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棋局》造型太美!用优雅对抗男权就该如此

碾压全世界的智商,你想不想拥有?

 

蹭公费跑遍、买遍巴黎、纽约、莫斯科……你羡慕不羡慕?

 

顺便再告诉你,人家20岁就财富自由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但是,这部剧最吸引编辑的,不全是她不畏男权,坚强独立的成功之路,而是不论经历了什么挫折(母亲逝世、失恋、比赛受到瓶颈),她都能重整旗鼓,让自己的各项技能level up的同时,时刻打扮得美美的。

另外,女主角的颜值也实在是让人看不腻!

演员安雅·泰勒-乔伊(Anya Taylor-Joy)是96年出身的,年纪轻轻已经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之前编辑就被她在《艾玛》里的造型美到过,她演绎出了英式贵族优雅的美感。

而《后翼弃兵》里,故事背景是60年代的美国。摇滚乐、嬉皮士、迷你裙等亚文化潮流不断在冲击西方的主流文化。当时风靡的Mod风潮既保持了优雅廓形,又融合了年轻人叛逆的精神。

要知道,很少有一部剧可以贯穿一个年代各个国家的时尚潮流,但是《后翼弃兵》很自然地做到了。造型师把本身颜值逆天的安雅·泰勒-乔伊打造成了一位每一步都踩在那个时尚潮流上的姑娘。

剧中女主角因为需要参加各地举办的国际象棋比赛,先后去过纽约、巴黎、俄罗斯,着装也会受当地风格影响而改变。

 

比如美国60年代当红影星伊迪·塞奇威克(Edie Sedgwick)。

英国超模崔姬(Twiggy)。

还有永远的风格偶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

诸多风靡一时的时装大师的作品也在剧中有所致敬。

 

整部剧除了接近结尾的那一套造型,其余的服装全部都是剧组量身定做的,完全为了角色和那个年代而打造,非常用心。

女主角一头亮眼的红色头发也是,独特而有魅力。看过花絮的人都知道,是特别制作的假发。这种发型也是当时很流行的样式。

除了养眼的造型本身,编辑认为更让人触动的,是女主角的穿衣态度。很多别的剧里,都会让女主角穿上中性风的衣服来凸显气场,让自己看着像男人。但是这部剧里女主角从头到尾都坚持自己的时尚品味,完全不会刻意去穿西装、大衣等款式,非常难能可贵。潇洒地化解来自男权社会的歧视,成为国际象棋女王。

总之,造型美、剧情赞,喜欢时髦的你绝对不能错过!编辑就按照剧情来给大家讲讲这部剧和里面的时髦造型。

友情提示:本文涉及剧透,介意的人谨慎观看哦。

全剧贯穿主角Beth的色彩是绿色。女主角第一集出场穿着妈妈刺绣上自己名字的裙子就是绿色,随后遭遇车祸,入住孤儿院,院长把这条她和家人唯一联系的连衣裙给烧了。

这种绿色到了结尾,Beth赢得了世界冠军,打败自己多年的对手Borgov时也出现了。造型师以此来创造了一个Beth“回家”的时刻,她找回了自己。绿色,一开始让她脆弱无助,最后成为了力量的象征。

60年代这种马卡龙色系其实非常火。好多背景是这个年代的美剧里,都可以看到女性角色穿这样的色系,非常梦幻优雅。

贯穿主角的图案是格纹,和国际象棋上的棋盘格一样,这也是造型师刻意为之,反复强调了这是一个年轻女子在男人主导的国际象棋比赛中征服世界的故事。

这位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美强惨”,在剧的一开始却是因为穿得土被同校同学排挤的。因为在孤儿院长大,完全不懂原来同龄人都不穿校服,而是穿时髦的衣服上学。

就连不情不愿地领养她的继父,出差回到家看到Beth的反应都是问:“她不换衣服的吗?”

这也反映出了那个年代,人们评判一个女孩还是看外表,并不是注重她的才华,即便是Beth这样功课优秀的天才少女。

剧中很厉害的一点,是并没有把“为了融入群体而追求时髦”这样的狗血校园剧情写进去。继母带她去买衣服,塞给她什么款式她就穿什么款式。满脑子想的是希望继母给她买副国际象棋。

甚至她自己买的一条格纹裙,也是因为放在国际象棋边上才吸引到她的注意,并且是她用买完她梦寐以求的国际象棋剩下的钱才想到买的。造型师说,之所以看中这条模特穿的格纹连衣裙,是因为她无法和周围的人建立亲密关系,所以第一个和她建立联系的是穿着商场模特。

▼ 

这条象征国际象棋棋盘的格纹裙伴随她参加了好几场比赛,也提醒了观众,象棋对于Beth来说不只是休闲的游戏,而是会伴随她一生的重要东西。

当时Beth拿这种收腰的大摆裙搭配了不同款式的女式衬衫,十分优雅得体。同时也很显年轻,充满了文艺女学生的感觉。扮演Beth的女演员Anya Taylor-Joy今年24岁,穿这身扮演一个女高中生毫无违和感。

现实生活中,这种背带大摆裙和翻领以及蝴蝶结衬衫的组合其实也很减龄。

前两集Beth的着装都是灰蒙蒙的,直到她屡战屡胜,开始拿着奖杯拍封面的时候,色彩才有了突破,穿起了这种海军蓝的女裙。

Beth的生母是数学家,所以她继承了基因里的高智商,高中的课闭着眼睛就学完了。于是她和养母开始了到处参加象棋比赛,赚奖金养活娘俩的生活。

这段时间女主角的风格也渐渐呈现出来,大部分都是和养母相似的“X”型女裙造型。

有几套甚至还有点老气,可能依旧是参考了养母的意见,受养母影响下购买的衣裳。

因为肯塔基州并不是特别时髦的城市,所以她俩的穿搭还是50年代的旧潮流,有点类似1947年风靡起来的新风貌(New Look)。

当时的美国女孩时装偶像是娜塔莉·伍德(Natalie Wood)。

其实这里也可以从领口的设计看到一个女主角成长的过渡——那些学生气、减龄的皮特潘领在这个阶段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性感、有女人味的V领和圆领。

Beth在和第一个暗恋对象进行暧昧接触的时候穿的就是这种V领。

在一场场对战胜利的过程中,Beth也迸发出了自己的个性。这点养母的功劳也很大。让编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剧情,是Beth打电话给养母说自己在和男孩子厮混的时候,养母表示非常支持,因为“除了下棋,人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

所以在和来自俄罗斯的小棋手对局时,女主也问了他:“赢得冠军后你打算做什么?”当时女主穿的裙子也有了圆纽扣这样的特别设计,非常应景。

在墨西哥城,母亲和笔友每天玩耍泡吧的时候,Beth也没闲着,和在老家遇到的象棋两兄弟在酒店泳池玩的不亦乐乎。这里造型师也特别给她安排了现在看都非常时髦的格纹泳衣,独特的设计也预示了这时候Beth的自信(还没碰到大BOSS Borgov呢)。

墨西哥城Beth失去了自己的养母,这里造型师也特别给她搭配了一些黑色上衣,也许也是预示着女主注定要遭遇坎坷。

在墨西哥被Borgov打败,又遭遇了养母过世,Beth深受打击,回到了老家肯塔基州。

这段时间女主角着装的最大改变是开始穿裤装了,这也象征了Beth此时是个孤胆英雄的身份。这身全黑的造型就是参考了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的经典造型。

最艰难的时刻幸好有了朋友的陪伴,两个人还产生了情愫。因此Beth的衣橱里加入了一些柔和的毛衣外套和印花元素的服装。

这样的羊毛外套一直持续出现在后半部剧,作为她的居家服和便服出现。

哦,这里一定要提一句。扮演在家乡默默帮助Beth的暖男Harry的是当年《哈利波特》里的达利老表哥。

编辑认出他的时候,瑟瑟发抖地放下了手中的蛋糕——减肥的魅力啊朋友们!

之后重整旗鼓来到俄亥俄州参加锦标赛的她,一下子变得自信了。造型师特别用墨镜和发带两件配饰来凸出她的自信感。

这时候的她以全新的状态和上次打成平手的美国冠军本尼·沃茨(Benny Watts)交锋,合情合理。

顺便说一句,扮演Benny的是《真爱至上》里的小正太托马斯·桑斯特(Thomas Sangster)。

他的造型也是特别设计过的,因为Thomas Sangster的正太脸太具有标志性,不够狂野,所以给他加上了两撇小胡子。

并且Benny来自纽约,当时纽约人很受安迪·沃霍尔的风潮影响,所以造型给参考了滚石乐队的Keith Richards,给他打造了个很酷的造型,与那个时代的热爱音乐艺术的青年相似。

对战过程中,Beth的发带会根据每天的着装更换,优雅又潇洒。

 

打败Benny以后,Beth有了参加巴黎大奖赛和莫斯科邀请赛的资格。但是目前的水平还不够打败Borgov,所以女主跟随Benny去纽约“集训”。

在纽约的她需要自己给睡袋打气,睡地下室的客厅地板,不过她不在乎这些艰苦条件,能提升棋艺即可。

穿的也是这种线条感很强的女式衬衫。造型师说这件衬衫在特别定做时,就参考了法国设计师安德烈·库雷热(André Courrèges)的轮廓,非常酷。

Courrèges也被称为是迷你裙的“发明者”,带领大家从优雅大摆裙的潮流转换到了短裙的潮流。

这时候可以看到Beth的裙子的确也越来越短,风格越来越潇洒。

所以很自然的,来到了巴黎的Beth整个造型都很符合当时巴黎的时髦潮流。比如好几套都是致敬了当时知名时装设计师皮埃尔·卡丹(Pierre Cardin)的连衣裙。

在巴黎的Beth在钻研棋艺的时候也没闲着,逛逛商场,吸收一下巴黎人的时尚品味。

但是她还是不够水平打败Borgov。造型师在巴黎决赛的时候给女主角安排了一套绿色的,面料柔软的女裙。绿色总是在女主角的重要人生阶段出现,柔和的面料和蝴蝶结也象征着女主角宿醉下棋时有点失控的感觉。

战败回到老家的Beth从此一蹶不振,连要不要去参加莫斯科邀请赛都有些犹豫了。

的确,在美国的她已经无敌了,一直做个美国第一也很好。于是她开始放纵地消费,买了房子,买了酒,每天听Shocking Blue的《Venus》跳舞喝酒。

但依旧耽误不了她凹造型,这段时间,她的穿搭非常嬉皮士。眼线也是很野,把眼睛放大了一倍,叛逆里带着古灵精怪的感觉。

 

参考的其实就是Shocking Blue里的主场Mariska Veres还有当时的风格偶像Twiggy的妆容。

这时候童年的朋友回来“救”她了,让她重整旗鼓,并且掏出自己准备念书的钱资助女主角去莫斯科比赛,这里一段非常感人。

女主角和童年朋友打网球的造型也非常时髦,一身雪白,也预示着她即将焕然一新,走上新的路程。

来到莫斯科以后,整个画面的基调都是灰蒙蒙的,和当时美国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呼应得很好。女主穿的衣服很适合拍间谍片,线条流畅,对比鲜明。

风衣、阔腿裤、腰带,每个单品都能看出,女主这次是玩真的了。

在莫斯科的所有造型都和棋盘有关,两条女裙都是黑白相间,十分极简而有力。

这件格纹古董衣是唯一一件造型师淘来而非定制的。之所以选它,一来是因为象征棋盘的格纹,二来是它领口的设计十分先锋,和女主自信的气场很契合。

而最后战胜大BOSS,成为国际象棋女王后,女主角穿的最后一套一身白,大家猜猜有什么讲究?

没错,就是一个象棋里女王棋的样子。

最后说说这部剧最触动人的点——女主角对于被男性主宰的象棋世界的态度。

剧中好几次遭受别人对于性别的质疑,甚至有人认为她“太有魅力了”,作为棋手反而有点怪。女主角的回应一直都很酷“相信没有喉结的负担以后,我下棋可以更轻松。”

不论处于哪个时代,都“不要忘记自己是谁”。

撰文:Breaky

设计:Zhang Yan

微信编辑:Tiff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