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科技第一股”的上市路為何坎坷?

 來源 | 零壹財經作者 | 沈拙言又一傢醫療科技公司沖擊資本市場。嘉和美康(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和美康”, 688246.SH)已經進入招股申購程序,將於近日在科創板上市。嘉和美康自2006年開始針對電子病歷系統進行深入研究和開發,2009年國傢在三級醫院大力推行電子病歷試點工程,據IDC數據,公司在中國電子病歷市場中連續七年排名第一。近年來,伴隨著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逐步成熟和普及,一些傳統的業務也插上瞭新的科技之翼,創造出更多的可能。一些技術的研發、業務的應用踩上瞭時代發展的鼓點,迎合瞭國傢醫改的大浪潮,逐步從醫院客戶中出圈,走入大眾視線當中。另一面,從因中美資本市場監管風暴而暫停IPO的零氪科技,到以“醫療AI第一股”光環上市的鷹瞳科技(02251.HK),再到電子病歷市場連續七年第一,未來將繼續探索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的嘉和美康,盡管三者賽道不同,但也存在著基於相同底層邏輯的業務應用,那就是數據。醫療數據的應用,是醫療信息化、數據化、科技化進程中必要環節,數據既可造時勢亦可造英雄,隻是,它不應該存在於“概念”裡,應用中更需要它。 數據能創造什麼?嘉和美康的下一步,押註在瞭以數據為基石的新技術應用上。據披露,嘉和美康計劃發行新股不低於3446.94萬股,擬募集資金總額7.50億元,此次募集資金投資項目主要為專科電子病歷系統、綜合電子病歷系統、數據中心的研發與升級。未來,嘉和美康在原有電子病歷軟件產品的基礎上,積極探索將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到醫療信息化領域。前段時間在港交所上市的鷹瞳科技,是中國首批提供人工智能視網膜影像識別的早期檢測、輔助診斷與健康風險評估解決方案的公司之一,以眼底檢測為基準,結合大數據技術進行分析診斷,甚至能做到“一眼得見十年疾病”的預測效果。這兩者的發展路徑,很難認為在時勢之外——電子病歷的發展是大勢所趨,基於大數據的診療與健康分析也是醫療領域內的浪潮前沿。宏觀戰略層面,在2021年新發佈的“十四五規劃”中,人工智能的建設被劃入“新基建”的范疇,智慧醫療被列為重點試點領域。地方上,以上海為例,據上海市衛生健康委主任鄔驚雷介紹,2010年,上海市健康信息網開始運行,建立電子健康檔案和電子病歷兩個基礎數據庫,目前積累匯聚瞭3000多萬份居民電子健康檔案、400多億條各類醫療衛生服務數據,成為上海醫療健康領域的核心數據資產,也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衛生健康大數據中心。鄔驚雷還說,大數據將驅動公立醫院管理模式變革。上海市以公立醫院能級評價為核心,建立基於大數據的病種組合“度量衡”體系,形成數據驅動的績效評價、資源配置、投入補償、人事薪酬、費用控制等管理機制,用評價結果配置資源,建立以公益性為導向、客觀可量化的公立醫院監管評價體系。可以看到,不論在數據儲備、數據中心建設、數據推動公立醫院改革等方面,以衛健委為代表的主管部門,對於數據應用的重要性及必要性有相當高的認可度。道路是光明的,前景是璀璨的,可結果有些出人預料。嘉和美康尚未成功登陸資本市場,鷹瞳科技叩開瞭資本市場大門後,迎來瞭當頭棒喝。鷹瞳科技掛牌上市當日,股價即跌破75.10港元/股的發行價。截至2021年11月29日收盤,鷹瞳科技股價以65.10港元/股的價格報收,距離發行價跌去13.32%。 趨勢沒錯,故事也算是個好故事,為什麼故事的走向不太對?物有本末鷹瞳科技的股價表現,在其上市後一直不缺乏解讀的聲音。有媒體認為,關於人工智能視網膜影像識別的構想是極好的,但這個構想基於實際操作,是一種較為理想化的分析與預測,其三大核心產品中,輔助診斷糖尿病視網膜病變,以協助醫生做醫療診斷的Airdoc-AIFUNDUS (1.0)剛剛走入市場,且不在醫保報銷范圍內;輔助診斷高血壓性視網膜病變、視網膜靜脈阻塞及年齡相關性黃斑變性的Airdoc-AIFUNDUS (2.0) 剛剛進入臨床試驗階段;輔助診斷病理性近視及視網膜脫離的Airdoc-AIFUNDUS (3.0)還未收到國傢藥監局的註冊批準。既然定位為醫療科技公司,主要客戶自然為提供醫療服務的醫院。訓練AI模型,需要海量結構化、精準化、閉環的大數據,而在醫院中,做到系統、數據之間的互聯互通也是隻有少數醫院能夠實現的標準。根據國傢衛健委發佈的《2020年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20年末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數達 1022922個,其中醫院 35394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970036個,專業公共衛生機構 14492個。在醫院中,代表著我國醫院等級最高標準的三甲醫院數量為1516個。而在國傢衛生健康委統計信息中心發佈的《關於2020年度國傢醫療健康信息互聯互通標準化成熟度測試結果(第二批)的通知》中顯示,共有21傢醫院獲評五級乙等。五級乙等是目前我國醫療健康信息互聯互通標準化成熟度測評的最高等級,也是目前國內醫院中在該測評中取得的最好成績。換而言之,人工智能視網膜影像識別的應用,需要醫療科技公司和醫院的“雙向奔赴”,新技術的研發與應用之間還存在著一些需要時間才能彌補的差距。當然,沒有任何資料表明,五級乙等的互聯互通等級是人工智能視網膜影像識別應用的硬標準,僅作為參照。另一傢道路很光明,現狀卻差強人意的是今年7月原定赴美上市結果計劃擱淺的零氪科技,零氪科技是一傢主打醫療大數據的醫療科技公司,曾試圖沖擊“醫療數據第一股”,主要有三大業務,包括自主研發的AI數據治理系統(LinkData)、數據驅動的精準生命科學解決方案(LinkSolutions)以及數字化重疾患者健康管理平臺(LinkCare)。根據其招股書,目前零氪科技有超過250萬人的900萬次縱向醫療記錄。零氪科技於2021年6月15日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瞭招股書,7月1日更新招股書,募資金額由原定的約5億美元降至超2億美元,7月9日,緊急暫停IPO。暫停原因或與網信辦和有關部門修訂的《網絡安全審查辦法》有關,該辦法提出:掌握超過100萬用戶個人信息的運營者赴國外上市,必須向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申報網絡安全審查。零氪科技的另一項質疑,來自其營收結構是否與“醫療大數據”的名頭相匹配。據其招股書顯示,零氪科技絕大部分收入來自藥品和保健品的銷售:2019年和2020年,零氪科技藥品和保健品銷售收入分別占公司總收入的75.0%和85.5%,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分別占公司總收入的87.0%和80.2%。鷹瞳科技上市之後股價表現差強人意,零氪科技隻差臨門一腳進入資本市場卻偃旗息鼓,雖然身處不同賽道,但在醫療數據與業務結合的道路上稍有偏差。在金融領域,此前也曾有過“金融科技到底是金融還是科技”的討論,時過境遷,這個討論已經有瞭共識:科技的發展不能違背金融的底層業務邏輯。回到醫療領域,道理相通。醫療科技既然以醫療為名,自然是要切身服務於民眾的健康,而服務於民眾健康的基本要求就是貼合實際的醫療服務。以醫療數據破題,講出一篇好故事並不是錯誤。事實上,日常醫療服務中誕生的海量數據,對任何醫院都是寶貴的財富,不加應用,等於坐守金山卻無開采之道。通過大數據分析挖掘出有價值的信息,可以為臨床科研、精準醫療、藥物研發以及醫院的精細化管理、醫衛管理部門行政決策提供重要的參考價值,是國之期許、管之臂助、民之亟需。方向沒錯的前提下, 理應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出正確的道路。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中國從來都不缺美好的“資本故事”。End.來個“分享、點贊、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