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買的保羅紐曼迪通拿,真的是真的嗎?

如果讓我選擇兩枚勞力士,除瞭水鬼,我會選擇迪通拿。熟悉迪通拿的朋友可能都聽過保羅紐曼迪通拿(Paul Newman Daytona),它是很多鐘表收藏傢和勞力士的粉絲夢寐以求的表款。什麼是保羅紐曼迪通拿,它又和普通的迪通拿有什麼區別呢?

看上圖這張照片:保羅紐曼先生戴著一枚勞力士迪通拿,這是一枚擁有保羅紐曼表盤的勞力士迪通拿Ref.6239。這款腕表在2017年被拍出瞭1.2億人民幣的天價,至今仍然是最貴的勞力士。讓人好奇的是,官方對保羅紐曼先生的介紹是這樣的:保羅·紐曼(Paul Newman),1925年1月26日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美國著名演員、賽車選手、慈善傢。為什麼這樣一個和鐘表領域不相幹的人會成為一個鐘表的標志性人物呢?

據說,保羅·紐曼(Paul Newman)為意大利的一傢雜志社拍攝瞭封面,在這一張封面裡面,其腕間的特殊“exotic dials”迪通拿占據瞭非常醒目的位置。由此,這款特殊“exotic dials”迪通拿被世人稱之為勞力士“Paul Newman”迪通拿。不過這隻是坊間傳聞,並且還有另外的說法。

另一說法是Paul Newman(保羅紐曼)於1969年的賽車電影《Winning》中所佩戴的就是勞力士迪通拿。因此保羅紐曼迪通拿的稱號應該歸因於《Winning》的一張電影海報中保羅紐曼戴著 迪通拿,因而引起意大利影迷的註意與搶購,進而引發全球表迷的熱潮。而最浪漫的說法,則是保羅紐曼的太太曾經送他一隻Rolex Cosmograph Daytona,他近乎每一天都帶著,因而被稱為保羅紐曼迪通拿。

不過在前不久富藝斯聯同Bacs & Russo舉辦的“RACING PULSE”拍賣會中,妻子喬安妮·伍德沃德在結婚25周年(1983年)送給保羅·紐曼的勞力士迪通拿6263現身並以大約3600萬人民幣成交。但我們發現,這款迪通拿雖然是屬於保羅·紐曼本人戴過的迪通拿,但並非是保羅紐曼迪通拿。因此上述浪漫說法可以排除瞭。而從拍賣結果來看,即使都是保羅·紐曼本人戴過,收藏傢們還是更加追捧保羅紐曼迪通拿。

那麼什麼是保羅紐曼迪通拿?在上面兩張圖片中,您可以清晰地看到它們之間的區別。保羅紐曼在腕表數字上采用瞭藝術裝飾款字體,同時刻度末端有一個不大的方形。此外,表盤外圈的分鐘刻度與表盤中心之間有一個細小的“臺階”。並且增加瞭紅色來增強表款特色。僅僅這一點小小的設計區別差別真的有那麼大嗎?不說上述明明都是保羅·紐曼本人戴過的腕表,一款拍出1.2億天價,一款隻有3600萬。可以看看下面兩款腕表。

上圖兩款勞力士迪通拿,編號6239,並且都產於1967年,左邊為普通的迪通拿,右邊的則是保羅紐曼迪通拿。左邊的腕表在2013年12月以$28,750售出,而右邊的腕表在同樣的拍賣會上以$93,750的價格售出,相差$65,000(約42萬人民幣)!沒錯,差距就是辣麼大,收藏傢們就是願意為保羅紐曼迪通拿大把大把的撒銀子!

雖然保羅紐曼迪通拿現在很受歡迎,而且數量稀少,但有趣的是,最初傳統表盤的迪通拿在當年更受歡迎,數量稀少也是因為保羅紐曼迪通拿是“滯銷貨”所以勞力士在當年也沒有制作太多。

另外,勞力士在當年還沒有成為一傢非常全面的鐘表制造商,這些保羅紐曼迪通拿的表盤均是來自於另一傢表盤制造商——Singer。這些表盤也不是勞力士獨有的,例如上面這款VULCAIN同樣使用瞭這種表盤。

世事無常,福禍相依,1980年代至2000年前後,這種表盤的迪通拿受歡迎程度與日俱增,意大利收藏傢直接將其命名為“保羅紐曼迪通拿”,收藏交易市場中大量的保羅紐曼迪通拿被買進賣出,這些1960年代至1970年代的“滯銷貨”轉眼變成古董表中最熱門的表款之一。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什麼是保羅紐曼迪通拿大傢應該明白瞭,事實上它和普通的迪通拿,除瞭表盤之外並沒有區別。願不願意為它買單是你的事,這裡要提醒大傢的是,如果沒有可靠渠道,千萬別買保羅紐曼迪通拿,因為它的仿造非常容易。一不小心,你花巨款買的可能就是假的。看看自己手裡的保羅紐曼迪通拿,真的是真的嗎?

往期回顧腕表時代6款2021牛年生肖腕表盤點,卡西歐斯沃琪有點開掛生活也沒那麼壞,2020年網友購表圖鑒2021年瞭,不獎勵自己一隻表?買得起的那種2到5萬,2020年我們最喜歡的五款腕表2萬以內,2020年我們最喜歡的五款腕表10萬以上,2020年我們最喜歡的五款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