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經濟主要是實體經濟,是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閆德利  騰訊研究院資深專傢

國民經濟=實體經濟+虛擬經濟

虛擬經濟=金融業+房地產業

我國高度重視實體經濟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實體經濟“是我國經濟的命脈所在”“是我國發展的本錢”“是國傢強盛的重要支柱”,要求我們“必須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然而,學術界“真正界定實體經濟的研究文獻並不多”(黃群慧,2017),對其尚沒有清晰界定。但有一個基本共識——實體經濟(Real Economy)和虛擬經濟(Fictitious Economy)是一組相對應的概念,兩者共同構成瞭國民經濟整體,即“國民經濟=實體經濟+虛擬經濟”。我國領導人十分重視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關系。江澤民在黨的十六大報告(2002)中要求“正確處理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傳統產業、資金技術密集型產業和勞動密集型產業、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關系”;胡錦濤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七次峰會專題講話中(2012)指出 “處理好金融創新和金融監管、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儲蓄和消費的關系”;習近平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2016年12月14日)提出我國經濟運行的 “三大失衡”,即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2017年1月4日)上表示,實體經濟是一個相對於虛擬經濟的概念,不是僅僅包含制造業,而是涵蓋著一二三產業。虛擬經濟理論源於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特別是有關虛擬資本理論(劉曉欣、劉駿民,2020)。它強調的主要是金融屬性。成思危(2013)認為:虛擬經濟就是直接以錢生錢的活動。劉駿民認為(2008):虛擬經濟是在追求貨幣利潤的目標下,通過單純的“買賣”“資本化”運作以及價值“炒作”等相對脫離瞭“物質生產過程”的價值增殖活動。從產業分類視角,虛擬經濟主要包括金融業和房地產業。把房地產業歸為虛擬經濟,“不僅僅是因為當今房地產主要呈現的是金融衍生品的特征,還因為房地產的實體經濟部分已經在建築業中體現瞭”(黃群慧,2017)。黃群慧(2017)提出瞭實體經濟三層分類框架,即把實體經濟劃分為R0、R1和R2三個層次。R0是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核心部分,也可以理解成最狹義的實體經濟;R1包括R0、農業、建築業和其他工業,也即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這是一般意義上的實體經濟;第三個層次實體經濟(R2)包括R1,以及除金融業和房地產業以外的服務業,這是實體經濟的整體內容,是最廣義的實體經濟;R2和金融業、房地產業構成國民經濟整體。如下圖所示:

圖 實體經濟的三層次分類框架(來源:黃群慧,2017)

黃群慧(2017)的研究表明,我國實體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日趨降低,2011—2016年R0、R1和R2三個層次的實體經濟占GDP的比重分別下降瞭1.9個、7.4個和2.8個百分點,虛擬經濟則提高瞭2.8個百分點。我國經濟“脫實向虛”問題嚴重,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不能走單一發展、脫實向虛的路子”“不能‘脫實向虛’。要虛實結合,以實為基礎”。對此,我們必須牢記。

數字經濟主要是實體經濟

從不是虛擬經濟

在討論數字經濟之前,有必要再強調一下兩個基本公式——國民經濟=實體經濟+虛擬經濟;虛擬經濟=金融業+房地產業。國傢統計局《數字經濟及其核心產業統計分類(2021)》把數字經濟產業范圍確定為數字產品制造業、數字產品服務業、數字技術應用業、數字要素驅動業和數字化效率提升業等5個大類,以及32個中類和156個小類。如表1所示:

表1 國傢統計局對數字經濟及其核心產業的統計分類

在數字經濟32個中類中,僅有“0403互聯網金融”和“0505數字金融”屬於虛擬經濟,占比6.3%;在156個小類中,僅有8個屬於虛擬經濟,占比5.1%——“040301網絡借貸服務”“040302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040303金融信息服務”“050501銀行金融服務”“050502數字資本市場服務”“050503互聯網保險”“050504其他數字金融”“050904互聯網房地產業”。

如果隻考慮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即01-04大類),在23個中類中僅有“0403互聯網金融”屬於虛擬經濟,占比4.3%;在114個小類中,僅有3個屬於虛擬經濟,占比2.6%——“040301網絡借貸服務”“040302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040303金融信息服務”。

綜上,數字經濟中僅有5.1%-6.3%的行業屬於虛擬經濟,數字經濟核心產業中僅有2.6%-4.3%的行業屬於虛擬經濟。很顯然,國傢統計局所定義的數字經濟和金融業、房地產業的關系並不大。它主要是實體經濟,是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或者說數字經濟(扣除互聯網金融、數字金融和互聯網房地產業)原本就是實體經濟,它從不是什麼虛擬經濟。

把“Virtual”譯為

“虛擬的”,誤解極大

數字經濟跟計算機相關,而計算機是“虛擬的”(Virtual)。因此,很多人把數字經濟錯誤理解成“虛擬經濟”。我們必須明確,計算機的“虛擬(Virtual)”和虛擬經濟的“虛擬(Fictitious)”對應著兩個完全不同的英語單詞。誤解的產生很大原因在於翻譯。

根據英漢詞典,“Virtual”有“實質的”和“虛擬的”兩個相反含義的翻譯。對此,很多人困惑不已。根據在線詞源詞典(Etymonline),“Virtual”的原義是“being something in essence or effect, though not actually or in fact”(本質上或效果上的某種東西,但實際上或事實上不是),牛津詞典對應的解釋為“almost or very nearly the thing described, so that any slight difference is not important”(幾乎或非常接近所描述的事物,因此任何細微的差異都不重要)。相應地,英漢詞典的翻譯是 “事實上的;很接近的;幾乎……的;實際上的;實質上的”。這是“Virtual”的第一個含義。

根據在線詞源詞典(Etymonline),“Virtual”一詞從1959年開始應用到計算機領域,於是有瞭一個新的含義——“not physically existing but made to appear by software”(並非物理存在,而是通過軟件出現),牛津詞典的解釋為“made to appear to exist by the use of computer software, for example on the Internet”(通過使用計算機軟件使其看起來存在,例如在Internet上)。計算機科學傳到國內後,英漢詞典把“Virtual”翻譯成“(通過計算機軟件,如在互聯網上)模擬的,虛擬的”,在實際應用中則進一步簡化成“虛擬的”。如虛擬機、虛擬存儲器、虛擬內存、虛擬化、虛擬貨幣、虛擬現實、虛擬世界等。“Virtual(虛擬的)”已成為計算機專業術語,中文“虛擬”也因此有瞭新的含義。

原本是沒有問題的。但當我們把互聯網、數字經濟等計算機相關概念和實體經濟放在一起討論的時候,誤解就產生瞭。實體經濟和兩個不同含義的虛擬經濟(Virtual Economy、Fictitious Economy)著實淄澠之合,難以分辨。《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的處理方法非常不錯,它提出“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個表述用“數字技術”代替人們之前常說的“數字經濟”,避免把數字經濟放到實體經濟的對立面,有利於減少誤解。如果一定要說“數字經濟是虛擬經濟”,那它指的是計算機的“Virtual Economy”,而絕不是金融的“Fictitious Economy”。

作為一名不怎麼懂英語的理科生,竊以為把“Virtual”在計算機領域的含義翻譯為“擬真的”“仿真的”,似乎更為確切。這不僅可避免誤解,還實現瞭和其原義的相統一(即“程度非常接近100%”“程度上的無限接近”“迫真”“逼真”)。人們再也不會因為“Virtual”同時有“實質的”和“虛擬的”兩個相反含義而感到困惑瞭!

參考文獻:[1]黃群慧,論新時期中國實體經濟的發展,中國工業經濟,2017年第9 期[2]劉曉欣、劉駿民,虛擬經濟的運行方式、本質及其理論的政策含義——馬克思邏輯的歷史延伸,學術月刊,2020, 52(12)[3]閆德利,數字經濟(數字社會發展與治理叢書),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20年4月

推薦閱讀

閆德利:《數字經濟再認識:它是什麼,不是什麼?》企鵝經濟學:《數字經濟產業的規模、增長與結構:基於2005-2020年數據的實證分析》👇 點個“在看”分享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