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瞭,我還是忘不瞭《鬼怪》裡這一幕”

點擊上方藍字“青年文摘”

右上角“…”點選“設為星標”

添加★標 不再錯過推送

每天 8點 12點 20點 不見不散~

本文授權轉載自【ONE文藝生活】微信公眾號(ID:one_hanhan),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距離首播已經五周年瞭。

我知道,“一到冬天就要看《鬼怪》啊”的話,已經被說爛瞭。

初雪夜要表白,初雪夜要吃炸雞啤酒,初雪夜要看女孩和鬼怪大叔接吻。

當代女孩的“暖冬三件套”,早就被電視劇安排得明明白白。

哪怕時隔五年,看到孔劉那張帥得人神共憤的臉和笑起來讓人心都化瞭的單眼皮女孩金高銀,我還是會被甜到抱著被子滿床打滾,然後像個二百五似的許願:

這個冬天也想遇到心軟的神啊。 

《鬼怪》到底有多火?

《鬼怪》當年有多火,可能你都不記得瞭。

人手一件金高銀同款牛角扣大衣,紅圍巾更是賣到斷貨。

今年流行起來的legging(緊身打底褲),早就是《鬼怪》玩剩的穿搭。

單眼皮成瞭新的審美趨勢,美妝博主們趕著復制同款。

後來,還有想割雙眼皮的年輕女孩,因為這部劇重新接納瞭自己的獨特美麗。

就算不懂韓語,也能第一時間說出“阿加西,撒拉嘿喲”的經典臺詞。

甚至腦子裡會自動飄過金高銀仰著頭,露出晃閃閃的八顆牙齒笑的場景。

首播收視率高達6.332%,最後一集更是飆到20%。

直接打破瞭《請回答1988》創下的TVN韓劇歷史收視率。

無數人拜倒在孔劉和李棟旭的風衣下。

那年韓國發起“想一起過聖誕季的魅力角色”,孔劉斷層第一。

肩寬腰窄腿又長,他們從路的盡頭走來的片段,帥得我眼淚從嘴角流下。

現象級爆劇不少見,可後勁兒這麼大的,確實不多。

豆瓣顯示近40萬人看過,給出8.8的高分。

B站的二創視頻,不少播放量都破百萬,彈幕滿得看不清人臉。

平均每天都有一位新觀眾,在鬼怪夫婦的坑底躺平。

說甜吧,能讓你emo一整個冬天;說虐吧,是誰又嗑到血槽空空。

玻璃碴子和糖混合著喂給觀眾,怪不得每天都要瘋一個。

最讓我驚訝的是這部劇的致命OST。

別的影視劇熱門歌曲,火的是高潮部分。

可是《Stay With Me》,最出圈的卻是前15秒的前奏。

“戰歌一響,我就是鬼怪新娘。”

網易雲的評論區,還在為女主最後到底有沒有變成天使爭吵。

出於好奇,我搜瞭一下“婚禮歌單”,原來真的有那麼多戀人,在盛大的婚禮上選擇這些背景樂。

鬼怪女孩心裡的頂級婚禮配置,氛圍感一整個拉滿。

“和你在一起的所有時光都燦爛耀眼,因為天氣好,因為天氣不好,因為天氣剛剛好。”

阿加西和小新娘未必長久在一起,可鬼怪女孩都有瞭相守一生的愛人。 

將套路完成反套路的瑪麗蘇

按說韓劇火瞭十幾年,觀眾早就對工業糖精脫敏瞭。

別的不說,《鬼怪》前世今生、姻緣輪回的爛殼子如舊。

男主照樣富可敵國、無所不能,女主還是披著紅圍巾的灰姑娘,等待救贖與被愛。

怎麼就搖身一變,年年冬天都要蠱惑一把姑娘們的心呢?

要我說,這部劇最大的驚喜,就是把套路和反套路,發揮得淋漓盡致。

套路在於,甜。

前有殺手和病嬌蘿莉留名影史,開拓瞭年齡差的嗑點。

《鬼怪》就在這個基礎上,使勁兒撒糖。

捧著蛋糕在煙草飄渺的海邊許願,蠟燭吹滅,從天而降一個大帥哥。

約會地點是加拿大魁北克城,初吻選擇大雪紛飛的夜晚。

住的是豪華帶酒窖中世紀城堡,婚禮場地是隻有兩個人的蕎麥田。

別說金高銀瞭,換作是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對他死纏爛打:

“阿加西,撒勒嘿喲,撒拉嘿喲呀!!!”

隨叫隨到的男朋友不存在於現實,但是電視劇裡讓你一次嗨個夠。

24K純浪漫,氛圍感從初遇到BE,拿捏得妥妥帖帖。

誰都知道偶像劇是假的,編劇何必刻意立現實的靶子?

能把夢幻童話描述到極致,就是《鬼怪》最有野心的一面。

反套路在於,灰姑娘和王子的套殼徹底失效。

同事說,《鬼怪》裡的權力、地位、超能力,其實都是模糊漂亮的背景板。

打動我們的,是真實可愛的細節,以及動人的故事本身。

比如,男主不想在女主面前跌份兒,偷偷換瞭八十套搭配。

手捧書籍,身穿風衣,刻意保持24小時的精致。

那種男性的傲嬌感,初戀的悸動感,活靈又活現。

比如女主,不驕不作不傻甜,擅長提供情緒價值。

看起來是男主拯救女主,其實整部劇的題眼在標題上就體現瞭:

孤單又燦爛的神。

女主,才是拯救男主走出百世孤獨的那個唯一。

她拔劍才能讓鬼怪結束輪回。

她不吝於表達,也不會對愛情遮遮掩掩。

她為孤獨的幾百年增添燦爛的亮色。

睡美人躺著等待王子跨越荊棘,灰姑娘留下水晶鞋等著王子上門。

但是阿加西和小新娘,是雙向奔赴與彼此救贖。

真誠面前,一切套路都宣告破產。 

卑渺的女孩,也值得被愛

偶像劇更多的是為普通女孩白日造夢的。

沒錢,有缺點,並不會影響角色的可愛。

相反,恰恰因為是普通人,而在劇裡有著獨特的閃光。

糕點師金三順,貧窮,沒讀過大學,身材還有些胖。

但並不影響她散發的光芒,被玄振軒看見、動心、喜歡。

女體育生金福珠,扔進人群裡找不出來的平凡人,內裡有一點自卑。

仍在21歲那年,掉進甜蜜的愛情陷阱。

還有雙門洞的二女兒德善,成績差,性格弱,住在半地下室,腦袋總是慢半拍。

卻被兩個男孩子真誠又溫柔地愛過整個青春期。

在這些偶像劇的背後,能看到編劇的惻隱之心與共情能力。

每一個普通甚至卑渺的女孩子,都值得一切美好。

這些偶像劇,在探尋平凡與閃光、獨立與感情之間最佳的平衡點。

所以我們能明晰地看到韓劇裡灰姑娘的進化史——

從平凡到發光,從被動到主動,從單線到多元。

偶像劇的女主,當然也有孫藝珍這樣,將白富美與高富帥的頂配戀愛張力拉滿的。

但是劇裡普通女孩的愛情空間,並沒有因此被壓縮。

相反,無數個“德善”們得到足夠的愛和尊重。

它太過於理想、單純、珍貴,以至於不能承擔任何現實功能,存在的意義隻是治愈。

它讓每一個不那麼顯眼的女孩,都從中汲取到一點能量。

比如——

胖女孩也會有人愛;

單眼皮女孩笑起來真好看;

小鎮做題傢無須自卑啊;

性格有點缺陷不要緊,照舊活得漂亮;

…………

或許你還要問:偶像劇有什麼意義?

“偶像劇的魅力就在於,總能夠讓我們相信,世界上的某個角落存在著我們相信的愛情,總有我們看到的那些溫暖而柔軟的美好。”

無論我是誰,有錢與否、漂亮與否、完美與否,都值得一束光,隻為我聚焦。

原標題:為什麼一到冬天就要看《鬼怪》?

本文轉載【ONE文藝生活】微信公眾號,韓寒主編的ONE·一個 文藝閱讀應用官方公眾號,復雜的世界裡,一個就夠瞭。關註可搜索微信號:one_hanhan 。

▽ 更多推薦閱讀 ▽

離開趙本山後,他成瞭影帝

開心一刻|4句話6個字,竟讓相親宴變訂婚宴!

青年文摘視頻號,給你的生活添點料

聊熱點 聽故事 漲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