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昂的機器與大自然的生靈

去年年底,蘭博基尼以主題為“謐境之旅”的中國巡遊之旅(Lamborghini 2020 Esperienza Giro China)為這不平凡的2020畫上瞭句號。此次謐境之旅報名人數創造瞭歷史新高,並且最終來到雲南的蘭博基尼“牛量”之多,甚至達到瞭先前的兩倍以上。

這次的謐境之旅,我發現與之前相比,有個很大的變化。蘭博基尼車主們拖傢帶口的組合變得多瞭起來,兩個分隊、20多臺 Urus 車主們有些還另外安排瞭各自的保姆車跟隨全程。自從蘭博基尼推出 Urus 車型以來,確實滿足瞭很大一部分喜愛這個品牌,卻又以傢庭為重的潛在用戶的需求,於是今年隊伍中多瞭幾位可愛的小朋友,安靜的坐在 Urus 後排的兒童座椅中,這些可愛的小生靈。

從有著“琉璃萬頃”之稱的撫仙湖出發,第一天的行程就將近300公裡,說實話開著蘭博基尼的 Urus 穿行在國道上還是挺舒服的,甚至有點心疼那些開著 Huracan 和 Aventador 的車主們,還有兩輛 SVJ ……想想就渾身酸疼。經過大概6至7個小時的旅途,來到瞭世界文化景觀遺產元陽梯田。遺憾的是我們雖然趕上瞭落日,但因為當天雲霧較大,並沒有欣賞到夕陽盡灑梯田的滿眼金黃。憑欄而望,萬畝梯田盡收眼底,不得不感慨中國人的智慧,竟在這並不適宜耕種的山區,也可以養育世世代代的哈尼族繁衍生息。元陽哈尼族開墾的梯田隨山勢地形變化,坡緩地大則開墾大田,坡陡地小則開墾小田,甚至溝邊坎下石隙也可以開田,因而梯田大者有數畝,小者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千上萬畝。抬頭遠眺,梯田和森林環抱著的是一座座村莊,炊煙漸漸升起從少到多,或許這裡的村民依然保持著傳統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軌跡,太陽也在雲霧的環繞和這裊裊炊煙的映襯下,慢慢隱於山脊之後。

曲徑通幽,但凡景色超乎尋常令人驚艷之地,必然都深藏於不易抵達之地。人跡罕至的好處是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護原本的樣貌不受遊客破壞,壞處也是顯而易見的,招待水平都還有待提高。即便像元陽梯田這般已經擁有很好的度假型酒店的地方,在面對蘭博基尼這種規模的團隊時,依然顯得力不從心,硬件容易,軟件最難。好在分散在山坡各處的“梯停車場”放下瞭眾多車輛,好在酒店的工作人員都淳樸好客,也算慰藉瞭我們的疲憊和情緒。

我原本以為此次雲南之旅的餐食安排會很入鄉隨俗,畢竟整個行程中經過的都是景色優美且還未被過渡開發的地方,甚至還會擔心車隊中的一傢在中國生活瞭20多年的荷蘭人會吃不過雲南的美食——各式蟲子。然而第二天行程的午餐,卻讓我感受到瞭蘭博基尼的用心。在從元陽梯田前往普洱的途中,一場草坪西式自助午餐出乎意料地滿足瞭味蕾。據說在車隊剛從酒店出發的時候,工作人員就已經早早來到瞭午餐的草坪搭建好帳篷和餐臺,然而6級的大風也不期而至。整個上午我們在開車,手中的方向盤控制著輪胎,與雲南的各種路面戰鬥。而草坪上的工作人員則與大風鬥爭瞭一上午,就在大傢失望的開始準備第二方案,也就是放棄草坪午餐的時候,風卻漸漸停瞭,時間正好也來到瞭中午,車隊開始陸續抵達。這場精心策劃的草坪午餐如約而至,這場午餐的廚師,都是蘭博基尼從北京聘請帶過來的。

午餐之後,我開著蘭博基尼 Huracan EVO RWD Spyder 行駛在山路上,雖然是一款純粹的後驅跑車,但它的操控極限非常高,大概率遠遠高出我的駕駛水平,以至於在安全車速前提下,無論我做出怎樣的重力轉移動作,都很難讓它的車尾側向滑動起來,縈繞在耳邊的排氣聲浪也仿佛透出一種意大利人對於星巴克的不屑。說道意大利人,我旁邊正好坐著一位,蘭博基尼汽車中國內地及香港、澳門執行總經理 Francesco Scardaoni。在與他的聊天中,我得到瞭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蘭博基尼會一直保持 V12 發動機車型的更新換代,繼續為汽車終極愛好者們保留一絲信仰。壞消息是,像我們駕駛的這臺 Huracan EVO RWD Spyder 所搭載的5.2升 V10 自然吸氣發動機,極大概率會終止更新換代,取而代之的將是V8形式並配備增壓器的全新發動機,這代的 Huracan 很有可能成為 V10 絕唱。此時我們正好駛進高速收費站,我按動按鈕關上瞭頂棚,把世間喧囂隔絕於窗外,駕駛模式從 STRADA(公路)調整到 SPORT(運動),我享受以這樣的方式聆聽身後 V10 發動機的咆哮,感受座椅的包裹,視線所及之處,便是人車合一的軌跡,就這樣一直開下去。

告別瞭鬱鬱蔥蔥的田園牧歌,我們在傍晚趕到瞭普洱小熊貓莊園,感悟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法則。從思小高速的南島河收費站駛下高速,再進入通往太陽河國傢森林公園的道路,沿路滿眼是參天的樹,樹間偶爾夾雜著鮮艷的各式花海,對於像我一樣來自北方的人來說,雲南的植物是多樣和神奇的,絕大部分都超出瞭我本就少的可憐的植物知識儲備。小熊貓莊園就深藏在這樣的原始森林之中,不知道多少個彎路之後,我們終於抵達瞭這裡。原本以為這個夜晚除瞭晚餐之外,就不會再有其他安排瞭,然而一場純野生昆蟲觀察之行,讓我一掃旅途的疲憊,來瞭興致。抱歉我不能一一列舉出這些昆蟲的名字,畢竟我能記住的也隻有竹節蟲瞭。一群人跟著向導,打著手電在路邊的草叢裡找蟲子看,可能也是雲南才特有的節目瞭吧。人都說沒有一隻昆蟲可以活著離開雲南,我倒不覺得,隻不過在這裡,沒有人類的過多行為來打擾它們的生活,昆蟲可以更好的安靜生活吧。

相比昆蟲們的謹小慎微,小熊貓莊園的其它野生動物則是已經習慣瞭人們的互動。兩隻當傢花魁,小熊貓嘟嘟和貝多芬,雖然散養在整片森林公園之內,但它們已經習慣瞭每天早上7點,工作人員的召喚哨聲。兩個毛茸茸的小可愛,會慢慢的從遠處的森林蹣跚而來,繼而順著樹枝爬到遊客們身邊,吃上一口香甜的蘋果,然後匯報似的允許投喂的人輕輕撫摸它的圓腦袋。也就一張照片的時間,它們又搖晃著跑去另外一位的腳邊,探頭看向人們手中的蘋果瞭。工作人員給我們講瞭個段子,其實小浣熊幹脆面上的照片,並不是真的小浣熊,而是小熊貓,它們長的很像,卻又實實的是兩種不同的物種。它們的可愛完全壓過瞭長臂猿、貓頭鷹、梅花鹿的風頭,甚至是早餐時就站在餐廳窗外沼澤裡,等待人們投喂面包的憨憨的白鷺。在這裡生活兩天,與這些可愛的大自然生靈相處,讓我們暫時忘卻瞭停車場上的蘭博基尼“牛群”,在這個時候速度已經暫時沒有誘惑力,嘟嘟和貝多芬成為瞭每天起床的新動力。

此次“謐境之旅”在一路縱情馳騁近1,000公裡之後,於熱帶雨林西雙版納結束。最富人類創造力的結晶蘭博基尼,與最少受人幹擾的大自然,在一周的時間內完成瞭一次交匯。如果想問我這段旅程有什麼感受,我想應該是,我愛車,但我更會保護好這個地球上最寶貴的財富——大自然。人與自然並不矛盾,願激昂的機器與大自然的生靈永遠共生共息下去。

文、圖:高天 

編輯:溫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