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6款新品,推出新品牌:騰訊遊戲在海外悄悄放瞭個大招?

LEVEL INFINITE是什麼意思?

文/托馬斯之顱

12月8日凌晨,騰訊遊戲悄悄上線瞭一個全新的海外品牌:LEVEL INFINITE,並在官網一口氣公佈瞭6款新品。

 除瞭新品還有已經上線的產品

 

從外媒報道中隱藏的人事安排上,你也能看出騰訊對LEVEL INFINITE的重視:

騰訊互娛國際遊戲業務的CEO是劉銘(Michelle Liu),她曾在手遊爆發早期用「精品計劃」確立瞭騰訊發行的行業地位;而從公開資料來看,曾任PlayStation產品開發總監的Pete Smith,以及動視暴雪前高管Zoran Roso也在團隊當中。騰訊高級副總裁馬曉軼曾對此做過解讀:”一傢大公司做轉型,必須調用最好的團隊,給他們最多的資源……如果是誰有空誰才去做新的業務,那很可能是抓不住機會的。”

很多人對這個動作不太理解:騰訊又不是沒做過海外發行,他們為什麼要推出一個新的品牌?海外玩傢和廠商會吃這一套嗎?

 

但仔細研究之後,我認為這一事件或將影響騰訊遊戲業務未來10年的發展。

 

 

01

LEVEL INFINITE

公佈瞭哪些產品?

先來看看LEVEL INFINITE在官網上公佈的幾款獨立發行的新品(標準為還未上線的產品)。

 

《Warhammer 40,000: Darktide》(戰錘40K:暗潮),一款《戰錘40K》背景的四人合作動作冒險遊戲,將於2022年春天上線Xbox和PC平臺。它的研發商是Fatshark,他們曾研發《戰錘:末日鼠疫》系列。

 

 

《Vampire: The Masquerade – Bloodhunt》(吸血鬼:惡夜獵殺-血獵),一款「吸血鬼:惡夜獵殺」IP的F2P戰術競技遊戲。玩傢可以扮演吸血鬼,獲得各種異能,最終恢復避世狀態。遊戲將於2022年在PS5和PC平臺發佈,它的研發商為瑞典工作室Sharkmob,他們有不少成員做過《全境封鎖》和《殺手》。

 

 

《Metal:Hellsinger》(重金屬:地獄歌手),一款第一人稱節奏射擊遊戲。玩傢可以隨著金屬樂的節拍射擊,體驗劇情,並在挑戰模式的排行榜中獲得更高的分數。遊戲將於2022年在主機和PC平臺上線。它的研發商是The Outsiders,制作人David Goldfarb曾擔任《收獲日2》的總監,以及《戰地3》和《戰地:叛逆連隊2》的首席設計師。

《Conan Chop Chop》(野蠻人柯南:又砍又剁),一款《野蠻人柯南》IP的火柴人風格Roguelite動作冒險遊戲,支持1-4人的遊戲模式,號稱擁有14萬億種不同裝備的組合,將於2022年上線主機、PC和NS平臺。遊戲的開發商是Mighty Kingdom,發行商則是Funcom——《野蠻人柯南》的研發商。

 

另外還有LEVEL INFINITE在全球發行的兩款新品:

 

《重生邊緣》(SYNCED:Off-Planet),這是一款PvPvE的多人戰術競技遊戲,玩傢可以利用「芯控」召喚不同功能的納米人並肩作戰,產品將於2022年上線PC平臺。NExT Studios已經為它投入瞭3年多的時間,就上輪EA測試來看,它的技術與美術品質基本達到瞭海外一線水準。

Don’t Starve: Newhome(饑荒:新傢園),這是一款由盛趣遊戲開發的饑荒IP手遊,將在生存沙盒冒險玩法的基礎上加入更多的多人社交要素,上線時間待定。

除瞭上述6款新品,LEVEL INFINITE的官網上還有《Arena of Valor》和《GTFO》兩款已經上線的產品。前者是《王者榮耀》國際版;後者則是由10 Chambers研發並獨立發行的四人合作恐怖動作FPS,在Steam上已經有瞭2萬多條評價。

 

不難發現,上述產品多為支持多人協作的射擊或動作遊戲,也都能找出1-2個題材、玩法層面的亮點;團隊則大多接受瞭騰訊的投資,且有成熟2A,甚至3A遊戲的研發背景。

 

不過人們總是對騰訊有更大的期許,我猜看完這幾款產品,你會產生一系列的疑問:做這個新品牌的意義有多大?就憑這幾款產品,他們能掀起多大的水花?為什麼有些產品被劃歸到瞭LEVEL INFINITE當中,卻並非由騰訊發行?

 

接下來我們將逐一分析這些問題。

02

「和騰訊合作」在海外

能有多少吸引力?

首先解讀一下LEVEL INFINITE的含義。

 

2019年末,騰訊遊戲把Slogan改成瞭「去發現,無限可能」,這應該也是LEVEL INFINITE的由來。LEVEL有關卡、等級的意思,可能象征騰訊希望把遊戲世界帶到一個新的臺階,樹立新的標準;而INFINITE的意義就更多瞭:開放、打破傳統、無限可能。

 

 

一方面,這當然是對於玩傢的品牌宣傳;而另一方面,這個名字也展示瞭騰訊遊戲海外業務的決心:我猜他們決定打破固有的合作模式,站在新的視角解決問題。

 

最近幾年,人們常常提起發行業務的衰落:頭部CP大多自研自發,因為如果不能在流量或產品側拿到至關重要的幫助,沒有人願意和發行分成。

 

但其實這個定義有些狹隘,流水/利潤分成或者代理金隻是一種合作形式,發行的本質其實是服務:通過服務提升遊戲的成功概率,然後參與到利益分配當中。

 

想通瞭這一點,你能看懂不少問題——LEVEL INFINITE的合作模式未必隻有發行,他們可以為研發團隊提供資金、技術、工具和認知方面的支持,同時通過投資獲取回報。而在未來,他們說不定還會有更加緊密的合作——在文章的最後一部分我們還會提到。

 

這就延伸出瞭下一個問題:在海外,「和騰訊合作」還能有多大的吸引力?

 

很多人認為騰訊發行的核心競爭力就是微信和QQ的流量,因此在海外應該沒人願意和騰訊合作。但不少研發告訴我們,騰訊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賽道研究、產品調優、大用戶量運營等方面的能力。

 

比如在賽道研究上面,騰訊可能是行業裡最早看到戰術競技品類機會的公司,早在《DayZ》的時代就開始入局,這也為他們最終投資藍洞埋下瞭伏筆。而和騰訊深度合作後,不少公司將得到他們提供的賽道地圖,分享他們洞察到的機會。

《PUBG:BATTLEGROUNDS》

 

再比如用戶研究和產品調優。某研發公司負責人曾告訴我,他們也曾猶豫要不要學習其他公司,多在海外做Soft Launch,以精確控制測試的規模。但後來發現騰訊的測試流程已經足夠精確,”明天要2000個測試用戶,不可能來2001個”,於是打消瞭這個念頭。至於那些把團隊搬到深圳,讓騰訊陪著一點點調高留存、付費數據的團隊案例就更多瞭。

 

伴隨行業的發展,國內團隊可能覺得這些已經不再神秘。但對於做慣瞭單機,沒有接觸過超大用戶量運營的海外團隊來說可就不一樣瞭。天美J3總經理姚遠就講過一個故事:去年他們和育碧所有明星制作人開閉門會,講CFM的運營方法,比如如何通過用戶問卷的調查數據,反推調優思路。結果對方聽得非常認真,”記瞭很多筆記,各種問。”

 

和LEVEL INFINITE合作的團隊可能也是如此。例如Sharkmob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在EA測試的時候,他們曾被200萬名玩傢的評論沖昏頭腦,不知道該如何調優;而在研發後期,他們又希望提升自己的反外掛能力——這些都是騰訊的專長。

 

Fatshark則表示,騰訊共享的知識對他們有不小的幫助——馬曉軼曾告訴葡萄君,他們正在打造「全球技術共享菜單」,提供在商業化、服務器、反外掛、運營、研發管理、公司管理方面的工具集。在歐洲,他們投資的工作室還有技術委員會,供大傢定期討論技術決策,分享技術突破。

 

而從騰訊一直以來的投資風格也能看出,他們正在慢慢放低自己的位置。比如在《黑神話:悟空》等多個投資案例中,他們都保證不幹預經營決策、不搶占項目主導、不尋求發行運營。我猜這也是LEVEL INFINITE對待合作的態度。

 

因此在我看來,騰訊選擇現在發佈LEVEL INFINITE並不是為瞭秀肌肉,而是為瞭告訴行業他們可以為研發提供什麼資源,並用合作案例證明自己。而且考慮到在最近幾次發佈會,騰訊公佈的新品數量一向遠低於產品儲備數量,LEVEL INFINITE在暗地裡的動作可能還要更加密集。

03

騰訊眼中的全球化,

或許不隻是出海

但聊到這裡,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LEVEL INFINITE到底能為騰訊帶來什麼?難道騰訊隻是想扶持扶持海外團隊,提升一下國際口碑?畢竟要論賺錢,多發行一些像《PUBG MOBILE》《龍族幻想》這樣的手遊才是硬道理。

 

之前《龍族幻想》發得不錯

這就要延伸出來一個話題:「出海成功」和「全球化成功」差得有多遠?

 

如果隻論出海,騰訊已經取得瞭不錯的成績。據Q3財報,其國際市場遊戲收入同比增長20%,達到瞭113億人民幣,在遊戲總收入中的占比也超過瞭25%。在App Annie統計的中國遊戲廠商出海收入榜上,他們也能常居前三。

 

但就騰訊的佈局來看,隻把國內產品發到海外顯然不夠,他們希望達到的目標是「全球化研發+全球化發行」。所以騰訊才會投資那麼多CP,天美、光子也會在海外建立研發團隊,探索Co-dev(聯合研發)。隻有這樣,他們才能更快地提升自己的IP打造和工業化能力,做出最棒的產品,和最頂尖的公司同臺競爭。

 

而LEVEL INFINITE的出現,終於打通瞭騰訊在海外投資、研發和發行的界限,也意味著這傢公司的全球工業化進程邁向瞭新的階段。我猜他們之所以偏好多人協作的射擊和動作遊戲,也是因為這是中西方團隊擅長領域融合的開始。畢竟很多人都認為,未來最成功的遊戲,關鍵詞應該是多人在線,F2P,主流品類,3A品質和全球。

當然,現在LEVEL INFINITE看起來還沒有那麼強大,但我猜他們也不會太過著急,畢竟它瞄準的不光是現在,還是騰訊遊戲的下一個10年。如馬曉軼所說,他們希望全球化的成功”不是大,而是強。這不是很容易,或者很快速就能達到的……但一旦成功,它應該是一個非常大的成功。”

據相關人士透露,在12月10日舉辦的TGA上,LEVEL INFINITE還會發佈更多的內容。屆時葡萄君也會關註它的最新動態。

 

遊戲葡萄招聘產業記者/內容編輯,

點擊「閱讀原文」可瞭解詳情

推薦閱讀

上海人才戰|廣深人才戰|二次元用戶分層英雄聯盟手遊|從暴雪到天美|哈利波特美術崩壞新作|光明記憶|原神人設點擊下方公眾號名片,獲取遊戲行業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