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外國男人想葬於中國,竟是因為這個普通留學生….?

2013年12月,一位瑞士老人在病床上說:

“感謝中國,我愛這個國傢,愛這裡的人,我想長眠於中國。”

老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中國?他又為什麼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這個故事,還得從1999年說起。

1999年,19歲的鄭州男孩宋揚,隻身一人來到瞭英國倫敦留學。

右邊為宋揚

倫敦物價高,為瞭省錢,宋揚就和其他同學擠在一間小房間裡,因為隻有一張床,宋揚晚上隻能打地鋪,睡在地上。

來到英國的第三天,人生地不熟的宋揚就坐反瞭地鐵,就在他等下一班車的時候,一個老人提著大包小包,蹣跚地走瞭過來。

誰也沒想到,這次的萍水相逢,是他們成為彼此生命牽絆的開始。

老人名叫漢斯,他主動跟眼前的小夥子聊瞭起來,沒聊幾句就頗感投緣。

隨後,漢斯請求宋揚幫自己調調電子手表上的時間。因為上瞭年紀,漢斯弄不明白這些,老無所依的漢斯,經常找不到人幫他解決諸如此類的小問題

漢斯的手表

漢斯似乎很喜歡眼前的這位中國小夥子,邀請宋揚到自己傢做客

一開始,宋揚有些緊張,但還是想感受下英國傢庭的生活,於是便同意瞭下來。

但是沒想到,自己去的,是一個如此冷清的傢。

當走進那個一室一廳的廉租房,宋揚愣瞭。

屋子裡很昏暗,到處都是蜘蛛網,沒有第二個人生活的痕跡,傢具陳舊簡陋,還保留瞭幾十年前的裝修風格

時間,似乎在這個老人的小傢停滯瞭。

房間雖小,卻並不影響二人相談甚歡的興致。

那一天,漢斯拉著宋揚聊瞭好久好久,也就是這次聊天,讓宋揚瞭解瞭漢斯顛沛的前半生——

1933年出生的漢斯是瑞士人,3歲喪母,繼母對他不好,所以20多歲漢斯就離開瞭瑞士的傢。

他去過美國、埃及、以色列,做過汽車銷售,開過酒吧,後來輾轉來到英國定居,並在皇傢歌劇院做秘書,直到退休。

年輕時的漢斯

和宋揚相見恨晚的老漢斯,握著宋揚的手滔滔不絕地聊瞭一下午,恨不得把自己所有故事都跟他講一遍。

宋揚的心裡,此時暖暖的。

從小在傢人百般呵護中長大,隻身來到英國後,宋揚一直很無助,也很孤單,而眼前這位老人,是第一個主動和他打招呼的當地人

期間,宋揚瞭解到,漢斯終身未婚、孑然一身,並且也不太會打理生活,經常吃些生冷的食物度日。他二話不說就先給漢斯傢來瞭個大掃除,又給老人做瞭幾道中國菜。

兩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來到瞭地鐵即將停運的時間,宋揚起身準備離開,漢斯臉上卻閃過一絲失落,忙從自己有些破舊的錢包裡掏出僅有的5英鎊,塞給宋揚,說:“要是趕不上地鐵,就打車回去。”

末瞭還不忘補充一句:“你要是有時間,就來看看我吧。”

這句話被宋揚記在瞭心裡,那一次分別後,他又抽空去看瞭幾回漢斯,兩人一起聊天、逛公園,宋揚還幫老人做做傢務。

有一天,漢斯突然向宋揚提議:“你很善良,我不收房租,你來這裡住,我們一起生活吧。”

我照顧你,你照顧我

從落地英國,到搬進漢斯傢,宋揚隻用瞭7天時間。

宋揚需要省房租,漢斯需要照顧,兩人很快就開始瞭這段“各取所需”的友誼,但隨著日子的相處,這段友誼開始在他們彼此心裡紮瞭根。

漢斯為宋揚特地買瞭一張床,與自己的床拼在一起,很快還開始幫這位中國小夥子張羅起瞭找工作的事。

宋揚則承包瞭傢中所有的傢務,悉心地照顧著漢斯的飲食起居,漢斯的腿容易抽筋,宋揚每天早晚給老人按摩一次

宋揚打工攢的第一筆錢,就拿來當作他和老漢斯之間的“旅遊資金”,而旅行的目的地,就是中國

在英國留學期間,宋揚前前後後帶漢斯來過6次中國,鄭州的傢人早就知道瞭這個遠在英國的“洋親戚”。

2001年的一天,宋揚被公交車撞傷,下頜骨骨折,掉瞭三顆門牙。老漢斯寸步不離地照顧著宋揚,還忙前跑後的幫宋揚打官司,要賠償,整個過程持續瞭3年多,但漢斯沒有一句抱怨。

自那之後,宋揚就暗暗在心裡對漢斯許下承諾:我要照顧這個沒有血緣的老人,一輩子


宋揚這一住,就是八年。

從倫敦大學拿到瞭MBA學位的那一刻,宋揚知道,不管願不願意,都到瞭回國找工作的時間。

因為放心不下漢斯,宋揚離開英國前特意找瞭一個同學照顧漢斯,可短短幾個月內,漢斯就瘦瞭20多公斤

很顯然,漢斯已經把宋揚當成瞭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無法適應沒有宋揚的生活。

中國和英國,8800公裡的距離,漢斯隻能用打電話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宋揚的依賴。

宋揚的母親說,這對忘年交每天至少一個電話,常常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

為瞭照顧漢斯的身體,宋揚從來都是頂著時差大半夜陪漢斯聊天,整整9個月,沒睡過一次整覺。

宋揚的母親

而在電話裡的漢斯,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反復說著:

宋,我刮胡刀放在哪兒?

宋,我的洗衣機壞瞭。

因為宋揚在英國的時候,漢斯從來不用操心這些瑣事,他的中國室友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

不過,漢斯說得最多的,還是:宋,我要去找你,我要去中國

有天,漢斯突然在電話裡說:“宋,我腿好疼,你什麼時候能來看我?”

宋揚實在放心不下漢斯,於是辦完手續後立馬飛回瞭英國。

當他再次推開瞭那扇久違的傢門時,眼前的一幕,讓他久久無法忘記——

70多歲的老人胡子拉碴,大夏天穿著厚西裝,頭發很長,被罩裡散發出一股酸臭味。更糟糕的是,漢斯的股骨頭壞死非常嚴重,隻能坐輪椅瞭。

原來,漢斯喜歡喝酒,這是獨居孤獨時落下的毛病,可認識宋揚後他不再需要酒精。

糟糕的是,宋揚回國後,漢斯重新開始酗酒,因為孤獨的他無人傾訴,更無處寄托情感。

由於飲酒過度,原本就虛弱的他,股骨頭壞死,癱瘓在床,生活無法自理。

雖然漢斯在英國能享受免費醫療,可醫院的免費手術怎麼也排不上。再說,即使做瞭手術誰來照顧他呢

宋揚萌生瞭一個大膽的想法——

將漢斯接回中國治病

宋揚的父母都是醫生,所以顧慮會比較多,例如漢斯是個外國人,與中國人的血液相不相符?大手術存不存在風險?萬一出瞭什麼事,誰來擔這個責呢?

但宋揚很堅決:

“我寧願擔責任,也不能讓他在那邊(英國)出什麼後遺癥,沒法照顧他。”

宋揚怎麼會不理解傢人的擔心呢,隻是英國那八年的朝夕相處和患難與共,讓漢斯也早已成為瞭他的傢人。

在傢人遭遇困境孤獨無助的時候,宋揚做不到置之不理。

在宋揚的堅持下,父母默認瞭兒子的做法。

就這樣,漢斯坐瞭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漂洋過海來到中國。

宋揚平時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可在機場見到瘦瞭20多公斤的漢斯時,他還是忍不住摟著對方哭瞭起來。

在這大半年裡,沒有他照顧的漢斯,都經歷瞭什麼?宋揚百感交集。

2009年元月,漢斯在鄭州市骨科醫院做瞭髖關節置換手術,醫療費花瞭6萬多元,全部是宋揚一傢負擔的

漢斯身體不好,手術後出現瞭大出血休克,這可把宋揚一傢人都給嚇得半死。

好在老漢斯福大命大,搶救瞭整整24個小時後,終於蘇醒過來。

兩個月後老人康復出院。

宋揚一大傢子特意為漢斯準備瞭一大桌中國美食慶祝,這個中國傢庭給予瞭漢斯從未感受過的溫暖

漢斯出院後,在飯桌前感動到掩面哭泣

在中國的這段時間裡,漢斯先後經歷瞭兩次危及生命的大手術,但每次都在醫護人員和宋揚一傢人的悉心照顧下,奇跡般地脫離瞭危險。

可這時,大傢都面臨著一個新的抉擇:

已經恢復健康的漢斯,是回到英國享受免費醫療、免費交通等福利,還是繼續和宋揚一傢生活在一起?

漢斯說什麼都不願意離開鄭州,離開這些中國傢人

漢斯與宋揚一傢人在一起

宋揚也繼續兌現著自己照顧老人一輩子的承諾——

漢斯腿腳不方便,宋揚就貸款買瞭帶電梯的樓房,把最寬敞、陽光、明亮的一間留給瞭漢斯

漢斯的床頭還掛著一副寫著“HANS”的花鳥字

宋揚還把已經定好的醫院工作調換到衛校,“雖然收入少瞭許多,但一年有幾個假期,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漢斯。”

有時候自己要忙工作,沒法陪伴漢斯,宋揚就買瞭一隻狗,取名叫秀秀,代替自己陪伴在老人身邊。

漢斯愛上瞭吃西紅柿炒雞蛋,宋揚就變著花樣給漢斯做,來中國短短幾個月,漢斯長胖瞭30多斤。

在宋揚的感染下,傢中的其他成員也早已把漢斯當成瞭傢庭中的一份子,他們為漢斯準備瞭吃飯用的刀叉,還在傢裡囤瞭不少咖啡

漢斯經常對這些中國傢人說:謝謝你們給我一個傢

他還會叫宋揚的父母,爸爸媽媽。

很快,宋揚就談戀愛瞭。

結婚前,宋揚告訴女友,愛他就必須接受漢斯,接受這位外國老人要時常介入他們的生活

他知道這個要求有些人可能接受不瞭,但漢斯是命運給他的一份禮物,更是一份責任。

到瞭中國後的漢斯,特別黏宋揚。

有時宋揚和妻子一起在自己的房間內看電視,漢斯就像老小孩兒一樣也要過來擠在一起。每次漢斯黏人的時候,宋揚都會暗示妻子別吭聲,他怕傷害到漢斯的自尊心。

妻子也很支持宋揚,不僅沒有抱怨過,身為護士的她,還包攬瞭漢斯所有的護理工作

宋揚的妻子與漢斯

宋揚兒子的降生,漢斯比任何人都高興。

他自告奮勇當起瞭小寶寶的老師,不僅教宋揚孩子英語、西班牙語和德語,還有模有樣地教起瞭著裝、談吐。

每天都在愛中浸泡著的漢斯,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自己長命百歲。

這不是俗氣的心願,因為隻有這樣,他才能陪伴中國的傢人更久一點。

漢斯說:這就是我的傢

2013年6月,漢斯終於擁有瞭中國綠卡。

本以為可以一直像現在這樣安心在中國養老,可正如宋揚畢業要回國一樣,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有時候我們註定要面對分別。

2013年12月3日,正在上班的宋揚接到傢人的電話:漢斯的情況很不好

宋揚趕回傢裡,看到漢斯十分痛苦,趕緊上去拉著漢斯的手。

每次漢斯有困難,隻要宋揚在,漢斯就會很安心

漢斯艱難地告訴宋揚,自己胸口很悶。

誰也沒想到,這竟成瞭他們之間最後的對話。

漢斯被送到瞭醫院搶救,但是年歲已高,心臟也不好,終究沒能扛過去。

81歲的漢斯,在鄭州永遠地閉上瞭他的雙眼

宋揚一傢人為漢斯舉行瞭中式葬禮

停屍房門前,宋揚舉步不前,但還是忍不住偷偷向裡張望。

他說,不想漢斯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被破壞,不敢靠近。

“簽字!”工作人員高喊,宋揚跑步過去,在遺體火化單上簽字。

“你和漢斯是什麼關系?”工作人員問。

“親屬,他是我爺爺”,宋揚頭也不抬地答。

10點,漢斯的追悼會準時舉行,宋揚幾乎哭著念完他花費一夜寫的悼詞:

“漢斯老人是我生命中的一顆流星,突然來臨,又突然消逝。”

“我必須逐漸面對沒有你的日子,有一天我也會變老,我會告訴我的子孫,說有一位善良的瑞士老爺爺,他一生漂泊,歷盡坎坷,但最後定居在中國,他離開我們很多年瞭,但他一直活在我的心中。

宋揚腦子裡像過電影一般,回顧著和漢斯一同走過的15年。

到底是宋揚更需要漢斯,還是漢斯更需要宋揚?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因為愛與被愛中,不用分出個勝負

誰能想到,這段情誼竟然遠隔萬裡,漂洋過海,送達到瞭宋揚和漢斯的手中?此後,一個陌生人竟然成瞭自己至親般的存在,成瞭這輩子心裡最揮之不去的念想。

他們的故事,感人至深。

其實回頭看看,我們每個人身邊都環繞著真情,但因為隔著大洋、時差,留學在外的我們,常常忘瞭關心,忘瞭問候。

如果屏幕前的你看到瞭這個故事,並且和主頁君一樣被深深感動,不如現在就給傢人打個電話吧,你的一句問候,就是他們莫大的慰藉

記住,不要讓時間和距離,淡化瞭你的真心

ref:

河北衛視真心英雄 : 跨國親情

《CCTV-10講述》 20120316 漂洋過海的承諾

人民網:中國小夥報瑞士老人萍水恩情 接其回國養老送終

《面對面》 20131222 宋揚:跨國親情

本文系原創文章發佈,作者:阿美,當地出稿比較慢的美女。歡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經許可不得轉載,INSIGHT視界 誠意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