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保健品公司100天,我又從老傢逃回深圳

誰說小城市輕松瞭,實在太累瞭。本文來源公眾號極晝工作室(media-fox)文丨潛秋雲編輯丨陶若谷

摘要: “深圳不是屬於我的地方,但這裡更不屬於我。” 今年8月,本文作者在深圳工作三年後決定離開,回到男朋友老傢,想追求人生的踏實與安穩。但在老傢的100多天裡,她的事業、愛情、親情都經歷瞭一場冒險,最終帶著小城生活的一地雞毛逃回深圳。以下是她在《極晝》的投稿,記錄瞭這段特別的經歷。

1

 

上班第一天,我就後悔瞭。辦完入職手續,黑臉的人事大姐給我發瞭一張打印著《人性的弱點》摘要的A4紙,告知每天開早會要用。8:15,我被稀裡糊塗叫去參加。早會在3樓,伴隨著勁歌熱曲,黑壓壓的人頭緩緩站成三排,少說也有七八十人,大多是已婚婦女和半大小夥子。環顧一圈,墻上到處貼著“年輕就是用來拼命”、“對自己再狠一點”等豪言壯語,座位上還擺著半人高的錦旗和幾個老式獎杯。我進隊伍時,前面的領隊已經在和大傢激情問好,一群人聲音洪亮回道:“好!很好!非常好!” 然後開始鼓掌。接下來開始齊聲朗讀被稱為銷售聖經的《人性的弱點》——“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推銷員……” 聲音和窗外早高峰車輛的鳴笛交疊入耳。看著打印紙上廢話連篇的心靈雞湯,我始終張不開嘴,心一沉再沉:感覺像進瞭傳說中的洗腦公司。早會結束,正準備下樓回工位,突然被人事大姐叫住:“以後上班要把頭發紮起來,還有,不許穿裙子。”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上班還要管儀容的公司,簡直把我當小學生來對待!這是一傢專賣老年保健品的公司,我應聘來做營銷策劃。近100人的規模在朔州這個五線城市實屬罕見,策劃的崗位少之又少,我開始還滿懷期待,沒想到這樣嚴格。後來發現管的還不止這些:上廁所不能超過3次多瞭要罰錢、工作必須交手機不然要罰錢、上班再餓也不能吃東西否則要罰錢。入職三天,我已經收到3張罰單——來自2次忘記關廁所燈和1次打掃衛生忘瞭擦窗沿。沒錯,公司真的采取班級制的管理方式,不請阿姨,衛生同事輪流值日,窗沿、廁所和邊角,每一項都要打分,不合格的代價就是扣錢。同事小軍安慰我:“你還好,我一個禮拜收瞭5張罰單。” 小軍剛大學畢業,學的是市場營銷,現在淪為小廣告設計師,專門制作一些風格土氣、標題吸睛的“爆款”內容,夾在每月健康雜志裡,寄給客戶,每月要寄3萬多份。小廣告每期都會賣降糖片、苦蕎茶、軟面包這些老年人喜歡的小吃,行文風格、排版插畫、狗血故事,和大街上莆田系生殖醫院的小冊子如出一轍。“我的任務就是做這個嗎?” 小組會上我問主管領導。“不是,這個外包瞭。我們幾個一起做海參就行。” 領導大手一揮,得意炫耀,“咱們部門可是公司學歷最高的部門,都是大學生。毛總的希望!”毛總是公司的老板,每天8點15準時出現在早會上。“要想玩一個行業,就要上上下下把它吃透。” 給我們開部門會時,他侃侃而談6年前做補硒保健品的經歷。當時他在山東最大的代工廠一待就是一個月,學習行業知識、捕捉市場信息,現在每年還堅持去瞭解最新技術。身在朔州,他卻放眼全國:補硒片、駝奶、孢子粉格局太小,國人消費升級,佈局海參成瞭公司的下一步重點。我聽著都頻頻點頭,覺著這人土老板的派頭,新老板的思維,還是有點想法。入職第一周,雖然討厭雞血式的洗腦,但我也在新環境中成長起來,能分辨出海參的好壞、知道瞭產品加工線的流程、還能裝模作樣說出海參體內的各種營養物質和功效。回來的決定雖然是被動的,但除瞭事無巨細的規則約束,工作倒也沒什麼,加上我媽總勸我回來總有一段適應期,心態也開始轉變。2

 

今年7月末,大我三歲的男朋友催我辭瞭深圳的工作回山西老傢,好為下一步生活做打算。男朋友已經快30瞭,其實大學畢業後不久,他就想讓我回去。但那時我眼界大得很,覺得太原都配不上我,更何況朔州,買瞭機票返回深圳頭也不回。畢業之後,我就一直留在深圳,在一傢財經自媒體做編輯,今年25歲。後來我跟著老大跳槽到現在的互聯網企業,負責新項目,租住在離公司6個地鐵站的海景房,出入深圳灣超甲級寫字樓,過著有上班點、沒下班點的忙碌生活,整日和枯燥的數字較勁,疲憊也充實。

我在深圳租住的公寓。

有時太累和傢人抱怨,他們總叫我回老傢,說小城市輕松一點。但是每每出門談事被合作方一口一個“總”叫著,又讓我產生錯覺,以為自己是深圳的一員瞭。甚至自私地想過,要是事業成功,男朋友沒有也無所謂。但疫情期間,在深圳隔離一個多月,對著空蕩蕩的房間我猶豫瞭:錢是掙不完的,事業和孤獨終老相比也顯得沒那麼重要。加上去年我媽檢查出身體異樣,突然感覺爸媽也老瞭,就動瞭回傢的念頭。當然,也想給三年的異地戀一個交代。男朋友的催促加速瞭我的計劃,我遞上辭呈。但公司正值缺人的檔口,領導挽留,最終我們達成線上辦公的契約,隻不過要降薪5千。同事都說我太傻,三年經驗的產經編輯市場上根本不是這個價。我苦笑說,對比朔州,即便隻剩8千,也能過得相當體面瞭。房子和傢具半送半租,租約轉到瞭大學同學名下。我和她說,說不定以後還會回來,剩下的東西我下一次來拿。就這樣,拎著一個單薄的箱子,我告別瞭奮鬥3年的城市。朔州的生活不比深圳。我每天懶洋洋睡到中午,工作做完就是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打發時間。書看膩瞭、電影也沒勁,沒有認識的朋友、沒有方便的地鐵、閑來無事想看展逛書店加入興趣協會,自然也沒有。果然人是群居動物,需要社交。以前還幻想自己能成為一個自由職業者,真正不坐班瞭卻發現百無聊賴。為瞭打發剩餘的時間,我刷新瞭簡歷掛進招聘網站。不到1個小時,就收到瞭回復。在一棟老舊辦公樓裡,我和王俊傑見瞭面。沒有會議室,我們一前一後進瞭堆著雜貨的空房間。環顧四周,90年代的綠色墻裙,一張學生時代的課桌,感覺回到瞭20年前。他熱情地自我介紹,一手拉著凳子招呼我坐下,給我看印著鈣片、魚肝油、乳清蛋白等瓶瓶罐罐的手冊。聽他講得雲裡霧裡的,我半天才反應過來:這不是中老年保健品嗎?他嘿嘿一笑:我們的主要客群確實是中老年人,公司規模在朔州也是數一數二。又補充道:這是其中一個辦公點,隻有我們部門3個人,樓上還有幾十號人,肯定不會騙你的,我們每年銷售額很高,廣告還上瞭某某衛視呢。

公司賣的海參。

“現在老板新看上瞭海參的項目,正在大力砸錢推進,很需要專業的營銷人才來幫忙,看你從大城市回來,經歷也符合,便一定要約你過來聊聊。” 王俊傑說。剛才還很不屑,但我被這一套漂亮話恭維得態度回轉瞭很多,身子板正,開始誇誇其談各種專業術語。王俊傑很滿意,問我最快能什麼時候入職。我說再看看,便回瞭傢。後面陸陸續續又面瞭幾傢單位,多是不靠譜的小貸、煙酒、培訓,最低工資1500還得“866”,這讓我認清現實:從深圳回到朔州,原來我這麼不值錢。男朋友勸我安心報考事業編,但是我內心浮躁,短時間內也靜不下心來。我決心哪裡都不去,就在傢待著工作。沒過多久,白天的孤獨再次席卷,我打開電視翻著節目,突然出現瞭某個著名老年藝術傢代言的廣告。這不是王俊傑他們的產品嗎?竟然真的在電視上播!看樣子蠻可靠,想想太久沒見人瞭,就試試吧。一通電話過去就定瞭上班時間,底薪4000加銷售分成,6天工作制,朝8晚6。後來我才知道,公司每年至少花幾十萬的電視廣告費,平均每天都有5、6個電視臺在播,收視群體就是中老年人,他們通過電話訂購成為我們的客戶。3

 

每天早會,《人性的弱點》激情宣言之後就是每個部門匯報昨天的業績——“一部業績4萬8,成交率35%,二部業績2.7萬,成交率17%…” 之後是分享會,每天一個“銷售能手”3分鐘講自己的成交經驗——有人為瞭釣大魚而犧牲一點小錢,給客戶買我們特產陳醋,20塊錢不到,但客戶一復購就能下單七八千;有人為瞭加速產品消耗,讓客戶原本一天一袋的用量提升到三袋;還有人記得客戶生日,早早親情攻略打入。他們還隔三差五考試來確保產品知識的專業性。有時候電梯間碰到幾個人拿著紙正背著起勁,每周三晚上,微信群裡還有銷售的微課分享,還有些人拿出錄音機圍坐在地上學習優秀電話銷售錄音……想來王俊傑說他們平均學歷是初中、小學,電腦也不會用,覺得也是不可思議。我第一次回去上班,充滿感慨:原來在小城市裡,大傢生活得也這麼拼命。我的日常工作就是想一些策劃的點子,沒有具體指標,更沒有指手畫腳的領導,所以熱情高漲,從早到晚日程都排滿。讓我寬慰的是,同事裡雖然劉海、小軍、俊傑都不是名校畢業,但好歹都念完瞭大學,和我一樣,年紀又相差無幾,因此溝通沒什麼障礙。月末,我收到人事的通知,讓我準備新人節目,還給我打印瞭誓詞——“隻要我不死,就往死裡拼”。想到那個高喊狼性宣言的畫面,就把自己鄙視進塵埃裡。心想8天國慶假期快來吧,很想回傢瞭!

朔州街頭。

朔州是男朋友的老傢,離我老傢太原還有200多公裡。好久沒有回傢見父母,最近我媽說想把手術等到冬天再做,其實她就是想拖著,怕花錢。這些年她身體一直不好,尤其是睡眠,托朋友給她買的進口促眠好藥也舍不得拆封。知道今年手術躲不過,怕花我的錢,她竟然去村口的包子鋪做早點,1500塊錢的工資,還向我解釋反正也睡不著。平常我隻休息一天沒有時間,這次說什麼也要趁國慶把回傢的事解決瞭。但我顯然高估瞭毛總的良心。早會上,他大言不慚地說,“8天假期是給公務員休的,全中國沒有哪個私企能休滿8天,所以我們隻休息四天!” 一個禮拜上6天班也就算瞭,連法定節假日也要克扣。但是看看周圍同事,習慣已久的麻木。更讓人心寒的還在後面。又是一天早會,毛總沉一張臉問:最近為什麼信封不見減少?我正疑惑,他又說,“這些老頭老太太兒女都不在身邊,我們在用親情優勢打進他們的內部。說瞭多少遍瞭,每周必須寫2封信寄出去現在還有多少人在堅持?”說著,他在公司群裡發瞭標準的寫信模板,罰大傢把這個月的信都補上。點開一看,電子文檔裡密密麻麻標註瞭每一段的重點詞匯,怎麼關心老人的病情、怎麼和他聊傢常獲得信任、怎麼讓他註意保健……突然間,一股說不出的滋味,老人以為的噓寒問暖原來出自策劃。更讓我難過的是,就連我媽也信瞭。知道我在保健品公司上班後,我媽誤以為我也是銷售,稀裡糊塗地下單瞭駝奶粉,以為能幫我緩解“業績壓力”。接到消息的我瞬間火冒三丈:沒問過我你就亂買,都是騙人的!再說要買我也有內部員工價,誰讓你花那麼多錢?她連連道歉,好像犯瞭錯的孩子,我才意識到自己失態,聲音低下去說:以後不要亂買瞭,過一陣子我就回傢。電話裡安撫完她,我又被叫進會議室開會。先是討論產品包裝:青島產的山東參在小軍的傳單上搖身一變成瞭頂級大連參;明明是1—3年符合市場標準的產品,小軍要升級換代成5年的參王;營養價值書上說比普通的高20%,小軍有零有整地改成87.6%……傳單裡還編造瞭各種老年人愛看的,什麼30多年的職業病吃完海參立馬見效,60多歲竟然迎來第二春。我讓小軍謹慎用詞,別違反廣告法,小軍卻說,這樣才能割韭菜。看著比我還小四歲的小軍嫻熟地說出這三個字,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還寬慰我:隻要吃不死人,什麼功效都可以吹。瞬間我以為混跡深圳三年職場的是他而不是我。定品之後開始商討海參的定價。商傢網上售賣499元,考慮到客戶大多不會網上購物,信息不對稱,王俊傑決定把單價定在999兩斤。“會不會有點高啊?” 我擔心地問。他大手一揮:“瞎操心,奶粉不照樣包裝成99賣。” 想到剛才我媽買的駝奶粉,大幾百的開銷對她來說不小,不知道是怎麼下的決心。瞬間一股熱血湧向大腦,就差問候一句毛總親娘。為瞭讓客戶感到占瞭便宜,毛總還建議推出“4重好禮”——1包價值8毛的海帶、2袋一毛錢不到的調料、還有山西的小米和陳醋。青島本地最便宜的幾樣小海產,總共超不過10塊錢,被包裝成99元的特大禮包。而這些,也被我悉數寫進瞭PPT,變成瞭我們的賣點宣講給銷售。4

海參售賣第一周,為瞭解決營銷上的問題,我開始調取成交客戶的通話錄音聽取有效信息。聽過之後更多瞭一些難言的心酸。第一個錄音被註為“特級客戶”,這位奶奶退休金每月有8千,73歲,廣西柳州人,常年腰疼還有高血壓,購買清單一拉,已經在我們這裡消費瞭47種產品,累計花費10萬多。信息欄裡還補充瞭一句“兒子在日本”。再拉看她的通話記錄,基本上和銷售每天一通電話,每次都在半小時以上。有好幾次竟是她主動打來的,被值班的客服以健康顧問還沒上班為由掛斷,想來她也是很孤單的。我又點開「監聽」,才理解銷售也不容易。4300多秒,這個口齒不清還帶口音的老人傢一直喋喋不休,銷售為瞭和她溝通順暢,隻得把音量提高,一字一句像是在吼。前20分鐘基本都是聊傢常,後半段感覺銷售中氣不足。這次她詢問,以前一直吃幹海參,看到單頁,想買點鮮海參回去。銷售自然百般殷情,還針對老人傢的身體把海參功效吹得神乎其神。話末,銷售再次確認:“阿姨,您隻要一套嗎?剛才有個顧客一下子拿瞭5套。現在咱們搞活動,錯過瞭以後可就沒這個價瞭。” 阿姨猶豫瞭片刻,說暫時就一套吧,兩個人吃不瞭那麼多。這個銷售至少還是好的,沒滿嘴跑火車。又聽瞭幾通錄音,一個爺爺問為什麼我們單頁上標註的是大連參,發貨地址卻是山東青島。那個銷售說為瞭方便運輸,專門從海底隧道12小時送過去的,一本正經的口氣讓我也信以為真,一查才知道“大青海底隧道”壓根沒有。荒唐的話術不勝枚舉。尤其是最近的一通電話,聽的我心裡很不是滋味。“銷冠”給一個廣東中山的四級客戶去瞭電話,我大學在東莞讀書,聽到王爺爺的口音倍感親切。和別的老人動輒一年10多萬的退休金相比,王爺爺每月隻有2000不到,客戶反饋裡大多都是“沒錢、客戶覺得貴、等發瞭工資再買。”但“銷冠”的技巧已臻化境。問王爺爺最近睡眠好一點沒有,他有常年肺氣腫,資料顯示每年看病要花4萬多。王爺爺說還是老樣子,補硒片一直在喝也沒有什麼改善。“銷冠”告訴王爺爺,補硒片是長期調養的,最好是兩三年長期堅持下來才有更好的氣色。然後順勢推銷起瞭海參。“不僅可以改善睡眠,還能降低高血壓。最適合養肺養腎,您可以多買一點海參回去吃,總比常年吃藥強。”“海參貴吶!一般人吃不起!”王爺爺不好意思地說。“不貴的,您想著,又不是天天吃,一天吃一根海參,這些夠您吃一個冬天瞭。明年您一整年的健康隻花不到3000,多值呀!” 最後王爺爺下單定瞭2套。按下暫停鍵,一種罪惡感湧上來,這套“能吃一冬天”、“冬補腎”的說辭正是我在策劃案裡普及給銷售的。我以為拿人錢財、替人效力是職場基本素質,但聽到一個個鮮活的聲音,我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毫無分辨能力的老人,一時間有瞭辭職的想法。

我在深圳公司的工位。

和老同事寒暄,“你不是還找瞭個兼職麼,在忙什麼?” 我難以啟齒打著馬虎眼,“瞎忙,也掙不下錢。” 好幾個人已經另謀下傢,他們讓我也準備好跑路。我看著腳下車流不息的深南大道,永遠都是一副盛世的派頭,不知他們是否也和自己一樣絕望:這不是屬於我的地方。可回到朔州我才發現,這裡更不屬於我。

深圳公司的窗外。

5

回來之後第二次培訓也開始瞭,我消沉的情緒更加明顯。銷售容易疲倦,必須每天都要有新的營銷點刺激。我開始編造各種各樣的話術和營銷套路,但一想起那天聽到的王爺爺的錄音,就為自己的工作感到一陣惡心。以前白天在朔州上班、晚上忙深圳的線上辦公,一切安排有序。現在深圳的工作增加,白天的工作不情願,一切都開始脫離我的掌控。我像是個渣男,哪一個都得顧及,哪一個都不能冷落,每天忙到夜裡1點多,簡直比在深圳天天加班還累。結果就是冷落瞭最該關心的人,和我媽好久沒聯系,和男朋友處成瞭舍友。每天一睜眼我就去上班,回來一個人關到書房辦公,有一天他失落地說:“你心裡除瞭工作,沒有一點我的空間。” 那時我正忙著交第二天的稿子,應付瞭一句便沒下文瞭。我們的溝通越來越少,有時早上睡醒瞭,發現他已經離開。我在想,連活人也見不上的“婚姻生活”就是愛情的真相嗎?因此我更加投入工作:所有人都會離開我,工作努力掙錢才是真。雖然第一個月才領到4200元,但要不是那件事的發生,也不會加快我辭職的步伐。二次培訓後,我主動提出去熱線中心做一周銷售——想圓自己一直以來的銷售夢,也想親自聽一下客戶的想法。我被分配到電視熱線和雜志熱線,電銷部的王經理親自教給我一些接線話術。我緊張地坐在電腦前,戴上耳麥,這個時間點是河南衛視的廣告時間,預計有100條進線。結果折騰瞭2小時,幾條線都因為報價過早而被客戶掛斷,突然來瞭一條,竟然是咨詢我們海參的!海參知識我很熟!我和遼寧大連的廖阿姨聊瞭起來。廖阿姨比我媽大2歲,66年的,我先和她套近乎,然後瞭解她身體的癥狀,接著一步步講我們海參有什麼好處,沒想到和廖阿姨聊當場就定瞭1套。後來幾天進線效果很差,王經理再也不給我派新線,轉而讓我跟蹤老客戶。當然,我也隻有一個老客戶。和廖阿姨一聊再聊,溝通頻率比自己親媽都高,一時間打得火熱。深入她的生活,我才能理解為什麼中老年人會上當。廖阿姨早年離婚,退休小學老師,唯一的女兒嫁到瞭廣東,平常工作很忙,溝通寥寥。她回到傢總是一個人,身體一直不好,一到冬天就生病。同事勸她買點海參補補,她才掏瞭大半月工資試試。末瞭她問我,你媽媽身體還好嗎,我不是聽你說,你媽也老是失眠嗎,常回傢要記得去看看,我就是老想我女兒。突然間我嗓子一緊,想起我媽昨天的消息忙得還沒有回復。填寫回訪資料時,我把她的身影自動重疊成母親,不知不覺鼻子就開始發酸。她後面說什麼我沒有再聽,隻是抬頭望向天花板,偷偷留瞭很多眼淚。工作幾年唯一讓我哭過的瞬間,又哭又笑,笑自己在平凡生活中的滑稽掙紮。11月中旬,深圳公司終於撐不住,賣給瞭另一個老板。我是線上辦公,考慮到新老板一定不會在不瞭解我的前提下冒這種風險,識時務地拿錢走人瞭。男朋友以為我終於能守著他過小日子瞭,卻沒想到我把朔州的工作也辭瞭。入職2個多月以來,我沒有和任何人分享過工作內容,實在不想承認,曾經在這樣一傢公司賣命,想方設法賺老人的錢。一個禮拜後,我狼狽逃回深圳,疲憊地躺在轉租給朋友的客廳沙發上發呆,回望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朋友問我接下來準備怎麼辦,“我還沒有想好,但是誰說小城市輕松瞭,實在太累瞭。”(為保護人物隱私,文中均為化名)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著作權歸屬於搜狐享有,未經搜狐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聲明除外。

本文轉載自【極晝工作室】

關註查看更多故事

原創不易,希望大傢可以嚴格遵守,感謝大傢對極晝的支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