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累計確診近億,美國單日新確診30萬,出國留學還“香”嗎?| 調查·觀察

來源:1月12日《新華每日電訊》調查·  觀察

記者:新華每日電訊王迪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大四學生張歆悅,已在成都的傢中上瞭9個月網課。每周,除瞭10個小時左右的錄播課,還要熬夜參加三個半小時的直播課。

 

“原來課堂參與的作業,變成瞭看一節錄播課,寫一篇感想。寫得多瞭,說得少瞭。”她說。

 

張歆悅學的是新媒體專業。她的選修課老師相對寬容,可以選擇通過Zoom回看網課,根據視頻內容完成作業。

 

但是,其他專業的一些中國同學就沒那麼幸運瞭。“有的同學是商科,要參與線上討論,不參與就完成不瞭這門課程。有些同學從凌晨一直上到早上八九點。”

 

張歆悅正在申請英國和中國香港的學校。在疫情發生以前,她已經在美國和英國間選擇瞭後者作為留學目的地,但疫情後的經歷讓她更加堅定離開美國。

 

中國是國際學生的主要來源地之一,但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其帶來的旅行限制、簽證限制和面授課程暫停,動搖瞭中國學生的出國意願,不少學生因此改變瞭留學目的地、延期入學甚至取消瞭留學計劃。

 

北京留學服務行業協會的一項調查顯示,約73%的機構表示2020年的留學咨詢人數減少。

 

美國關註度降低

 

早在2020年3月,春季假期回校以後,張歆悅就曾跟美國同學說起她的擔憂,“疫情在美國可能掀起比較大的波浪。”

 

美國人的反應加深瞭她的焦慮。“同學們說疫情跟流感一樣,不認為戴口罩有什麼用。”很多美國學生仍然舉辦10人以上的聚會。

 

“美國的疫情防控讓我失去瞭對美國的信心。”張歆悅最終在去年4月底輾轉回國,過程艱辛。

 

房子已經退租,但航班一次次取消,她被迫借宿在朋友傢裡長達一個月。“當時我快要抑鬱瞭,”張歆悅說,“既擔心疫情,又擔心成績,心情起伏特別大。隻要看到任何與機票有關的信息,就控制不住地難過。”

 

疫情發生以來,美國出臺的對國際學生的不友好政策,也影響瞭張歆悅對這個國傢的看法。

 

2020年7月6日,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出臺瞭一項新政策,特定簽證類別的國際學生如果隻上網課就必須轉學或者離境,否則面臨被遣返。

 

盡管在高漲的反對聲中,這些政策不久就被撤銷或被判無效,但已經在國際學生中造成瞭恐慌和混亂。

 

“美國曾是最為火爆的留學選擇地,但今年它變為瞭中國留學生的後備之選。因為疫情影響,英國、新加坡、日本成瞭留學傢庭近期重點關註的國傢。”國際教育機構和出國服務平臺、美中國際教育集團創始人王寅說。

 

美國在中國留學服務市場上的“遇冷”,折射瞭疫情對有計劃留學的中國學生的沖擊。

 

“低齡留學、本科留學、研究生留學生幾個年齡層級中,受影響最大的是低齡留學與研究生留學這兩個群體。”王寅說,他們調查發現近8成以上原計劃去海外讀高中的傢庭推遲瞭留學時間,轉而選擇國內提供國際化教育的學校讀中學;近4成研究生申請者推遲或取消瞭海外留學的計劃,進而選擇國內保研或工作。

 

另一傢大型出國留學服務機構、金吉列留學總裁鄭應文說,盡管從去年9月底開始留學業務逐步回暖,但他預計2020年全行業的留學申請受理人數比去年下降50%。

 

安全、健康成為首要考量因素

 

安全、健康曾經是留學國傢理所應當具備的條件,如今卻成瞭首要考量因素。

 

根據2020年英國文化協會對上萬名中國學生開展的一個調查問卷,“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成瞭留學申請者最擔心的事情。他們對這兩項的重視程度,超過瞭留學花費、申請難度和距離因素。

 

“我意識到美國對我的人身安全可能帶來風險。”正在申請到美國和加拿大讀本科的高三學生程伽屹說,風險指的是疫情失控以及示威遊行造成的社會動蕩。

 

疫情帶來大的不確定性,似乎讓學生更願意選擇離傢近的地方。香港嶺南大學一項調查顯示,“後疫情時代”最受歡迎的5個留學目的地中有3個都位於東亞,包括日本、中國香港和臺灣地區。這項調查的作者預計,在後疫情時代,學生選擇就近留學可能成為一種全球性的新趨勢。

 

若果真如此,對於中國境內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將是一大利好。

 

“關註我們學校的人更多瞭。”上海紐約大學創校校長、原華東師范大學校長俞立中說,2020年美國紐約大學曾給就讀的中國學生三個選項,包括在上海紐約大學就近入學、上網課或者休學,最後約一半的學生選擇瞭就近入學。上海紐約大學本校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加起來隻有1700人,而去年一下子接收瞭3000名從美國轉來的中國學生。

 

難以改變的選擇

 

對18歲的成都女孩程伽屹而言,盡管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讓她有所顧慮,但留學這條路必須走到底,沒有回頭的可能。

 

剛入高三,她就和學校簽署瞭一個放棄參加高考的協議。更重要的是,她已經把過去的三年時間都花在瞭赴美留學的準備上。從托福考試、SAT考試、去國外上暑期課程、到外地參加英語辯論比賽,她一樣也沒落下。

 

程伽屹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申請美國高校要準備申請文書,回答高校關心的問題,比如最大的挑戰是什麼、自己為社區做瞭什麼貢獻。為瞭豐富履歷,從2017年底開始至今,她一直在四川廣播電臺實習。同年,她還前往多地參加學生英語辯論賽。

 

她也看重國外大學提供的自主選擇空間。“最初吸引我的,就是美國學校最晚大三才確定專業,而國內需要一進去就選專業,聽說之後換專業很難。”程伽屹希望留出三年探索自我的時間。

 

“對我來說,留學的決定已經定瞭,已經付出瞭太多時間和金錢。”程伽屹說。

 

正在等待英國和香港學校錄取通知書的張歆悅考慮過回國,但最後放棄瞭。

 

“回國要參加秋招,還要準備申請學校,兩頭搞不定。”她還說,考研一般從大二甚至大一就要開始準備,留學生報考國內研究生沒有明顯優勢。

 

張歆悅想在時尚行業找一份工作,她能想到的相關城市都在國外,比如紐約、洛杉磯、倫敦、巴黎。

 

“有一部分孩子不適合國內目前培養模式和選拔模式,他們不擅長考試。與其進個一般的國內學校,還不如去國外,有的孩子到瞭國外變得非常優秀。出國給瞭他們更多的選擇,今後還是會有相當數量的學生繼續選擇出國。”俞立中說。

 

“疫情的記憶慢慢會被現實的生活所取代。對學習、就業、能不能生活得好的焦慮,遠遠大於疫情的觸動。”鄭應文說。

 

“2021年應該會出現留學行業的‘堰塞湖’。”他如是形容對2021年行業快速回暖的樂觀預期。

 

監制:易艷剛 | 責編:趙岑 | 校對:莫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