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魷魚遊戲》走進瞭現實,也一樣殘酷嗎?丨觸樂

熱鬧瞭,然後呢?

456個人正在玩一場遊戲。

你一定知道遊戲規則:一個人當“鬼”,其他人站在“鬼”背後,保持一定距離。“鬼”不時會扭頭朝後看,這時玩傢不能動,當“鬼”把頭轉回去時,再抓緊機會向他靠近。如果跑得夠近,拍到“鬼”的肩膀,就獲勝;要是被看見瞭,就等於被“抓住”,遊戲結束。

遊戲的名字叫“一二三,木頭人”,我們在童年都玩過。不過現在說起這個遊戲,你的眼前可能浮現出另一個畫面:數百個穿著綠色運動服的選手站在一個空曠的大房間裡,房間裡的燈光極其明亮,墻上漆著天空和麥田,看上去像一個夏日的遊樂場。選手們松散地站在一起,有點兒興奮,有點兒好奇。他們全然不知道接下來的命運。

你能猜到後來的發展:場地裡有一個巨型人偶娃娃,娃娃有一個大到詭異的頭部,肥嘟嘟的臉上鑲著一雙銅鈴般的大眼,還有兩瓣小巧鮮紅的嘴唇。她就是“鬼”,選手們和它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它把頭埋在樹幹上,嘴裡唱著歌謠,這時選手們一陣瘋跑;歌唱完瞭,它轉過頭來,用那雙眼睛檢測場上仍在移動的人——砰!幾乎就在被檢測到的同時,失敗的人就被擊倒在地。

你可能以為他們死瞭,但是沒有!

的確,這樣的場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前一段時間的現象級劇集《魷魚遊戲》。劇中,一群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被一個神秘組織召集起來,以生命為賭註,去玩一場能徹底改變命運的遊戲——輸傢賠上性命,贏傢拿走456億韓元的獎金。這個“一二三,木頭人”就是劇中的第一場遊戲,第一個人死亡後,人們才意識到這個遊戲真的會殺人,驚恐萬分的人們四下奔逃,一旦被人偶娃娃的眼睛捕捉,就會當場斃命。

不過我想說的不是《魷魚遊戲》,或者說不完全是,就在前幾天,現實中有人舉辦瞭一場相同的“死亡競賽”——獎金是真的,但沒有人在遊戲失敗後死去。過關失敗的選手隻會觸發服裝內的“爆炸裝置”,聲音大,但力道小,除瞭把藏在衣服裡的墨囊擠破,做不瞭別的事。

在第一個選手“被擊斃”後,主持人笑著走進瞭鏡頭,爽朗地向觀眾解釋機關裡的小玄機。剛剛被淘汰的選手有些手足無措,按道理來說,她已經“死瞭”。於是她糾結瞭一陣子,緩緩坐到瞭地上,就等於是被子彈擊中瞭。遊戲仍在繼續,人偶轉過頭,其他人從淘汰者身邊匆匆跑過,爭奪最終的獎金。

被淘汰的選手全坐下瞭

如果以“《魷魚遊戲》為什麼火”為題,應該可以寫一篇論文。最近幾天,這種火又被推到瞭一個新的高度——就像我剛才描述的,一位YouTube主播舉辦瞭一場“現實版”的《魷魚遊戲》,最終的優勝者獲得瞭45.6萬美元(約合元人民幣290萬元)的巨額獎金。

比賽吸引瞭456人參加——和劇中的數量一樣,遊戲項目共有6個——也和原作相同,輸掉比賽不會被當場擊斃,而是觸發特制服裝裡面的爆炸小機關,在主辦方提供的衣服上開一個小洞——當然瞭,沒有人會在這場遊戲中受傷。

還真挺像的!

活動的主辦人兼主持人叫MrBeast,是一位小有名氣的主播。翻看他的主頁,你會發現他上傳的視頻大多是一樣的大陣仗,制作精良,甚至略有一點浮誇。在首頁視頻中,他制作瞭一口“玻璃棺材”,把自己埋在地下50小時,並錄制瞭整個過程。這條視頻一共播放瞭1.45億次。其他的視頻還包括他假裝成網約車司機,開著豪車去接乘客,再把車子送給他們,並錄制他們的反應——反響也很好,6000萬次點擊。

坦率地說,這次的“魷魚遊戲”做得相當用心,幾個遊戲場地的還原度相當高。“一二三,木頭人”的終點線處立著一個和劇中幾乎一樣的小女孩木偶,還會冷不丁地扭頭盯一眼選手;“椪糖”環節做瞭4種形狀的糖餅,星星、圓、雨傘、三角,因為參賽選手大多早就通過劇集知道瞭遊戲項目,所以節目組讓他們先列隊選擇,再揭示每一組糖餅的形狀;拔河的賽場和劇中一樣,也是一個高臺,輸的一隊會被拽進“深淵”,不過下方堆滿瞭松軟的泡沫……

總而言之,這基本上是一個以《魷魚遊戲》為藍本的真人秀節目。比賽的獎金非常高,參賽選手年齡跨度很大,但都很投入。因為沒有死亡懲罰,所以大傢其樂融融,像是參加一場浩大的嘉年華,歡快地打成一片。一些人揣著手,半認真半輕松地比賽,另一些人甚至根本不知道《魷魚遊戲》是什麼,可能隻是聽說有不錯的獎金,就來參加瞭。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們聚一起,玩一場遊戲,另外還有望爭奪一項豐厚的大獎。

溫柔版“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的一大賣點是殘忍、血腥。說實話,死亡競賽幾乎都是一樣的,為瞭利益(最極端的例子就是性命)人們可以不擇手段,對老弱婦孺下手,或是插朋友兩刀,甚至舍棄生而為人的基本尊嚴。正是這些流血要素讓人大呼過癮,也不知不覺替主角們操心。和劇中以性命相搏的殘酷遊戲相比,“現實版”《魷魚遊戲》顯得要溫和不少。

當然瞭,現實中可沒有死亡懲罰,輸掉比賽不過是弄壞主辦方的衣服,脫掉瞭淋個澡,把假裝血液的汁水洗掉瞭就好。選手的勝負心沒那麼強,更不可能爭個你死我活。總之,現實中輸掉幾乎沒有任何懲罰——既然如此,那何不賽出風度、賽出水平?

主持活動的MrBeast是一個專門走誇張和搞怪路子的主播,他的節目盡量避開嚴肅的討論和倫理話題,就像悲劇作品隻能隔著小說、戲劇、影視等媒介欣賞一樣,如果生活中某個不幸的人遇見瞭災禍,我們會不由自主地共情,而難以獲得審美的體驗。想想看,如果讓選手在真人秀中用盡心思使壞,那觀眾還能輕松地觀看嗎?所以,脫離瞭殘酷懲罰的“魷魚遊戲”可能早已不是原本的競賽,但一場讓所有人樂在其中的比賽也沒什麼不好。

就具體項目來說,“踮腳石橋”本來是劇集中最殘酷,也是人物沖突最密集的遊戲之一。規則是在高臺上搭出兩條道路,它們分別由十幾塊玻璃板搭建起來,玻璃板有的是實的,能支撐人體的重量,有的是虛的,踩上去就會塌掉。選手需要通過“石橋”,每一步都要在兩塊玻璃板中選擇其一。兩塊玻璃板從外表上看起來一模一樣,選手們基本上就是純靠運氣,猜得越多,越容易掉下去,因此走在前面的人很難撐到最後。

原作中角色出發的順序是按編號升序,編號小的人不願意繼續走,就在前面耗著。爭吵怒罵不斷,甚至還有大打出手、雙雙殞命的情況。現實中就緩和瞭許多,雖然獎金數目依然不小,但輸掉的人畢竟沒有損失,一些編號大的人主動走到瞭前面,輪流試探支撐板。站在後面的人也不好意思老是讓前面的試險,也慢慢往前探——這也太文明和友善瞭!要知道,面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原劇裡的人早就互相殘殺瞭。

在還剩十幾秒的時候,依舊沒人敢踏上最後一塊板子

另一個極具反差的遊戲是“打彈珠”,這本來是原劇中的一大淚點,為瞭活下去,主人公多少舍棄瞭人性中的一點美好,或者說展現出瞭惡意。現實中人們顯得比較隨意,他們像劇本中一樣自己制定規則,決定彈珠的歸屬,但沒有什麼爾虞我詐,反倒是開誠佈公,贏瞭的獲勝,輸的被淘汰,無論是否心甘情願,沒有人和原作主人公們一樣作弊耍賴。

贏傢喜悅,輸瞭的也有不甘,但好像沒有人惱火,連穿戲服的裁判員也摘下頭套和選手聊天——在劇集裡,他如果露出瞭面容,一定會被當場擊斃!一組人分出勝負後,他還興致勃勃地把觸發“擊斃裝置”的機關遞給瞭勝利者,讓她親手淘汰好朋友。

第六集可能是原劇中最動人的一集

在我看來,幾乎所有人面對勝負都相當坦然。最後決勝輪時,因為考慮到美國選手不懂“魷魚遊戲”的規則,他們把項目換成瞭“搶凳子”。凳子總比選手少一張,一輪又一輪地淘汰下去,最後冠軍由一個黑人小哥奪得,第二名的選手距大獎隻差毫厘,大呼遺憾。不過主播告訴他,第二名也會獎勵1萬美元,他也比較輕松地接受瞭結果。

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無論怎麼說,整場活動也顯得太其樂融融瞭,所有人都像是超脫瞭利益——會不會是剪輯師隻選取瞭看起來和諧的畫面呢?在最後一輪遊戲中,隻剩下6人,一位搶凳子的亞裔男生一直緊鎖眉頭,不是因為局勢對他不利,畢竟比賽還沒開始,皺眉頭是因為他有一根筋繃著,嚴肅而專註,想要獲勝的念頭顯而易見。

後面的比賽中,他和另一位選手看中瞭同一把凳子,幾乎同時搶瞭上去,一番爭執過後,男生很確定地告訴主持人,他占瞭更大空間。事實也的確如此,主持人淘汰瞭另一位選手,工作人員抬來瞭一具和劇中一樣的棺材,讓他躺瞭進去,再緩緩拉走。

後來一局遊戲中,男生又和另一個選手狹路相逢,兩人撞瞭上去,凳子差點被掀翻,誰也不讓誰。男生猛力扭動下半身,讓自己能更牢靠地貼在凳子上——他們幾乎擠成一團瞭!從身體的抖動能看出來那個男生有多用力,另一位選手率先放棄瞭,站瞭起來。“他贏瞭。”接著躺進瞭“棺材”裡,被抬出瞭場外。

再下一輪遊戲開始前,男生深呼吸調整自己的情緒,但他可能有些過於緊張瞭,在發號施令前就坐瞭下去,他立即站瞭起來,但另一個人指著他連說:“他提前坐下去瞭!他提前坐下去瞭!”男生終於被淘汰。

他的不甘心都寫在瞭臉上

男生咬瞭咬牙,像是在對自己生氣,呆呆地望著現場的斜上方。他所在的場地是一個半密閉空間,和劇中的設定一樣,最終比賽與“一二三,木頭人”是同一個場地。他看過去的方向上除瞭油漆的天空和小太陽一樣的吊燈,還能有什麼呢?

整個片子時長不到半小時,剪輯節奏比較快。鏡頭一切換,男生已經調整好瞭情緒,他搖瞭搖頭,對著鏡頭笑著說:“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旅程,真的很好玩。”下一個鏡頭裡,他已經被抬出瞭場外。

男生被淘汰後不久,比賽就結束瞭。最終的贏傢由黑人小哥和一個與他年齡相仿的白人男生決出。主播宣佈黑人小哥是真人版“魷魚遊戲”的優勝者,獎金池裡所有的獎金都歸他所有。

他是那個笑到最後的贏傢

現實中的事情和虛構故事總有不同,《魷魚遊戲》本就是一個“大金主”開出巨額獎金,吸引深陷貧窮漩渦的社會底層參賽的死亡競賽。現實中的“魷魚遊戲”獎金頗豐,就像劇集中一樣,在比賽開始前主播就向選手展示瞭獎勵:一個圓形的大玻璃球裡裝滿瞭白花花的鈔票——不過諷刺的是,劇情中半透明的大玻璃球,現實裡卻在前後表面貼上瞭贊助商的Logo。

主播熱烈地介紹贊助商的產品,對贊助表示感謝:“他們贊助瞭本次視頻,並提供瞭超過350萬美元!”說到這裡,視頻下方出現瞭金額數目,同時跳出瞭清脆的收銀機清算音效。

45.6萬美元的獎金裡有多少是贊助商出的呢?會是全部嗎?不過能確定的一點是,獎金的確頒給瞭獲勝的選手。贏得的比賽的黑人小哥在場地裡歡呼,聽到獲勝的一瞬間直接從椅子上躥瞭起來,連重心都不穩瞭,他翻越椅子滾到瞭地上,卻順著慣性,又打一個滾翻瞭起來,然後一刻不停地繞著場地快樂奔跑,高興得上躥下跳。“好啊!!好!!”近乎瘋狂的叫喊聲在場地裡回響。

結尾依然是主播的致謝,感謝對象包括《魷魚遊戲》的主創……當然,還有贊助商。不知道是不是節目組的安排,主播還在說結尾的片湯話時,獲勝的小哥已經撲到瞭玻璃球上,用手扒拉推成小山的鈔票,把它們一把一把地往外刨……一般來說,人是沒有道理往地上撒錢的。這是想表現出他的喜悅嗎?但會不會有一點太誇張瞭?

就有點太……紙醉金迷瞭

“再創作”的理由

我們為什麼喜歡《魷魚遊戲》?另外,為什麼有關此劇的二次創作像後山的野兔一樣瘋狂繁衍,而人們總是樂此不疲?

有趣的是,對《魷魚遊戲》的抱怨幾乎與劇集本身一樣火爆,例如情節設定“很簡單”,人物不復雜,故事深度不夠……畢竟整個本子既沒有巧奪天工一般的偷梁換柱,也沒有高智商和復雜的謎題,幾個遊戲項目全是小孩子的把戲,就連稍微復雜的“魷魚遊戲”,最後也變成瞭近似宣泄情緒的肉搏。

可“火”的標準從來不隻是“優秀”。無數的過往作品早就證明瞭這一點,就像探究人性幽暗的佳片很多時候賣不過工業流水線上的“爆米花電影”,大部頭的著作傳播力不及網絡小說。遊戲領域也是如此,向內挖掘、自我表達的獨立遊戲,受眾也僅僅是一小部分,賣得最多的仍然是“年貨”“快餐”,都是些口碑上的負面詞匯。這類作品可能沒那麼好,但架不住題材和受眾廣泛,賣得多,無論是誇還是罵,討論度總歸很高。另一個情況是,做出優秀獨立遊戲的制作組,常常摳破腦袋也沒法引起和自傢遊戲有關的討論。

“多半差評”對比“特別好評”“好評如潮”,前者的評測數是後者的20倍

真正引燃這把“火”的是什麼呢?說實話,說法太多瞭,雖然各不相同,但好像聽起來多少有一點道理。我想更可能是復雜因素的結合:遊戲機制設計得好,簡單易懂;劇中的人物鮮明,讓人敢愛敢恨;劇情上沖突強烈,動人的地方觸動人心,緊張的地方又讓人攥緊拳頭,看到心急的地方,還忍不住暗罵主人公愚蠢。還有網上討論得最多的,故事直白,夠下裡巴人,隻要看過就能聊上兩句——對於一部劇來說,這就夠瞭。新一代的觀眾可能沒看過《大逃殺》,這是他們重新認識類似設定的一個機會。

那麼二次創作呢?最近兩天,《反恐精英:全球攻勢》(CS:GO)的玩傢也做出瞭致敬《魷魚遊戲》的Mod,各項關卡和工作人員的服裝還原度相當高。更早一點,《羅佈樂思》中也有玩傢復刻瞭韓劇中的遊戲項目,並把遊玩視頻發佈到社交網絡上,獲得瞭不少好評。之前,MrBeast還在《我的世界》裡舉辦瞭一場“魷魚遊戲”比賽,邀請瞭百餘位玩傢爭奪4.56萬美元的獎金……

這類二次創作未必有多好玩,但是能在遊戲中復刻熱門劇集的行為本身就是一種“整活”。用遊戲自帶的有限的工具,通過奇巧的手法把原作復制到另一個世界當中,需要作者精確把握“遊戲風格”和“原汁原味”的平衡——既要有遊戲的框架,又要讓玩傢一眼能看出來是《魷魚遊戲》,不能失去那股“精氣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而且還很有趣,所以好的整活才能引得眾人稱贊。

MrBeast在《我的世界》中辦過一次“魷魚遊戲”,不過獎金隻有真人版的十分之一

《CS:GO》中玩傢制作的“魷魚遊戲”

連“動森”也可以“魷魚遊戲”!

另一方面,諸如此類的復刻遊戲在某種意義上是《魷魚遊戲》影響力的外延。因為很多玩傢喜歡原作劇集,單是看完瞭還不夠過癮,於是想到親手制作一款。這種心態不難理解——誰小時候沒有扮過奧特曼打怪獸,或是玩“過傢傢”的遊戲呢?

我們常說電子遊戲是一座造夢工廠,可能正是玩傢不會和朋友在現實生活中扮演過傢傢,玩“一二三,木頭人”——也可能會玩,但成長過後,生活中多瞭許多條條框框,玩耍起來總是有顧慮的吧,所以才在遊戲的世界裡遨遊。而在虛擬世界,我們更自由,也更能發揮創造力,或許沒有一個比它更適合抒發心情的舞臺瞭。

再說瞭,在電腦前參加一場虛擬“魷魚遊戲”的玩傢,和下午放學後,拉上幾個好夥伴,組建一個隻有少數人才知情的“秘密特工隊”,躲進一個院子裡,假模假樣地策劃機密任務,再煞有介事地像成年人似的討論時間安排問題——他們享受的樂趣會不會是一樣的呢?

真摯的情感

MrBeast的整活相當成功。根據他的推文透露,視頻發佈首日播放量就超過4000萬,有望成為他發佈的點擊量最多的視頻。不久前《魷魚遊戲》的主創表示,該劇的第二季正在籌備當中,因為觀眾反饋熱烈,“一定會有第二季”。第二季又會帶來哪些新遊戲呢?可能隻有到時候才能知道瞭。

雖然《魷魚遊戲》講述瞭一個殘酷的故事,但其中最動人的瞬間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溫情。就像那句俗話所說,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純粹的壞人,正是因為善惡交織才讓生活如此復雜,卻又五彩繽紛。隻有在幫助別人和拯救自己之間做出唯一的選擇時,才能體現出人性的高貴。

那真人節目中有沒有溫情呢?因為不少選手是和朋友一起參賽的,所以在“打彈珠”環節,節目組按照選手間的關系,故意把他們和最好的朋友分到一組,就和劇裡一樣,兩人之間必定淘汰一人。這可能是為瞭還原,也可能因為朋友廝殺更有節目效果,後期也的確在恰到好處的時刻配上瞭悲情的音樂……

選手才不管這些,面對和朋友的競爭,每個人需要做出選擇。一個男生鼓勵好朋友,“隻有最出色的人才能獲勝”,卻在比賽時直接把彈珠拋出瞭場外,被“擊倒”時浮誇地躺到瞭地上,倒地過程中還不忘鼓勵隊友繼續向前。事發突然,他的隊友完全呆住瞭,剛才隊友還在對主持人說:“我(想要獲勝)是為瞭我的傢人。”——這位隊友就是後來“搶凳子”環節中,特別用力的那個男生。

另外兩個女生在石階上交錯地坐著,她們貼得很近,個子矮一點的溫順地把頭枕在瞭另一個人的大腿上,她喃喃道:“我好傷心。”後來時間快到瞭,不得不分出勝負,她們才慢吞吞地扔瞭兩次彈珠。最後要淘汰一人,兩人都很難過,就像劇裡的智英和薑曉一樣。

還有一個戴眼鏡的男生,驚險地贏過瞭自己的好朋友。他一下被喜悅沖昏瞭,特別高興,轉頭就蹲瞭下去,捂住瞭嘴,好像難以置信。他呆瞭一會兒,然後起身擁抱瞭好友。

“好瞭,好瞭。沒事的。”

這份情感,有幾分是節目渲染的,有幾分是真誠的呢?

觸樂正在招聘文字編輯,歡迎加入我們。


實習編輯丨袁偉騰

表裡如一。

丨歡迎在微信關註觸樂,閱讀更多高品質、有價值或有趣的遊戲相關內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