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选谋女郎,为什么那么绝?


时光编辑部 | 伦敦桥 我们从电影里来,再回电影里去。 
一张图,一秒钟,带你认识新任“谋女郎”刘浩存。

清纯耐看,灵动天然,一看就是张艺谋最喜欢拿来打扮成村花女孩的那一款。
她在老谋子本周将映的新片《一秒钟》里,出演女主角刘闺女。
合作演员张译,赞她是”一张聪明的白纸,悟性很高”。
张艺谋本人也对她喜爱有加,演完一场戏,一口一个“老演员”。
娱乐圈又一个天降紫微星?
但在她上了热搜后,出现一部分网友争议声,美则美矣,实在普通。

无论如何,刘浩存的名字,注定位列巩俐、章子怡、周冬雨、倪妮之侧。
00后谋女郎已就位。
今天时光君,打算来聊聊她,聊聊谋女郎的过去与现在。

何其幸运
“谋女郎“,对于大陆女演员来说,简直是最高出身配置。
张艺谋自己的作品和地位,没必要赘述。
外界也无不认可,他的眼光,一向毒辣。
躺在谋女郎名单里的,巩俐、章子怡、周冬雨,60后、70后、90后的演技代表,影后大奖拿到手软。
不得不献上这张经典的“谋氏家族相亲相爱图”

即便已经掉队的倪妮,凭借玉墨残留的性感风情,依旧能在85花之中,成为演技担当。
张艺谋选人有多神准呢?
几位现在风生水起的谋女郎,一开始都不是备受看好的最佳人选——
选巩俐演《红高粱》,其他人都觉得她的同班同学史可不错,更有名气,身材也更接近“丰乳肥臀”。
据说原作者莫言,当时就对巩俐很不满意。
旧照片:巩俐与史可曾一起被称作“中戏五朵金花”

选章子怡演《我的父亲母亲》,中戏96班里原本看起来资质平平、成绩靠后的一位。
选周冬雨演《山楂树之恋》,张艺谋的御用文学策划周晓枫,形容她挤在人堆里的窘样,直言就像“酒窝长在麻子脸上”。
网友们也评价她长相朴素普通,戏路受限,电影上映后的那一两年,甚至被称为“最丑谋女郎”,别提多惨。

张艺谋才不理会这些声音。

摄影出身的他,双眼近乎精准的镜头标尺,愣是能从人山人海中,寻找出最适合大银幕的素净面孔。
结果,他和巩俐相互成就,携手登顶;
章子怡的脸怎么打光、怎么拍都好看,李安、王家卫一起夸一夸;
至于被张艺谋捕捉到独特之处的周冬雨,搬用导演后来原话:“我对她的评价,已经得到了时间的验证。”

等到《一秒钟》上映,关于刘浩存的争议,或许也会减轻。
毕竟能成为谋女郎,本身就得是注定吃这碗饭的人。
而毫无演戏经验的新演员,遇见张艺谋,又要幸运翻倍。

看他幕后拍片的纪录片,毫不端大导演架子,耐着性子给演员讲戏、磨戏。

且很会保护演员的情绪。
《一秒钟》拍到刘浩存的一场哭戏,没找准状态,一直拍不过。

旁边的工作人员怕马上日落,提醒“还有15分钟”。

张艺谋把对方叫到一边,说不能在演员旁边说这种话,今天拍不好,就明天拍后天拍,总之别给她压力。
他对演员采用鼓励政策,经常花式夸人,刘浩存演好了,就说“宇宙都拦不住你”。

不过,要求却是极为严苛的,永远都是“演得很好,再拍一条”。
一边是和风细雨的教导,一边是反复折磨的训练。
谋女郎的好戏,如此而来。

何其不易
做谋女郎,需要天资,更讲求运气。
不同于男主角爱用成熟演技咖,张艺谋的女主角,总是费尽功夫找新人。
剧组往往在戏开拍的前几年,四处去各大艺术院校面试。
刘浩存是3000人里选其一,倪妮则从两万名候选者里挑,面试过了,还得和其他合格入选者,一起参与培训。
期间谁表现得好,谁才能真正拿到角色。

运气到位了,继续拼努力。
《金陵十三钗》的人物比较复杂,除了表演,倪妮又要学喝酒、抽烟、打麻将、练形体、唱苏州评弹……
花2年时间,这才得到大银幕上,腰肢扭出活色生香的玉墨。

《一秒钟》的“流浪儿”看似简单,刘浩存也得每个周末、寒暑假,参与剧组培训。
坚持3年,才定下由她出演。

找到一块璞玉,再耗费时间和心血去雕琢,是张艺谋认为最科学的选演员手段。

在此过程中,能够坚持下来的幸运儿,被磨练出一种韧性。
否则,演不好张艺谋电影里,那些眼角带有叛逆的倔强女性。

拍摄过程,同样不易。
章子怡拍《我的父亲母亲》前,被安排先下乡体验生活,她仅知道自己要演的角色,是个没文化的农村女人。
只好闷头学做农事,包括挑水一类的体力活。
借住的老乡开心地对其他人说,自己家里住了个都市来的保姆。

章子怡能吃苦的奋斗野心,多半也是从那时支棱起来,后来这股狠劲让她拿下玉娇龙,演成宫二的逆袭。
谋女郎的银幕形象,少有光鲜亮丽。
麻花辫,花棉袄,是张艺谋的审美指标。
把谋女郎往灰头土脸里整,是张艺谋的调教手段。

刘浩存进组《一秒钟》的第一天,导演就让她一直穿着身上的破烂乞丐装。
这样才能融入角色。

造型上的帮助,显然功不可没,翻翻刘浩存以前的照片,几乎是脱胎换骨的级别。

张艺谋还特别喜欢拍谋女郎们跑和摔的镜头。
不与黄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好像就不能表现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喷涌而出的情感。
在与泥沙的翻滚之间,暴晒、摔伤都是家常便饭。

苦累吃尽,痛得往肚里咽,刘浩存经常在敦煌沙漠里,跑到体力不支,章子怡演《我的父亲母亲》,体重一直下到90斤。

张艺谋代表电影,给新人谋女郎都来个“下马威”——
成为女明星之前,先学会做女演员。

全凭个人造化

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

不是每一任谋女郎,都能发展得顺风顺水,消失无名如李曼,越演越偏如张慧雯。

倪妮在采访时,就曾说——

外界看到的都是光环,里面其实是个空架子,全靠演员自己去填。

顶着这光环,显然是能在短期内,吸引到最大关注度,连同扎堆而来的好资源。

而上到巩俐,下到周冬雨,除了出道成名作外,后期都找到更能成就自己的代表作。

拿周冬雨来举例。

《山楂树之恋》后,她接演过好几个静秋式角色,慢慢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

于是自己找宁浩试镜,争取下《心花路放》的杀马特女孩一角,形象毁了,戏路也从此开了。

后来遇上又一位伯乐曾国祥,安生和陈念,少女表演框架下,周冬雨越演越动人。

反观倪妮,曾经全方位吊打周冬雨,现在被技压一头。

时尚博主的人设让她一时间没有被遗忘,可这么多年过去,属于她的演技高光时刻,仍在《金陵十三钗》。

演员之路上,谋女郎不会是永远有效的通行证。

近几年,也能明显观察到,女性角色在张艺谋作品里的弱化。

这种“弱化”,不是指形象上,而是表达上。

张艺谋早期作品,男性角色总是面目模糊,形如推动剧情展开的工具人。

女主角反倒强大、复杂,浓缩成一种强烈的反抗符号。

尤其以巩俐饰演的一系列大女主角色,《红高粱》《菊豆》《秋菊打官司》……

总是带有风火炽热的破坏性,挑战男权控制和传统权威。

或许巩俐的《归来》,是张艺谋转变的起点。

之后的影片里,女主角形象越来越没了嚼头。

《长城》的景甜,《影》的孙俪,女将军和贤内助,都沦为男性权游世界里的附庸品。

从人物塑造到演员表现,都毫无记忆点。

再到新片《一秒钟》,刘浩存的角色,其实发挥空间也有限,作为补充男主角张九声的另一条父女情支线存在。

这意味着,“谋女郎”的含金量会越来越低。

新人演员只是拥有机会,要想通过角色,永远留存在观众记忆里,变难了。

不过目前来看,刘浩存还是受到优待的。

《一秒钟》又演主角,又唱主题曲。

原本张艺谋还想让她出演《影》,只不过角色没写成,最后作罢。

下一部谍战戏《悬崖之上》,沿用张译,也沿用她出演一位女特工,角色难度升级。

还有韩延导演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合作顶流易烊千玺。

2000年出生的刘浩存,能够拿到张艺谋给出的S级卡,且受到业内跟风看好,并没有网友猜测的强大背景。

被挖掘拍电影前,只是北舞附中一名高中生,和任敏同班同学。

20岁的女新人,背后默默准备了4年,即将接受观众毒辣的目光审视,未来会接哪一位前辈的班,还是走出自己的路,真的冲向宇宙。

要配得上谋女郎之名,运气、努力、自我翻新,还是缺一不可。

不着急,我们慢慢看。

最后,也希望《一秒钟》能够不受”技术原因“影响,如约上映。

【 时 光 话 题  】

你最偏爱哪一位谋女郎?

请在评论区写下你的答案和理由

-END-


往期精选回顾

生孩子的耻辱与疼痛,这剧没说够

期待已久,一票难求的好片终于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