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張錫純平衡藥性配伍用藥的方法

導讀:張錫純先生在自創的很多處方用藥中,體現瞭對藥物的精準把握,創立瞭很多的配伍方法。本文作者總結瞭5點,都是看似矛盾,但臨床應用卻十分巧妙。我們一起來體會一下。

張錫純平衡藥性用藥5法

張錫純畢生註重實踐,勇於創新,所用藥物的配伍獨具特色,習用對藥之搭配,大都體現瞭“以平和為上”的原則,通過適當配伍,平衡藥性,使對藥取長補短,既提高瞭療效,又可免除藥性過偏之礙。

其常用的通補藥對有:白術與雞內金,補益與宣通並用;山藥與牛蒡子,最善治療喘嗽;山藥與滑石、車前子,治上焦燥熱,下焦瀉泄;人參與威靈仙,治氣虛小便不利;參、術、芪與三棱、莪術,治療久虛已極之瘀血,每奏神效,如臂使指。

 

  • 寒藥與熱藥同用

張錫純認為,黃芪溫補升氣,知母寒潤滋陰,兩藥並用具陽升陰應、雲升雨施之妙。又“黃芪能大補肺氣以益腎水之上源,使氣旺自能生水,而知母又大能滋肺中津液,俾陰陽不至偏勝”。黃芪之熱以知母之涼濟之,互補互制,揚長避短,補氣益陰,是張錫純臨證使用最多的對藥。治脅痛時,柴胡為首選之藥。桂枝與龍膽草配伍,治療脅下痛兼胃口痛,為最宜之選,“寒熱相濟,性歸和平”,用之無失。又如秘紅丹以肉桂、大黃相伍,配以赭石,以治肝鬱多怒,胃鬱氣逆致吐血、衄血及吐衄之證屢服他藥之不效者。

  • 補藥與破藥為伍

如治婦女閉經、癥瘕及男子勞瘵之理沖湯,選用補氣之參、術、芪,與既善破血,尤善調氣之三棱、莪術配伍。參、芪能補氣,得三棱、莪術以流通之,則補而不滯,而元氣愈旺。二者相得益彰,消瘀血而不傷正,是調氣、補虛、活血、消瘀之良方。且三棱、莪術與參、芪並用,能開胃進食。所以,張錫純在臨床上對一切瘢瘕、積聚、氣鬱、脾約、滿悶、痞脹、不能飲食者,均以此對藥為主立方。

  • 升藥與降藥並用

降胃鎮沖,非赭石莫屬。張錫純稱赭石“質重墜,善鎮逆氣,降痰涎,止嘔吐”,但“其重墜下行之力或有礙於肝氣之上升”,故每以生麥芽輔之,“麥芽生用之則善於升達肝氣”,“宣通肝氣之鬱結”,且“不至於升提”。赭石、生麥芽合用,降胃升肝,並行不悖,達到“順氣化之自然,而還其左升右降之常”的效應,使人體升降出人之機趨於平衡。 

  • 散藥與斂藥相配

桂枝、柴胡與龍骨、牡蠣並用,治療脅下脹痛。脅下脹痛者,緣於肝氣鬱滯,以柴胡、桂枝疏肝理氣,何以加龍骨、牡蠣?蓋龍骨能收斂元氣、鎮靜安神、固澀滑脫,而牡蠣則能軟堅化痰,善消瘰癧,止呃逆,固精氣。至此“肝氣自不至橫恣,此斂之即以瀉之,古人治肝之妙術也”。且生龍骨、生牡蠣為仲景桂甘龍牡湯中的重要藥對,主治心陽虛損,心神外越之心悸煩躁證。張錫純用此藥治療陽脫、氣脫、血脫等危重癥,屢建奇功。 

  • 潤藥與燥藥相合

半夏味辛,力能下達,為降胃安沖之要藥,能止嘔吐,又能引肺中、胃中濕痰下行,納氣定喘,還能治胃氣厥逆、吐血;柏子仁甘實不膩,且能益脾胃,《神農本草經》謂其除風濕痹,胃之氣化壯旺,由中四達而痹者自開也。張錫純將燥之半夏與潤之柏子仁合用,祛濕調胃,既止吐又壯胃氣。 可見,張錫純是實事求是之人,他在臨床中熟悉藥性,所以臨證遣方用藥能得心應手。I 版權聲明本文來源《中華中醫昆侖·第一集·張錫純》,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作者/毛毛,版權歸權利人所有。        · END ·編輯|白芷    視覺|花椒-商務聯系-青黛|13418986412(微信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