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磨“反食品浪費”的人可能沒開過餐廳

1

熟悉我的老讀者知道,以前我玩票過一傢餐廳,後來雖然沒怎麼賠錢,但也著實不掙錢,加上確實也沒精力參與管理,就關停瞭事。

得虧關得早,否則今年不得把孩子的學費貼進去。

本來不覺得這段經歷有什麼用處,但看到“反食品浪費法草案”的時候,還是“噗嗤”樂出瞭聲。

我百分百支持“反對浪費”,但它能上升到立法層面還是讓我愣瞭一下。因為這事兒太具體瞭,以此類推,是不是還得有反服裝浪費法、反塑料制品浪費法……

別的章節我也不內行,我就仔細看瞭下針對“餐飲服務提供者”的那部分。

看完我就直搓手。怎麼辦呢。這不好辦啊。

2

第一是張貼標志、宣傳提醒,肯定沒問題。墻上需要貼的東西一直不少,什麼營業執照啊綠臉黃臉啊,多幾個也沒問題。如果覺得不夠,印在紙巾盒牙簽罐上都可以。哪怕不立法,物業下個通知都可以。

第二是引導消費者按需適量點餐,不得誘導誤導消費者超量點餐。這條就有點外行瞭。其實餐飲行業,就算做所謂的“誘導誤導”,也是讓人“點貴的,不點多的”,你點幾百斤炸薯條,吃不完扔掉,遠遠不如讓你多開一瓶紅酒,噸噸噸喝完。

誘導“超量點餐”的都是這個行業裡極少數的二傻子,人傢網上咣嘰一個差評就直接把你曝光瞭,就算你不打他也被市場淘汰瞭,哪用得著用法律制裁。

真打算“超量點餐”的消費者,壓根不需要服務人員“誘導”。他們要麼花的不是自己的錢,要麼是“豁胖”的。你不讓他們點,他們還能趁著酒勁站起來:怎麼?看不起老子?

你趕他走吧,他打12315。逼急瞭還打110。110來瞭吧,肯定會說:點菜是人傢的合法權益啊,你怎麼可以制造社會矛盾呢?人傢讓你賺錢,你怎麼還倒打一耙呢?

那麼,餐飲服務提供者可不可以對110說,我覺得這幫消費者違反瞭《反食品浪費法》?這事兒到底是買的人違法,還是賣的人違法?

這就很難辦。

第三是要合理確定餐食的數量、分量,提供小份餐等不同規格的選擇。這條“看起來很內行”,我們做套餐時也嘗試過。但有一個很無奈的難點:

從價格來說,“小份餐”優勢不大。很多消費者覺得,你一份套餐24元,那所有的菜量減半,就是12元瞭吧,怎麼是20元呢?你黑心店!

其實一點兒也不黑心。在餐飲行業,食材的成本隻是總成本的一小部分。你拿到的每一份澆蓋飯,都包括瞭商場的租金、廚師的工資、服務員的工資、水電煤,以及食材。一個廚師在餐廳裡炒一份飯和炒半份飯,對於餐廳的總成本來說,並不會削減太多。你想要“半份半價”,對不起,那你得先問問租金肯不肯給我半價。

這意味著“小份菜”即便經過合理定價,也缺乏足夠的市場競爭力和社會認可度。我們當時的“小份”就賣得不太好。因為不少人覺得,“半份的價格+半份的價格=一份的價格”才更合理。有意思的是,它反而成為瞭“大份似乎更合算”的價格錨點,讓這個“不同規格的選擇”成為瞭“選大!選大!”的助推器。

這肯定和立法的初衷不一樣。

第四是餐飲服務提供者可以對造成明顯浪費的消費者收取處理廚餘垃圾的相應費用。這事兒就……有點兒亂來瞭。有人吃剩瞭不肯打包,單也買好瞭,服務員再騰騰騰跑過去,先生對不起,根據《反食品浪費法》,您需要再支付50元。

除瞭自助餐廳,其他類型的餐飲單位要是這麼做,人傢估計要麼打12315,要麼打110。

餐飲單位是服務方,是很難對消費者實行“罰款”的。就算罰,人傢要票,我也不清楚能不能開餐飲發票。發票上是什麼類目,對方能不能報銷……這都是問題。

怎樣的浪費才是“明顯浪費”?“相應的費用”占比多少?“可以收取”是不是“必須收取”?……它壓根沒有執行的場景,做個倡議都夠嗆,更別說成為法律瞭。

法律有十六字準則: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這條既不能依也沒法嚴還不能究,放在裡頭,餐飲企業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3

節約糧食肯定是好事兒,我舉雙手雙腳支持。那些關於嚴控吃播的、政府帶頭力行節約的,聽上去也很正能量。但針對“餐飲服務提供者”這部分的內容……

其實可以開傢餐廳試試。哪些可以成為法規,哪些隻需要做個倡導,實踐或許可以提供答案。

順便扯開一句:

人們總是喜歡嚷嚷“用立法解決問題”,這裡有問題瞭,立個法,那裡有問題瞭,立個法……法越來越多,卻忘記瞭“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的關鍵,在於“疏”和“不漏”。

網太密的話,水是幹凈瞭,但魚苗,也沒有瞭呀。

點擊閱讀原文也可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