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期貨的不隻蔚來,割韭菜的也不隻特斯拉

特斯拉給新能源汽車行業開瞭一個好頭,這毋庸置疑,但在某些方面也起到瞭不好的示范作用,比如賣期貨。從最開始特斯拉Model 3在網上接受預訂,到最後2019年交付中國消費者,幾年的時間甚至讓最初的一位準車主“差點忘瞭還訂瞭一臺特斯拉”。不可否認,“預售”這樣一個商業模式能夠實現按需生產,減少庫存積壓的同時也減輕瞭資金使用成本。不過隨著那些動輒交車時間長達數月甚至數年的“預售”開始出現,汽車也開始具有瞭期貨的屬性。

 

與房地產商售賣期房類似的是,車企所制定的“預售”計劃也本著越早下訂優惠越大的原則。例如零跑C11的預訂規則是從2021年1月起到2021年9月,最多可獲得2萬元的尾款抵扣券,抵扣券按照預付定金的時間每月遞減2000元,也就是如果在2021年1月預定,2萬元定金將在交車的時候折合成4萬元,如果在2021年9月預定,2萬元定金在交車的時候就隻能折合成2.4萬元。不過,房產的特殊屬性註定瞭“期房”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大概率情況下都是劃算的,除非房地產商拿錢跑路。畢竟土地作為稀缺資源,提前占坑甚至還能實現增值。

 

與房地產商售賣期房不同的是,汽車作為大宗消費品,想要通過提前購買期權實現增值是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目前汽車產能普遍過剩,技術的快速迭代讓生產成本一降再降,這也讓特斯拉一茬又一茬地割現有車主的韭菜。“預售”,更像是在割未來車主的韭菜。

 

盡管就目前看來,蔚來ET7將搭載的激光雷達、固態電池等配置讓人垂涎,但一年之後的新能源汽車將發展到什麼程度,誰也說不清,至少小鵬曾宣佈與大疆孵化的Livox覽沃科技達成合作,將在2021年推出首款搭載車規級激光雷達的全新車型。如果是這樣,一年後才能交付客戶的ET7就沒那麼香瞭,至少沒有香到讓人趨之若鶩地掏出真金白銀下訂。

 

當蔚來創始人李斌宣佈150度的電池包能讓蔚來的新車續航裡程提升到1000km以上時,臺下一片歡呼,但李斌接著說這款電池包將在2022年第四季度量產,臺下沉默;同樣,當宣佈ET7的價格(補貼前44.8萬元起)後,歡呼又起,有車主大喊“買它”,但李斌接著宣佈交付將從2022年第一季度開始,臺下又陷入沉默。

 

看來蔚來的潛在客戶在經歷瞭特斯拉Model Y價格跳水之後都學聰明瞭,畢竟在Model Y公佈價格之後二手交易網站上出現瞭不少打折轉讓EC6大定訂單的申請,畢竟蔚來的大定定金是無法申請退款的。盡管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秦力洪否認大面積退訂的情況,但有多少支付瞭意向金的消費者在蔚來網站上申請退款,我們不得而知。

 

期貨為蔚來帶來的還有股價上的變化。在發佈全新量產車型ET7之後,蔚來股價盤前大漲10%,市值也超過瞭1000億美元。按照李斌介紹的,搭載150千瓦時固態電池的ET7需要在2022年第四季度才能完成交付,對於新能源有一定瞭解的話都知道固態電池就目前看來技術難度大且成本高。按照之前行業內的預測,固態電池能夠在2023年到2024年定型發佈,2025年大規模運用在量產車上就已經不錯瞭。所以,在消費者眼中,一年後才能交付的蔚來ET7的交付時間有點太“晚”瞭,但在很多行業專傢看來,要在明年第四季度交付搭載固態電池的ET7更像是蔚來誇下的一個海口,能夠這麼“早”交付搭載固態電池的量產車更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有意思的是,無論零跑汽車還是蔚來汽車,它們都來自未來極有可能成為中國新能源汽車“矽谷”的安徽合肥。

 

早在2020年4月,合肥與蔚來達成協議,除瞭蔚來總部將很快入駐合肥經濟技術開發區,蔚來還收獲瞭70億元的投資,成為一傢擁有地方國資背景的企業。當然,這些都不是白來的。一如特斯拉當初和上海市政府簽訂瞭代價高昂的對賭協議,蔚來與合肥的合作背後同樣是要求非常高的對賭條款:“蔚來中國2020年營收148億,2024年營收1200億元(上市6-8款車型),2020年至2025年總營收4200億元,總稅收78億元,並且2025年前在科創板上市”。

 

2020年11月發佈的《合肥市人民政府關於加快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中明確指出,到2025年的工作目標之一是“新能源汽車產業規模超過千億,整車產能達到100萬輛,質量品牌具有國際競爭力,成為全國重要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基地。”

 

2021年1月8日,零跑汽車與合肥市政府於今日正式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在新能源汽車領域開展全面、深度的合作。此外,零跑汽車將在合肥建立第二工廠,未來預計產能將達到20萬輛。此外,合肥市政府也參與瞭零跑的B輪融資。至於零跑有沒有像蔚來一樣和合肥市政府達成對賭協議,不得而知。

 

從零跑交出的全年銷量成績單中我們可以看出,2020年零跑汽車全年累計銷量為11391輛,位列造車新勢力第六。其中,於2020年5月上市的T03成為銷量主力,賣出新車10266輛,成功邁入“萬輛俱樂部”。

 

對賭協議就像一把雙刃劍,在為造車新勢力不斷輸血、提供政策支持的同時,也迫使像蔚來和零跑這樣的主機廠向消費者“預售”未來的產品,這與ppt造車有著或多或少的相似性,消費者也需要擦亮眼睛仔細甄辨,畢竟隻有潮水褪去,才能知道誰在裸泳。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


中國汽車畫報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主管媒體

獨立測試 公正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