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派”与“字节派”的博弈

自2018年字节跳动正式入局游戏行业后,一时间“头腾大战”成为了焦点。诚然,对于游戏行业来说,字节跳动可能是行业内唯一在流量属性上能对标腾讯的公司,两者自然会被拉在一起比较。

来到2020年,字节跳动在超休闲领域站稳脚跟,中重度品类也开始崭露头角,和腾讯之间的对比又被摆上了台面。

然而不管是腾讯也好,字节也罢,拥有流量的两大巨头在布局思路上已经越来越像,加强自身研发实力、拉拢更多研发商、通过布局独立游戏获取创意、以投融资的形式加深合作关系等等。

在模式清晰的情况下,两大巨头未来比拼的或许就是双方背后的这个“阵容”,游戏圈的腾讯派与字节派。

一、腾讯:手握最多国内一线研发商及产品

根据腾讯年度发布会披露和App Annie的数据,腾讯今年已经上线/曝光的代理游戏一共有32款,目前已经上线的有12款,包括两款上线海外市场的产品。

具体而言,腾讯的代理产品列表里,有着不少市场关注度高的重度品类大作,比如西山居研发的MMO《剑侠情缘2:剑歌行》、祖龙新上线的SLG《鸿图之下》等等。

从品类来看,腾讯的代理产品以MMO、SLG、卡牌等传统品类为主,其中MMO类产品多达8款,而SLG则有4款。

熟悉腾讯的从业者都会知道,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这些国民级游戏加持下,腾讯在MOBA、战术竞技类赛道的优势十分明显,因此在代理产品的策略上,腾讯更倾向于与第一梯队的研发商合作,借此补足自研力度没那么大的主流重度品类,也就是MMO、SLG、卡牌等等。

与之相对应的是,极光计划“补足”的是腾讯在独立游戏和小众游戏领域的竞争力。在今年的极光计划代理产品列表里,我们也能看到一些市场关注度比较高、或者已经在其他平台获得成功的产品,比如《格莉斯的旅程》《元素地牢》《我的侠客》。

那么,这些代理产品的背后,都有哪些游戏厂商?

从今年的代理产品列表来看,祖龙娱乐交给腾讯代理发行的产品数量最多,包括《诺亚之心》《新梦想大陆》《鸿图之下》以及《龙族幻想》的日服代理。值得一提的是,这四款产品均使用UE4引擎开发,足见祖龙的研发底子和决心。SLG游戏《鸿图之下》现已上线,首日拿下iOS游戏免费榜TOP1,至今基本保持在畅销榜TOP20内,这也证明了祖龙“从技术迭代入手,用更沉浸式的体验打出差异化”的思路是可行的。

其次,今年西山居为腾讯带来了三款产品,分别是已经上线的《剑侠情缘2:剑歌行》,还有仍在准备中的《卧龙吟2》《代号:三国》。西山居也是国内游戏行业的老牌研发大厂了,自端游时代便有产品推出,最典型代表无疑是《剑侠情缘》系列。

盛趣游戏也拿出了两款MMO交由腾讯代理,分别是《龙之谷2》和《庆余年》。此外,掌趣科技、凯撒文化、中手游、畅游等厂商也分别有一款产品交给了腾讯。

而在海外游戏代理这块,既有FIFA正版授权的《FIFA Online 4》,也有卡普空正版授权的《街霸:对决》,总体来讲代理的都是有大IP加持的产品。

回想2016年3月腾讯UP+发布会,当时完美、盛大、巨人、西山居、畅游纷纷站台,将自己的手游产品交给腾讯代理。如今,这些合作厂商依旧为腾讯输送着优质产品。

二、朝夕光年:依靠代理,迅速启动中重度游戏发行

相比之下,作为游戏行业“新人”的朝夕光年,今年代理的中重度游戏数量则少了很多。根据App Annie及相关官方消息,我们只收集到13款产品(不包括Ohayoo发行的休闲/超休闲游戏)。

其中,有3款产品面向海外市场,分别是《玫瑰镇日记》《伊甸之扉》和《RO仙境傳説:新世代的誕生》,《伊甸之扉》的国服代理也是字节跳动;而《终结战场》和《战争艺术》则是分别从网易和英雄互娱手里接过来的“老游戏”。

从品类上看,朝夕光年目前的中重度游戏代理布局可以说是比较丰富的,既有MMO、SLG、三消、动作等主流品类,也在女性向、棋牌、体育竞技类等细分领域有所部署。另外,IP方面也投入较多,目前已经曝光的《火影忍者:巅峰对决》《航海王热血航线》《全明星激斗》《镖人》都是市场关注度较高的IP改编作。

与腾讯相比,目前与朝夕光年已有产品合作的研发商似乎多为第一梯队以外的厂商,比如凯撒文化、巴别时代,还有主营棋牌类的竞技世界等。

值得一提的是,中手游和凯撒文化都是手握众多热门IP的游戏公司,借助IP热度迅速打开市场,想必也是字节跳动的代理策略。此前,凯撒文化与朝夕光年签订了10年战略合作,除了产品发行方面,双方还将共同投资优秀开发团队,以及合作开展游戏引擎、云游戏、人工智能平台等项目。

朝夕光年与凯撒文化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

另外,近期朝夕光年的独立游戏发行平台Pixmain正式亮相,随之带来的还有5款代理独立游戏。简单来说,除了《伊格利亚战记》,其余均为海外独立游戏团队的作品;《伊格利亚战记》与《Inked》均已上线Steam平台,而《原界之罪》同样是上线两年的“老游戏”,不过Pixmain将要推出中文版。

从这曝光的5款代理产品来看,Pixmain的选品策略更注重多样性和细分题材,在发行上也会追求“多平台”,比如将会登陆Switch平台的《迷宫大侦探》。

Pixmain的出现,也让不少人“颇感意外”。外界谈到字节跳动的游戏布局时,多在分析猜测它在中重度品类的布局、自研自发和代理、出海等方面,但现在朝夕光年却在独立游戏领域开辟了一条业务线,并且还是重点之一。

三、都在用“投资”捆绑更多的研发商

除了代理产品,腾讯与字节跳动今年在投资研发商这块也有一些动作。

2020年至今,腾讯共投资了11家游戏研发商。海外厂商包括超休闲游戏巨头Voodoo、沙盒游戏研发商Roblox等等。投资的国内厂商里,凡帕斯工作室曾在去年推出一款二次元动作手游《消零世界:VGAME》,而紫月格格则是主营宫廷类手游的研发商,近期投资的还有元趣娱乐、纳仕游戏、暖域科技。

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腾讯保持着每年至少投资一家海外游戏大厂的节奏,如今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海外游戏产业链,并和国际一线游戏大厂建立长期战略关系。

与之相比,今年字节跳动只投资了两家厂商,分别是麦博游戏和有爱互娱,两家均是主攻海外市场的游戏公司。麦博游戏主打欧美休闲手游,其代表作包括《Tetris Deluxe》《Starry Nuts》;有爱互娱的代表作有主打日本市场的《放置少女》,以及在国内市场表现不错的《红警OL》。

四、“腾讯派”与“字节派”

整个盘点下来,我们不难看出,腾讯仍然稳稳掌握着国内第一梯队研发商的产品资源,而作为游戏行业“新人”的字节跳动,目前在代理的合作对象上,稍有吃亏。

可以说,国内优质的产品代理权大多数时候还是落在了腾讯手里。毫无疑问,有着庞大流量和渠道资源的腾讯,依旧是国内研发商的最优选。当然,字节跳动入局游戏行业,一定程度上也为研发商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

另外,两者的合作阵容都指出一个趋势:以投融资的方式深度捆绑研发商。比如腾讯对祖龙娱乐的持股比例达到12.88%,持有盛趣游戏母公司世纪华通5%的股份,在创梦天地也有着18.59%的股份;而字节跳动收购了上海墨鹍,目前还投资了上禾网络、深极智能、大眼星空,以及前面提到的麦博游戏和有爱互动。

不过,腾讯对合作研发商的投资,更多出于稳固研发资源、加深合作关系的目的;而字节跳动更多是“切入式”投资,从投资策略来看,目前字节跳动对研发商的投资注重在中重度游戏和出海赛道上。

不管是腾讯还是字节,都在加强自身对产品的掌控力,并且通过手上强有力的流量优势将游戏发行做到新的高度。只是腾讯在这套方法论上已经实操多年,积累了多家一线研发商的合作关系,再加上天美、光子、北极光、魔方工作室的多年打磨,其产品底气无可比拟。

之前有一些同行就提到了在腾讯与字节之间的“站队”问题,但在手游那点事看来,目前行业内还不涉及到这一选择,有部分厂商就是既与腾讯合作又将产品代理给字节的,只是现阶段部分头部的研发商出于合作习惯更多地选择把产品交给腾讯。

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模式上来看,两者已经越来越像了。

———————  End  ———————

行业交流 /行业爆料 / 商务合作:

请加微信 cxx2744 或 QQ 359859595

 加入“手游那点事”微信交流群:

请加群主微信 curab_b 或 yukochan97

内容投稿:

请发邮箱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