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畢業生的愛情困局:在高端相親app裡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今日話題 

字數:2300閱讀時間:5min

你是普通本科也好,211畢業生也罷,或者是985碩士生,海龜博士,隻要你沒把握住校園的黃金戀愛階段,都一樣會在相親局中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 ,名校畢業生的愛情困局。

(市民在“相親角”瀏覽征婚信息。新華社記者 李一博 / 圖)

提起相親,可能很多人頭腦中一下子冒出來的是珍愛網、百合網、世紀佳緣等大眾婚戀網站,或者是《非誠勿擾》《中國式相親》《新相親大會》等相親節目。大多年輕人總覺得是老掉牙的上一輩才會通過相親這種途徑脫單,新時代年輕人才不會如此土味。但時代的風雲驟變,年輕人還是踩著老一輩的腳印,走上瞭相同的宿命道路。

不過,變化的點在於,相親變得更加花樣百出,大數據匹配,購物車對照,以及學歷篩選制,諸如985相親局由此火爆異常。從排斥到主動,年輕人為何對相親不再嗤之以鼻?

進擊的年輕人

轉變的相親觀

交際圈太小,工作太忙,比較宅,通常是導致年輕人單身的罪魁禍首,大傢都是憑實力單身。而在整體輿論大環境對於大齡單身青年的一致圍攻之下,讓這屆年輕人提早就有瞭危機感。年紀輕輕,就害怕自己脫單告急。為瞭避免這種局面,積極主動地突圍,去相親,不失為一種解決之道。

最近和朋友聊天時說起,反復會提到,我們的成長,就是一步步向現實妥協。好像不管是愛情還是工作,都是如此。

你是普通本科也好,211畢業生也罷,或者是985碩士生,海龜博士,隻要你沒把握住校園的黃金戀愛階段,都一樣會在相親局中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尤其是女生,在戀愛與婚姻上,會更加有危機感。每次回傢,都會面臨的靈魂拷問必然逃不脫“有男朋友瞭嗎”。畢竟男生可以向下兼容,五到十歲都不成問題,大叔型也很吃香,而女生如果姐弟戀,差三歲還是被說抱金磚,差越多,就會被帶著有色眼鏡指指點點。

在相親市場上,就是存在著赤裸裸的性別不公平。所以一大現象是大多數男生會覺得不急,而女生反而在相親上,願意更多嘗試。

並且在當下的效率時代,年輕人更加註重ROI的高低,就連脫單也不例外。既然談戀愛費時又費力,索性一開始大傢就簡單點,而不論是網聊還是使用社交APP,抑或是相親,相親是最快捷的途徑。

如果可以通過相親,快速高效地擴展交際圈,擴大自己擇偶的可能,離脫單更近一步,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其實說到底,年輕人並非抵觸相親,更排斥的是被安排相親。像古代的盲婚啞嫁一樣,處於被迫的狀態。而類似於985高端相親局這種則不同瞭,身處其中的男男女女,都是懷揣著共同的目的,本來就是心中各有一桿秤,各有理想戀人的標尺,有人看中顏值,有人看中收入,有人看中感覺,也就無所謂誰更高貴,誰更純潔。

而且,自由戀愛中,並不一定就是百分百的純度,毫無瑕疵。誰能說在找對象的時候,不會心理上預設一些尺度呢?“長相可愛”“性格溫柔”“高大帥氣”“收入可觀”,這些條條框框,也不比相親時候要少。

要知道,愛情的對立面並非是相親,相親也是通往愛情的道路之一。真愛至上,就不會在乎遇到那個TA,究竟是通過相親還是通過朋友介紹,亦或者是某軟件APP,甚至是遊戲網友,總之是殊途同歸。

所以,別急著否定985高端相親局的作用,但也要批判地看到,985相親局所預設的門檻,實際上也反映瞭當代年輕人並非我們想象中的如此開明,甚至可以說,自身可能比父母輩更加看重所謂的“門當戶對,學歷匹配”。

(人們在相親會上查看征婚信息。新華社 徐勇 / 圖)

愛的定義

走向狹隘的擇偶趨勢

其實,相親本身就是一場蓄謀的挑選。彼此帶著需求,尋找能夠match上的人。名校畢業生也擺脫不瞭在985高端相親平臺上,被挑挑揀揀的命運。隻是打破瞭大眾以往的常規印象,這屆年輕人談個戀愛,這麼難的嗎?

但殺死愛情的,往往不是相親,而是教條主義的擇偶觀。當愛情成為一場赤裸裸的交易,成為防止自身在風險社會墜落的方法,成為利益的合夥置換,一切就早已變味。

不由想起《Legal High》裡的一個離婚故事。古美門律師幫助一個樣貌普通的男士與整容的美女老婆打離婚官司,男士因為自己想要娶的是原生態的美女來改造傢族的基因,而前妻是整容的,因此要離婚並要求對方賠償損失費。雖然古美門律師幫助男方打瞭勝訴,但也勸慰女方“這種隻看樣貌的人不值得你的愛。”

最後渣男前夫回憶起前妻默默付出的點滴,想要重新追回這份愛,才發現為時已晚,前妻已經和帥氣並且不在乎她整容的如意郎君在一起瞭,並且走出瞭以往的整容自卑。

基於外貌或者是身高、學歷等基礎上的愛,脆弱得如同沙灘城堡,海浪襲來,隨時都可能崩塌。愛來得太容易,同樣可能消失得更快。如果愛上一個人僅僅隻是因為她來自你喜歡的學校,他的傢庭背景更加強大,她的樣貌很甜美,這份愛耐得住更多的考驗嗎?《Legal High》裡的故事已經給出瞭否的答案,放置到現實語境之下,恐怕更經不起推敲。

而這恰恰就是985相親局中,最大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到高分子的物質,大比例的高學歷,但看不到愛情。

《小王子》中說:“如果你想要馴服一個人,就要冒著掉眼淚的危險。”當前很多單身年輕人的真實境遇寫照,一邊是想要急迫地脫單,害怕越挑好的人都被別人搶先,一邊是不願意將就,一言不合就止步不前。不願意試圖去深入瞭解一個人,不願意冒一場風險。

愛情的千萬種可能,就這樣,在一開始就被攔在瞭門外。一樣不符,就拒絕看到一個人的全部,如同機器一般去計算,對方是不是自己預設中的百分百完美戀人。愛的定義從喜歡你全部的樣子到喜歡你的某一部分,在逐漸狹隘中畫地為牢。

問題在於,人是一個多維的個體,985高校隻是她或他身上的一個標簽,用來定義一個完整的對象,太過局限。標簽背後具體鮮活的那個人,才是在愛情中,更值得關註的存在。如果因此而忽略瞭其他元素,反而是舍本逐末。

我們都擁有燦爛的天分、自由的靈魂,所以慢慢來,愛情啊,它本身就急不得,可以有自己的標準,但別因為標簽喪失瞭一個瞭解的機會;可以相親,但別為瞭結婚而結婚。

正如李宗盛在《晚婚》裡唱到的:“我從來不想獨身,卻有預感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靈魂。”相親也好,自由戀愛也罷,隻願你遇見這世上唯一契合的靈魂。

相關文章推薦

女媧是中國媒人追封的鼻祖。現實生活中的中國媒人,興起於父系氏族社會,約有五千年歷史。

今天的男女雙方結婚時必須去婚姻登記所登記,獲得結婚證,婚姻才合法有效。在某種程度上,這一規定也是官媒的變種。

↓點擊閱讀↓

《逼婚、相親、調糾紛、挨咒罵……中國媒人演變史》

· 南周知道出品 ·

· 未經授權 不可轉載 ·

· 但是歡迎分享到朋友圈哦 ·

點一下,知識的儲備又增加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