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還不死心!

為瞭遏制中國,美國可謂煞費苦心,天天到處挑事,光是東南亞,美國今年來訪的高官就有防長奧斯汀、國務卿佈林肯和副總統哈裡斯,拜登也以視頻方式參加瞭東盟峰會。

 

然而,收效不大,東盟不但沒有選邊站在美國一邊,相反,上月22日,建立瞭中國東盟全面戰略夥伴關系,成為雙方關系史上新的裡程碑。

 

然而,美國並未死心,還在不斷動作,接連三件事。

 

第一件事,派出美國助理國務卿丹尼爾·克裡滕佈林克訪問東南亞。

訪問時間從11月27日至12月4日,訪問對象包括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

 

第二件事,擬於12月派出國務卿佈林肯訪問印尼、泰國。

 

▲佈林肯 視頻截圖

如此高密度的訪問,這是想幹啥?

 

對於印尼、泰國兩國,美國助理國務卿前腳剛走,國務卿後腳就來瞭,有啥事不能一次性說完?非要接二連三的來!

 

實際上,今年以來,美國高官一波接一波不斷訪問東南亞,它們來的不煩,隻怕東南亞接待的都煩瞭,就算是走親戚串門,也沒這個走法。

 

第三件事,舉行面對面會議。

日本共同社28日報道,拜登政府想在1月中旬前後,讓東盟首腦前往華盛頓,舉行面對面會議。

 

估計是嫌一個個訪問太麻煩,索性把大傢召集到一塊兒,簡單省事。

 

美國真是一天吃飽瞭撐的,國內問題一大堆瞭,還正事不幹,盡想著怎麼給別人找茬。

 

實際上,美國搞這些動作恐怕用處不會太大。

 

一是時代變瞭

 

早前詳細闡述過,如今時代與冷戰大大不同瞭。

 

相較於冷戰時期“沖突與對抗”,現如今“和平與發展”才是這個時代的主題。此處隻給出結論,詳細論證參看《東南亞選擇》、《美國戰略缺口》《信號》、《西方集體衰落》等內容。

 

簡單說來,除瞭極少數守成老國以外,絕大多數國傢人民的心願,是在擺脫數百年被殖民被奴役命運後,他們迫切渴望過上好日子,於是沖突與對抗並不是他們的需求,和平與發展才是他們最渴望的,東南亞國傢,正是其中成員。

 

然而,美國卻反其道而行,逆時代潮流而動。

 

二是美國無法帶來地區共同發展機遇

 

這一點在早前也多次說過,這裡簡單重復一下。

 

由於美國的對抗本質,導致瞭它對於其它地區的發展並不關心。它所關心的隻有沖突、對抗與掠奪,所以西方所到之處,你很難看到它搞過什麼大的建設與發展,更多留下的是災難與掠奪,就近例子且看中東與阿富汗。

 

再加之,如今美國連自己都不夠“吃”瞭。為什麼以川普為代表的右翼勢力會在美國崛起,為什麼如今美國反移民、種族矛盾加劇,為什麼如今美國內部矛盾重重……皆是它們自身資源不太夠用瞭。

 

在這個前提下,它就不可能向別輸出多少利益。奧巴馬時代搞的TPP,原始目的就是想以美國對盟友的讓利與輸血,來換取盟友們的忠實跟隨,以遏中國。

 

但到如今,特朗普直接退出瞭TPP,拜登也無心加入,原因便在此。

 

美國的對抗本性,加之它自己吃不夠,導致瞭如今美國難以為地區帶來共同發展機遇,也不能如昔日“馬歇爾計劃”那樣,再在全球提出一個宏大的經濟戰略。

 

不給地區帶來實際好處,就靠你紅口白牙拿“民主”之類的虛假套路來忽悠別人,除瞭一些棒槌國傢可能會上套外,大抵上是不頂什麼用的。

 

三,美國很可能拿東南亞當戰略緩沖。

 

仔細看美國的一系列部署,它如今已經將力量重點撤離到第二島鏈去瞭,特別是關島與澳大利亞這樣的關鍵節點。

 

在《美國退守》一文裡,較為詳細的闡述過,美國很可能在進行一個選擇,即將日韓、臺灣、菲律賓等“點”作為遏制中國的前哨,東南亞作為戰略緩沖,而它自己則退守第二島鏈。

 

這些,希望東南亞也能看到。

 

最後想說,美國搞這些把戲沒什麼用。

 

特朗普時代,它就嘗試過“新冷戰”、“脫鉤”、“鐵幕演說2.0”、“貿易戰”等把戲,還找瞭一堆諸如餘茂春這樣的狗頭軍師,最後全都失敗瞭。

 

當下拜登搞的這一套,諸如意識形態、聯合盟友等等,大體上也不會有什麼大成就。

 

美國當下最實質性的一張牌,應該就是“科技戰”,如芯片圍堵。然而科技不是巫術,它首先就是尊重科學規則,於是它就是實幹能幹出來的東西,假以時日,中國一定能走出來。

 

歷史上的大國交鋒,守成帝國有存量優勢,新崛起的國傢則有增量優勢,如今中美亦然,美國的歷史存量更大,中國則發展速度更快,對我們而言,隻要堅持核心一點“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刻苦修煉內力,相信最終的結果是可以預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