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能成為下一個特斯拉嗎?

【摘要】智能汽車領域成為瞭巨頭角逐的熱點,百度能否一騎絕塵?

| 科 | 技 | 雜 | 談 |

中國通信行業第一自媒體

本文作者:物聯網智庫

本文來源:物聯網智庫(iot101)

雜談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2021年1月11日,百度作為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平臺型公司,宣佈正式組建一傢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吉利控股集團將成為新公司的戰略合作夥伴。

 

同時,浙江吉利控股集團宣佈與百度組建智能電動汽車公司,成為百度電動汽車公司的戰略合作夥伴。

 

官方表示,此次合作將基於吉利最新研發的全球領先純電動架構——SEA浩瀚智能進化體驗架構展開。該架構基於全球智能電動汽車前沿科技,突破傳統造車邊界,通過硬件層、系統層、生態層的整合,致力於構建無限互動延展的未來出行服務體系,為用戶提供持續優化的個性化服務與不斷成長的移動出行生活。該架構將向戰略合作夥伴開放。

 

據悉,百度汽車公司獨立於母公司體系,保持自主運營;同時百度將人工智能、Apollo自動駕駛、小度車載、百度地圖等核心技術全面賦能汽車公司,支持其快速成長。

 

百度欲造車,由來已久

造車是目前市場上最火的故事,而百度也從來不掩飾對汽車——這種四個輪子上的智能手機的興趣。其實,百度幾乎是最早進入智能汽車領域的互聯網公司。

 

早在2013年,百度便早早推出瞭無人駕駛車項目,其技術核心是“百度汽車大腦”,包括高精度地圖、定位、感知、智能決策與控制幾大模塊。通過車聯網,車與車之間、車與交通設施之間互聯,無人車可以科學判斷信號燈、道路車輛等信息,提高出行效率。

 

2015年,百度公司CEO李彥宏對外表示,百度已開始著手研究智能汽車,並正與汽車制造商開展合作。

 

2017年4月,百度正式發佈瞭“Apollo(阿波羅)計劃”。據瞭解,該計劃旨在向汽車行業及自動駕駛領域的合作夥伴提供一個開放、完整、安全的軟件平臺,幫助他們結合車輛和硬件系統,快速搭建一套屬於自己的完整的自動駕駛系統。在當時的發佈會上,前任百度集團總裁陸奇對“Apollo(阿波羅)計劃”進行瞭詳解,他表示,Apollo就是自動駕駛的安卓,比安卓更加開放、能力更強。

 

2020年4月,百度Apollo對外發佈瞭國內首個車路行融合的全棧式智能交通解決方案——百度“ACE交通引擎”。同日,完整介紹“ACE交通引擎”的《Apollo智能新交通白皮書》也在Apollo官網發佈。

 

2020年10月11日起,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在北京全面開放,普通市民無需預約,可以直接下單免費試乘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僅10月12日一天,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單站點的約車量累計就達到2608單,最高峰值達到600單。這也幾乎成為瞭百度在造車領域火力全開的轉折標志。

 

在2020年末的Apollo生態大會上,百度還正式亮相瞭樂高式汽車智能化解決方案,包括智駕、智艙、智雲、智圖四大產品方案。其中,智駕板塊中的ANP能力是其L4自動駕駛技術在低維智能駕駛上的釋放,號稱能與特斯拉的NOA一戰。

 

由此可見,關於造車,百度在軟件層面已經有近8年的摸索,所缺不過硬件。2019年12月,就有媒體報道稱,百度正考慮自行打造電動汽車,並已與吉利、廣汽和一汽等多傢整車制造企業協商探討可行性。

 

消息傳出後,百度對此事拒絕置評。吉利方面表示,對此事不知情。一汽當時未做回應。廣汽集團表示,與百度有戰略合作協議,進一步的合作仍有待商討。據新浪財經介紹,盡管多方目前對此事都未做正面回應,但百度與以上幾傢汽車廠商在過去確有合作。

  • 與吉利方面。2019年7月,在“Baidu Create 2019”百度 AI 開發者大會上,百度與吉利宣佈,雙方將就智能網聯、智能駕駛、智能傢居、電子商務等AI技術在汽車、出行領域應用展開全面戰略合作。百度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與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還在現場和全面搭載融合小度車載交互系統的GKUI19系統的博越 PRO進行互動,演示瞭車機互動的多種功能。

  • 與一汽方面,雙方最早在2017年就展開瞭合作。2017年,百度就與一汽簽署合作,一汽成為Apollo生態的戰略合作夥伴,雙方就“互聯網+汽車“合作模式展開探索。2018年11月,在百度世界大會上,百度Apollo與一汽紅旗聯合宣佈將量產中國首批L4級自動駕駛乘用車。到2019年9月,百度與一汽紅旗合作的紅旗EV Robotaxi駛上長沙街頭,這款車被認為是中國第一款前裝量產的Robotaxi。2020年4月,百度與中國一汽再次達成深度戰略合作。百度與中國一汽緊密圍繞技術、數據、人才、業務創新等領域開展深層次戰略合作,助力中國一汽的數字化戰略轉型。

  • 與廣汽方面。雙方在2019年開始在高精地圖和自定位上開展合作。2020年12月,廣汽集團與百度科技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約定,通過資源互補、技術互補等方式共同進行智能駕駛、智能車聯、數字化營銷方面相關技術及產業的開拓。

 

歷經猜測,百度造車的靴子如今終於落地。毫無疑問,智能汽車領域成為瞭巨頭角逐的熱點,那麼百度究竟能否一騎絕塵?

 

百度模式有何不同?

過去一年,造車領域的玩傢也在不斷洗牌。在一批批新勢力倒下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巨頭開始參與。

 

例如,阿裡就聯手上汽打造瞭智己汽車、華為也聯手長安和寧德時代推出汽車品牌。另外,蘋果也被傳出與現代汽車合作生產Apple Car。在競爭如此激烈的領域,百度靠何取勝?“SEA浩瀚”架構或許就是百度尋找的答案。

 

據瞭解,吉利正在力推的“SEA浩瀚”架構是吉利歷時4年投入180億研發,擁有硬件層、系統層、生態層三位一體,能夠滿足A級到E級車型的開發,同時可以將軟件開發時間縮短50%,大大縮短車輛研發周期。

 

在“浩瀚”架構發佈之前,吉利已經與超過7個不同品牌展開瞭合作,有16款車型正在同步開發。

 

借助“浩瀚”,百度能夠補齊在生產制造的短板,基於吉利成熟的汽車架構、產線制造和供應鏈基礎之上,發揮自己的優勢技術,打造出一款兼有科技感與汽車硬實力的汽車。

 

或許正是看中“浩瀚”架構,百度最終選擇與吉利進行合作。據知情人士透露,“合資公司由百度發起主導,吉利控股集團是目前除百度外的唯一資方。”“目前雙方隻是簽訂瞭合作協議,至於董事會任命、生產場地和產品規劃還沒有確定。”

 

對於合作的汽車而言,2020年9月,吉利領克的智能車機大幅換新,語音交互方面百度的小度代替瞭原本的科大訊飛,車載導航也從之前的高德地圖換成瞭百度地圖。

 

而伴隨著百度造車消息的不斷流出,百度的股價也在一路狂奔。其中,“女版巴菲特”凱瑟琳·伍德操盤的ARK基金在百度傳出造車傳聞之初,就開始建倉。據奇偶派報道,“女版巴菲特”之所以對百度的連續加倉,主要是看中百度有望復制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勝出的奇跡。

 

女版巴菲特認為,以特斯拉的前車之鑒,與百度當前在智能汽車領域的優勢幾乎一樣。

 

目前,百度是中國自動駕駛實力最強的公司,當前其自動駕駛的路測裡程達到700萬公裡,自動駕駛測試車隊規模已達500輛級別,獲得專利數2900件,獲得測試牌照總計超過190張,載人測試牌超過120張。

 

除技術領先外,Apollo在車、路、行的商業化進程上也進展迅速,車聯網方面,Apollo與70多個車企超過600多個車型合作。自動駕駛方面,Apollo擁有L4級別的AVP和ANP,均有規模商業化潛力,其中ANP產品就是直接對標特斯拉的高級別智能駕駛解決方案。百度Apollo生態大會上曾表示,未來3-5年Apollo智駕產品預計前裝量產搭載100萬臺。在自動駕駛上的數據與成績,成為百度打動“女版巴菲特”的主要原因。

 

寫在最後

盡管百度推出Apollo後,在自動駕駛領域的進展一直可圈可點。但是,在機構給百度的目標價中,百度Apollo的估值中一直是作為成本項的負值存在。

 

如今,隨著百度造車的勁頭真正落地,Apollo的價值也越來越得到資本認可。2020年12月,投行Loop Capital對Apollo給出瞭150億美元的估值。

 

Loop Capital解釋稱,“百度Apollo上升潛力巨大,未來有機會成為中國汽車市場關鍵的技術供應商。目前Apollo已經具備三種商業化模式,包括制造商授權許可、自動駕駛汽車Robotaxi提供的服務以及提供智慧城市交通系統解決方案,Apollo商業化未來可期”。

 

無疑,百度將成為國內造車新勢力中的最強力競爭者之一。而一旦在造車領域展露頭腳,百度或又將在未來更加蓬勃增長。

 

參考資料:

1.《進入整車制造,百度的“造車”之路才能走得更踏實,走得更遠》,新浪財經

2.《造車 百度的最後一根稻草?》,證券之星

3.《百度終於下場造車瞭,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嗎?》,奇偶派

4.《深度丨百度「造車」的陽謀》,雷鋒網

5.《百度造車吉利代工?錯!吉利所承擔角色遠比代工更復雜》,科創板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