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之選|南京社區買手店D Department Store:先有life才會有style

“我第一次到南京就愛上瞭這裡。它像很多歐洲那種古老的城市,有現代化的高樓,但是又有古老的建築遺址。作為六朝古都,南京有文化底蘊,這同時也影響著南京人,他們開放接受新事物,同時也有著自己對生活選擇的想法和堅持,這也是我們選擇在南京開店的原因。”這是 D Department Store 主理人 John 眼中的南京,“南京的文化感染著南京人的生活態度,這種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才是一個人的風格所在。這和衣服時尚是相通的。”D Department Store 是一傢買手店,由來自港澳的成員組成團隊,從深圳到南京,衣服是他們的“夢想”,“將文化帶進生活”是他們在做的事。2020 年下半年在南京開業以來受到瞭無數的好評,因為鮮明的風格,也因為傳達的關於文化、生活、時尚三者關系的理念和想法。衣服是作品,來源於生活m:marsJ:D Department Store 主理人 Johnm:首先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作為一傢買手店的主理人,什麼樣的衣服是好的設計?會吸引你?J:首先,我覺得一件衣服或者一個品牌,需要有自己的“屬性”。比如你是玩搖滾的,設計當中就應該有很強烈的搖滾色彩。第二點就是好的設計需要有好的生活,一個人的生活是什麼樣的,設計出來的東西就是什麼樣的,這是沒辦法騙人的。 J:其實我不太愛用“設計”來形容衣服或品牌。我會更喜歡用“作品”來代表它們。你看那些畫作、雕塑這種藝術作品,都是很能反映出創作者的個性風格以及當下的生活狀態。其實衣服也是。就像山本耀司,他就覺得男生穿得像“流浪漢”不拘一格很帥很瀟灑。他將自己長久以來的屬性和狀態帶入品牌之中,看到他的作品就像看到他本人一樣,他就是這個品牌,這個品牌就是他。我覺得這就是好的設計。D Department Store(以下簡稱 D.)開在南京的國傢領軍人才創意園內。透過會不定期更換裝置的櫥窗可以看到店裡很明顯的服飾風格。按照不同品類的服飾分成好幾個小房間,通過一堵堵斷壁殘垣的墻壁穿梭其中,讓客人可以有穿越到不同空間的感覺。而對應著服飾風格每個小房間都還有獨立的設計。比如阿美咔嘰的空間之下,以周邊農村收買回來的舊木材改造而成展櫃和展板以作陳列;暗黑系小房間裡粗糙的灰色墻壁,是團隊自己親自混的水泥,調的色彩比例。整個空間會讓人感到這些元素或擺設很熟悉,但又有點不一樣。 m:目前 D Department Store 售賣的服飾分為暗黑、小眾女裝、阿美咔嘰、古著這四個風格,為什麼選擇這四種風格?J:這是分的比較細的,其實大的分類就是暗黑和阿美咔嘰,這是我們主打的兩個風格。沒啥特別的選擇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核心團隊都是穿這兩種風格的衣服。J:這個問題讓我聯想到關於“買手店”的定義。國內關於“買手店”的意識還是比較薄弱的,品牌集合店和買手店是有區別的。品牌集合店隻是把各種品牌東西集中到一個空間裡,有買有賣。而買手店,為什麼叫買手店,因為“買手”才是這傢店的靈魂。你會來逛這傢買手店,更多地是認同這個買手的品味和選擇,客人和買手之間能找到共同的審美,便會為此而買單。就像大名鼎鼎的買手店 DOVER STREET MARKET,曾經有一個流傳已久的都市傳說:若一個設計師品牌主動找上門,那麼這個設計師品牌就永遠不可能出現在 DSM 內。川久保玲的買手店,永遠隻可能是 DSM 去發現設計師,並且把作品帶回店裡。大傢願意去 DSM,並非因為 DSM 是網紅店或者充滿爆款,而是認可和喜歡川久保玲的審美。D. 作為買手店的堅持也是如此,一進到店裡,便可以立刻感受到整個團隊的氛圍和風格所在。無論客人形容這是工業風、工裝風、暗合風都行,這都是 D. 與客人之間產生的最直接的情感連結。能讓你感受到的,就一定是你喜歡或是感興趣的。當然,D. 作為買手店的本職工作——選品的表現也同樣優秀:AMBUSH、ARMY LOGIC、CLASICO、COMME DES GARCONS WALLET、COMME DES GARCONS PLAY、ELYWOOD、RICK OWENS、 RICK OWENS DRKSHDW、SFOR、S.F.Z & SON、PSEUDO POEMS、VISVIM、VOID STUDIO。以上這些品牌中,絕大部分都是南京唯一線下銷售店。 m:你們也在發掘國內新興的獨立設計師們,目前 D. 具體能為這些設計師們提供哪些幫助?J: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給到一個平臺或者是渠道,去幫助這些設計師們有更多的展示機會。比如之前我們有跟深圳的一個時裝學院合作,給他們當年畢業作品 top3 的學生在店裡做寄賣;還有幫一些設計師們聯系參展的機會,我們還會給他們拍攝宣傳片宣傳照,提供 showroom 的管理幫助等等。我們也會根據自己的經驗,給到這些新興的設計師們一些關於商業運營上的建議。反正都是希望能盡可能地幫助他們更好的運營發展自己的品牌。要有life,才能有stylem:你們提到想要“把品牌與設計師背後的理念帶入社區”這件事。但社區文化似乎是一個比較“接地氣”的概念,會不會與時尚有些沖突?J:這個其實比較難用簡單的文字去解釋。“將文化帶進生活”這是我們的 slogan。英文裡面有一個單詞“Lifestyle”,你把它拆開就會明白:人要先有 life,才有 style。J:不是說將所有時下最 hot 的單品穿在身上就是時尚瞭,甚至可能根本連好看都算不上。就像那些老朋克,就算頭發花白大腹便便,但是他隻是穿一件白色T恤套件機車夾克再梳個油頭,那個味兒就出來瞭。並且這些衣服給你我來穿可能都是不合理的,就隻能在他們身上才能展現出那個效果。這就是因為他們長久以來的生活狀態打造出瞭他們這樣的風格。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我們不是要告訴你這個單品多麼厲害多麼火,而是希望大傢能回歸到自己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 style。 D. 中的“社區”,是指代生活。生活和文化是相連的,是互相作用的。而文化和生活長久以來對人產生的潛移默化的影響,就會作用出專屬於這個人的風格。而除此以外,D. 的“社區”還有一個交流的概念,“大傢現在都是捧著手機,看的新聞消息都很快速且片面,根本見都沒見到,摸都沒摸過就可以去下定義。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願意去做線上店,因為我們認為好的東西一定需要真實地去接觸去感受,才能明白它的價值所在,這才是服裝文化的本質。客人與我們有交流,與衣服有交流,買這件衣服才是有意義的。”John 繼續解釋道。m:D. 裡還有一間 coffee & bar「FANCY GALLERY」,取名為“不嚴肅生活藝術博物館”,它的定位與 D. 之間的聯系又是什麼?J:當然一切合作的核心,一定是理念契合。我是偶然在之前很流行擺地攤的時候遇到瞭主理人 Jojo,他們推著小推車賣 tap 雞尾酒,我隨便試瞭一杯就覺得非常好喝,然後就有瞭合作。其實我們一直都是有咖啡和酒文化的,但同時又需要創造力,「FANCY GALLERY」就很有創造力。比如有一款雞尾酒叫「反向考古」,這是一個藝術傢系列的酒單,靈感來自藝術傢 Daniel Arshams。他想如果一千年以後大傢考古出來這個作品會是什麼感覺,便以此為想法來設計雕塑。「FANCY GALLERY」也以此為靈感,想著“大傢在一千年以後喝到這款雞尾酒會是怎麼樣”來調這杯酒,就很有意思。如果說這個雞尾酒跟我們在做的風格,暗黑阿美咔嘰有關系嗎?沒有。但是如果說這杯酒這個創意好不好玩,跟我們核心理念對得上嗎?對得不得瞭。一件衣服或是一個品牌,都是一個作品。它是設計師最本能和最能體現自我的表達,而這種自我的風格都受於本人的生活和文化影響。這是從設計師的角度來闡述的關於時尚、生活和文化的關系。而從消費者來說,並不是一味的堆疊潮流單品,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才是風格所在。而氣質的培養,跟文化和生活息息相關。這以上,或許是 D Department Store 作為買手店在提供優質的選品之外,更想要傳達給大傢的東西和想法。不是簡單的售賣關系,一邊在探索品牌的可能性,一邊去傳達可能性,給大傢看到更多的可能性。m:關於的 D Department Store 的未來,您還有什麼更大膽更有趣的“想要做的事“嗎?J:Anything。隻要能讓我有熱忱,都可以。Follow your heart, but use your brain.

編輯 / Judy

圖片 / D Department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