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族” 國腳差不多都走瞭……

全文 2586 字,閱讀時間預計 5 分鐘。

中超聯賽第二階段開賽在即,廣州足球俱樂部也是動作不斷,繼官宣鄭智成為一線隊執行教練後,俱樂部又在官網更新瞭一線隊陣容,其中,歸化球員阿蘭、艾克森、費南多均不在名單中,而另外兩名歸化球員洛國富和蔣光太還在名單裡。

最近一段時間,關於歸化球員的去留問題成為輿論討論的焦點,11 月中旬,曾說過“我加入中國國籍不是為瞭錢,而是為瞭陪同國足亮相世界杯舞臺”的歸化球員高拉特從廣州乘機返回巴西,與廣州隊完成解約的他隨後以自由身加盟巴甲球隊帕爾梅拉斯。當國足在今年的最後一戰中逼平澳大利亞後,記者從時任國足主帥李鐵口中得知,因孩子生病等原因,阿蘭直接從阿聯酋動身返回巴西,與傢人團聚,他也不會再參加中超第二階段比賽。而作為首位在世預賽中斬獲進球的歸化國腳,艾克森也確認將不再出戰中超第二階段賽事,他大概率將會與廣州隊解約,而後重返巴甲賽場,甚至有可能與高拉特在帕爾梅拉斯接著做隊友。令球迷稍顯寬慰的是,33 歲的洛國富和蔣光太目前還在廣州隊的名單之中。

2019 年 3 月底,中國足協發佈《中國足球協會入籍球員管理暫行規定》,中國足球轟轟烈烈的歸化時代正式到來,侯永永、李可、德爾加多、艾克森、蔣光太等一批球員相繼接受歸化,成為中國籍球員。而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歸化作為一種短時間內提升中國足球的有效手段,將為中國男足晉級卡塔爾世界杯決賽圈提供強大的助推力。不過,隨著國足在 12 強賽中僅交出 1 勝 2 平 3 負的戰績,出線希望變得非常渺茫,球迷們的夢醒瞭,歸化球員與中國足球的蜜月期也結束瞭。從目前來看,盡管阿蘭和艾克森未來還有可能以留洋球員的身份繼續為國足效力,但脫離瞭中國職業聯賽體系的他們,客觀上也成為國足的不可控因素,相比之下,更有可能在未來的歲月裡持續為國足出力的是像蔣光太和李可這樣的有血緣歸化球員,以及像洛國富這樣對中國男足有著強烈認同感和集體榮譽感的非血緣歸化球員。

客觀地講,隻要中國球迷對中國男足打進世界杯決賽圈還抱有期待,那麼中國足球的歸化之路就還得走下去。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表示,“如果沒有入籍球員,進世界杯概率恐怕接近零,有瞭入籍球員,概率也許有10%。” 在中國足球後備人才儲備不足,現有國腳逐漸度過巔峰期的情況下,在一些核心位置上使用高水平的歸化球員,確實是保持國足在亞洲范圍內競爭力的有效做法。總的來看,中國足球歸化的 1.0 時代已經接近尾聲,這一波在金元足球尾聲階段掀起的歸化浪潮,最終在中國足球去泡沫化和中國男足 12 強賽戰績難如人意等多重因素的疊加影響下歸於沉寂。總結歸化的 1.0 時代,不難發現在實施歸化的操作層面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和功利性,而在歸化球員的管理和使用上,也暴露出一些問題。實際上,與青訓一樣,歸化的成效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急功近利的操作反而會引發一系列矛盾,比如歸化球員的高薪問題,身份認同問題,以及外界對他們接受歸化動機的天然質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阿蘭、艾克森已經被外界貼上瞭“為巨大利益而來”、“不能與國足共患難”等負面標簽。那麼,中國足球歸化的 2.0 時代,又該何去何從呢?

其實,鄰國菲律賓的經驗值得借鑒。早在十幾年前,菲律賓男足國傢隊的贊助商兼領隊丹·帕米拉就構想瞭一個名為 Project 100 的計劃,目標是使菲律賓隊能夠進入國際足聯世界排名前 100 位,而為瞭提升菲律賓隊的整體實力,他當時提出希望更多在外國出生的菲律賓人能夠接受菲律賓國傢隊的征召,同時也為菲律賓足球的歸化定下基調,那就是球員的父母一方必須有菲律賓血統,即菲律賓足球僅接受有血緣歸化,這樣一來,歸化球員的身份認同就有瞭保障。像球迷比較熟悉的埃瑟裡奇、帕蒂尼奧、施洛克等都是有血緣歸化球員。菲律賓男足國傢隊主教練庫珀曾說道:“我們的球員,或是同出生在菲律賓的當地人有著親屬關系,或者存在血緣聯系,這樣才把他們同菲律賓人聯系起來。”其次,在球員歸化數量上,菲律賓也要比中國多得多,龐大的歸化球員群體不僅可以幫助菲律賓足球優中選優,很大程度上還能攤薄歸化球員的薪酬。更為重要的是,菲律賓足球的整個歸化行動是以菲律賓足協為中心的,不以豐厚的經濟報酬作為主要歸化手段,而是通過政府提供在生活、子女教育和投資創業等各方面的種種優厚政策來吸引球員接受歸化。而在菲律賓,歸化球員的角色也不僅僅踢好球,而是要參與社區和青訓工作,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激勵菲律賓青年從事足球運動。在這方面,入籍菲律賓的比恩韋尼多·莫雷洪堪稱典范。

回到中國足球層面,蔣光太和李可作為正值當打之年的有血緣歸化球員,未來無疑是中國男足可以依靠的重要力量,他們如果能繼續在國足中發光發熱,伴隨國足一起成長,那麼對於潛在的有血緣歸化球員將起到良好的示范效應。

而作為非血緣歸化的代表,洛國富的留下意同樣意義重大,他在 12 強賽中已經留下瞭世界波、飛身擋球、門前救險等名場面,他對於勝利的渴望以及永不放棄的戰鬥精神,也深受球迷的肯定。洛國富像極瞭日本足球的歸化球員拉莫斯,拉莫斯也是在 30 歲以後才成為日本男足的主力,也是由於年齡和體能原因改踢中場,卻依舊發揮出色,並成為瞭日本隊的中場核心。作為日本足球歸化的第一名無血緣國腳,拉莫斯在場上永遠是狀態最積極、踢球最認真的球員。退役後仍然為日本足球的發展貢獻力量,他成為瞭日本足球和巴西足球之間的橋梁,在日本開設足球學校,普及足球技術,通過牽線搭橋幫助日本足協引進許多優秀的巴西足球教練,為日本足球的發展起到瞭重要的作用。另一位日本歸化球員賽吉歐越後曾說過,“歸化外籍球員是一種手段,但不是最終的目的。歸化球員是為瞭在本國足球人才出現斷檔時,將出現的空當填補上。而且之所以出現人才斷檔,肯定是因為足球這項運動暫時在這個國度失去瞭魅力,這就需要靠歸化球員重新將人們對足球運動的熱情帶動起來。”從這個角度講,如果洛國富能夠在中國足球的發展中扮演拉莫斯之於日本足球的角色,那麼他也將成為中國足球非血緣歸化球員的標桿人物。

毫無疑問,球迷們期待全面升級的中國足球歸化 2.0 時代早日到來,但大傢也需要清醒地認識到,歸化球員仍然是一個短期奏效的手段,如果中國男足想要在整體實力上實現質的飛躍,從根本上來看,還是需要不斷夯實並完善我們的足球青訓體系。

本文系《體壇新視野》微信訂閱號原創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如有稿件采用需求或商務合作意向,

請在工作時間(8:00 – 18:00)致電:

(022)23601972 or 13207576205

或用手機添加微信號:EYESONSPORT 

 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