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5歲,傢裡綠成一道光

年輕人多愛“綠色”的傢夥?不少電視劇都給出瞭答案。女主角一次出場,帶著一盆綠油油的蘭花,搭配單車清新出場,便能讓仰慕者一見鐘情。  一時間,竟分不清男主看的到底是女孩,還是她的綠植 / 《王老五的艱難愛情》對花草魔怔,這曾是“退休生活”的標配。如今越來越多年輕人加入綠植大本營,把傢、宿舍、出租屋搞成植物園。在一間小屋裡,用花花草草定義新時尚。植物,一種史前物種,四億年前就已經存在於地球上。人類從誕生之時開始,便與各種植物結下善緣。“竹色溪不綠,荷花鏡裡香。”作為大自然的饋贈禮,古時文人常要把植物融進生活裡,再引經據典一番。不會說話的植物,安靜、有生命力,在古典美學之中蔓延生長。而伴隨著近代藝術設計史的發展,植物也開始舊樣翻新花。它不再僅是佛系生活的代名詞,而開始變得時髦起來。植物的靈性,自然、堅韌、有序之美,植物元素是很多藝術傢和設計師的靈感來源。Gucci2018春夏系列廣告,描繪出幻想中充滿詩意的超現實幻境,角色們身穿色彩繽紛的印花服飾,精靈般出現在植物密林,正好印證瞭春夏系列的主題。 Gucci2018春夏系列廣告形象大片 / GUCCI官網Dior的秀場設計更是多次“復得返自然”,2017年巴黎春夏秀場,模特身著錦簇繁花,像來自童話森林中的精靈,清新仙氣。 Christian Dior2017巴黎春夏高級定制 • 仙女裙教母的秘密花園 / [email protected]最為人所熟悉的是,當綠植之風刮向淘寶,停留在人們的腳邊。以清新之風俘獲大批年輕愛眾,曾占據襪子市場的半壁江山。 熟悉的植物襪子,你穿過嗎? / 淘寶網生活設計同樣從植物中吸收靈感。德國的Nui工作室經過數個月的研發,讓植物即使在沒有采光的房間也能茁壯成長。把植物種在燈泡裡。 完全仿生的自動生態系統,讓植物利用LED中與光照類似的元素,自然而然地進行光合作用,不需要通風也不需要灌溉,免去所有人為照料,安安靜靜地生長。

 讓植物在燈光下生長 / Nui Studio

用不同元素的碰撞賦予新生,植物的朋克美學在生活細節處同樣做到瞭極致。——在成千上萬年輕人的一床被單裡。 北歐風植物床單 / 有貨唐詩宋詞、詩歌神話、再到紅樓聊齋,幾乎所有的文學作品中都少不瞭植物的風雅。《聊齋志異》裡,書生黃明磊愛花成癡,每天都和院子裡的牡丹花聊天訴情,最後和花神終成眷侶。現在的年輕人倒不至於愛花成癡,但大部分在“早9晚9”的重壓下早就沒瞭世俗欲望。唯一希望的就是休息時間能安安靜靜宅在傢裡和自己的綠植在一起。閑暇時在傢裡給自己的綠植施肥、培土,是年輕人新的放松消遣方式。 養花心得 / 微博網友修剪枝葉澆水施肥,甚至還會為瞭綠植的茁壯成長仔細做好筆記,他們對綠植的認真程度不亞於考證,儼然成瞭職業園丁。 網友為綠植做的筆記 / 微博@青貓水彩 網友為自己綠植做的筆記 / 小紅書@啊草字頭啊 如果綠植出瞭什麼問題,緊張嚴肅的態度不亞於熬夜做的編程出瞭bug,恨不得親自上手幫綠植修復。年輕人對綠植的愛還表現在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上。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線上綠植銷售量成交金額達156億元,年輕人成為引領綠植消費習慣領頭羊。  打開某寶搜索綠植,動輒銷量幾萬年輕藝人們也對綠植愛得深沉。黃景瑜很喜歡綠植,隻要在傢裡就會精心照顧自己的花,不止給植物澆水給葉子擦灰塵,還會給自己的綠植聽音樂,生日會上還跟粉絲分享自己的養花心得。韓國的綜藝節目裡,藝人們都會給自己傢安置大棵綠植,凈化空氣、緊跟潮流,劉亞仁的傢裡也是綠植林立。  和天花板差不多高的綠植日本模特森星接受采訪時,熱情和記者介紹自己常去的綠植店,分享自己喜歡的綠植。  到達綠植店後活蹦亂跳介紹綠植的森星泰國當紅男藝人馬裡奧,上節目做夢都是鼓搗自己的綠植。 從日常到影視劇,從國內到國外,年輕人對綠植的愛早已深入點滴,早起在陽臺給花花草草澆水換土早就不是媽媽們的專利,年輕人早已接過媽媽的水壺。 微博@馬檢察官 從前大傢都會驕傲地說:我要回傢瞭,傢裡還有貓貓狗狗等著我。現在可以說:傢裡還有綠植等我。年輕人愛上綠植,有一部分原因是植物易於打理、省時省力。對於植物愛好者來說,養植物就類似養寵物,它們可以帶來某種程度的陪伴和治愈。植物雖然不像貓貓狗狗那樣活蹦亂跳,卻代表著另一種生命的存續。它們陪伴著我們無聊的時光,而我們又何嘗不是親眼見證著它們長大。很多人從一顆種子開始,看著它生根發芽的整個過程,心中不免湧起暖意。  網友寫小詩,形容培育綠植的快樂心情植物的魔力,還來自於它的治愈力。日本作傢木下代理子在《我最想知道的色彩心理學》一書中提到:綠色對緩釋壓力有巨大作用。植物也能作為知心好友或者定情信物。電影《雛菊》中,女主角作為畫傢,獨愛雛菊。男主角陰差陽錯愛上女主角,卻礙於身份無法直接表達愛意,於是每天送一盆雛菊到女主傢門口。女主角既疑惑又欣喜,一盆盛開的雛菊,承載著滿滿的愛意。  雛菊的花語是:心底的愛。這是男主對女主沉默的告白 / 《雛菊》 綠植不僅可以表達傳達情意,有時候,它還能夠代表某種的身份,或者作為情感符號,陪伴思念者。法國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中,一盆植物陪著男女主角經歷逃亡、搬傢和生死存亡的時刻。背井離鄉、四處漂泊,有一盆萬年青陪伴在身側。 “它是我最好的朋友” /《這個殺手不太冷》與其說人們喜歡花草的生機,倒不如說迷戀花草帶來的暖意。都市職場較大的流動性導致瞭很多年輕工作者安全感的流失,選擇與綠植一起成長,可以去浮躁,讓自己記得真正去體驗生活。出租屋內的空間和擺設是年輕人無法占有的,沒有空間隨意添置傢具,也無權更改設計。而綠植的培育則節省成本和空間,還給瞭他們設計租住空間的自由權,極易讓租客和租住空間產生聯系,讓租客感受到歸屬感。植物生長在盆內,卻不知不覺成瞭無數人心靈的依托,成為瞭他們的根。很多人覺得養植物是“老年行為”,多半是覺得年輕人沒耐性,但凡上手的植物基本養不活,買把花頂多養個兩天就全蔫掉。但是,這一屆被喪文化和內卷扼住後頸皮的年輕人,倒是被生活倒逼出瞭一種佛系的氣質。一些對美的追求,一些伺候植物主子的耐心,還有一顆被生活將養得逐漸慢速跳動的心。養植物的人眼裡,日子是一程一程的。志向也罷,小情趣也好,就像一棵樹,一朵花,活得慢一點、紓解一些。給文章點個在看吧,看著父母一輩照顧養花、養草,一直不以為然。被生活“溫水煮青蛙”式捶打後,才發覺,養一株植物大概是人生中最簡單的事。“聽多瞭吵鬧,喜歡上不會說話的東西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