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瞭香港和澳門,中國還有一地被租借99年,面積是澳門的75倍

租界,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詞,這個被西方高度美化的詞匯,絕非僅僅是一片租地,其影響要深遠和惡劣得多。由於租借國掌控瞭租界的獨立法權和獨立行政權,使其名曰租界,實際已為他國領土。兩者帶來的深遠影響是:法權割讓,使租借國能大量輸出本國意識形態,奴化租界人民思想。獨立行政權割讓,使租借國能高效落實其法律規定的意識形態,加速奴化進程。除這兩處最根本的影響外,租界當然還為租借國大開地緣、經濟、商業和教育等領域的方便之門。

以澳門為例。112年的租界歷史,帶來的不僅是為葡萄牙提供瞭無數經濟利益和其它各種利益。損失最慘重的,是租界人民的思想和意識形態。租借澳門期間,葡萄牙用盡各種手段,淡化租借地人民的國傢意識。其中不但淡化他們對中國的國傢意識,還淡化他們對葡萄牙的國傢意識。一代代傳承下來,他們的思想深處隻有非常模糊和淡薄的國傢意識——思想的奴役,才是最深遠的奴役,所以最可憐的就是他們。除香港和澳門外,廣州灣(今湛江市)也曾長期作為法國租界而存在,租借年限99年,卻鮮為人知。

清朝時期的廣州灣,主要在今湛江市赤坎區、硇洲島和東海島等區域。面積近2500平方公裡,是澳門面積(33平方公裡)的75倍左右。19世紀,西方的船堅炮利打開瞭清朝國門,繼英國、德國和俄羅斯等國在我國南部大開租界先河後,作為傳統列強之一的法國也蠢蠢欲動瞭。1897年,法國以海洋科考名義,派出瞭一艘叫做白瓦特號(Bayard)的輕型戰列艦,艦載瞭許多科考人員和科學儀器,號稱要在東南亞等地海域進行海水深度的重錘測量。

但犬子野心是藏不住的。白瓦特號到東南亞海域不到半個月,就以艦載懸掛設備損壞和補充食物為由,虛偽地請求清政府允許靠岸數日。清朝方面一眼看穿法國的圖謀不軌,拒絕其靠岸。荒唐的是,拒絕靠岸的消息還未送達,這艘土匪艦已經快要到達廣州灣瞭。白瓦特號剛靠岸後,出現瞭一個奇怪現象:從法國方面看,白瓦特號在談判未果後,原本計劃直接入侵,可他們預想的激烈抵抗並未立即發生,這導致他們在到達廣州灣後,並沒有太多敵意;從清政府方面看,雖然他們做瞭防禦準備,但白瓦特號的到來措手不及,又沒表現出明顯的敵意,這一落差讓清政府一時拿不定主意。這種尷尬和詭異,導致白瓦特號靠岸後,一直沒有上岸,而廣州灣方面也沒有出面幹涉。最後,這種局面還是被法國人打破瞭。

白瓦特號派出部隊登上東海島南岸,登岸後不久就被發現。當時負責抵抗法軍的戰士包括清軍和民兵,由於清軍數量少,民兵成為這次抵抗的主力軍,在戰鬥中表現卓絕。法軍進軍到寸金橋時,民兵進行瞭殊死抵抗。他們在橋底掩埋炸藥,又將調來的數門大炮對準寸金橋,決定失守後立刻炸毀橋梁。然而戰鬥素養的差距還是顯瞭出來,法軍派出小股部隊,佯攻寸金橋,卻派出大部隊繞道後方,在現在的寸金橋公園附近,圍剿瞭民兵部隊。

廣州灣的初次抵抗雖然失敗,但抗爭的英勇頑強引爆瞭周邊地區的人民。一時間,男子當戰,女子當運,形成瞭全民皆兵的局面,這是法軍萬萬沒想到的。當時,廣州灣附近的許多村莊,例如沙頭村,禮周村等村民,都拿起自傢的農具,上前線與法軍戰鬥。寸金橋失守後,民兵部隊將下一個抵抗據點設在萬年橋處,他們將那些從寸金橋撤下來的大炮,重新安置在新的橋頭堡。這一次,民兵部隊沒有再讓法軍迂回後方,他們在萬年橋兩岸設立瞭長達四公裡的防線,防線之外,又設立瞭一些崗哨,隻要法軍有絲毫跡象從別處過河,民兵就會提前開赴戰場。

廣州灣抵抗之戰持續瞭一年之久,最終在清政府的軟弱無能和國力差距懸殊的影響下失敗瞭。1899年,清政府被迫與法國簽訂瞭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中法互定廣州灣租界條約》,條約內容的無恥程度堪稱空前絕後。

例如,條約中第一條規定:“因和睦之由,清朝政府將廣州灣租與法國國傢,作為停船躉煤之所,定期九十九年……”。明明是強奪強占,卻美其名“因和睦而占有”。明明是被迫割讓,卻歪曲成“清朝方面將廣州灣租與法國”,瞬間顛倒主被動關系。明明是“搶奪利益和資源”,卻稱“停船躉煤”之用。果然,行徑越是卑鄙無恥,門面越要偉大高尚。

性生活.女性啥姿勢更容易高潮?

點擊這裡看一看!    

《中法互定廣州灣租界條約》的簽訂,使整個東海島、硇洲島及其它眾多小島嶼,並赤坎區大部分地區,都成為法國租界。根據《條約》規定,租界在租期內完全歸法國管理,上文提到的獨立行政權和獨立法權歸法國所有。為落實兩項權利,法國在廣州灣建立公使署,作為在租界的最高統轄機構。法國租界之後的立法和政策,都由此公使署而出。例如,當時法軍在廣州灣進行的許多搶劫和殺戮,就是由公使署授權的。光緒年間的《廣州灣近事匯志》載:“法軍登陸,被燒殺搶掠者不計其數,不從者即處死。”

除在社會層面控制租界外,《條約》還允許法國對租界進行武力控制。《條約》第四款規定“租界之內,法國可築炮臺,駐紮兵丁並設保護武器各法……”,法國以極高的效率這樣做瞭。《條約》簽訂後不久,他們就在許多島嶼上建立起軍事據點,在一些海角處澆築炮臺,又在東海島建立港口。這些軍事設施中的常駐法軍,大部分由清政府財政供養,法國方面隻提供很少的資金。

作為天主教國傢,法國當然不會忘記通過宗教輸出意識形態。《條約》簽訂後,法國在租界內建造瞭許多天主教堂,從國內派出數量眾多的傳教士來到廣州灣傳播天主教。這種宗教灌輸在短時間內不能起效,但在長期灌輸下,許多國人開始信仰天主教,意識形態的防線進一步潰退。

當然,宗教奴役之外,還有更厲害的精神奴役,鴉片。法國租借廣州灣時,雖然鴉片的輸出已不如鴉片戰爭時期猖獗,但依然有許多國民深受其害。廣州灣港口建成後,法國向租界輸出鴉片,法國對外宣稱,這些鴉片絕不會落入租界以外,實際上絕大多數鴉片都落入瞭租界以外。當時西方列強的嘴臉,就是如此。

廣州灣租界最終沒有存活99年。清朝滅亡後,由於廣州成為抗擊西方列強的重要前線,許多中國起義部隊都在這裡發動起義,這對法國租界造成瞭重大沖擊。同時,廣州灣內部的國人到處滲透,他們打入租界中一些重要的機構和部門,破壞租界與法國本土的情報聯絡。1927年廣州起義後,法國租界公使署為避免各種壓力,不得不將地址一遷再遷,前後達到3次之多。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國重新站瞭起來,同時,由於法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與中國同屬於同盟國陣營,其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所以,廣州灣的回歸便提上瞭日程。

1945年,由於法國在這裡的利益已經不能彌補他們的損失,在廣州灣被占領的第46個年頭,它終於回歸瞭中國,這也是它很少為人所知的原因。廣州灣回歸後,由於許多法國人世代生活在這裡,產業和工作也在這裡,所以不願同法國相關人員回到歐洲,而選擇在這裡永遠定居。他們在這裡繁衍生息,有些與中國人通婚,其後代成為中法混血兒,現在仍有不少當年的法國人混血後裔生活在中國。當年租界內的許多建築,後來都得以保留,如法國公使署,其它行政機構和許多天主教堂。這些建築,如今也都成為瞭文物。但保留這些建築,並非僅僅供人遊玩,這些承載著巨大歷史恥辱和代價的洋樓,時刻警醒著我們:今日美好的生活,從來都不是理所應當的。

當聞一多為這場抗爭寫下《七子之歌·廣州灣》時,當郭沫若寫下“一寸土地一寸金”時,作為後人的我們,當銘記國恥,砥礪前行,並讓這種精神永遠傳承下去。

十幾萬人都在看(點擊閱讀):

①別瞭,特朗普!

②他背負著血海深仇,隻憑一股執念復仇,然而仇人卻…

③解放臺灣最有效的五大戰略!

④神秘高手竟然當起瞭保安,卻過得比皇帝還要爽!!!

⑤突發!中國海南一聲巨響震撼世界,美國卻提出無理要求!

⑥村裡人強迫我跟死人結冥婚,以平息死者的怨氣…

右下點在看,右上點【···】分享,就是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