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搶論文第一作者,怎麼解決?

近日,中國覆蓋面最廣的數學學術性組織中國數學會發佈瞭一份《關於數學學術評價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根據數學學科的特點,就如何正確開展學術評價提出4點意見。其中第一點意見就關於論文貢獻評價,《意見》稱所有作者如果按姓氏字母排序,應視為貢獻等同。相對於整個科研工作所需付出的心力來說,署名算不上是大問題。不過,因為學術論文是展示科研成果最直接的方式,論文的署名意味著成果的歸屬,對科研工作者非常重要。署名問題看似小,實則也不小。也因此,《意見》發出後,引起數學學科內外的關註和討論。

一名研究者在實驗室內工作。新華社為什麼中國數學會要出這樣一份聲明?這要從科研論文署名的慣例說起。第一種規則是俗稱的“阿爾法貝塔”(α-β)順序,論文合作者以姓氏字母進行排序,所有署名作者被視為同等貢獻。這種順序行之有年,並在有些領域一直延續至今,比如數學和高能物理等。這種規則下,隻有對論文作出實質貢獻的人才會被署名,對於普通貢獻者隻是以致謝的方式被提及。這種排名規則雖然在數學界廣泛采用,卻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很多高校規定需要第一作者論文才能取得博士學位,這樣就不得不打破這種排名規則。另外,當數學工作者與經濟學傢、生物學傢等其他領域的學者合作的時候,需要適應其他學科的署名習慣。不過,這種署名方式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學科評估和學術評價等行政管理,各種評價就是希望分出個甲乙丙丁,與同等貢獻有本質的矛盾。這就需要數學工作者與管理部門進行溝通協調,一方面通過客觀評價促進數學的發展,另一方面也不至打擊數學工作者之間合作的積極性。第二種署名規則是按對論文貢獻進行署名。這種署名方式下,最重要的作者是第一位和最後一位。第一位常是做實驗的研究生,最後一位是研究生的導師,也就是整項研究的總負責人。第二位、第三位等是其他作者的位置。這種排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瞭跨領域科研工作者的合作積極性,不利於產生重大成果。為瞭解決這個難題,科學工作者們創新設置瞭共同第一作者。2019年,清華大學施路平教授團隊用一塊類腦計算芯片“天機芯”展示瞭自行車的平衡、目標探測跟蹤、自動避障等功能,打破瞭專有人工智能的局限,為發展人工通用智能提供瞭平臺和思路。這項成果登上瞭《自然》雜志的封面,這篇文章的共同第一作者有8位。不久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潘建偉教授團隊構建的量子原型計算機,其運行速度比去年谷歌發佈的超導比特量子計算原型機快一百億倍,實現瞭量子計算優越性,相關論文在線發表於《科學》雜志,文章的共同第一作者也有4位。再往前回溯,薛其坤教授第一篇關於量子反常霍爾效應的《科學》文章,共同第一作者也有4位。雖然有瞭“共一”這種提法,人們還是傾向於排在第一位的共同“一作”最重要。最近,國傢自然科學基金委新成立瞭交叉學部,旨在重點支持交叉學科的發展,有利於促進各領域科學傢之間的合作,相信會讓科研工作者從內心深處真正覺得,共同一作的貢獻確實同等重要。論文署名的苦惱和矛盾,每個科研工作者都會遇到,隻有彼此之間充分溝通與理解,才能相互取長補短,解決跨學科重大問題,享受論文發表時的喜悅。當然,這也離不開學術共同體對規則的進一步厘清和再建設。(作者:王永鋒,系北京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研究員)

美宣佈瑞士為“匯率操縱國”,經濟學傢駁斥

疫情加劇、脫歐僵局,英國這個聖誕不輕松人才稱號被“明碼標價”?教育部出手瞭月球樣品什麼樣?公眾能看到嗎?人工智能時代,教育什麼樣?更多內容關註“光明時評”微信視頻號↓↓↓關註“光明日報”微信視頻號↓↓↓


內容:《光明日報》(2020年12月23日02版)圖片:新華社、新華網責編:王子墨編輯:朱曉帆 孫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