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照片,讓美國人徹底怒瞭—— | 銳參考

“聖誕禮物我要彈藥。” 

12月5日,美國肯塔基州共和黨籍眾議員托馬斯·馬西在推特上發佈瞭一張慶祝聖誕的全傢福。照片中無論男女老少,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把貨真價實的槍,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作為狂熱的擁槍人士,馬西本人更是端著一挺M60機槍。他在推文中寫道:“聖誕快樂!另外,聖誕老人,禮物我要彈藥。”

    

這張照片,讓還沒從悲痛中平復的美國人徹底憤怒瞭。

就在5天前,美國再次發生校園槍擊案。密歇根州一名15歲的高中生在學校走廊連開30多槍,射殺瞭4名學生。而這把槍,就是父母提前送給他的聖誕禮物。

有人在馬西推特下貼出這名高中生和他父母的照片,說:“這是一個線索,另一個愛好槍的傢庭。”

    

有人貼出在槍擊案中死亡的四名學生的照片,問道:“我很好奇,馬西,聖誕節除瞭彈藥,你還會給孩子們送些什麼?我知道他們四人會得到什麼,棺材。”

弗雷德·古騰堡的女兒傑米·古騰堡2018年在佛羅裡達州的帕克蘭校園槍擊案中喪生。他寫道:“既然分享的是全傢福,下面是我的。其中一張是我為傑米拍下的最後一張照片,另一張則是她安葬的地方。密歇根州校園槍手和他的傢人之前也像你們傢這麼拍照。”

    

有人說,馬西的這張照片概括瞭美國的所有問題。

什麼問題?我們先看一組數字。

美國全國有超過13萬個合法槍支銷售點,約是全美麥當勞網點數量的10倍,槍支店比快餐店還普遍。據日內瓦高級國際關系學院“輕武器調查項目”公佈的數據,在美國,平均每100人就擁有120支槍。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今年前10個月,美國就已經發生瞭641起“大規模”(死亡4人及以上)槍擊案,超過瞭去年全年的611起,再創新高。

根據美國槍支暴力網站的數據,今年截至9月,美國共有1079名17歲以下未成年人死於槍擊,是同期因新冠肺炎死亡的未成年人數(214人)的5倍……

連美國總統拜登都承認,“槍支暴力已經成瞭一種流行病,這讓美國在國際上很難堪”。但除瞭表達“我的心與所有那些在密歇根州失去親人的難以想象的悲痛的傢庭同在”之外,美國還能做什麼嗎?

嚴格管控槍支甚至禁槍才能減少慘案的發生,這個道理人人都懂。但諷刺的是,恰恰就是在“美式民主”下它做不到。

先看禁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規定“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得侵犯”。如果想禁槍,就必須廢除或者修改這條“過時”的修正案。美國建國以來僅通過瞭27條憲法修正案,最近一個生效的修正案是在1789年通過的,但直到1992年才生效,這前後花瞭整整203年!走這條路幾乎是不可能的。

禁槍無望,那嚴格管控槍支呢? 

從立法層面看,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對立多年,一切以“選票”為指標,“為瞭反對而反對”,控槍法案在國會闖關的難度不言而喻。

此外,美國的槍支制造買賣早已經形成瞭一條利潤豐厚的龐大產業鏈。反對管控槍支的利益集團就有全國步槍協會(NRA)、全國持槍者協會、全國槍支權利協會等12個。這些利益集團為美國總統和國會選舉提供瞭大量政治捐款,想撼動它們的利益豈是易事?!

▲美媒刊登漫畫,諷刺反對管控槍支的利益集團。

因此,盡管有關“槍支管制”的討論在美國頻頻見諸報端,但根本無法真正實現。

據英國《衛報》報道,在密歇根州槍擊案發生後,美國民主黨籍參議員墨菲提出加強購槍者背景調查的法案,卻遭到資深共和黨籍參議員格拉斯利的極力反對,後者認為這侵犯瞭“自由”,“敵視合法的槍支擁有者以及合法的槍支交易”。

在“人權”“民主”不離口的美國政客眼中,這些槍擊案不過是“自由的代價”。諷刺的是,這所謂的“自由”隻能是“槍手殺戮的自由”和“無辜孩子們死亡的自由”。

正如一名憤怒的傢長在拜登推特下的質問:“為什麼?作為學生傢長,我們要擔心自己的孩子會有天在校園槍擊中喪生?我們為什麼要活在這種恐懼和現實中?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自由’!”

監制 | 鄧媛

審核 | 薑濤

編輯 | 董磊

熱文推薦

點擊下方圖片購買《參考消息》數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