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撲殺引發輿論質疑,涉疫人員的寵物到底該如何對待?

江西省上饒市信州區某小區“主人隔離寵物狗被撲殺”事件近期引發輿論爭議。

在我國,以犬、貓為代表的寵物已經成為民眾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飼養寵物並把寵物當作生活伴侶的人也越來越多。根據《2020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2020年全國城鎮養寵(犬貓)人群達6294萬人,較2019年新增174萬人,犬貓數量超過1億隻,同比增長1.7%。

由於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反復,不少人因疫情防控要求,需要到指定地點集中隔離,傢中貓狗等寵物如何安置,成為養寵人群面臨的棘手問題。

貓狗等傢養寵物是否會感染新冠病毒,又是否會成為新冠肺炎疫情傳染源,如何科學妥善安置涉疫人員的寵物?諸多問題,也時常引發民眾關註和探討。

多位專傢認為,我國進入常態化疫情防控階段已一年多瞭,有必要盡快就“寵物怎麼辦”這一新問題達成共識,這也是我國基層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題中之義。

文 | 張曙霞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財經國傢周刊”(ID:ENNWEEKLY),原文首發於2021年11月23日,原標題為《主人防疫隔離,寵物怎麼安置才“無害”?事關基層抗疫新難題》。

1

“寵物傳人”風險很低,尚無案例


 

要妥善科學安置涉疫寵物,前提是要搞清楚以下問題:貓狗等傢養寵物,是否會感染新冠病毒?更關鍵的是,染疫寵物到底會不會將病毒傳染給人?

首先,從全球范圍看,不少動物都曾感染新冠病毒,包括貓、狗、養殖貂、大型貓科動物、大猩猩和水獺等。根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官網資料,自疫情暴發以來,美國、英國、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法國等20多個國傢和地區都曾報告貓、狗感染新冠的案例。

圖/新華社發

在我國,同樣出現過貓、狗等傢養動物被感染的案例。

2020年3月4日,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發佈消息稱,香港出現全球首例寵物狗感染案例。據瞭解,寵物狗的主人為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狗在多次新冠病毒檢測中均呈弱陽性反應,但並無任何相關病癥。官方認為,該狗已“低程度感染新冠病毒”。

今年9月,哈爾濱市也報告瞭一名確診病例傢中3隻貓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的情況。

這些動物多是在與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類密切接觸而被傳染的。不過,動物感染瞭新冠病毒,大多不會出現發病癥狀。

今年5月,MDPI Viruses期刊發表的一項調查研究顯示,76隻寵物與感染新冠的主人生活在一起,其中17.6%的貓和1.7%的狗檢測出陽性,而82.4%被感染的寵物沒有出現任何癥狀。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官網資料,在感染新冠病毒生病的寵物中,大多數隻有輕微癥狀,並無需治療即可完全康復,患重病是極為罕見的。

而更重要的問題是,既然人可以把新冠病毒傳染給寵物,寵物能否反過來再次將病毒傳染給人?

從科學研究的角度而言,尚無定論。截至目前,全球范圍內還未有傢養寵物傳播病毒致人感染的案例報道。

美國CDC明確表示,新冠肺炎動物傳人的風險很低,而且尚未有證據證實動物會成為傳染源,也無證據顯示新冠病毒可通過寵物的皮膚、毛皮等傳染人。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官網也提出,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伴侶動物可以傳播新冠肺炎,“采取會對伴侶動物的福利產生損害的措施,是沒有任何根據的”。

2

各地安置措施靈活多樣


 

自疫情發生以來,除瞭江西上饒,江蘇無錫、浙江杭州、陜西西安等地也曾出現過未經飼主允許而撲殺寵物的案例,引發輿論質疑。

事實上,除瞭少數地區粗暴撲殺瞭之的做法,在防疫過程中,更多的省市地區還是采取瞭較為靈活的措施。根據記者多方采訪瞭解,各地對涉疫人員的寵物安置主要有以下幾種方式。

一是攜帶寵物一同集中隔離。

例如,今年年初,上海市黃浦區昭通路居民區被列為中風險地區,實施封閉管理,居民們集中隔離時,在滿足防控基本要求情況下允許攜帶傢中寵物。

不過,上海市黃浦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嚴格來說,這次不屬於集中隔離的概念,這些居民也不屬於密接次密接,而是考慮到老舊小區封控後居民日常生活不便,所以將居民從封閉的小區轉運至賓館集中封閉管理。

差不多同一時間段,北京大興區天宮院街道融匯社區出現疫情時,凡是傢中飼養寵物的集中隔離觀察人員,大興區統一安排攜帶寵物到專門集中隔離點進行集中隔離觀察。同時,大興派駐動物檢疫專業人員進駐隔離點,做好動物防疫工作。

不過,如果是確診病例、疑似病例以及無癥狀感染者,需要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治療或隔離醫學觀察,這一方式不再適用。

二是當地工作人員提供上門喂養服務。

例如,今年1月,石傢莊藁城區暴發聚集性疫情,增村鎮小果莊村、劉傢佐村、南橋寨村5000餘村民轉移隔離,防疫期間,當地畜牧工作總站派出臨時救援服務隊,一邊消殺,一邊代養貓、狗和傢禽傢畜。

5月底,廣州市荔灣區突發新冠肺炎疫情,為瞭妥善照料隔離人員傢中的寵物,當地工作人員根據居民的實際需求,輪流上門喂養留守寵物。

最近,成都高新區石羊街道保利百合花園小區一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傢中貓咪被關衛生間,向社區求助,隨後當地疾控、公安和社區志願者們帶著貓糧上門幫忙,並為貓咪進行瞭肛拭子檢測。

檢測人員在給小貓做肛拭子檢測。圖/新華社發

三是當地政府或社區提供寵物集中寄養服務。

例如,廣州市荔灣區白鶴洞街道鶴園社區在疫情防控封閉管理期間,在小區門外搭建瞭寵物臨時寄養屋,且公開瞭較為詳細的寵物臨時集中寄養工作指引。

白鶴洞街道搭建的寵物臨時寄養場地。圖/廣州日報

今年10月,受疫情影響,北京市昌平區北七傢鎮宏福苑社區升級為高風險地區,昌平區副區長佟立志介紹,對於集中醫學觀察人員傢中寵物無人照料問題,該區將在征得業主同意後,進行上門收集、檢測,然後轉運至第三方專業機構進行寄養。

這給不少集中隔離的養寵人吃下瞭定心丸。不過,也有人提出擔憂:這麼多寵物集中隔離,如果其中一隻感染新冠病毒,可能會相互間傳染,給疫情防控造成風險。

據瞭解,這項工作由昌平區農業農村局具體落實。

“做這個事情的初衷,是為瞭解決隔離人員的後顧之憂。”昌平區農業農村局相關人士告訴記者,不過,集中隔離點的管理很難達到每個寵物主人的要求,隻能盡力滿足寵物的基本生活,“而且寵物和人不一樣,不舒服瞭也不會說話,我們也是擔驚受怕的”。

四是由隔離人員的親友代養或聯系附近寵物店、寵物醫院寄養。這種做法在各地也較為普遍。

五是留下一名傢庭成員居傢隔離,照料寵物。

此前,北京大興區天宮院街道融匯社區出現疫情時,大興區副區長韓新星曾表示,考慮到部分集中隔離觀察的居民飼養的寵物需要照料,在保證各項防疫要求嚴格落實到位的情況下,同意留下一名傢庭成員居傢隔離。

不過,隨後經當地疾控部門建議,這一措施並未真正實行,而是改成瞭攜帶寵物一同集中隔離。

3

從“權宜之計”轉向“有章可循”


 

不過,上述舉措多為“權宜之計”。

“之前的做法並不一定會繼續沿用,如果發生疫情還是要一事一議。”“沒有接到寵物安置的相關文件。”“具體怎麼辦,可以咨詢鎮街,或者和社區商量。”記者咨詢瞭多地疾控部門,大多是這樣的回復。

各地靈活處理的背後,是防疫期間對寵物安置尚無相關指導意見,也沒有明確對此負責的主管部門。

疫情防控相關文件對此也沒有相應安排。記者查詢瞭最新版本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在疫情處置相關措施中未提及涉疫人員傢中寵物相關內容。

“目前隻有對人的管控政策,沒有寵物的具體政策。”浙江嘉興市衛健委如是回復。

另一地作為畜牧獸醫行政主管部門的農業農村局相關人士則告訴記者,“寵物安置不屬於我們的職能范圍,遇到這類情況,我們聽疫情防控指揮部的安排。”

在很多地方,這個問題的最終處理權責落到瞭鎮街或社區一級,由其靈活處理。期間,有的地方采取瞭穩妥且人性化的安排,獲得輿論“點贊”,也有地方采取撲殺寵物的極端做法,引發爭議。

“疫情暴發至今,已有近兩年的時間,各地都處於常態化防控狀態,考慮問題也應該更加全面、細致、人性化。”中國畜牧業協會寵物產業分會會長、它基金理事劉朗對記者表示,從服務疫情防控大局來說,對於養寵人群的自我防護、涉疫人員寵物的防護隔離安置等相關問題,應該有相應的制度安排,從而指導基層具體工作。

中國小動物保護協會公開呼籲,相關部門應建立全國性的寵物隔離制度。

接受記者采訪的多位鎮街、社區工作人員也表示,期待相關部門能出臺統一的指導意見,以便其在實際工作中能夠有章可循、科學規范地安置寵物。

而在部門職能劃分、配合方面,北京市昌平區的做法或可參考。記者瞭解到,防疫期間,當地主要由區農業農村局、衛健委、疾控中心、動物衛生監督所、動物防疫部門等相互配合,共同解決涉疫寵物安置問題。

4

安置方案應科學精準


 

那麼,對於涉疫人員的寵物,到底應如何安置,才既符合科學精準防疫原則,又充分體現對生命、對相關人群情感和財產的尊重?

結合多位受訪疾控領域專傢的意見,問題需一分為二來看。

一方面,如果隔離人員並非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風險相對較低,寵物安置選擇較多,攜寵隔離、找親友或寵物店寄養、留守傢中由社區工作人員上門喂等,都是可以的。

圖/新華社發

有省級疾控部門專傢認為,人寵相隨,攜寵隔離,各方更容易接受。

多位養寵人士也表示,帶著寵物一起隔離更安心,也能避免麻煩社區工作人員,而且不少寵主均表示,願意向隔離場所支付一定的清潔費用。

而一些地區推出的寵物集中隔離舉措,可能並非最優選項。有專傢提到,多隻寵物放在一起,容易產生交叉感染的風險,反而會增加防疫成本。

另一方面,如果隔離人員為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由於存在人感染寵物的風險,人寵需要分開,並對寵物進行核酸檢測。如果是陰性,可以找親友或寵物店寄養、留守傢中由社區工作人員上門喂養。

對於檢測陽性的寵物,有地方采取安樂死的做法,但由於寵物傳人風險極低,且大多沒有發病癥狀,能夠自行康復,因此從必要性和科學性層面,這一做法有過激之嫌,也缺乏法律依據。

“迄今為止,沒有證據表明貓會傳染人,且可通過有效綜合防控措施進行預防,請大傢善待身邊的貓。”人獸共患傳染病流行病學專傢、華中農業大學金梅林團隊公開表示,避免貓與患者及疑似患者接觸,若存在密切接觸史的貓應及時進行檢測,如有可疑貓做好適當的居傢隔離,同時做好防護。

近日,國傢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專傢委員會委員盧洪洲在接受央視新聞采訪時說,在沒有證據證明寵物可以把病毒傳給人的情況下,這時候將寵物進行隔離對待就行瞭,進行嚴密的監測、嚴格的隔離,至於隔離多長時間,當證明寵物已經不具有傳染性,不再攜帶病毒的情況下,就應該解除隔離。這才是科學的態度。

關於染疫寵物隔離、檢測,國內外都有可供參考的做法。例如,在香港,如果飼養寵物的市民患上新冠肺炎或接受隔離,漁護署會在在征得寵物主人同意後,將同住的寵物送往港珠澳大橋的動物中心檢疫隔離,寵物隔離期間接受病毒檢測,如果結果呈陰性,待寵主完成隔離後,就可以帶走寵物。

庫叔福利

庫叔的贈書活動一直都在!化學工業出版社為庫叔提供25本《建安十三年》贈予熱心讀者。本書以赤壁之戰發生的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為時間剖面,以鄴城、江夏、襄陽、許都、柴桑、赤壁、江陵等十二個地點為空間截面,通過史料考證和史實推理,全景式地俯瞰漢末三國所發生的大轉折與大變局。請大傢在文章下評論,點贊最高的前3名(數量超過50)將得到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