都比《三國演義》還高。像《三體》這類經典大部頭要搞影視化,原作中的宏大敘事和驚奇腦洞,都讓它的影視化難度與觀眾預期被無限拔高。所以粉絲既想看又害怕改編拉胯的心情總是此起彼伏,甚至不乏有人表示“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才是最好的心態。所以今天我們不聊《三體》的影視化前景,而是來圍觀一個粉絲們閑扯延伸出的沙雕話題:“原作中酷炫震撼的VR遊戲場景,電視劇怕是很難還原瞭,那麼我們在現實中能做出這樣一款遊戲嗎?”結果這個話題,很快就被一群搞遊戲研發人員和骨灰玩傢給玩壞瞭。想玩《三體》中的VR遊戲,玩傢需要準備什麼?


《三體》系列全球銷量截止2019年已經突破2100萬冊,按照每個人都買瞭三部曲來粗略估算,三體粉絲大概700萬人。樂觀的粉絲認為,這個體量已經勉強追上《地下城與勇士》、《穿越火線》、《魔獸世界》等熱門大作瞭,肯定能賺錢!這遊戲它敢出我就敢買!但幾乎所有開發者都表示,這個遊戲極有可能剛一提出來,就會在老板關愛的眼神下送去人事部結算工資滾蛋。因為想要玩三體VR遊戲,玩傢首先要準備一副VR頭盔、一件VR體感外衣、一臺高配置電腦。不算現在市面上還沒有商業化的VR外衣,光頭盔+主機就需要2萬元左右——當然也可以選擇PS4的VR套餐,價格在5000元左右。VR遊戲目前對於廣大群眾而言,“普及程度太低,準入門檻太高”已是遊戲行業公認的現實。像《半條命:艾利克斯》這種特例,很大程度是因為V社既有情懷又不計成本給VR賺吆喝才做出來的,至今銷量尚未破100萬份。如此不劃算的投入產出比,沒幾傢開發商願意去冒險。另一方面,就像中國球迷再有錢,也很難用錢把國足砸進世界杯。一個產業的頂級成果,除瞭錢之外還需要良好的發展制度、優秀的管理階層、合理的人才培養與選拔機制等等因素。玩傢真正需要準備其實並不是金錢,而是準備足夠的時間,等到整個產業成熟、產品問世的那一天。如果鐵瞭心要做一款《三體》VR遊戲,成本大概是多少?


假設有一傢技術實力拔尖的遊戲開發商,不僅全體員工加老板都是三體死忠,連資方爸爸也是,於是大傢準備放手一搏做出小說中那樣的VR遊戲。那麼在這個前提下,我們不妨來估算一下開發它所需要的資金、人力以及時間。普通三體粉認為,隻要資金管夠,幾個最頂級的程序員加不限量的外包協作,應該能很容易把遊戲做出來。這個想法顯然就很天真瞭,顯然受瞭電影《頭號玩傢》的舞蹈,誤以為幾個大佬在辦公室裡一合計,就能把一款開放式沙盒VR大作變出來。《三體》和《頭號玩傢》裡的遊戲技術層面都一樣,有開放自由的玩法,以及各種觸發式的交互效果,既擬真又夢幻。實際上這類想象中的效果,在現實中的遊戲開發工作量至少是《荒野大鏢客2》的數十倍不止——如果不摻雜隨機生成的場景和物體,那可能就是幾百上千倍。《三體》中的VR遊戲單從效果來看,最理想的辦法是結合《我的世界》、《荒野大鏢客2》、《無人深空》、《底特律:變人》等幾款知名作品的有點。比如《荒野大鏢客2》中豐富變態的擬真互動和復雜深刻的故事內容,《無人深空》中超大世界的自動生成,《底特律:變人》中演繹生動的互動劇情,以及《十三機兵防衛圈》中神轉折跟神展開超飽和的信息量。一般而言,遊戲內容的規模決定瞭參與制作人員的數量和開發周期,然後決定瞭開發成本。還是以《荒野大鏢客2》,網上傳言是8億美元的成本,實際上這是一個非常粗略的估算。《荒野大鏢客2》一開始的開發人員數量大致在50人左右,後來開發商R星不斷增派人手、跨地協作、發出外包,最終讓這款遊戲的參與制作人數超過瞭2000人!當然,這2000人裡有的隻是給遊戲配個音或者畫幾隻動物,但長達8年的開發周期和遊戲內75平方公裡的場景規模,無一不證明這是迄今為止開發工作量最繁多的遊戲。假設一個3A大作的開發人員年薪是10萬美元——在業內算偏低,開發團隊的固定人員約200人,那麼光是發工資都需要一年3000萬美元。算上宣發經費、辦公用品、各類消耗等開銷,《荒野大鏢客2》成本超過8億美元顯然不算太誇張。而《三體》所描述的VR遊戲,開發量相比《荒野大鏢客2》隻高不低。除非等未來實現瞭超級AI,才能將大量的開發人員從純人力時間堆積中解放出來,不然小說裡的VR遊戲不花個十幾億加十幾年是做不出來的。三體這個遊戲它好玩嗎?


相信絕大多數三體粉在第一次看完VR遊戲這段劇情後,都會其中深深地震撼住。但在這裡需要指出的是,讀者是被故事中所描述的遊戲場景以及遊戲背後的真相所震撼,而不是遊戲本身的玩法。下面我們涉及到劇透,用幾個簡短的問題來重新審視一下這款三體VR遊戲作為“遊戲”的屬性。Q:這款遊戲是單機還是網遊?A:是單機。雖然主角每次離線主線劇情的時間軸依然會走,但依然是單機,原因見後面的問答。Q:遊戲裡面有沒有真人玩傢?A:有不少。大部分與主角展開互動交流的角色,其實都是真人扮演的。Q:除瞭主角以外,其他真人玩傢在遊戲裡做什麼?為什麼?A:其他真人玩傢扮演主線劇情的重要角色,目的是為瞭給主角更生動的交互體驗,期望主角對遊戲背後的真相產生更強烈的認同感。Q:主角到來之前或離開以後,這個遊戲就沒其它作用瞭嗎?A:它還會給其他玩傢玩,一般也是單人單服式的服務。就像一些PK類頁遊,有的服裡隻有一個砸錢消費的老板,其餘活人都是扮演兄弟或敵人的托兒。此外,這個遊戲也會作為管理者開會碰頭的場所。Q:如果我想玩這個遊戲,有機會嗎?A:機會應該還是很大,隻要有必須具備的VR設備,然後登陸視網膜認證就可以玩瞭。當然,作者劉慈欣沒有預料到現在國內遊戲需要版號,我們想玩還需要翻墻。Q:這個遊戲到底是在玩什麼?A:開發式沙盒遊戲嘛,隨便怎麼玩都行。隻不過遊戲裡會出現足以毀滅世界的氣候變化,遊戲裡的大部分精英人士都在研究氣候的規律。換句話說,這遊戲的核心玩法其實是做大題……Q:那三體VR遊戲真正精彩的地方在於何處?A:這是一款披著沙盒遊戲皮的線性劇情遊戲,玩傢如果能找到線索推動劇情,很有可能會被它描述的那個世界震撼得起雞皮疙瘩。也就是說,故事很強很棒很打動人,至於值不值你買VR設備那筆錢,就見仁見智瞭。Q:我是學渣,玩不懂遊戲怎麼辦?A:沒關系,遊戲管理者一般不會管你,最多為瞭節約服務器會將你封號。Q:這個遊戲最大的不足是什麼?A:遊戲名就叫《三體》,自己劇透自己,理科學霸轉念一想說不定就猜出劇情瞭。現實中真的沒有三體VR遊戲相似的作品嗎?


《三體》小說裡的遊戲畢竟是為劇情服務的一個載體,之所以沒有選擇電影或者夢境,主要還是在00年代那陣,VR遊戲的概念確實很酷。雖然《三體》遊戲實際上真沒什麼遊戲性,但是其中折射出的想象力還是非常吸引人的,因此很多還是期待能有一款既好玩又能表現出小說那種擬真效果的大作。說實話,《星際公民》這款遊戲在開放性和特效等方面還是比較接近期待的。隻不過這款遊戲,靠眾籌募集瞭2.5億美元,花瞭8年制作,至今離正式上線依然遙遙無期。而據開發者自己說:“這遊戲隻完成瞭1%。”不知道開發者是不是為瞭誇張效果,以標榜這款遊戲是史詩級鴻篇巨制,但在一些人心目中,《星際公民》越來越像傳銷產品瞭,而且隨時都有可能跑路……在未來,可能5G時代的雲遊戲技術會讓我們的遊戲設備成本大大降低,又可能超級AI的問世會將大型遊戲堆人力這個老問題解決。屆時,我們或許真的會迎來像《三體》VR遊戲一樣的次世代產品,大量真實度爆表的動畫細節、豐富多樣的NPC與場景互動效果,超出想象的龐大地圖等等。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三體》小說中設定VR遊戲出現的時代,大概是2010年前後,而我們的現實世界已經是2020年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