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考研報考人數377萬,研究生墜入圍城?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自去年考研報名人數首次突破300萬人後,今年繼續大幅增長。根據教育部官宣,2021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將於12月26日至28日舉行,全國報考人數為377萬。

伴隨研究生擴招,群體性擔憂不絕於耳,學歷貶值、研究生鄙視鏈、學術近親繁殖,即使上岸的研究生,也自覺身處一場巨大的內耗。

大傢都在搏一個未來。有意思的是,研究生名稱中帶著“研究”二字,今天人們談到考研熱,第一反應卻是“就業”。

研究生是否真的墜入圍城?中國新聞周刊邀請升學規劃專傢梁挺福,盤點研究生的那些事兒。

擴招

中國新聞周刊:今年9月發佈的《關於加快新時代研究生教育改革發展的意見》提出,碩士研究生招生規模要穩步擴大,博士研究生適度超前。怎麼看待這一輪的擴招?

梁挺福:近年來,我國研究生報考人數持續增加,從2016年的177萬人增至2021年的377萬人。隨著報名人數的持續增加,研究生招生規模擴大也在情理之中。不僅如此,擴招也是應對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必要之舉。

研究生教育具有人才蓄水池、就業緩沖器的作用。適度擴招研究生,既能緩沖因疫情帶來的就業壓力,也能為未來經濟發展儲備高層次人才。

中國新聞周刊:雖然我國研究生在校生規模已達300萬人,但千人註冊研究生數剛超過2,遠低於發達國傢7或8的水平。軟科統計的121所“雙一流”高校中,105所有不同程度的擴招,15所高校在千人以上。其實,我國研究生數、名校研究生數還遠遠不夠?

梁挺福:我國已經是研究生教育大國,近年研究生培養數量大幅增加。雖然經常調侃研究生滿街走,研究生學歷貶值嚴重,但相對於龐大的人口基數來說,研究生占總人口比例仍然偏低。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培養的研究生不足千萬。當下,就業人口中研究生學歷占比不足1%,遠低於部分發達國傢的10%。由此看,擴招研究生對持續提升就業人口中研究生比例也有積極意義。

中國新聞周刊:9月30日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和教育部印發《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的通知,指出將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規模擴大到碩士研究生招生總規模的2/3左右。同時,不少“雙一流”高校非全日制研究生占比逐年遞減,“雙一流”擴招超千人的高校非全日制名額是極少數。怎麼看這兩股趨勢?

梁挺福:2017年專業型研究生招生人數首次超過瞭學術型研究生,成為研究生教育主體,2020年專業學位碩士招生占比達60%左右。

2020年研究生擴招18.9萬人,其實是有著比較明顯的側重,將重點投放到服務國傢戰略和社會民生應急領域,重點投向臨床醫學、公共衛生、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等專業,而且以專業學位培養為主,以高層次的應用型人才專業學位為主。

自2017年起,全日制與非全日制研究生考試招生依據國傢統一要求,執行相同的政策和標準。全日制與非全日制統一劃線錄取,從一定程度上增加瞭非全日制的錄取難度,出現大量專業有報名但無人上線的情況。同時,部分非全日制專業學費比同專業的全日制研究生要高,也造成生源不願意選擇非全日制研究生。

近年來,多所院校研究生擴招,全日制研究生擴招明顯,非全日制研究生招生計劃在穩定的同時有下降趨勢,整體上非全招生人數仍然較少。

內耗

中國新聞周刊:各類型研究生同姓不同命,怎麼看“全日制學碩>全日制專碩>非全日制>單證在職”這一鄙視鏈?

梁挺福:這種現象確實有一些現實原因,在過去很長時間內,廣大民眾尤其是招聘部門,認為非全日制研究生(單證在職研究生)“很水”,其入學的門檻較低,培養過程不嚴格。

客觀而言,這些現象確實存在,“交錢就能上非全日制研究生”的事情的確曾經出現過。但這並不等於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不優秀,一些學習成績差、求學態度不認真的學生,也不能代表全部的非全日制研究生。因此,對所有的非全日制研究生“一刀切”式的否定鄙視態度,恐怕太過偏激。

要真正改變非全日制研究生遭偏見的現狀,還需從內外兩個方面進行改進。一方面,要讓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報考與培養流程愈發嚴格。另一方面,保護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政策與法規,仍有待更充分的制定與落實。

非全日制研究生要面對的柵欄還有很多,將來能不能真正享受到全日制有關的配套政策,能不能走出就業歧視的怪圈,能不能全面落實補貼落戶政策……還有很長路要走,很多壁壘要破。

中國新聞周刊:對比2020與2021屆保研率發現,絕大多數高校保研率均有所上漲,研究生擴招的同時給予推免生的機會也更多瞭。清北華五等作為頂尖名校,保研率高居榜首,北大校本部幾乎6成的本科生都能獲得保研資格。名校為何“拒絕”普通外校生?

梁挺福:根據教育部的規定,要想讀研,除瞭傳統的考研外,還有推免保研這條路可走。當然推免保研,除瞭需要本科母校具有推免生資格外,對於申請人本科在校期間的學習成績和綜合表現也有一定要求。在名校的推免保研中,學校層次會成為錄取的重要因素。不過,不同的本科高校,每年的保研名額和保研率差異非常大。

要想推免保研,本科就讀的高校層次越來越重要,“雙一流”已經是一個基本標配。否則,普通本科高校畢業生極難考上名校。保研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成為瞭名校間的相互推免。

中國新聞周刊:考研雖熱,考研競爭激烈程度卻不見得下降。同時,嚴格的研究生分流退出機制,加大瞭讀研的難度成本。考研的性價比究竟還剩幾何?

梁挺福:在研招網的調查中,為瞭個人發展與就業前景參加考研的占到39.96% ,學生們希望通過讀研獲得一種身份的象征,增強在就業市場上的競爭力,進而獲得更高的社會地位和物質財富。如果已經有比讀研更好的方式,讀研對他們來說沒有太大的邊際收益,卻可能存在代價比較大的邊際成本,會毫不猶豫地放棄學業。

正是,在日漸“嚴進嚴出”的研究生培養管理體系下,能夠在這廝殺中順利畢業的學生,更能展現出攻讀研究生的含金量。

中國新聞周刊:本科擴招後含金量也隨之貶值,研究生是否會踏上同一條路?

梁挺福:如果按總人口進行計算,全國目前擁有研究生學歷的比例僅僅是0.55%,博士隻有0.057%。依此看,研究生並不是很多人所說的爛大街,反而是稀缺資源,也就是說研究生目前仍是我國的稀缺人才,含金量依然非常高。

從目前的就業形勢來看,碩士研究生仍舊有著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更強的競爭力,對於一些科技創新研究領域,如AI人工智能、新材料、新醫藥等更多的是需要研究生甚至博士生等高端人才。在公務員考試中,研究生占據明顯優勢,不僅能享受高層崗位就業選擇、優先提拔機會、各類補貼政策,還有更高的待遇。

客觀來說,研究生擴招並不是盲目的,而是為瞭順應社會發展的需要,伴隨國民對於知識的需求而產生的。所以研究生在短期內是不會“貶值”的,尤其是一些名校研究生。

就業

中國新聞周刊:今天我們談到考研熱,為什麼鮮少提到學術,卻更多與“就業”聯系緊密?

梁挺福:考研究竟是為瞭就業還是學術,兩者並不矛盾,學術有造詣自然會有好就業,要想好就業,單位選拔人才時自然也會看重能力和學術素養。研究生學歷提升的過程也是學術素養和辦事能力提升的過程,學術素養和辦事能力都提升瞭,自然也增強瞭就業的核心競爭力。

由於這兩年就業難,就業壓力大,社會整體就業門檻提高,追求高學歷的就業敲門磚,成瞭多數大學生的考研動力。所以,考研提升學歷、提升能力自然還是以就業為前提。

中國新聞周刊:近期教育部發佈關於做好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要求在招聘公告和實際操作中不得將畢業院校、國(境)外學習經歷、學習方式(全日制和非全日制)作為限制性條件。有市場觀點認為,就應該擇“優”而錄。怎麼看這對矛盾?

梁挺福:一個企業所需要的人才,必然是具有真才實學又符合需求的人,不管一個人的學歷是否全日制或有無學歷,關鍵看其是否能承擔起企業急需崗位的重任。從科學的角度說,不拘一格降人才是前提,手段是有一套科學的考核標準,在科學精準的考核面前人人平等。全日制的學生可能視野更開闊,非全日制的學生則可能閱歷和經驗更豐富,關鍵是他們更適合哪一類崗位。

中國新聞周刊:高考生面對未來前途,會著重考慮城市、院校、專業三大因素。對考研生來說,未來首先考慮哪些因素最重要?

梁挺福:對於研究生的升學規劃來說,我的建議是“本科奔名校,碩士選專業,博士挑導師”。對於考研者來說,對大學生活以及專業已經有瞭充分瞭解,更重要的是對未來有更加深刻的思考,學業深造更多能“我的地盤我做主”,不再像高考志願填報時以遵從父母的意願為主。

當下,研究生深造更多還是以好就業、就好業為導向,專業選擇就顯得攸關重要。如果說學生攻讀的研究生專業是該校的核心專業,甚至是國傢優勢重點專業,那麼學生的專業水平能力將成為就業時的核心競爭力。

如果學生再想博士深造,這個時候挑選導師就是最重要的選擇因素。在一個領域或行業中,你的導師是院士,是學科帶頭人,意味著你所從事的科研絕對處在行業最前沿。

值班編輯:薛夢昭

推薦閱讀

臨海小城模式困境:看房團糾紛,養老夢碎,淡季成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