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性騷擾困擾年輕人

異性同事經常發來曖昧短信?應酬時有人講起黃色笑話?辦公室裡同事語言挑逗發出性暗示?上司暗示有獲得職場晉升機會的“潛規則”?性騷擾的魔爪伸向辦公室早已不是新鮮事,對於剛走出象牙塔踏入職場的年輕人來說,上位者利用職權向下屬施加職場性騷擾,已成為難以啟齒的經歷。由於社會經驗不足,他們難以分辨關心、曖昧與騷擾,也常因為擔心個人形象和職業發展而忍氣吞聲,最終選擇隱忍或被迫離職。

1


“熱心關照”?其實是隱性騷擾自入職起,小王就受到瞭同辦公室一位男性前輩的“熱心關照”——從最開始傳授工作技巧、幫忙解決工作問題、在領導面前替小王說話,到逐漸變味的“聊情史”、打探小王的隱私、有意無意的肢體接觸。“本來覺得自己很幸運,遇到一位友好的前輩,但慢慢發現他好像有別的企圖。”24歲的女孩小王在一傢事業單位工作,她口中的這位前輩已有女朋友。“他對我說過‘如果我的女朋友能像你這樣好看就好瞭’的話。”過度關心和言語暗示讓小王感到不自在。“他還會在沒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給我整理頭發、擦臉上的臟東西。”小王說,因為沒有受到實質性傷害,她不知道如何向單位舉報,更害怕流言蜚語讓她失去工作。遭遇性騷擾煩惱的不止女孩,今年25歲的一傑曾在一傢物業管理公司做管培生。一位年近40歲的女主管,把目光投向瞭這位帥氣的男孩。“我神經又比較大條,起初沒想到這一層。”一傑說,入職後,這位女主管經常過分親切地找他到辦公室單獨“談心”,往往一談就是個把鐘頭。和許多大大咧咧的男孩一樣,一傑把女主管的“關心”當作領導的“善意”。但事情很快變得“不對勁”。“她讓我私下叫她‘姐姐’,經常晚上發消息叫我‘弟弟’。”一傑說,這位女主管經常發自拍給他,問他口紅顏色、衣服穿搭好不好看,甚至影響瞭他和女朋友之間的關系。這讓一傑很是苦惱。一傑選擇不再在非工作時間回復女主管的消息,以此表明態度。此舉引起瞭女主管的不滿,多次在工作會議上公開批評一傑。變本加厲的“打壓”,使一傑被迫辭職。國傢二級心理咨詢師王婧認為,性侵犯代表著權力的掌控感,受害人則不分男女。當前,對於男性的職場性騷擾難被重視,“男孩不吃虧”的說法更讓受害男性有苦難言。湖南省人大代表鐘志鵬律師介紹,在《民法典》通過之前,男性員工並未被界定為性騷擾的受害對象,反性騷擾權專屬於女性。而新頒佈的《民法典》第1010條第一款規定對性騷擾受害者的表述是“他人”,這意味著男女受到性騷擾時,均可平等適用條款以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2


借酒勁兒“動手動腳”,竟成“理所當然” 5年前,剛剛走出校園的悅悅進入一傢廣告公司做經理助理。“面試時,經理就專門問我能不能喝酒,我說不太能喝。”悅悅說,入職後不久,經理就經常帶她參加商務應酬。“領導會把女生安排坐到男客戶旁邊,有些客戶喝瞭酒就開始講黃色笑話,然後動手動腳。領導對此心知肚明。”悅悅說,最心寒的是,同事不僅不會阻止,還會勸她忍氣吞聲。領導、客戶借著“酒勁兒”在飯局上對女性動手動腳,讓飯局成為當代職場性騷擾“重災區”。“周圍的人都覺得理所當然,我甚至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太‘學生氣’而放不開。”悅悅說,來自上級領導和同事的壓力,對於新晉職場人有很強的脅迫性,還使他們立場模糊、意志消沉,很容易失去抵抗能力。以強硬態度拒絕騷擾,絕不是不成熟的表現。“現在社會上依然有人認為,受害人被性騷擾是因為穿著太性感、長得太漂亮瞭。這種‘受害者有罪論’給受害者帶來很大心理壓力。”心理咨詢師王婧認為,此種思維不利於保護性騷擾受害者權益。年輕職場人如果遇到觸犯自身“心理邊界”的騷擾行為,就要用最簡潔而堅定的方式聲明自己的邊界,及時勸阻,讓對方知難而退。

3


用人單位能做些什麼 令人不舒服的暗示,故意進行肢體觸碰,做出猥褻動作,以表白的名義騷擾,雖然沒有形成實質上的性犯罪,但都應屬於性騷擾的范疇。當下,職場中的領導、客戶常選擇新人作為性騷擾的對象,是因為年輕人往往缺乏社會經驗,容易被“唬住”。而唯有主動發聲、不妥協,方能夠解決問題。從司法實踐來看,性騷擾的取證相對困難,導致性騷擾受害者難以走法律程序。鐘志鵬認為,性騷擾受害者首先要具備證據意識,做好證據搜集、固定工作。當性騷擾事件發生時,要及時尋找相關目擊者出具書面的證人證言,或留存物證、視聽資料等來保存證據。

《民法典》生效後,機關、企業、學校等作為防止性騷擾的責任主體,具有預防、受理投訴及調查處置的義務。這就意味著,被害人因遭受性騷擾而要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的,用人單位或將因未履行相應義務而成為被追責的對象。因此,用人單位要及時制定完善防止性騷擾的規章制度,在合法框架內設計一定的懲處機制,完善投訴、反饋、調查制度;要合理設置辦公環境,在兼顧員工隱私與證據采集的情況下,考慮采用開放式的辦公環境;完善性騷擾的處理機制,保護被騷擾者信息,並及時將嚴重的性騷擾行為案件移送相關司法部門處理,必要時給被騷擾者提供相應的心理輔導。

點擊下圖,訂閱半月談

↓↓↓ 

 

來源:《半月談》2021年第1期半月談記者:張格 吳燕霞 劉芳洲 | 編輯:徐寧


責編:楊建楠校對:郭艷慧

識別上圖二維碼,關註  半月談視頻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