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代理同意才能玩遊戲?別中瞭披著娛樂外衣的網賭圈套!

遊戲頭條

微信號:gametoutiao(←長按復制)

中國首傢顧問式新媒體定制屬於您自己的媒體內容

導語:寧夏石嘴山網警透露:該案涉案公司、商戶二十餘傢,發展拉攏參賭人員達5萬多人,其中獲利超5000元以上的代理近千人,涉案人員涉及全國17個省市,涉案資金近3800萬元。

一款手機遊戲,乍一看上去上面就是一些常見的棋牌遊戲,並沒有什麼特別。但是寧夏石嘴山網警卻從中發現瞭端倪,這款遊戲註冊人數有十幾萬人之多,按說,玩傢多,遊戲火爆,是正常的事情,但是這款遊戲卻對玩傢還有著特殊的要求。種種疑點背後,讓警方識別出遊戲的真面目。

▎註冊人數達十幾萬人 想加入卻有特殊要求

這款名為“逍遙娛樂“的棋牌類手機遊戲,民警按照教程下載安裝瞭這款遊戲。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大隊長 馬桂軍: 當時看到遊戲ID號,他就排到十幾萬多瞭,這個網絡遊戲基本上ID號就對應他的註冊人數。

在遊戲當中,都是人們所熟知的,例如鬥地主、麻將等棋牌類遊戲,乍一看看上去,十分平常,似乎沒有任何問題。可當進入到遊戲後,民警卻發現,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隨隨便便地在這裡進行遊玩。

▎可疑!必須有“代理”同意才能玩遊戲

一般來說,像這一類棋牌遊戲,玩傢隻需要免費註冊遊戲賬號後,便可以進入到遊戲當中與其他玩傢自由對局,並不需要什麼代理的同意,這一不同尋常的情況引起瞭警方的註意。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這個就和一般的網絡上的這個棋牌遊戲是非常非常的不同,有號就能玩,為什麼非要上傢,上傢是幹什麼用的?得到瞭上傢的同意,你才有玩這個棋牌遊戲的這個資格,這個非常明顯,他就是一個拉人頭,一個涉嫌賭博的這麼一個網絡棋牌遊戲。

值得一提的是,在遊戲的登錄界面,一排醒目的大字赫然出現,上面寫道:本遊戲禁止賭博,發現進行封號處理,嚴重者報送公安機關。而在民警看來,這頗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架勢。

▎警方與代理取得聯系 查清所謂遊戲規則

為瞭徹底弄清楚這款遊戲到底有沒有涉嫌賭博,民警決定深入調查,在一番工作後,民警聯系上瞭遊戲中其中一位所謂的代理,繼而查清瞭這款遊戲背後的貓膩。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有一個代理通過瞭我的遊戲的申請,他要急於瞭解到的就是我是誰,他會問我一些基本的情況,還會告訴我一些這個玩遊戲的規則。

▎無論玩何種棋牌類遊戲 都以現金作籌碼

民警瞭解到,想要開始遊戲,就必須先與所謂的代理取得聯系,代理會給玩傢一串數字驗證碼,以此來驗證玩傢是否為熟人推薦,或是真心實意來玩遊戲的。隻有在遊戲的等候大廳中輸入正確的驗證碼,才能完成遊戲賬號註冊的最後一步。

此外,在整個逍遙娛樂的遊戲平臺上面,不存在任何虛擬貨幣,無論玩的是何種棋牌類遊戲,都是以現金作為籌碼。

▎遊戲玩傢資料居然隻有一個收款二維碼

花錢的地方有以下兩點,第一,是在代理手中購買房卡,房卡的價格在幾元至幾十元不等,會根據玩傢想要進行遊戲的房間等級而定,等級越高,相對的賭註也就越大。第二,是玩傢進行對局時所下的籌碼,少則幾毛錢,多則幾千元錢。

在遊戲對局時,民警發現,不同於以往普通的棋牌類遊戲,在點擊其他玩傢資料時,會有相應的玩傢資料、簡介等。這款遊戲的玩傢資料居然隻有簡簡單單的一個收款二維碼。

▎在進入遊戲之前 先要支付押金

在一場對局結束後,輸傢要通過贏傢個人名片中的收款二維碼,向其支付錢款,以單局作為節點進行結算。為瞭保證遊戲中所謂的公平性,在第一次聯系代理進入遊戲之前,還需要在它那裡支付200元到800元不等的押金,以確保輸傢在賭輸後,能夠願賭服輸,按時交錢。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平常的棋牌遊戲不可能出現這種問題,這個押金幹什麼用?你的代理的這個所謂的押金,你跑瞭的話,就可以支付給贏的一方,代理的角色在這裡,那麼這個就是一個非常非常顯著的、帶有賭博性質的一個特點,符合這個咱們《刑法》裡規定開設賭博罪的這個特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三第二款的規定,開設賭場罪是指:客觀上是否具有聚眾賭博、開設賭場、以賭博為業的行為。

其中一個主要方式是:以營利為目的,在計算機網絡上建立賭博網站,或者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接受投註的。

不僅如此,在警方弄清楚瞭這款遊戲所有的規則,進而展開初步調查後還發現,在從代理那邊購買房卡時跳轉出來的支付頁面似乎也是疑點重重。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所謂的這個買房卡,他根本不是微信官方的這樣一個支付界面,他會有一個鏈接的跳轉,這個鏈接的跳轉,跳過去的一傢收款商,它是一個什麼呢,隨後我們在偵查過程中發現,他這個收款方他是在不停地在變化。

在對這些不斷變換的支付二維碼做進一步調查後,警方還發現,收款方後臺的註冊信息與這款遊戲可謂是風馬牛不相及。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收款方是通過他在微信上實名註冊的,他是一個農資銷售的一個商店,這個就是非常非常可疑的一個現象。那麼你一個棋牌遊戲,為什麼會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一個農資生產商店?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大隊長 馬桂軍: 它是沒實體的,沒有說是開瞭小門面,沒有,他是空殼,他就是註冊地址,你去按那個註冊地址找,其找不到這傢商行,他註冊人是真實的。

▎排查收款方後臺 發現全是空殼公司

隨後,民警對所出現的這些支付二維碼逐一進行排查,發現無一例外,它們的後臺都是一些沒有門臉的空殼公司。至此,警方判斷出,這就是一款披著休閑娛樂的外衣,實則進行網絡賭博的遊戲。

寧夏回族自治區公安廳網安總隊案件支隊支隊長 羅陶源: 它是打著這個麻將遊戲、詐金花遊戲的幌子,來開設一個賭博的App,所以我們給他的定性的就是棋牌類的網絡賭博遊戲。

▎起初即便是幾毛錢賭註 之後仍損失慘重

不同於以往的賭博遊戲,投註金額動輒都要幾千元乃至幾萬元,這款遊戲最小的賭註可以是幾毛錢。可即使這樣,許多人在起初進到遊戲當中後,一段時間下來,同樣也是損失慘重。

警方瞭解到,不止寧夏平羅縣,這款遊戲的受眾人群已經遍佈全國各個省市。不少參賭人員在接觸這款遊戲後,整日沉迷其中,對傢庭不管不顧。

▎賭客可晉升為代理 售賣房卡收取提成

同時,在遊戲玩到一定程度後,賭客還可以晉升成為代理,招攬新的賭客,繼而售賣遊戲中的房卡,以收取額外的提成。也正因如此,參賭人員的數量也急劇增加。

寧夏回族自治區公安廳網安總隊案件支隊支隊長 羅陶源: 他就要賣房卡來獲取這個利潤。我跟你認識,我們兩個人之間互相推薦一下,所以我把這個App推給你,你把他下載下來,我們就可以玩。他這種賭博的便利性呢,是特別大的,大大提升潛在危害性。

為瞭將其徹底根除,平羅警方成立專案組展開調查。

寧夏回族自治區公安廳網安總隊案件支隊支隊長 羅陶源: 我們是第一次打這麼大的,也是第一次打這種棋牌類的遊戲賭博App,在這個過程中,專案組專門派出去兩次,向一些有經驗的省份去學習。我們也算是摸著石頭過河,認真的研究相關案例,找瞭很多全國類型的判例,也向很多同行請教。

▎梳理轉賬記錄 查出幕後操縱者

經過幾輪交流研討,專案組決定,既然這款賭博遊戲是由賭客通過網上支付的方式向他們的代理購買房卡,那麼在這些轉賬記錄中,就一定有跡可循,隻要徹查下去,就一定能夠找出誰才是真正的幕後操縱者。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大隊長 馬桂軍: 我作為普通玩傢,我充進去瞭,錢到誰手裡瞭?然後我作為代理我獲利瞭,我贏錢瞭,那誰給我返利呢?返利的賬號我就可以查他。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去分析研判一下哪些人可能是各層級的這個代理,把這些人重點排查一下,通過分析資金流水,有2000多個大小,各個層級的代理,最後經過我們梳理,這個層級最高有十級的。

如果說一個代理可以發展幾十個玩傢進入到遊戲,那麼以這種方式來推算,這款逍遙娛樂的玩傢人數已然十分驚人。

▎資金流向盤根錯節 但最終匯聚到幾個節點

在連續奮戰五個晝夜後,專案組民警最終繪制出瞭一張資金流向圖,雖然圖上盤根錯雜,箭頭也密密麻麻,但警方發現,無論資金如何流向,最終都會匯聚到幾個重要的節點上面。

▎最高代理無正當職業 銀行流水數目驚人

經過梳理,警方掌握到,這個層級最高的代理,名叫吳某,再對這個吳某展開更為細致的調查工作後,民警發現,吳某沒有正當工作,可他的銀行流水數目卻異常的巨大。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大隊長 馬桂軍: 他的支付寶、銀行,哪有這麼大流水呢,進進出出的,一個多月,每個月十幾二十萬,一年累計下來幾百萬的流水。

不僅如此,在接下來對於吳某的調查中,警方還瞭解到,幾個月前,吳某曾辭去瞭工作,並告知傢裡人自己要去創業,之後,他身邊的朋友卻發現,沒有工作後的吳某非但生活上沒有變得拮據,反而開始大吃大喝,出手也一下子變得闊綽起來。

▎摸清團夥運作模式 繼續深挖幕後大魚

偵查工作進行到這裡,警方已經基本摸清瞭這個團夥的運作模式和人員架構,然而,這也隻是這個賭博團夥的運營者。那麼,這款賭博遊戲的開發者,又究竟是哪些人呢,專案組民警又該如何找出他們呢?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誰來在做這個遊戲,實際上這個分析的過程沒有想象得那麼復雜,為什麼?很簡單,這個遊戲是誰做的,他做這個遊戲是為瞭什麼?為瞭獲利,為瞭賣錢,那麼他和這個遊戲的運營這個團夥之間,他會有經濟上的交流。

果然,在展開新的一輪調查工作後,警方摸清楚瞭這款遊戲的幾個開發者,他們都是銀川市一傢網絡技術工作的程序員。

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平羅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 孔磊: 再從遊戲開發的人員再往前追,那麼這些開發人的老板是誰,是誰建瞭這個公司,誰做老板,雇的這些程序員去開發這些遊戲,那麼下一步就是他們這個遊戲開發的團夥的頭兒,就是這個所謂的網絡技術公司的總經理。

▎換湯不換藥 公司開發多款手機賭博遊戲

在這一期間,警方還瞭解到,除瞭遊戲開發,這一夥人與遊戲的總代理常有聯絡,遊戲日常的更新、維護等,都屬於他們的業務范疇。同時,不止“逍遙娛樂”,這傢公司所開發的用於賭博的手機遊戲還有另外幾款,為的就是,一旦有一天遊戲被查封,好能及時頂上這個窟窿。

同時,警方還發現瞭另外一個異常情況,那就是,與這一夥人有瓜葛的公司也不止一傢,有的公司隻空有一個名字,民警進行實地調查後卻發現已是人去樓空。在位於銀川市的一個寫字樓內,警方終於找到瞭他們。

考慮到這一次實地調查,很有可能已經打草驚蛇。2020年5月15日,平羅警方展開統一收網行動。派出160名警力,兵分多路,對涉案公司以及八款涉賭手遊的核心人物進行抓捕。

經查證,該案涉案公司、商戶二十餘傢,發展拉攏參賭人員達5萬多人,其中獲利超5000元以上的代理近千人,涉案人員涉及全國17個省市,涉案資金近3800萬元。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遊戲頭條商務合作微信:Josh_zhwj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關註遊戲頭條  原創*價值*觀點  瞭解行業資訊

下載文中遊戲或看更多內容,請點擊 閱讀原文