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越來越愛極簡?

如今,極簡主義已經成瞭熟悉的詞語,人們常常在各種不同的語境下聽到TA。極簡主義似乎也已經成瞭人們生活方式的一種。“極簡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60年代所興起的藝術派系,又可稱為“Minimal Art”,最初流行在繪畫、雕塑領域,到瞭20世紀80年代,逐漸擴展到建築以及其他行業,而後這種風格被越來越多的人追捧。 為什麼流行於上世紀的“極簡主義”,不僅沒有消逝,反而在近年來越發受到歡迎?為什麼很多人認為,極簡主義是一種更高級的審美?

 

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成為自然的一部分

 

說到極簡主義,不得不提的是現代主義建築大師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或許你沒有看過他的建築,但一定聽過他曾說過的這句話——“少即是多”(Less is more)。

 

密斯坐在他設計的MR10椅子上

 

密斯是第三任也是最後一任包豪斯校長,他的風格是一如既往地以極其清晰和簡單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觀點。

 

密斯將他的建築稱為“皮膚和骨骼”(skin and bones),鋼框架結構為骨骼,玻璃幕墻為皮膚。鋼框架結構和玻璃的結合,形成一種均衡和極端簡潔的風格,沒有更多復雜的修飾,但看起來足夠輕盈、通透而優雅。

 

拉斐特公園

西格拉姆大廈

密斯將極簡主義的形式用到極致,他的建築建立瞭一種當代大眾化的建築學標準,他的極簡理念也在20世紀在全世界范圍內產生深遠影響,直至今天。

 

柏林國傢美術館

作為現代主義建築大師,密斯在處理手法上主張流動空間的新概念。對玻璃的大面積運用就是這一理念的體現,這使得房屋的內外得以連通,讓室內外空間流動起來,一個自由和開放的空間由此而生。

 

1951年完工的范斯沃斯住宅,整個房子,除瞭圍繞浴室的中央墻壁外,是完全敞開的。玻璃幕墻全然通透,簡潔幹凈且可以映出周圍的景色。

 

范斯沃斯住宅的秋冬

 

在這樣的空間裡,人能最大限度地感受自然。在他看來,透過玻璃所看到的自然,比在戶外所見到的更加意味深遠,“因為這樣一來,房屋就已經成為瞭自然的一部分。”

 

密斯認為,自然有著自己的特色,不能用房屋外墻和室內裝飾的顏色打亂這種氛圍。而人們應該做的,是嘗試將自然、建築與人結合起來。

范斯沃斯住宅內部

 

約翰·帕森:越簡約,越能看出事物本質

 

約翰·帕森(John Pawson)被稱為現代建築界“極簡主義之父”,他的設計往往使用大片的留白來營造簡潔的空間關系,為此人們稱帕森是“運用白色的詩人”。

 

聖莫裡茨教堂

在帕森設計的Armonia Apartments裡,公寓內部由大片的白色覆蓋,房間裡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其實那是帕森將它們恰到好處地隱藏在瞭白色之下,讓空間更完整流暢。

 

曾有一位女作傢在這裡住過五年,她說,“如果你有機會在這樣的建築裡生活,你的人生都會發生改變……擺脫那些你不需要的事物會帶來一種激動人心的東西——純凈。”

帕姆格倫之傢

 

約翰·帕森喜歡“當一件作品的內容被減至最低限度時所散發的完美感覺。”

“當物體的所有組成部分、所有細節以及所有的連接都被減少壓縮至精華時,它就會擁有這種特性,這就是去掉非本質元素的結果。”約翰·帕森說。在他看來,復雜的裝飾總是會掩蓋事物本身的特點,而“越簡約,越能看出事物本真”。

 

聖特羅佩住宅

 

但這樣的極致並非偷懶,約翰·帕森常常通過質感、光線、肌理來表達不同的空間情緒。質量、空間、材質、比例、形式、幾何、光影和擺件都是需要他仔細考究的細節。材料與材料之間的接縫,空間與空間之間的錯落,在近似的顏色裡玩轉不同材質肌理的碰撞。

 

畫廊

 

文森特·范·杜森:真正讓人平靜的,有人情味的

 

作為當代著名的極簡主義建築師,文森特·范·杜森(Vincent Van Duysen)的設計領域有很多,包括建築、室內、產品、照明設計等等。

 

他的工作常常在許多不同的領域都有交叉,然而他最喜歡也投入最多的仍然是住宅相關的設計,他希望自己的設計是“為人而設計”的。

 

The Original Store

從他的作品中能感受到濃濃的人情味,不過這種人情味並非通過繽紛色彩或花哨的裝飾來展現,而是文森特式的柔和。“我認為人們喜歡我為空間帶來的柔和、情感和詩意”,他說。

 

他不追隨潮流,更多使用黑白灰等色彩,柔和的不飽和色彩讓空間增添瞭溫暖。同時,他也善於利用燈光與圖案的變換,將天然材料和幾何圖形融入內飾設計中,簡約而不至於冷淡。

 

DC2住宅

他格外喜歡木質,所有建築材料都來自大自然,很少使用人造或合成材料。

 

在他自己的傢中,閣樓所用的全部木材都是由回收木材制成的。原木的色彩不光帶來自然感,也能保證房間和物品的功能性、耐久性和舒適性。

VO住宅

 

多年來,他“一直在嘗試做減法設計,在建築空間中尋找自我”。剝離事物復雜的外在,並在不影響舒適性的前提下,還原美的本質,是他所擅長的。

 

在他看來,身處房間中的人的體驗是最重要的。他認為這樣才創造出“真正讓人平靜的傢庭環境”,“用美麗、天然的材料創造出充滿人情味的作品。”

VV 酒莊

在給洛杉磯設計師Jenni Kayne一傢打造的住宅裡,文森特註入瞭設計師一傢優雅、輕松的生活願景,整個房屋色調柔和,極為貼合設計師本人的性格和風格,設計師曾表示,“這座房子給人的感覺是一個更成熟版本的我”。

Jenni Kayne的傢

在文森特看來,室內設計的訣竅不在於多麼復雜,而是去瞭解人們如何在傢中生活,並以某種方式發現生活藝術。

 

將創新科技藏身於極簡之中

 

讓人感到舒適的極簡主義設計,整體上和諧又恰到好處。這背後離不開精心的設計,極簡而非簡單。

寶馬最新推出的創新和科技旗艦——創新BMW iX正是通過極簡主義設計,憑借高端質感的用材、精湛匠心的工藝、獨特的隱形科技,打造瞭一個簡約而又豪華的移動空間。“創新純電動BMW iX展現瞭我們如何以時尚而迷人的設計呈現新技術。這款車應用瞭大量領先而復雜的科技,卻以極其簡潔明瞭的設計呈現出來。”寶馬集團設計高級副總裁霍伊頓克先生這樣說到。

密斯·凡德羅透過大面積的玻璃將自然風景引入室內,而BMW iX的一體式全景可調光天幕跨越整個車頂,一鍵隔絕驕陽烈日或引入漫天星光,打通車內外的光影空間,實現人、車、自然的和諧共處。

開啟全景天窗

約翰·帕森通過不同的質感、肌理來表達不同的空間情緒意義,BMW iX的iDrive 中央控制臺則將高檔木質材料面板與流光溢彩玻璃控制旋鈕相結合,不同材質的碰撞,於細節處展現優雅格調,將座艙打造為移動的現代豪華會客廳。

和文森特·范·杜森在保證功能性和舒適性的前提下“為人而設計”的理念一樣,BMW iX在實現純粹、簡約的設計之美時,通過搭載一體式懸浮曲面屏以及最新的iDrive8.0系統,減少瞭約50%的物理按鍵,打造出一個簡潔而直觀的駕駛艙。

滑動欣賞簡約駕駛艙

而科技也可以兼具簡約與溫度。BMW iX的 “ShyTech”隱形科技,經過巧妙部署,隻在實際需要時才現身,通過潤物細無聲的方式滿足駕乘者的需求,帶來“恰到好處”的安全感與溫馨感。車內的4D沉浸式音響的揚聲器被巧妙隱藏在座椅中和門板織物裝飾下,帶來絕佳音效的同時,讓車內空間更為簡潔。

車外,發動機罩上的BMW Logo也暗藏玄機。按下去之後,Logo會彈起來,從這裡可以註入玻璃清洗液,再不用打開整個發動機蓋那麼麻煩瞭。

此外,還有造型精美的通風口,嵌入式門把手,集成瞭大量攝像頭、雷達與傳感器的雙腎格柵,集成瞭後視攝像頭的尾門BMW標識……所有這些科技都隱藏在設計的巧思裡,隻有在實際需要時才現身,於無聲處襯托著BMW iX充滿科技感的未來豪華,以及“把簡單給客戶,復雜給自己”的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

外觀設計上,BMW iX也延續瞭 “極簡主義”風格,以更少、更精簡的線條和元素來表達更強的個性。例如,采用“原石”的設計理念來呈現堅固、穩健的外形姿態;將無框車門首次應用在這款車上,結合一體式車頂和溜背式造型帶來流暢而個性的車身線條;運用水滴型車尾設計,自然生成一種簡潔而前衛的氣息。

在今天這樣的時代,我們不停被海量信息轟炸,腳步匆忙,內心紛亂。正如設計經歷過從“加法”到“減法”的轉變,在物質越發豐盈、選擇越發繁復的時候,更多人也開始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此時,極簡反而成為一種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