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雲十六州到底是什麼地方,北宋為什麼一直想要收復這個地方?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朝文社》(原《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368,閱讀時間:約6分鐘

歷史提問

幽雲十六州到底是什麼地方,北宋為什麼一直想要收復這個地方?

答:在北宋王朝一個半世紀的歲月裡,“實在親戚”遼國控制下的“幽雲十六州”,幾乎成瞭宋朝歷代統治者的執念:宋太祖“黃袍加身”後,就設瞭“封樁庫”攢錢,想著從遼國手中贖回幽雲十六州。宋太宗則是兩次禦駕親征,卻差點連命都搭上。哪怕後來宋遼簽瞭《澶淵之盟》,好得像實在親戚,但宋神宗給大臣說起幽雲十六州的淪陷,依然當場失聲痛哭。北宋末年時,宋徽宗更不顧“宋遼百年好和”,賭一把也要“聯金滅遼”,就為收復幽雲十六州……

可以說,對幽雲十六州的執念,幾乎貫穿瞭北宋王朝的一個半世紀興衰,待到北宋變瞭南宋,殘山剩水間的南宋學者胡安國,依然對北宋“丟失幽雲十六州”悲憤不已:“其利不能已再世,其害乃及於無窮”——大宋落到這步挨揍喊大爺的田地,都是丟瞭幽雲十六州鬧的。

那麼,這“幽雲十六州”到底有多大魔力?能叫宋朝君臣如此耿耿於懷,它又能否背得起大宋“積貧積弱”的大鍋?

可以先看地理位置,幽雲十六州,當時又叫“山前代北十六州”,包括今天的河北北部與山西北部地區,囊括瞭天津北京等今天的“一線城市”。而放在北宋年間,幽雲十六州東西長六百公裡,總面積十二萬平方公裡,境內北部是燕山山脈和太行山脈,正好把中原農業區與北方遊牧地區“隔開”,是歷代中原王朝與北方部落的天然分界線。特別是幽州(北京)北部重巒疊嶂的山脈,正是中原王朝對抗北方遊牧騎兵南下的天然屏障。

參考一下宋朝以前的歷史,就知道“幽雲十六州”對於歷代中原王朝有多重要:西漢抗擊匈奴南下的要地,就有幽雲十六州境內的右北平、平城等地。唐代時在幽雲十六州設立“幽州大都督”職務,將其打造為北方戰略要地。盛唐年間坐擁幽雲十六州的安祿山,正是以此地為跳板呼嘯南下,差點要掉唐王朝半條命——幽雲十六州,既是中原王朝國防安全的屏障,更是北方政權南下中原的“黃金通道”。

而對於北宋來說,沒有瞭幽雲十六州,那可不止是丟瞭屏障的問題,簡直是開瞭天窗:北宋定都汴京(開封),周圍無險可守,全是一片平原。擁有騎兵優勢的遼國,那就可以肆意南下。“打不打”“怎麼打”這些事,主動權完全在人傢手裡,放在古代戰爭條件下,那簡直是全面被動。

隻看這個就知道,公元936年,五代十國的“兒皇帝”石敬瑭輕松一跪,將幽雲十六州割讓遼國這事兒,是給後來的中原王朝,挖瞭多大一個坑。

同樣重要的,還有幽雲十六州的經濟條件,幽雲十六州位於北緯39度到41度之間,以環境溫暖濕潤著稱,在中國古代經濟版圖上,屬於知名的經濟發達地區。特別是在遼國統治下,其“與賦當域中之半”,每年貢獻大量賦稅,等於給遼國來瞭個大補血。這事兒的意義,可不止是多收多少錢的問題——宋代以前,北方遊牧民族的最大困難就是經濟落後,無力支撐長期戰爭,但遼國牢牢捏住幽雲十六州,這個短板一下就補齊瞭。相反還有瞭發達的農業手工業,戰爭潛力如虎添翼。

 所以也就不奇怪,為什麼在北宋初年與遼國的二十五年戰爭裡,雙方爆發多次萬人規模以上的會戰,遼國也遭受過多次傷亡過萬的慘敗與大量物資損失,卻一直都能堅持得住,到《澶淵之盟》前,還有能力對北宋發動大規模攻勢。幽雲十六州的“補血”,就是重要一條原因。

也正因如此,宋朝歷代皇帝,特別是宋太祖宋太宗這兩代,對幽雲十六州的執念就相當深。宋太祖除瞭“攢錢”外,也打造瞭二十萬規模的強大禁軍,成瞭幾年後宋太宗北伐的重要傢底。宋太宗兩次伐遼,戰場上打出過不少漂亮仗,偏偏兩次都是關鍵戰役功虧一簣,落得狼狽敗回。難道僅僅因為遼國太強?宋太宗的重臣田錫,卻道出瞭其中原因:“皇上您現在委任將帥,卻還給人傢您設計的陣圖,照您說的打吧,百分百要輸,不照著打吧,贏瞭也是錯,您給指條活路吧。”

這種瞎指揮的仗,那真是怎麼打都難贏,反而把宋太祖留下的傢底,差點賠個精光。

其實,哪怕在《澶淵之盟》簽字前夜,北宋也還有收復燕雲十六州的機會。當時澶淵之戰的戰場態勢,是遼軍陷入全面包圍,幾乎就是強弩之末,不管接著打還是談判,北宋都擁有戰略主動權,完全可以謀求更大利益。這其中的道理,多年後的宋仁宗年間,出使遼國的富弼,一句話就說的透徹:你遼國忘瞭章聖皇帝(宋真宗)的大恩瞭嗎?當年澶淵之盟,如果咱們不談判接著打,遼國一個能活著回去的都沒有。如此在遼國地盤上打遼國臉的話,遼國君臣聽瞭卻默默無語。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事實!

以這個意義說,澶淵之盟簽成那個條款,大宋確實是吃瞭虧。 

可話說回來,這麼個重文輕武的大宋,一代代“防武將”防到骨頭裡的君臣,就算是機會送到眼前,又怎能抓得住?所以別看執念,北宋的一百多年裡,大宋君臣望著燕雲十六州,也隻能無奈加無奈。到瞭宋徽宗年間,北宋文恬武嬉多年,駐守燕雲十六州邊界的宋軍,也“唯是飲食宴樂,優遊暇日”,基本都成瞭廢物兵。手裡的“牌”爛成這樣,想幹大事的宋徽宗,卻突然要“聯金滅遼”,結果也可以想,滅完瞭遼,自傢半壁江山也賠上。

瞎指揮的惡果,猜忌防范的心態,忘戰必危的下場,所有這幾條,北宋幾乎全占,在“幽雲十六州”的執念下,更成瞭值得後人反思的活教材。

參考資料:金婷霞《宋遼爭奪幽雲十六州研究》、狄寧《淺析幽雲十六州的戰略價值》、顧宏義《天裂:十二世紀宋金和戰錄》、樂小魚《“靖康之恥”全是因為腐敗?八十萬禁軍不能打還真是個體制問題》、黃如一《鐵血強宋》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新人文浪潮計劃簽約賬號【朝文社】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漢周嚴選

一直以來,《朝文社》都把做最好的歷史內容作為己任。如果您喜歡我們的文章,也期待您能支持我們的茶品牌:漢周嚴選。點擊我們公眾號菜單欄的“買茶去”,添加微信就可選購各類優質茶。或者長按以下圖片二維碼:

也可點擊如下小程序:漢周嚴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