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復工,重回戰鬥中的華為

本文字數:2711|預計4分鐘讀完

沒有一座高山不可逾越,沒有一片汪洋不可飛渡。

記者丨覃毅

編輯丨陳曉平 曹彥君

10月25日,華為CFO孟晚舟回到華為上班。

“過去三年,雖然舉步維艱,但我們披荊斬棘,團隊越戰越勇。”孟發表瞭這樣的感言。

對比自己剛羈押時的華為,這位歸來的財務最高負責人會發現,業務態勢已截然不同,特別是核心增長引擎被迫熄火瞭:

2018年,華為消費者業務占比為45.1%,且氣勢如虹,同比增速高達45.1%;在2021年上半年,消費者業務的占比降至42.4%,同比上年同期減少1201億,下降幅度為47%。

然而,華為一刻也沒閑著,新的落子在漸次展開,比如,華為雲地位提升,成為又一大BG;鴻蒙系統發佈,構建獨立的互聯生態。

兩周前,公司內部發文,宣佈成立海關和港口軍團、智慧公路軍團、數據中心能源軍團和智能光伏軍團。35年以來,第一次出現的“軍團”組織,準備切入新的應用場景。

 

刻下的華為四處突圍,面目也變得日益多元,卻還是逆境中戰鬥的華為。

 

1

手機失速

 

芯片禁令之下,華為在手機市場的狀況,並未改觀。

 

上半年旗艦P50的發佈,已推遲近四個月,下半年旗艦Mate50,至今沒有明確消息,預期會延遲到2022年一季度。

 

9月,華為官方預告發佈一款新機,市場 “瘋傳”是Mate50,最終亮相的是nova9系列,隻支持4G網絡;10月21日,華為在維也納舉行新品發佈會,主角依舊是nova系列。

從一線的反饋看,這些手機的表現並不理想。

 

經銷商李明告訴《21CBR》記者,“4G手機賣6488元,線下零售門店賣不動,進瞭20多臺貨,三個月沒賣完,隻能激活瞭手機,走線上淘寶店出售。”

 

有行業人士推測,Mate50應該也能獲得高通4G芯片,先推4G版本,現在沒有如期發佈,可能4G P50的整體銷量欠佳。

 

觀察京東平臺的自營數據,在4000元至6000元價位段,華為P50單機顯示的銷量,僅僅為1.4萬臺,與之對照的是,iPhone 12 mini賣出20萬+臺,國產的榮耀Magic3系列,在官方店鋪累計也售出3萬+臺。

 

蘋果的價格策略,也擠壓瞭華為的騰挪空間。

 

蘋果iPhone13系列首發上市5199元起售,較上一代起售價降瞭800元。相較之下,4G版的華為P50,起售價達4488元,黃牛價最高超過10000元。

 

“蘋果這一次定價,沖擊瞭華為定價高高在上的4G手機,現在nova系列不好賣,”李明說,一眾線下經銷商進入慘淡期,有同行的門店甚至拆除瞭華為logo。

 

運營商加速5G,也是雪上加霜。

 

“移動公司嚴禁合作門店銷售4G手機,逮住還要罰款1000元/臺。”李明強調,盡管他對華為的未來有信心,眼下隻能下架產品。

 

2021年1-6月,消費者業務收入為1357億元,僅僅為上年同期的53%。單有4G芯片,很難穩定華為手機的基本盤。

 

更殘酷的現狀是,美國向其他國傢施壓,華為硬件設備遭遇挫折。

 

IDC 發佈的《全球服務器季度跟蹤報告》顯示,華為服務器的二季度營收,已由去年同期的69.98億元降至32.13 億元,同比減少45.9%。

 

鑒於業績滑坡,有傳聞稱,華為將出售x86服務器部門,這本是支撐企業業務的算力中心。截至發稿,x86服務器的去留,華為官方一直沒有澄清辟謠。

 

 

2

多點出擊

 

封禁和打壓下,華為多點出擊,業務線索正變得格外豐富。

 

鴻蒙生態在加速,搭載HarmonyOS的終端設備數量已超1.5億,預計年底將達到2億,構建芯片供應能力,也被置於優先位置。

 

據不完全統計數據,華為已投資40傢芯片相關公司,涉及IC設計、EDA、封裝測試、設備、材料等各個環節,有意打造半導體生態鏈。

 

其投資標的既包括芯片生產制造關鍵環節,也有代表產業發展趨勢的第三代半導體技術。這一戰略面向未來,短期內很難立竿見影。

 

這段時間,華為身影也頻現車和新能源領域。

 

據官方信息,2020年,華為在汽車相關研發上的投入是5億美元,今年會超過10億美元,研發團隊擁有超過5000人,並且準備發佈搭載鴻蒙系統的智能座艙。 

 

華為正構建賣車的能力,加速線下銷售門店轉型,增加銷售車輛的網點數,並調整汽車的組織架構。

 

參照合作車型的銷量和媒體調研情況,華為賣車的效果尚不明顯。有4S連鎖店人士指出,國內很多車企掙錢,就依靠門店的售後、維修以及保養,銷售端能分一杯羹的空間會局限。

 

汽車產業處於大風口,鑒於多方的能力儲備,外界一直猜想,華為會親自下場“造”整車——盡管官方一再否認。

 

“雙碳”目標下,華為在新能源也動作頻頻。

 

早在2010年,華為成立新能源部門,光伏逆變器這些核心部件上,市占率領先。

 

今年7月中旬,華為與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簽署合作協議,該所長期致力太陽能轉化和利用的研究,在太陽能光電催化分解水制氫上有重要進展。

 

華為組串式逆變器

10月,華為簽約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儲能項目——沙特紅海新城儲能項目,規模達1300MWh;又以底價2.98億,拿下深圳龍華一宗76萬平米產業用地,有分析猜測,華為新能源產業可能落地於此。

 

綜合來看,芯片、車、新能源等熱門大賽道,華為都有機會,隻是多處於早期或者準備階段,尚需巨額投入,短期內無法彌補手機業務的缺口。

 

 

3

 

備戰5G

 

華為的一大強項在5G,從5G上“打出糧食”,是華為最現實的業務策略之一,這也帶動其業務和組織架構的調整。

 

今年1月,華為成立“煤礦軍團”,整合產業基礎研究、產品研究、市場交付的業務能力,在能源大省山西試點5G煤礦項目,後續計劃規模化復制。

 

2020年12月7日,華為創始人、CEO任正非並下礦考察瞭全國首座5G煤礦 來源:藍血研究

該項目也成為華為5G to B的煉金石,其ICT實力得以一展身手,在9月,華為專門上線瞭“礦鴻”——鴻蒙在礦業領域的操作系統。

 

它惦記的,還有鋼鐵、港口、制造業等豐富場景。

 

“2020年,我們點亮瞭一個煤礦、一個鋼廠、一個港口;未來2到3年,我們希望點亮千百個煤礦、鋼廠、港口。”創始人任正非說。

 

最近,華為子公司也陸續與匈牙利東西聯運物流、沃達豐匈牙利公司簽署協議,建設歐洲首個5G智慧鐵路港。

 

根據華為官方數據,全球已部署176張5G商用網絡,用戶數超過5億。

 

“在企業市場,全球已開展瞭10000多個5G to B項目,一半發生在中國。”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承認,有合適的行業場景,卻尚未形成可持續的商業模式。

 

“過去,行業低估瞭5G to B的難度,因為這不僅僅是技術問題,同時商業模式、生態構建也是關鍵。”胡厚崑說。

 

華為最近發文,正式成立海關和港口、智慧公路、數據中心能源、智能光伏“四大軍團”,四位“一把手”,已通過內部競選任命,利用所掌握的5G技術,在傳統產業升級需求中尋找突破口。

 

“拿著‘手術刀’,加入‘殺豬’‘挖煤’的商業化戰鬥。”在9月份的座談會上,任正非這樣勉勵員工。

 

遭遇打壓的3年,華為從未放棄集結更多人才。

 

盡管經營承受壓力,任也表示,研究前沿科技的人,不需要擔負商業化的直接責任,“我們允許海思繼續去爬喜馬拉雅山,我們大部分在山下種土豆、放牧,把幹糧源源不斷送給爬山的人。”

 

“沒有一座高山不可逾越,沒有一片汪洋不可飛渡。”孟晚舟以此表達瞭她的信念。

(文中李明為化名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點擊↓↓↓圖片瞭解詳情報名

21商評團隊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