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植入死者的子宮後,那個天生沒有子宮的女生終於懷孕瞭。

▎藥明康德內容團隊編輯

器官移植技術越來越發達瞭。

 

一個人捐獻的器官,可能在好幾個不同的人身上獲得重生。

 

那麼,子宮這個孕育生命的特殊器官,也能移植嗎?移植過後,還可以實現正常的懷孕分娩嗎?

 

答案是,有可能,而且已經有人實現瞭。

 

2014年,瑞典,一位先天性無子宮的36歲女子,用至親好友捐贈的移植子宮成功生下瞭一名男嬰。

▲ 瑞典研究小組為移植手術做準備。(圖片來源:美聯社[2])

子宮的捐獻者當時還活著,61歲,已經生過兩個孩子。這是世界上第一例活體子宮移植術後成功懷孕分娩的案例。

 

當時,“活人捐子宮”這點也引發過很大的爭議。

 

因為對於捐贈的人而言,平白無故做一次大的器官切除手術,又不是為瞭救命,風險太大;還可能滋生活體器官販賣的黑色產業鏈。

 

但研究人員也表示,在瑞典自願捐獻子宮的死者太少瞭,實在沒得選。

 

當然,正常情況下,器官捐獻一般還是來自死者。(除非跟這個案例一樣,有至親好友自願主動捐出器官、傢屬也同意,才會進行活體子宮移植)。

 

那麼,死者的子宮移植後,也可以順利懷孕分娩嗎?答案也是有可能!

 

時隔3年後,2017年,巴西,一位患有先天性子宮缺失的 32 歲女性,用死者捐獻的移植子宮成功生下瞭一個小女孩。

 

圖片來源:The Lancet 網站[3]子宮捐獻者去世時45 歲,死於蛛網膜下腔出血,之前生過三胎,都是陰道分娩。

 

這是世界上第一例把死者的子宮移植給活人、術後成功懷孕生子的案例。

 

今天我們要講的故事,也和子宮移植有關,是最近英國《衛報》的一篇報道。

 

故事的主人公叫阿曼達·格倫德爾(Amanda Gruendell),來自美國。

 

這件事對她自己而言,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生命的奇跡;在醫學上也是又一次瞭不起的成就。下面是她的自述。

故事:一位死者捐獻的子宮,圓瞭我做媽媽的夢想

從青春期到17歲,我一直沒來月經,於是去醫院檢查。

 

做完血液檢查和B超後,結果卻如同晴天霹靂——

 

我被確診為苗勒氏管(Mayer-Rokitansky-Küster-Hauser,MRKH)綜合征——是的,我天生就沒有子宮……

 

這個病大概每5000個女性裡面會有一個。我的卵巢功能是正常的,可以正常產生卵子、和精子結合形成胚胎。但我沒有子宮,就沒辦法完成生孩子這一步。

 

我盯著診室裡的簾子,讓自己的呼吸盡量冷靜下來。

 

“我不能做子宮移植嗎?” 我懷著一絲希望追問。

 

醫生說,如果我足夠幸運的話,或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這項手術的發展。

 

拿到診斷結果後,我感到羞恥又心痛,幾乎對每個人都絕口不提。

 

後面這幾年,我的每段戀愛都談不久,結婚的事從來不敢想。直到22 歲,才逐漸穩定下來。

 

2006年,我遇到瞭一個有愛的男人,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的病情。3年後,我們結婚瞭。

 

婚後,我非常想當上媽媽,我們也嘗試過收養等辦法,結果都以失敗告終。

 

不孕帶來的現實壓力太殘酷,太無情,我們的婚姻也走到瞭盡頭。

 

但我並沒有放棄做媽媽的夢想。

 

2014 年,我看到瞭一條激動人心的新聞——世界上第一個子宮移植手術後成功分娩的案例出現瞭,在瑞典!

 

第二年,一位朋友打電話告訴我,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診所正在進行美國首個子宮移植臨床試驗,其中就包括把胚胎放進移植後的新子宮,讓受試者懷孕。

 

一開始,我有點打退堂鼓——畢竟,最後隻選 10個人,而且我知道,還有很多比我更需要的女性正在想方設法地申請加入。

 

而且我住在亞利桑那州,和克利夫蘭相隔好幾千英裡。

 

但是過瞭一周,我醒來的時候又想,“我都這樣瞭,還怕失去什麼嗎?”

 

當診所打電話通知我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顫抖瞭,從小到大沒這麼興奮過。

 

但我知道,即便我有幸被選中瞭,這個過程也是很漫長、不可測的。

 

首先,必須用我的卵子進行體外受精,形成胚胎。因為我現在是單身,所以隻能用別人捐的精子。

 

胚胎冷凍起來之後,又是漫長的等待,要看有沒有女性死者願意捐獻器官,還要跟她的子宮配型成功才行。

 

如果找到瞭合適的子宮、移植手術也成功瞭,才能植入胚胎。

 

圖片來源:123RF

盡管這麼艱難,我還是決定嘗試一下。

 

但是,正當我要開始做體外人工受精的時候,另一名參試女性卻發生瞭感染,導致子宮移植失敗,試驗也被無限期推遲瞭……

 

更雪上加霜的是,這時我媽媽突然確診瞭癌癥——我的天塌瞭。

 

就在那時,約翰成瞭我的依靠。他跟我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瞭,經常帶我出去吃飯、陪我聊天。

 

2017 年 1 月,我們的友情終於升華成瞭愛情,然後6 月份訂婚瞭。現在想想,幸好當初試驗推遲沒做出胚胎,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一年後,就在婚禮之前,約翰陪我去做瞭體外受精,我們有瞭自己愛的結晶。

 

現在隻差最後一步瞭,就等子宮的捐獻者出現。

 

我媽媽的癌癥本來是一直在好轉的,但2019 年又復發瞭。她一會兒清醒,一會兒又陷入昏迷狀態。

 

去年1月,她醒來的時候突然跟我說,夢到瞭我未來的女兒。還說她叫格蕾絲,長得很像我。

 

沒想到一周後,我真的接到瞭電話——我要上戰場瞭。

 

在這裡,非常感謝那位捐獻子宮的死者,還有她的傢人。我也非常理解,失去親人是怎樣的一種痛。

 

因為,8天後,我的媽媽也走瞭。

圖片來源: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commons.wikimedia.org/ File:Mother and son holding hands.JPG# file underCC-BY-SA-4.0

手術一個月後,36 歲“高齡”的我,終於等來瞭人生第一次月經。

 

我不由感嘆人體的強大,裝上缺少的“零件”還能重新正常運轉,真是讓人敬畏。

 

5個月後,當我們的胚胎植入我體內時,這種敬畏感更強烈瞭。 

 

我用驗孕試紙試瞭下,出現瞭兩條杠,說明結果是陽性——我懷孕瞭!一切就像做夢一樣。

圖片來源: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commons.wikimedia.org/File:Pregnancytest 35941201442.jpg# file under CC-BY-SA-2.0

 

今年,也就是2021年3月,我的女兒格蕾絲出生瞭。

 

當醫生抱她起來的時候,我迫不及待把女兒搶瞭過來,生怕晚一秒孩子就丟瞭。

 

這一幕,我在夢裡已經上演瞭無數遍……但最後把女兒抱在懷裡的那一刻,比夢裡還要神奇。

 

如今,看著格蕾絲露出牙齒甜甜地笑著、用口水吹出小泡泡的可愛模樣,我偶爾也會回想起當年醫生診室裡那個17歲女孩,還有那種人生崩塌的感覺。

 

而現在,我的人生充滿瞭幸福。

 

圖片來源:《衛報》(The Guardain)網站 [4]

感謝克利夫蘭診所、那位捐獻器官的女士和她的傢人,是他們的奉獻,才讓我擁有瞭今天的一切。這份恩情,我這輩子都感激不盡。

後記

成功案例固然讓人激動,但子宮移植失敗、或移植成功但懷孕分娩失敗的案例也不少。

 

截至2018年12月,活體子宮移植嘗試懷孕的共有39例,成功分娩的隻有11例;而死者子宮移植共11例,成功分娩的隻有1例。

 

科學傢們也表示,這個技術目前還在早期階段,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比如:

 

什麼時機植入胚胎更容易存活?怎麼提高胎兒的活產率?怎麼降低移植過程雙方的手術風險?

 

讓人欣慰的是,人們對遺體捐獻的接受度越來越高,也讓器官移植的科學傢們有更多機會去嘗試和突破。

 

希望未來,能讓更多先天無子宮或因病切除子宮的女性實現做媽媽的夢想。

推薦閱讀

被狗咬過的人生

真正補鈣要靠這3大類食物,含量居然比牛奶還高!

裸睡的6個好處和2大壞處 ,有一個你絕對想不到!關於肺癌的4個真相,很多人以為的可能都是錯的

本文題圖: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commons.wikimedia.org/ File:Pregnant-woman-1910302 1280.jpg

# file under CC0

參考資料

[1] Brännström, M., Johannesson, L., Bokström, H.,Kvarnström, N., Mölne, J., Dahm-Kähler, P., … & Nilsson, L. (2015).Livebirth after uterus transplantation. The Lancet,  https ://doi.org/10.1016/S0140-6736(14)61728-1

[2]  Woman gives birthafter womb transplant, in medical first .Retrieved Nov 24, 2021 , from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4/oct/04/woman-gives-birth-womb-transplant-medical-first

[3] Ejzenberg, D., Andraus, W., Mendes, L. R. B. C., Ducatti,L., Song, A., Tanigawa, R., … & Baracat, E. C. (2018). Livebirth afteruterus transplantation from a deceased donor in a recipient with uterineinfertility. The Lancet,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18)31766-5

[4] Experience: I had a baby using a donated uterus .RetrievedNov 24, 2021 , from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21/oct/15/experience-i-had-a-baby-using-a-donated-uterus

免責聲明:藥明康德內容團隊專註介紹全球生物醫藥健康研究進展。本文僅作信息交流之目的,文中觀點不代表藥明康德立場,亦不代表藥明康德支持或反對文中觀點。本文也不是治療方案推薦。如需獲得治療方案指導,請前往正規醫院就診。

版權說明:本文來自藥明康德內容團隊,歡迎個人轉發至朋友圈,謝絕媒體或機構未經授權以任何形式轉載至其他平臺。轉載授權請在「e藥環球」微信公眾號回復“轉載”,獲取轉載須知。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歡迎掃碼關註“e藥環球”微信公眾號,我們為您帶來靠譜和前沿的好醫新藥全球資訊。

 About us 

e藥環球 | 藥明康德團隊打造

點“在看”,分享健康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