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就躺著保級?津門虎切莫掉以輕心

隨著聯賽第二階段的日益臨近,人們的目光非但沒有集中到即將到來的爭冠和保級大戲上,反而被越來越多的場外新聞攪得昏天黑地,欠薪、停訓、股改不順、外援逃離、聯名上書……今天又有消息傳出,廣州賽區各項準備工作進度不理想,再加上足協至今仍未公佈第二階段的具體安排,不少人甚至對第二階段聯賽還能不能照常進行都持懷疑態度。當然,更多的人認為,聯賽第二階段肯定能按時開戰,不過,比賽已經淪為瞭走過場,除瞭泰山和海港的冠軍之爭還有些懸念外,其他球隊都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至於保級……隻要能堅持到通過準入審核,就不存在降級一說。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今天有媒體爆料稱,廣州賽區的多項準備工作都受到巨大的影響,特別是各種費用的到位情況不理想。比如各支球隊的住宿費,一年就高達數千萬元,但至今,中超方面僅支付瞭全年費用的三分之一左右。


目前來看,中超確實處於最近十年來的最低谷,各俱樂部都或多或少地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困境,即便是某些一直被認為不可能為生計發愁的傳統豪門,日子也遠不如當初那般滋潤。前幾天,某媒體拋出的中超16支球隊欠薪情況一覽更像是一枚重磅炸彈,震碎瞭無數人的“眼鏡”。在該媒體的統計中,中超七成以上的俱樂部都存在欠薪問題,而且,最嚴重的反倒不是目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幾傢,比如看起來一直正常運轉的武漢隊,就被曝欠薪7個月。

但很快,這份統計的真實性就受到瞭不少質疑,很多更為瞭解當地俱樂部情況的人表示,這份統計中的情況要麼是道聽途說,要麼是信息滯後,具體數字也和實際情況有所出入。比如前面提到欠薪7個月的武漢隊,就屬於舊黃歷,俱樂部已經在母公司的籌措下,基本補上瞭此前的欠款。再比如某些被曝欠薪一、兩個月的俱樂部,其實隻是因為俱樂部采取的是季發薪的方式,歷來都是一個季度發一次工資。甚至還有媒體人認為,即便是目前公開危機的幾傢俱樂部,真實情況也不像他們描述的那般走投無路,更像是在敦促相關部門盡早對象承諾。

因此,對於津門虎來說,切不可因為外界的各種傳聞而出現松懈,甚至有躺著保級的幻想。畢竟,即便拋開“會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猜測,目前爆出存在生存危機的幾支球隊中,廣州隊、廣州城和河北隊都已經闖進爭冠組,隻要不走到解散這一步,就不會有降級之有。反觀保級組的幾個對手,除瞭重慶隊的備戰訓練不正常之外,其他球隊都沒有任何的放松。比如此前爆出欠薪已經將近10個月,甚至有三個球員因此出現婚變的青島隊,從上個月開始,就一直在上海進行拉練。昨天,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他們再次啟程前往上海,進行最後的沖刺備戰。隊內的三位外援——亞歷山德裡尼、拉多尼奇、武科維奇都已經歸隊,另外一名外援、二次轉會期間引進的後腰外援巴杜也已經來到中國,正在接受隔離,不出意外的話,也可以趕在第二階段聯賽開始前和球隊會合。絲毫看不出,球隊的備戰受到瞭什麼影響。

賽季初期同樣出現過各種傳聞的大連人和河南嵩山龍門,目前也都成為瞭“運營穩定”的代表,河南嵩山龍門現在也在上海集訓,隨著舒尼奇的歸隊,球隊更是湊齊瞭五外援的最強陣容。大連人也一直在自傢基地內有條不紊地進行備戰,前幾天還和中甲球隊北京北體大進行瞭兩場熱身賽,取得瞭一勝一平,進6球失4球的戰績。博阿滕和拉爾森目前都已經隨隊訓練,丹尼爾森也處於隔離期的尾聲,歸隊在即。滄州雄獅和武漢隊雖然都可能存在部分外援不歸的情況,但滄州陣中依舊有奧斯卡、蘇祖和桑戈爾三名外援,武漢隊也早就迎回瞭拉斐爾和洛佩斯,再加上其國內球員實力不俗,戰鬥力恐怕也不容小覷。人員最不整齊的反倒是上海申花,除瞭莫雷諾已經確定不會參加第二階段聯賽,巴索戈歸期未定外,溫傢寶和趙明劍兩位大連籍球員也因為足協杯後回傢探親,趕上瞭疫情防控,至今尚未歸隊。但上海申花幾乎等於保級組的另類,球隊的積分比闖進爭冠組的廣州城還高,他們也有資本在第二階段使用更多的年輕球員。

幸好,無論是從最近的備戰狀態,還是主教練於根偉以及隊員們的表態能夠看出,津門虎自己對於外界的各種傳聞並不在意,更從沒有設想過“躺著保級”的情況,一直在為第二階段的比賽進行著精心的準備。這個休賽期,津門虎的備戰相對完整,四名外援早早歸隊,隊內整體氣氛也非常不錯。最近這段時間,教練組除瞭進一步打磨技戰術配合外,安排瞭更多的無氧訓練內容,意在將球隊整體的攻防節奏提上去。宋嶽在接受采訪時就表示:“保級大戰不能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一場一場拼吧,爭取每場都能拿分,希望盡快完成我們的比賽目標。”

覺得小編寫得好的,請拉到末尾點下在看


覺得小編胡沁的,請點三下

執筆/制作:正太叔

昊體育原創辛苦,歡迎轉發,謝絕轉載,註明出處也不開心

昊體育

好體育的人都在關註

喜歡,就為我標星

您覺得津門虎第二階段能夠取得怎樣的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