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河舞廳》火瞭,漠河呢?

來源|讀城記工作室(ID:DUCHENGJIPLUS),時代周報系列公號文|謝江珊短視頻時代,一座城市的爆紅,不過一首歌的時間。一曲《漠河舞廳》,讓漠河市——中國“最北小城”,在全網掀起熱烈討論。抖音數據顯示,截至11月26日,這首歌的播放量已超過40億。10月24日以來,超過68萬網友通過抖音直播圍觀瞭漠河風光;10月24日至11月6日,“漠河”的抖音搜索量雙周環比增長621%。不僅是在抖音,馬蜂窩站內“漠河旅遊攻略”搜索熱度也立時上漲瞭166%,“漠河舞廳”的搜索熱度上升430%。▲《漠河舞廳》在抖音的播放量  圖/抖音APP截圖漠河到底是個怎樣的地方?“漠河是我心裡最符合‘人間煙火氣’的地方。”“那是我的傢鄉,也是我生長的地方。長大過程中印象最深的事情一直和山有關,因為漠河在大興安嶺,四面環山。夏天我就和媽媽在山上采蘑菇,冬天在山腳下玩天然的‘雪滑梯’。”2000年出生在漠河的思雨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如此描述自己心裡的漠河。▲圖/新華社發

最北小城

我從沒有見過極光出現的村落,也沒有見過有人,在深夜放煙火。漠河,中國最北端的縣級市,是中國緯度最高的邊陲小城,與俄羅斯隔黑龍江相望。漠河在1994年就找準瞭自己的定位:依據自身優勢,與海南的“天涯海角”遙相呼應,定位為北方的“天涯海角”——“神州北極”。中國最北的村莊、最北的機場、最北的郵局,甚至還有“中國最北的觀音”。這裡的一切都是最北的。在漠河人面前,沒有所謂的南北之爭,全國人民都是“南方人”。一位網友在社交媒體上留言:問一個當地網友附近有啥好玩的景點和美食嗎?他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說,你們南方人真逗。寒冷和雪,與漠河終生相依。漠河年均氣溫零度以下,積雪期240天,是中國最冷的地方,冬季最冷可達零下50℃。“日頭冒嘴(太陽剛出來),凍死小鬼。”“臘七臘八,凍掉下巴。”是漠河人常絮叨的話。於是,漠河又有“寒極城”的別稱。如果不能親身感受這份寒冷,這樣的形容能夠幫助理解:在室外,呼出的熱氣,迅即變成一條條在朔風中飄曳的白煙。凜冽的寒風,像一把把小刀,刮在臉上,有絲絲灼痛感。最奇特的是,可以在自己身上觀察到“霧凇現象”:呼出的熱氣凝聚在眉毛、頭發、領口上,形成乳白色、疏松的針狀冰晶。▲圖/新華社發經過“霧凇”的精心包裝,男生秒變“聖誕老人”,女生裹得不嚴實,估計就得變成“白毛女”。極寒天氣下,迎著朝陽,挑戰近兩年在互聯網上流行的“潑水成冰”,是漠河人和遊客熱衷的拍照主題。漠河人對冬天有特殊的情感。網友“28區小賣店”慨嘆,漠河一年有八個月是冬天,十月開始下到第二年五月,雪也化不完,但還是很喜歡雪。“小時候有那種竹子編的框,多數是裝橘子的,拆下來一條,在上學路上當滑板打出溜滑。下雪之後就可以踢球瞭,不是夏天不能踢,是冬天雪厚,穿的也厚,可以隨便鏟球,在地上打滾。每天出門隻能露一雙眼睛,那時候都帶脖套、耳包、棉褲、毛衣,都是傢裡長輩給做的。”“28區小賣店”回憶道。

感受“生命最長的一天”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殺人又放火。漠河不止有雪。漠河所屬的大興安嶺地區,是黑龍江省13個地級行政區之一。上世紀60年代之後,漠河當地以林業采伐為支柱產業。1990年,以林業加工為代表的第二產業在漠河GDP中占比高達90.6%。隨著新世紀“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啟動,漠河開啟產業轉型之路。2002年之後,第二產業在漠河GDP中的占比逐漸下降,到瞭2020年隻有18.8%。而旅遊業是漠河選中的新增長點,極光和白夜聞名全國。這裡是中國唯一能看到極光的小城,這裡可以享受一天21個小時的漫長日照時光,感受“生命中最長的一天”。除瞭超長的日照,漠河還有許多各色各樣活動:3月的冰雪汽車挑戰賽、6月的北極光節、9月的黑龍江源頭自行車賽、12月的冰雪文化節,還有極晝馬拉松、杜鵑花節等等。

▲圖/新華社發不斷加快景區景點建設,增設網紅打卡點,漠河確立的旅遊策略就是,保證一年四季都有得玩。漠河的努力得到瞭回報。《漠河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19年接待遊客235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22.5億元。要知道,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時,漠河市常住人口不過54036人。即便是在被疫情侵擾的2020年,漠河的旅遊產業增加值仍增長6%以上,真正成為富民強市的產業。旅遊立市,漠河的野心絕不止於此。《漠河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點明:堅持把旅遊業作為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圍繞全域旅遊示范區建設,加快推動產品、服務、營銷“三提升”。

“來一趟成本挺高”如果有時間,你會來看一看我吧。看大雪如何衰老的,我的眼睛如何融化。旅遊業發展壯大,依然難逃東北許多城市的命運,年輕人用腳投票,選擇離開。這座邊陲小城的困境,就像這裡的皚皚白雪一樣醒目。漠河公安年報數據顯示,2020年,漠河人口出生率3.05‰,死亡率7.75‰,人口自然增長率-4.7‰。年末,漠河總人口67702人,18歲以下人口5775人,占總人口比重8.5%;18-59歲人口46982人,所占比重69.4%;60歲及以上人口14945人,所占比重22.1%。總面積18427km²,人口不足7萬。平均每平方公裡不到4個人,真正的地廣人稀。在漠河把旅遊業作為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性支柱產業的這一年,思雨前往江蘇無錫上學,以後也不打算再回去發展瞭。“漠河經濟條件不太高,畢竟太偏瞭,人均收入也很低,走進大城市之後就更不想回去瞭。”▲圖/新華社發根據《2020年漠河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20年,漠河實現地區生產總值34.3億元,比上年增長4.4%。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現29034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179元。極寒、偏遠,老齡化、少子化、人口流失,疊加經濟發展一般,讓這座城市有種被時代拋棄的蒼涼感。雪上加霜的是,今年3月起,漠河機場因改擴建施工停航一年,旅遊業受到直接沖擊。“那裡的雪又厚又白,我這常年呆在下雪地,所以沒多大興致折騰那麼久去看雪。極光也不是天天有,狗拉爬犁在松花江也看見過。”暫時定居哈爾濱的羅娟(化名)因為交通不便,從未將漠河之旅排在行程上。漠河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局長馮廣慶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漠河旅遊從1981年開始開發,雖然有三十幾年的歷史,但受制於交通,一直是個很平靜、沒有大量遊客湧入的狀態。“遊客過來一趟,時間成本、經濟成本都挺高,這就是我們的困境。”

讓人牽掛的城市在1980的漠河舞廳,如果有時間,你會來看一看我吧。2016年,民謠歌手趙雷讓一曲《成都》傳遍大街小巷,歌詞裡提到的“小酒館”“玉林路”成為打卡勝地,成都更是一躍成為頂級網紅城市。因為《漠河舞廳》爆紅,或許正是漠河從天而降的機會。但能復制成都的成功嗎?沒有人知道。隻是漠河似乎早就做好瞭準備。去年8月,漠河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開通抖音賬號,隨之開啟瞭漠河24小時慢直播,用固定機位播放城市街景。鏡頭裡,天色亮瞭又暗,暗瞭又亮,車輛駛入畫面又消失,行人來來往往。▲圖/新華社發在馮廣慶的認知裡,慢直播會讓人牽掛一座城市。漠河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還為此拒絕植入廣告。“想讓大傢感受到的漠河是一個幹凈的世界。它是用一種不言語的狀態在展示自己的魅力,它不是多麼壯麗,很市井,很平常。”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漠河也強調會突出抓好營銷推介,利用好電視、網絡等媒體平臺,以及短視頻的影響力。《漠河舞廳》爆紅後,漠河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立馬抓住時機,推出短視頻和直播,將漠河的所有景致逐一介紹給全國網友。如今,《漠河舞廳》的原型——夢知艾舞廳已經把新的招牌“漠河”掛在舞廳門前。馮廣慶親自操刀,為舞廳月票文創產品寫好文案,文創產品項目已準備投入運作。他想讓《漠河舞廳》像那首《成都》一樣,成為當地的文化符號,還計劃找到合適位置復原老舞廳,加強符號特征,把舞廳打造成一個IP。“以後這個舞廳就是‘漠河舞廳’的發祥地,漠河每一個舞廳都是漠河舞廳。”另一個IP概念則是影視化。不少網友們提議安排電影《漠河舞廳》,“這幾天大概有三四傢影視公司聯系,說想與漠河合作開發IP。”馮廣慶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流量過後該如何持續發力?漠河的路,正在腳下。

覺得內容不錯來個“一鍵三連”——分享、點贊、在看看完不吐不快,就給我們留言吧留言點贊多有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