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棄400多天,它還在門口等主人回傢…

江西九江,一座擁有2200多年歷史的古城。這裡有個特別的存在:飛揚流浪狗的小日子;這個民間救助基地,曾為上千隻流浪動物提供避難港。曾經瘦骨嶙峋到隻剩36斤的德牧、被人砍瞭八刀的狗媽媽、遭遇車禍死裡逃生的田園犬…如今生活在基地的三百多隻狗狗,有的生來流浪,有的被遺棄甚至虐待,每一隻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01

被遺棄400多天後,它還在等主人回傢。

2019年,路過九江昌平花園小區附近,常常可以見到一隻在路邊乞食的狗狗。它總是小心翼翼躲避著來往的車輛,後腿不自然地蜷縮著,以奇怪姿勢蹣跚前行,白色的毛發滿是塵土污垢。

每當夜幕降臨,它便會拖著瘸腿回到小區內某個樓道,使出渾身力氣,一層一層往上爬…

這隻明顯流浪多時的狗狗,難道有自己的傢嗎?它本不是一隻流浪狗,一年多前,主人買瞭新房搬走瞭,它卻被留瞭下來,靠著小區垃圾和好心鄰居的偶爾接濟撐到現在,不知道經歷瞭什麼,後腿變成瞭這般模樣。

讓人心酸的是,狗狗並不知道自己被主人遺棄瞭。在主人離開後的400 多天裡,它白天流浪食不果腹,到瞭夜晚卻堅持拖著殘疾的後腿,艱難地爬回七樓,在曾經的傢門口徘徊…直到被人救助送去寵物醫院的那一刻,它依然扭頭盯著曾經熟悉的樓道,眼神戀戀不舍。

到瞭醫院檢查後才知道,狗狗的雙後腿髕骨移位,是被人踢打沒有及時治療造成的。因此它不得不呈內八字的狀態拖行,每走一步都必須忍耐著極大的痛楚。

誰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支撐著它,在400個日子裡,每天拖著殘疾的身軀爬上七樓。也許是受傷的時間太長,又或者是忍痛爬樓的次數太多,即便手術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它仍然習慣靠前腳倒立著行走。

狗狗的心裡有沒有怨恨過人類呢?

▲全身雪白、長相靈動的它被取名為“小狐”

我們無從知曉,隻知道每次出門遛彎,哪怕牽引繩足夠長,它也要跑上前緊緊追隨主人的步伐。或許,它更害怕再次被拋棄吧!

▲被領養後的“小狐”有沒有忘瞭曾經的傷痛呢

小狐,隻是無數流浪動物裡的一個縮影,這樣的故事,對於救助者老楊來說,幾乎每天都在上演…02“狗一旦被拋棄,它就一無所有”今年51歲的快遞員老楊,是飛揚流浪狗救助基地的創始人,由2004年救第一隻流浪狗開始,便再也停不下來。從幾十到成百上千隻,老楊的流浪動物救助之路,迄今已經走過瞭十七個年頭。

在九江流浪動物救助圈,老楊是個“名人”,早在2014年,就有媒體報道過他的事跡。而在外人眼中,不善言辭又熱衷救狗的老楊是個“怪人”:省吃儉用,給狗買鈣片,自己尚且掙紮在溫飽線,卻把微薄的薪水花在救助上。“楊哥,你又救狗瞭啊!”這是認識的人對老楊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上班時,快遞小三輪上總是莫名其妙多瞭一隻狗,是路邊撿到或者被車輛撞傷的,下班後,為一群無人問津的流浪狗操勞到深夜…

不僅外人不理解,連父母對他也是諸多埋怨。不願打擾傢人和鄰居,又拋不下救來的狗,七八年前,老楊便帶著當時收養的幾十隻狗從傢裡搬瞭出來,以每月四百元的租金,換來一間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和一個稍大點的地下室。

就是這樣一個簡陋的地方,老楊卻給瞭幾百隻毛孩子溫暖。

▲現在的基地

十七年的救助路,有太多無助絕望的片段,老楊卻從未想過放棄。

他說:“人活於世,有親人、朋友,而狗隻有它的主人,一旦被拋棄,它就一無所有瞭。”

 03

“我與狗有緣,它救過我的命”為什麼執著於救狗?老楊說自己與狗有緣,他始終記得,最渾渾噩噩的日子,是狗陪著自己一起熬過來的。多年前,老楊遭遇人生變故一蹶不振,終日煙酒為伴。一次酒醉後,忘瞭熄滅的煙蒂點著瞭被褥,是他養的一隻名叫“乖乖”的田園犬,跑出去叫來鄰居,這才讓他撿回一條命。

某次送快遞時,他親眼看到一隻流浪狗被路過的貨車軋死,生命瞬間消逝的場面至今留在他腦海裡,也堅定瞭他救助下去的心。流浪動物的世界,比你想象中更殘酷,除瞭饑餓、疾病、車禍…還要面對被虐待、盜殺的危險。曾經,在蓮花鎮山上的時候,老楊有次回到基地,發現周圍的鐵絲網被撬開,滿地是血,十多隻狗狗不知所蹤,其中還有他從小帶大的…這段過往,成為他內心深處永遠的痛。04“哪怕多讓它吃飽一頓,多活一天,也不枉來這個世上走一遭”

救助流浪動物有多難?很多人並不清楚。搭上大量的時間、精力、金錢,換來的是救不完的動物和周遭人的嗤之以鼻。“別人都覺得我是傻子,但我心甘情願,不後悔。”年過五十的飄,是飛揚流浪狗基地的負責人。四年前,回老傢探親的她,第一次來到基地,看著入不敷出的老楊,和他救的那些狗,大受震撼。回到武漢的那一夜,她失眠瞭,一閉上眼睛,便會想起那些毛孩子,還有它們期待又迷茫的眼神。“沒有幾個固定的志願者,也沒有人願意接手,那麼多狗,不知道明天的口糧在哪裡。原本可以享清福的她,遠離老伴和兒子,從武漢來到瞭九江,加入瞭老楊的救助隊伍。“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我想著哪怕讓它們多吃飽一頓,多活一天,也不枉來這個世上走一遭。”▲翹首等待飄奶奶到來的狗狗們05

“看到瞭不救,過不去心裡那道坎“救助的速度永遠趕不上遺棄的速度,是很多民間救助組織面臨的現實困境。今年,對於飛揚流浪狗基地來說,是難熬的一年。幫朋友尋找失狗來到九江流浪狗收容所的飄,看到瞭讓她永生難忘的一幕:因為接連數月抓捕到的流浪狗太多,條件有限的收容所早已不堪重負,陰暗潮濕的環境導致狗狗們皮膚病相互感染迅速惡化。一群沒有皮毛,無法辨認出品種的狗,蜷縮在冰冷的角落一動不動,仿佛連活下去的欲望都沒有…經歷過那麼多流浪救助慘劇的飄,忍不住淚目:

“它們是在等死!沒看到,也許就過去瞭,但看到瞭,不救,過不去心裡那道坎。”▲當時收容所裡的被抓的流浪狗3月27日,在多次協調和不懈的努力下,老楊和飄組織義工們,從流浪狗收容所分批次接出瞭88隻流浪狗。這些毛孩子幾乎沒有一隻是健康的,重度皮膚病的就有60餘隻,還有20隻查出瞭犬瘟、細小、冠狀病毒感染…有幾隻狗狗被救回來後,一直用頭抵著墻,以奇怪的姿勢站立著…它們也曾是被人愛過的孩子吧!約翰·伯格曾說:“我們和動物四目交投,但永遠無法溝通。”如果我們能讀懂它們的語言,它們一定會告訴我們,它們的苦難,它們的不解和它們的忠誠…06成功的救助不止於救,更在於助。

88隻狗,差點成為壓垮飛揚流浪狗基地的最後一根稻草,但老楊、飄和其他義工們並不後悔這個決定。遺憾的是,短時間內,他們恐怕再也沒有能力去收容所救狗瞭。成功的救助不止於一時一刻讓流浪動物們幸免於難,而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得照顧它們的起居,給它們關愛呵護…這個過程無論對人、對狗都是巨大的考驗。

▲大部分殘疾的毛孩子都將在基地終老人性是如此復雜,一群人拼命在拯救流浪動物,另一部分人卻不斷制造悲劇。流行一時的寵物熱潮背後,有著無從查找的棄養者和虐待者,也有著你看不見的繁殖戶和畸形兒。所幸還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十幾年如一日做著同一件事,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改變著這個世界。▲狗狗們懂得感恩,它們用最大的熱情回報著救助人有人說過,“救助不是一個人的全力以赴,而是絕大多數人的力所能及。”你,願意為它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