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誰是德國國傢德比的勝負手?

↑↑↑點擊收藏訂閱號↑↑↑

本文首發於“體壇加”。除特別授權(球迷直播室),嚴禁其他任何平臺轉發。如有發現,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動的可能性。多謝合作。

與上賽季首回合一樣,拜仁在客場3比2逆轉瞭多特蒙德;與上賽季次回合一樣,拜仁又占瞭爭議判罰的便宜,至少多特蒙德一方是這樣認為的。爭議判罰似乎是“國傢德比”當中必不可少的元素,隻是當多特蒙德一而再再而三地吃虧,他們自然有理由抱怨。

*主裁判茨魏爾的2次爭議判罰,引起多特蒙德球員的強烈不滿。爭議判罰,拜仁總占便宜?

事情首先要追溯到上賽季德甲第二回合的國傢德比。在那場做客安聯競技場的比賽中,哈蘭德開場不到10分鐘就連下兩城,但拜仁在半場結束前就將比分扳平,其中第2球是主裁判弗裡茨看完錄像後補吹科芒在禁區內被達胡德絆倒的犯規,由萊萬多夫斯基罰入點球。真正地爭議,出現在第88分鐘戈雷茨卡反超比分之前,薩內在中圈疑似侵犯帶球突破的埃姆雷·詹,弗裡茨沒有理會多特蒙德球員的申訴,VAR也沒有介入。這才有瞭2分鐘後萊萬上演帽子戲法,鎖定4比2的進球。

那場比賽之後,多特蒙德隊長羅伊斯大發雷霆,“那一下是明顯的犯規,這是我在替補席做看到的情況。如果那是拜仁被侵犯,他(弗裡茨)100%會吹,就是這樣。是拜仁的話,肯定會吹。我說完瞭。”不過當事人埃姆雷·詹反而表示:“他可以吹,但不是非吹不可。”

*羅伊斯禁區內被盧卡斯放倒後並沒有得到點球。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類似的“可吹可不吹”又一次發生在國傢德比當中,而且這一次羅伊斯還成為瞭當事人。主裁判盡管從弗裡茨換成瞭茨魏爾,哨聲依舊沒有響起。那是發生在第53分鐘,多特蒙德前場右路逼搶托利索成功,佈蘭特、羅伊斯與哈蘭德3人快速互傳,羅伊斯接哈蘭德直塞反越位直插禁區右側,起步稍慢的盧卡斯·埃爾南德斯從側面強行卡位,兩人雙雙倒地,皮球則滾出底線。茨魏爾在多特蒙德球員的激烈申訴之下,第一時間就判瞭拜仁球門球,而且很快就讓諾伊爾把球開出,沒有留給VAR介入的時間。

從慢鏡頭來看,盧卡斯與羅伊斯有激烈的身體對抗,而且羅伊斯確實是因為盧卡斯的動作才失去平衡。茨魏爾賽後解釋,他認為這是屬於兩人“上半身的接觸”,“按照我本場比賽的執法尺度,我決定不吹點球。”不過慢鏡頭可以看到,真正導致羅伊斯失去平衡的應該是盧卡斯腿上的動作,而並不是上半身的接觸那麼簡單。

事實上,問題並不在於茨魏爾第一時間的判斷,而在於他為什麼不至少與VAR溝通一下,然後親自去查看錄像,這才是令多特蒙德生氣的地方。哈蘭德賽後怒氣沖沖地跟裁判握手,隨後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羅伊斯那一下是明顯的點球。我跟裁判說:‘你為什麼不去看一下?’他說:‘沒有必要。’”

這一回,連埃姆雷·詹都認為判罰“總是偏向拜仁”,“我們要VAR來幹嘛?”羅伊斯自己反倒有點迷糊,直到賽後回看瞭錄像,他才明確認為自己是遭到盧卡斯侵犯瞭,“在比賽中我並不是太清楚,但我覺得他至少應該看一下。在比賽中我都沒覺得動作有那麼的明顯。”就連拜仁主帥納格爾斯曼也承認:“我認為兩個點球都可以吹。”

*通過回看錄像,茨魏爾判給瞭拜仁致勝的點球。

沒錯,不是一次點球爭議,而是兩次,火上澆油的就是當點球爭議再次出現的時候,吃虧的依舊是多特蒙德。第74分鐘,胡梅爾斯禁區內搶在穆勒之前解圍角球,戴維斯外圍一腳遠射打飛。此時茨魏爾要求科貝爾先不要開球門球,他要跟VAR溝通。停頓瞭超過1分鐘後,茨魏爾跑到場邊看錄像。可以清楚地看到,胡梅爾斯在試圖頭球解圍時,用自己張開的右臂把球擋出。顯然,胡梅爾斯並非故意而為之,而是在與穆勒搶位又被身前的隊友貝林厄姆阻擋瞭一下,導致身體有點失去控制下手球。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右手處在不自然位置,於是茨魏爾補吹點球。萊萬一蹴而就,拜仁就此鎖定3比2的勝局。

為什麼羅伊斯那球不看錄像,這一球卻要看?茨魏爾表示,在胡梅爾斯解圍的時候,他已經察覺到有問題,但第一時間不是很確定,因此需要VAR仔細看一下。當VAR韋爾茨告訴他“胡梅爾斯張開瞭手臂並處在不自然位置”,他就決定親自去看錄像。但羅伊斯那一下情況不一樣。茨魏爾表示他清楚看到當時的情況,而且問過VAR有沒有除上半身以外的接觸,但科隆方面給出瞭否定的答案,因此就沒有去看錄像瞭。羅伊斯這就更鬱悶瞭,既然兩次點球爭議都屬於“五五開”,那就應該一視同仁,“我問他:‘我點球那下也是五五開,但你為什麼不也去看一下?’然後他說:‘那隻是有點上半身的接觸。’我就說:‘你至少得看一下啊。’”

貝林厄姆抨擊茨魏爾

在兩次點球爭議出現後,多特蒙德主帥羅澤都激烈抗議,並因此吃瞭兩張黃牌被罰上看臺。尤其是第二回,羅澤情緒一度有些失控。眼看情況不妙,助手馬裡奇直接把他抱走,避免他與裁判的口角升級。羅澤賽後依舊不依不饒,“我們所有人都看到瞭發生瞭什麼。對羅伊斯的那次攔截是明顯的點球,而胡梅爾斯的手球則至少是有爭議的。我們歡迎茨魏爾先生執法更多多特蒙德的比賽,那樣他就有更多機會去阻礙我們瞭。”

*多特蒙德主帥羅澤兩黃一紅被罰上看臺。

還有人比羅澤更加生氣,那就是先後助攻佈蘭特與哈蘭德破門的貝林厄姆。這位年僅18歲的英格蘭新星在終場哨響後沮喪地趴在草地上,戴維斯還走過去安慰他。在小貝看來,茨魏爾不光在兩次點球判罰上針對瞭多特蒙德,而且“這場比賽的很多判罰”都有問題,“當你派瞭一個操縱過比賽的裁判來執法德國最重要的比賽。你還能指望什麼?”

操縱過比賽?生於2003年的貝林厄姆,對於發生在2004年的“霍伊策醜聞”竟瞭如指掌。在那樁著名的“黑哨案”當中,茨魏爾的名字也一度出現在被調查的名單上。德國媒體後來披露,茨魏爾在2006年曾被德國足協體育法庭禁哨6個月,其中一個原因在於“知情不報”。貝林厄姆因這番過火的言論,極有可能會遭到德國足協監控委員會的調查,甚至是體育法庭的處罰。相比之下,哈蘭德就聰明一些。對於茨魏爾,挪威天才的評價是:“他很傲慢,我不會再說些什麼瞭。”

謝萊萬,更謝胡梅爾斯

盡管茨魏爾的判罰爭議帶走瞭流量,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場踢瞭長達101分鐘的德國國傢德比沒有令觀眾失望。這是一部劇情豐滿的大片,除瞭有爭議判罰與劍拔弩張,還有5個進球,有雙方的交替領先,有點球,有紅牌,外加令人揪心的意外。比賽踢到66分鐘的時候,佈蘭特與於帕梅卡諾在中線附近爭頂時頭碰頭。佈蘭特在頭部遭到側面撞擊後重重地摔在地上並且昏迷,嚇得其他球員立即呼喊醫護人員沖進場內搶救。好在佈蘭特很快就會恢復瞭意識,隨後在清醒的狀態下由擔架抬離場。

*佈蘭特頭部受傷後被擔架抬走。

佈蘭特的受傷,令比賽一度中斷瞭4分鐘。比賽剛恢復,替下佈蘭特的馬裡烏斯·沃爾夫一腳勁射又造成盧卡斯左腳踝受傷,比賽再度短暫中斷。在勉強堅持瞭一會兒後,盧卡斯就被聚勒換下。而就在這次換人完成後,就出現瞭胡梅爾斯的禁區內手球。正是這連續3次停頓,導致下半場補時長達10分鐘;也正是這3次停頓,打斷瞭多特蒙德下半場開始後的強勢。連托馬斯·穆勒也承認:“我們在上半場應該領先。但在下半場,我不知道以我們的比賽方式,究竟配不配得上勝利。”

這是多特蒙德在德甲連續第3次在首先進球的情況下輸給拜仁。上賽季兩回合分別打出瞭2比3和2比4,本場又是一個2比3。多特蒙德每一次都看到瞭獲勝的希望,但每一次都是空手而歸,這種挫敗感可能比大比分落敗來得更加強烈。而對於拜仁來說,在缺少中場樞紐基米希的情況下,這場比賽確實踢得相當艱苦,可以說是近3年來場面優勢最小(甚至在兩個半場開局都極其被動)的一場德甲的國傢德比。

於帕梅卡諾在哈蘭德等人的輪番沖擊下,又一次像此前輸給法蘭克福和門興格拉德巴赫的比賽那樣錯漏百出,幾乎每次一對一防守都令人提心吊膽,兩次禁區內的停球失誤,一次被貝林厄姆抓住助攻哈蘭德扳平比分,一次則險些讓默尼耶補時絕平。而在目前這個三中衛與四後衛之間切換的陣型當中,戴維斯身後的位置,以及他與盧卡斯之間的結合部,一再淪為對手重點打擊的區域。佈蘭特與默尼耶在右路制造的威脅,絲毫不亞於由哈蘭德、羅伊斯以及貝林厄姆組成的左肋部。而在上半場中段一次瘋狂回追並最終成功放鏟破壞默尼耶橫傳的過程中,戴維斯被迫刷出瞭36.37公裡/小時的個人本賽季最高時速紀錄。

*穆勒讓好朋友胡梅爾斯非常狼狽。

在經歷兩個糟糕的半場開局後,拜仁能最終帶走3分,靠的是萊萬和科芒的超強個人能力。自2014年夏天加盟拜仁以來,萊萬已在25次對陣老東傢的比賽中斬獲26球,產量高於面對其他任何一支球隊。同時,拜仁也得感謝舊將胡梅爾斯的“送禮帽子戲法”。拜仁全部3個進球,都與狐媚有直接關系。第1球是他在中圈傳球被老友記穆勒擋回後場,最終變成瞭萊萬的單刀;第2球是格雷羅在禁區內匆忙解圍踢中狐媚身體反彈,造就科芒半場前反超比分;第3球則是點球大禮。在拜仁打成3比2之後,胡梅爾斯還有一次門前解圍險些自擺烏龍。

這一切,現場督戰的德國隊主帥弗利克都看在瞭眼裡。對於在弗利克上任後連續3個國際比賽周都未曾入選過國傢隊的胡梅爾斯來說,事態的發展顯然愈發不妙瞭——盡管弗利克一再強調,10月與11月不選胡梅爾斯都是與其商量後才做的決定,目的是讓季初受傷的狐媚利用國際比賽周來進一步調整身體和競技狀態。

*利用胡梅爾斯饋贈的點球,萊萬完成致勝一擊。

今夏卸任拜仁董事會主席的魯梅尼格賽後指出:“人們都知道,馬茨(胡梅爾斯的名)在跑動對抗中存在問題——這是因為他的年紀。當比賽按照他的方式進行,而他又在禁區裡面,他依舊很好。”而另一位拜仁名宿迪特·赫內斯則指出:“馬茨可以依靠自己的經驗和選位來化解許多險情。但毫無疑問,他已經過瞭巔峰期。他不會變得更好瞭。一旦遇上跑動中的對抗,他就會有問題——過去兩三年情況就一直如此。”

【更多資訊】查閱更多德國足球資訊,請瀏覽德國足球在線(www.d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