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交所摘牌終確認,中國移動利空出盡?

“ 

中國移動具有較高的安全邊際,未來也具備估值修復空間,退市事件帶來的下跌,或許對於投資者來說反而是不錯的機會。

來源 | 格隆匯研究

作者 | 阿日

數據支持 | 勾股大數據

近日,多傢媒體報道稱,百度計劃最快在2021年上半年在香港上市,至少募資35億美元。據悉,百度已聘用中信裡

2020年11月1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禁止美國投資者對中國軍方擁有或控制的相關企業進行投資。企業自列入禁令名單60天後,美國投資者不可買入該公司證券,365天後不可交易該公司證券,賣出是唯一的選擇。

12月31日,紐交所聲明,將對被納入禁令名單的中國傳統三大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進行退市處理。五天後,紐交所又宣佈撤銷瞭退市的聲明,而在1月7日,紐交所又再次變臉,宣佈繼續推動退市。

紐交所的“反復橫跳”使三大運營商的股價大漲大跌,而最終的結果依然是退市。根據指引,三大運營商的美國存托憑證(ADR)將在1月11日下午4時停止交易。

三大運營商中基本面最好的中國移動(0941.HK),股價也因此被殺到瞭十年最低的水平。隨著退市終落地,中國移動當前最大的利空已經出盡,是否迎來瞭投資的黃金機會呢?

退市影響有限

在美股市場,三傢運營商是以美國存托憑證(ADR)的形式進行交易,這也是本次被退市的對象。ADR在美國市場交易,發行對象主要是海外上市的公司。ADR與基礎證券之間可以互相轉換,因此可以滿足美國投資者對非美國上市的公司投資需求。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國移動以ADR形式持有的股票僅占中國移動總發行股本約2%,總體規模不大,流動性不足,交易量很小,融資功能缺失。即便摘牌,擁有ADR的投資者依然可以以場外交易的方式將ADR換成港股,對公司發展和市場運行的直接影響相當有限。

除瞭ADR退市,另一個影響是三大運營商將被兩大全球重要指數富時羅素及MSCI指數剔除,然而三大運營商在兩個指數中的占比並不高,例如在MSCI中國指數中三大運營商隻占0.81%,剔除的影響同樣十分有限。

因此,退市所帶來的更多是情緒性的下跌,短期來看利空已經完全釋放。然而,股價回到十年原點並非一日之寒,從近十年來看,中國移動在2015年創下高點後,便再沒回去過,這主要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提速降費殺估值

2015年4月起,國務院要求三大運營商“提網速、降網費”,5月15日,三大運營商宣佈提速降費具體方案。根據方案,運營商寬帶資費降幅在30%-40%之間,流量資費降幅在20%-35%之間。自此之後,三大運營商提價增利的可能性降低,營收與利潤增幅放緩。

對比十年中的前後各五年,2010-2014年,中國移動營收CAGR為7.23%,而2015-2019年,營收CAGR降到瞭2.78%。同時,中國移動每年的歸母凈利潤均保持在1100億上下,增長同樣停滯。

利潤不再增長,估值也要打折。2015年的15倍pe是中國移動十年估值的頂峰,而後一路下行,直到今天腰斬,8倍pe不到。這個數字,甚至要低於2008年股災最低點9.2倍的值。

因此,中國移動5年來股價的不斷下跌,核心便是估值的下殺。對於一傢穩定盈利與分紅的公司,在迎來退市的情緒殺之後,是否已經到底瞭呢?

基本面的改善

對於三大運營商來說,最大的護城河來源於通信行業的政策壁壘,這使得三大運營商的對手僅有彼此。而在三傢之中,中國移動則是巨頭中的巨頭。

通信業務的營收,我們簡單以用戶量x 用戶平均收入來計算。

從用戶量來看,截至2020年6月底,中國移動的移動客戶達到9.47億戶,同期中國電信的移動用戶達到3.43億戶,中國聯通移動用戶達3.1億戶。遠超過同行的用戶量,是中國移動難以被撼動的基本盤。

從用戶平均收入ARPU來看,中國移動上半年的ARPU為50.3元,對比兩傢同行也是最高。而在2020Q2,三大運營商在疫情下ARPU也實現瞭止跌回升,5G用戶滲透率提升是一大催化。

5G用戶客單價較高,對ARPU的提升作用較大。目前來看,5G用戶轉化仍有較大空間,截至2020年11月,中國移動5G套餐用戶數達1.47億戶,中國電信5G套餐用戶數達7948萬戶(聯通5G用戶數未披露)。隨著5G的推廣使用,三大運營商的營收有望改善,業績拐點已至。

除瞭5G滲透率帶來的提升,中國移動的toB業務也頗具想象力。5G具備豐富的行業應用,如IDC、物聯網等,運營商可依靠5G優勢加強toB業務。2020H1,三大運營商互聯網業務收入均實現增長,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產業互聯網收入分別為209億元、227億元、429億元,同比上升55.3%、36%、5.1%。因此,隨著盈利能力提升,中國移動的低估值也有望迎來修復。

總結

中國移動目前的分紅維持在40%-50%左右,以當下股價計算,股息率也有6%,高於同行業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的股息率,因此具有較高的安全邊際。 

從估值來看,中國三大運營商在PE、PB、EV/EBITDA三個角度均遠低於行業國際平均水平。而市場之前給於低估值的原因,一部分來源於對5G巨額資本開支的擔憂,目前來看5G建設放緩,隨著5G用戶滲透率及to B業務的發展,中國移動的業績有望改善,估值也將逐漸修復。因此當下來看,中國移動具有較高的安全邊際,未來也具備估值修復空間,退市事件帶來的下跌,或許對於投資者來說反而是不錯的機會。

關註玩轉港股公眾號,小鵝帶你看不一樣的港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