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億都砸不出水花的,隻有它瞭吧

靠著金星鄭爽的辛辣吐槽,外加自信滿滿的哥哥們“油而不自知”,《追光吧哥哥》總算有瞭點熱度。

要知道,讓優酷做火一個項目實屬不易,畢竟小妹印象中優酷做過有姓名的綜藝還是街舞系列……

視頻網站行業這些年風雲變幻,唯獨不變的是三足鼎立的局勢。

隻不過早已從優愛騰變成瞭愛騰芒。

沒多少人提起當年第一傢日播放量破億、收購土豆、紐約風光上市的業內第一視頻網站優酷。

甚至它今年的市場份額已低到10%,遠低於2014年成立的芒果TV。

優酷這些年發生瞭什麼?

01 率先發傢卻日漸落後

前搜狐總裁兼首席運營官古永鏘先生在2006年創立瞭優酷網,並讓其在短短一年時間裡實現瞭視頻日播放量破億。

從07年開始優酷一路高歌猛進,“拍客計劃”、“合計劃”和“牛人計劃”三大戰略助其成為當時中國第一視頻網站。

當時的優酷絕對是既有能力,又有眼光——

它是第一個引入“高清正版”理念,開啟獨播劇場時代的視頻網站,在2010年前後拿下國內大部分影視劇版權;

是第一傢運營ugc模式,關註視頻內容創作的平臺,推出的“拍客計劃”和“牛人計劃”挖掘出很多優秀的民間紅人,比如當年火爆全網的“西單女孩”;

也是第一傢自制原創節目的平臺。2012年的《曉說》,在上線三個月時間內播放量突破3000萬;

而在優酷大力發展的階段,視頻網站這一塊肥沃的土地開始出現更多的耕耘者。

2010年組建的愛奇藝開展多個自制劇和綜藝項目,成功推出vip業務;

2011年創立的騰訊視頻則購買大量國外影視版權,通過好萊塢影院也推出會員制,就這樣國內視頻網站會員制時代正式開啟。

2012年優酷宣佈和土豆網合並,更名“優酷土豆”。

而愛奇藝、騰訊視頻和搜狐視頻聯合宣佈共建“視頻內容合作組織”,共同對抗當時的第一視頻網站“優酷土豆”。

在會員制中掉隊,又被同行業排擠的優酷競爭壓力驟然變大,它決定尋求依靠,在2015年找到瞭阿裡巴巴,最終在2016年成為瞭阿裡旗下全資子公司。

自此,視頻網站公司間的battle變成瞭互聯網頭部公司battle。

但沒想到雄心勃勃要打翻身仗的優酷,卻開啟瞭flop之路……

2014年,芒果TV正式成立,承包瞭湖南衛視大部分大熱綜藝的網絡獨播權。

也是在這一年,各平臺開始在自制綜藝上發力,但優酷卻並沒有吃到自制網綜的第一波紅利,也沒能把握稍縱即逝的熱綜效應。

影視劇方面也不容樂觀。

熱劇產出低,版權費卻極高。

優酷常以遠高於市場水平的價格買下一些影視獨播權,比如投資4.5億拿下獨播權的《巴清傳》和單集800萬的《軍師聯盟》。

《巴清傳》的命運…就不用小妹在此科普瞭吧!

沒有熱綜,沒有熱劇,優酷就這樣一次次流失掉瞭自己的觀眾群體。加上高投資卻屢屢換不回高回報,虧損也逐年加大。

02 昔日第一為何淪落

昔日業內第一為什麼會淪落成這樣?

從創新爭先到慢半拍的反應,是優酷落後的重要原因。

優酷這兩年可以說一直在追逐熱點,卻屢屢被熱點拋棄。

優酷這些年在追逐大熱綜藝後腳的路上從未停歇,精準地在觀眾審美疲勞期推出同類型節目。

2018年,隨著愛奇藝《偶像練習生》和騰訊《創造101》兩檔選秀節目火遍全網,國內正式開啟“偶像元年”。

優酷卻在一年後才推出《以團之名》。

除選秀節目外,在《演員的誕生》和湖南衛視《一年級》後,為瞭對標當時騰訊制作的《演員請就位》和《我就是演員》第二季,

優酷推出《演技派》這一節目,卻最遲上線;

19年制作的《一起樂隊吧》,

推出的時候又整整晚瞭《樂隊的夏天》一個季度;

在各平臺推出的素人戀愛綜藝輪瞭個遍的時候,遲鈍的優酷才堪堪反應過來,推出瞭《我們戀愛吧》。

趕不上熱乎的,節目大多也就涼涼。

優酷一直在追趕,卻從未能超越。

追逐熱點屢敗的優酷,對自己節目的策劃也是令人迷惑。

比如優酷著力於做綜藝節目垂直市場,希望在市場空白區發力,一開始成效顯著,推出的《這!就是街舞》成為當年熱門綜藝。

這檔節目在2018年殺出重圍,甚至完勝愛奇藝重金打造的同類型節目《熱血街舞團》。

靈活的battle模式激發瞭選手的熱情,帶來瞭很多爆點。

然而後續第二、三季卻走偏瞭。

先是明星隊長的鏡頭和故事線越來越多,又總是打破之前的競賽規則,設計很多無意義的環節。

比如《這!就是街舞》第三季的中的“水舞臺”。

水的出現增加瞭不可控因素,舞蹈動作大幅受限;

舞者不能保證人身安全,出現多人受傷;擅長breaking舞種的人不能做地板動作,成為瞭一場不公平的對決。

網絡上罵聲一片,最終也沒能帶來可觀的播放量。

其他小眾綜藝《這!就是灌籃》,《這!就是鐵甲》,《挑戰吧!太空》等,

盡管內容不錯,但比街舞節目更不接地氣很難吸引到觀眾目光,節目設置還基本都在圍繞嘉賓進行,很少把焦點集中在比拼和選手身上。

它們最終都難逃撲街命運。

關於節目模式的迷之策劃一直延續到優酷的選秀節目中。

比如《以團之名》打著“藝術研修教育類節目”的旗號辦選秀,以小班為單位參與公演考核,淘汰也是集體制,也沒有以所謂的“全民制作人”肝票為核心選出出道人選,完全喪失瞭101選秀的靈魂。

等到今年《少年之名》又全部推翻之前的規則,從初舞臺到三輪公演競演模式完全不一樣,更為復雜。甚至第一輪就淘汰瞭一半參賽選手,讓這個節目變得不倫不類。

再到《追光吧哥哥》,第一輪初評級規則是內投後7名哥哥進入禁賽待定區,隨時向安全區哥哥發起挑戰,兩人pk,但是最後所有人還是通過得分進行排名。

那麼這個挑戰環節的意義是?

而初評級後進入禁賽區的哥哥中,總分最高的和各年齡段得分最高的四位哥哥能重新回到安全區。

說好的7人禁賽呢?

12月17日節目組又對外宣稱節目不成團出道,最後會選一名追光哥哥擔任公益大使。

小妹迷惑瞭,不出道這些男明星一輪又一輪比啥唱跳呢?要做公益大使不如直接去pk捐款金額?

本來制作就拖後腿,再到正式發行時,宣傳也很不給力。

優酷不乏好內容,前面說到的小眾綜藝,其實優酷對這些領域是下瞭功夫去研究的。

卻因為宣發不給力,鮮少人知道這些節目。

此外,優酷是唯一一傢這些年堅持購買經典老劇的平臺。

內地電視劇有《潛伏》、《甄嬛傳》、《亮劍》等;

港劇有《法證先鋒》、《沖上雲霄》和《使徒行者》等。

很遺憾的是這些好劇沒能得到推廣。

宣發不給力就算瞭,還總搞不清重點。

常上熱搜卻老是廣告推薦位,話題總是圍著明星轉和實際內容脫節。

年度發佈這麼重要的事,優酷卻要以圖文的形式直播……

宣發差到觀眾們都忍不瞭瞭。

這些問題其實顯而易見,然而優酷卻一直沒能實行有效的措施去改變現狀。

03 酷,加把勁兒吧

觀眾最想看的,永遠是內容優質和制作精良的節目。

優酷在制作層面和宣發方面一直是高投資換不回高回報。

這些年優酷的綜藝節目一直致力於在模式上尋求突破,卻讓節目愈發混亂。

或許他簡化這些新穎復雜的模式,致力於體現最好的內容,宣發團隊及時跟進配合以內容為著力點宣傳,反而可以出彩。

其實不論優酷在制作還是宣發上的缺陷,都隻停留在表象,歸根究底,優酷已經失去瞭最根本的戰略支持。

在戰略選擇上優酷是矛盾且盲目的。

他既希望能追上這個時代的熱點,又希望自己獨樹一幟,做出和別的平臺完全不一樣,理念和內容更為高級的項目。

兩邊都想要,最後哪邊都吃力不討好。

如果一直追著過時熱點跑,項目永遠不接地氣,優酷永遠不能突破困境。

很少有人記得,初代CEO古永鏘為優酷制定的發展戰略是做中國第一ugc平臺。

他預測未來的視頻網站將是內容創作者的天下,而阿裡的收購則能為優酷帶來4億的活躍付費用戶。

然而他還未來得及施展拳腳就在收購初期出局,不知優酷看到現在迅速崛起的bilibili心中作何感想?

阿裡的資本和互聯網思維並沒能為優酷帶來新的發展契機,它始終不明白娛樂的根本在於互動而不是技術和大數據。

而優酷在殘酷行業競爭的驅使下,放棄瞭曾經的ugc戰略,投資高價買版權做綜藝,卻收效甚微。

或許,它放棄的不是過去的藍圖,而是企業持續發展的要義——長遠的眼光。

(文章配圖來自網絡)

這裡還有你想看的精彩↓

記得“在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